第56章 撩人的女人
葉輕寒緩緩轉身,眺望遠方,目光如炬,鎖住了火家大長老的身影.

火楓大長老一愣,沒有想到自己和葉輕寒相隔好幾里路偷窺,他也能發現!

"好強的感知能力,是巧合麼?"火楓有些無法相信,一步百米開外,快速疾馳,朝葉輕寒走來.

葉輕寒像一根標槍挺直,雙手背負身後,等待著火楓的降臨.

苦海境五星戰力,比司徒云霄強很多,但是還不至于給葉輕寒造成多大的殺傷力.

"老夫火楓,火家大長老,見過葉公子."火楓白發蒼蒼,終究是見過世面的人,沒有像其他火家人那樣,眼高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內.

"嗯,火道友前來所為何事?也是質問我偷了你家的五百斤石乳精華的嗎?"葉輕寒淡淡的問道.

"咳咳,公子折煞老夫,那群子不懂事,沖撞了葉公子,還請多多包涵."火楓干咳兩聲,十分尷尬,火家有沒有那麼多石乳精華他最清楚不過了,若葉輕寒不強,沒有這麼神秘,他或許會仗著實力強行占有葉輕寒的財務,不過對手一旦強大,他也不敢亂來.

葉輕寒嗤笑一聲,等待著火楓的下文.

"老夫也是剛剛才知道葉公子的身份,特來請罪."火楓抱拳道.

"我的身份?"葉輕寒蹙眉反問道.

"半個時辰前,靈寶閣的朱勝執事告訴老夫,您乃是靈寶閣的榮耀釀酒師,定然不會看上火家那靈果的,所以我狠狠的教訓了下那幾個不孝子,親自來給您道歉."火楓苦笑道.

"不用了,我不會和他們計較的,但是你們最好讓一些人少打火菲兒姐妹的主意,不然後果可能比得罪我要恐怖的多."葉輕寒冷聲警告道.

"這個自然,她們是火家的旁系,能得到公子寵幸是我們火家的榮幸,從今天開始,她們姐妹將是火家嫡系,除了火家家住,絕對沒人可以命令她們做任何事情!"火楓連忙保證道.

"嗯."葉輕寒了頭,對火楓的表態還算滿意.

"公子,老夫剛剛得知消息,拍賣行半個月後舉行大型拍賣會,地就在火云城,會有大量的天材地寶運來一起拍賣,到時候樓蘭古國的強者將會一起駕臨,不知公子可有興趣一起參加?我幫您弄一張貴賓卡,算是表達一份歉意."火楓恭敬的道.

"好,拿到送到這里來."葉輕寒眼神一亮,知道拍賣會上會出現很多寶貝,價格可能也會很高,需要准備大量的靈晶和黃金.

火楓離開,葉輕寒親自去了一趟靈寶閣,買了一個三品煉丹爐,讓朱勝收購大量的三品以上的靈藥,准備煉丹賺錢.

靈寶閣一直和煉丹閣,煉器宗合作,利潤顯然要分一半出去,一聽葉輕寒會煉丹,朱勝愣了一下,隨後大喜.

"公子,您會煉丹,不如把丹藥放在靈寶閣來賣吧!您獨占六成利益,保證不要您費心!"朱勝興奮的道.

"好,你來提供材料,五品以下的材料全部收購來,簡單的五品丹藥也可以,我保證你賺的衣缽滿盈."葉輕寒了頭,准備和朱勝合作.

"是!簡單的五品丹藥也可以嗎?您是五品煉丹師?天吶,整個梟隕星都沒有五品煉丹師吧!"朱勝亢奮,兩眼放光,若是他手中有五品丹藥,恐怕會有很多洞天境強者前來爭相購買吧!

"廢話少,去收集材料吧,我要急等用靈晶."葉輕寒完帶著一些三品材料和四品煉丹爐走出了靈寶閣,回到別院就開始煉丹.

二品丹藥價格太低,不值得浪費時間,出手就是三品以上的丹藥,火系火靈丹,絕對是三品極品,價格可能翻到十倍以上,一枚就要一萬兩黃金!相當于一塊下品靈晶.

一爐就可以煉制十幾枚火靈丹,這可就是相當于十幾塊下品靈晶.

葉輕寒煉丹技巧登峰造極,全部用真元之火煅燒,不僅可以煉丹,還可以練功,一炷香就產生一爐丹藥!

真元的純度不斷攀升,等同量的真元,但是質量卻有天壤之別,攻擊的力度也將攀升!

煅燒一個時辰的時間,葉輕寒就要打坐休息,恢複真元,每一次都會有不的進步.

晚上,葉輕寒至少煉出三十多爐丹藥,五百枚三品極品的丹藥,苦海丹一百枚,這一枚苦海丹就價值一百塊下品靈晶,而且有價無市!很容易出手.

丟了十多枚火靈丹給火菲兒,葉輕寒把所有的丹藥全部拿到靈寶閣,交給朱勝去賣,朱勝給的定價比葉輕寒的還要高出一倍之多.

"繼續收購材料,高等材料有多少我要多少,最好能弄到四品靈藥."葉輕寒有些著急,這些三品丹藥的價格太低,真正的高價丹藥都在四品,三品極品也不過幾百枚靈晶而已.

"好嘞!公子放心,我有客戶資源,明天之前就能把靈晶送到您的手中!"朱勝拍了拍胸膛保證道.

"嗯,除去收購材料的本金,你拿三成,剩下一成交給靈寶閣,六成靈晶送到我的住處."葉輕寒了頭,帶著收購來的材料離開了靈寶閣.

回到家中,火菲兒姐妹已經做好了飯菜,等待葉輕寒回家享用.

葉輕寒看著火菲兒和火芽兒自從修煉了赤焰掌,氣質竟然變得更加奪人心魂,一舉一動都勾動著人的心魂,尤其是在家,兩個人穿的更加火爆,換做是其他男人看到,心髒都能跳到嗓子眼了.

葉輕寒吃了一些飯菜,補充氣血,疲憊的靈魂得到修複,火菲兒又送來一桶熱水,柔聲道,"公子,我伺候您沐浴吧."

火菲兒呼吸急促,決定主動出手,退去外套,里面只剩下一件透明的褻衣,胸前兩綴,清晰可見,潔白如雪的肌膚彈指可破,雙峰傲立,呼之欲出,勾動人的靈魂.

撩人的身體,妖氣的面孔,火辣的身材,任何男人都不可能沒有反應.

葉輕寒瞳孔微微一縮,他也是男人,而且是嘗過魚水之歡的男人,正常的男人,怎麼可能做到坐懷不亂?

不過理智告訴自己,他暫時不能碰女人,碰了就要負責,而現在,他付不起責任.

"出去,我不需要別人伺候,你不是我的奴仆,在這樣我可生氣了!"葉輕寒故作生氣,冷聲道.

"不!公子,菲兒想清楚了,只想伺候您,終身不嫁,我不求名分,只求公子寵幸!"火菲兒一縷鬢發垂肩,遮住了一般的酥,胸,半遮半掩,更添魅惑,主動伸出玉手去解葉輕寒的衣衫.

葉輕寒猛朝後一退,呼吸急促,身體有了反應,額間冒出一絲虛汗,前世高高在上,從未有人敢這般挑逗他,火菲兒的火爆行動讓他有些吃不消.

雖然火菲兒不讓葉輕寒負責,可是葉輕寒也有自己的底線,吃干抹淨,拍拍屁股走人,不是他的風格.

"公子是嫌棄我麼?我雖然一個人帶著妹妹游走江湖這麼多年,可還完璧之身,從未讓別人占半便宜……"火菲兒看著葉輕寒敬而遠之的樣子,不禁一怔,黯然問道.

"不……絕對不是,我不習慣別人伺候,你先出去吧."葉輕寒背後被冷汗打濕,心中躁動,多年沒嘗到肉的他的確需要發泄,若不是沒人主動勾引,他或許不去想這些yin欲之事,可是當這麼火辣女子出現,對外人純潔如水,對自己放浪形骸,哪個男人能忍得住.

葉輕寒拒絕的干脆,可是已經出賣了他,身體的細微變化讓火菲兒抿嘴偷笑,妖魅的道,"公子何必苦忍?奴家真的不要您負責,我雖然是完璧之身,倒是從書中學了一些,肯定給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疲憊盡去."

著,火菲兒再次靠近葉輕寒,伸手朝下方抓去.

葉輕寒知道再不強勢,今天可能真的要失足了,不禁氣勢一升,將火菲兒推飛好幾米遠.

火菲兒一驚,身體失去平衡,朝牆壁砸去.

"啊……"

一聲尖叫勾動人的靈魂,讓葉輕寒心微微一顫,連忙伸手攬住蠻腰,柔弱如水的肌膚讓人酥麻,四目相對電光火花閃過.

葉輕寒眼中露出一抹凶光,冷聲道,"再敢這樣,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對你沒好處."

"公子那就別放過我吧!"火菲兒放肆,伸手摸向葉輕寒的胸膛.

"坑爹!"葉輕寒暗叫一聲,一把將火菲兒推出房間,隨手關上房門,退去外衣沖入了浴桶里,用冷水清除邪念.

這不是幻覺,也不是心魔,而是實實在在的誘惑,葉輕寒深吸一口氣,收斂心神,慢慢安靜了下來.

房門外,火菲兒抿嘴淺笑,暗道,"哼,我就不信你能繼續忍下去,我火菲兒免費外送,你拒絕不了!"

的確,這樣的撩人的女人主動貼身送,沒人能拒絕,葉輕寒拒絕,她自然不肯認輸.

"嘻嘻,姐姐失敗了呢!"火芽兒捂嘴頭笑道.

"臭丫頭,你還嘲笑我,看我不揍你!"火菲兒惱羞成怒,不顧就穿一件內衣就在院子內追逐火芽兒起來,幸好院子里沒有其他男人,否則早就爆體而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