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何為苦海?
葉輕寒眉間一挑,看來火家的事情還沒有結束,眼中的冷焰越來越寒,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在急速下降.

來者被葉輕寒的氣息壓的冷汗直飄,不斷後退,退到了門口,眼中充斥著恐懼.

"你把剛剛的話再一次."葉輕寒冷冷的道.

"我火家……大長老想見您,想請您過去一趟."來者終于把火家大長老的原話傳了過來,不再高高在上.

"不是命令麼?"葉輕寒陡然站起,氣勢沖出體外,強勢壓向對方.

"不是!"來者咬牙,雙腿發抖,低頭聲道,"是火琛不會話,還請葉先生原諒."

"火琛?回去告訴你家大長老,想見我,就讓他親自來見我,還有,以後這個家,任何人進來都要先敲門,因為這里從我到來的那一刻,就屬于我的地盤,不是火家的,明白麼?"葉輕寒聲音低沉,壓制著方圓百米的大勢,也壓制著火琛的靈魂.

"明白,我會把這句話帶到火家."火琛不敢反駁,即便這里是火家的外圍勢力.

"去吧,我希望下一次來的火家人不是蠢貨,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葉輕寒揮手示意其可以離去了.

火琛不敢多,連忙退出四合院.

火菲兒看著葉輕寒揮手退強者,勢壓火家大佬,心中激蕩,眼中盡是被折服的愛慕.

那種自信的狂傲不是誰都可以模擬的,葉輕寒的氣勢來自于大武尊的靈魂,來自于千年歲月的沉澱,就算是洞天境,也未必敢和他硬來.

"你們放心,我走之前定會鎮壓火家,若是他們找死,我便屠了他們,從此以後火家由你們做主."葉輕寒嘴角露出一抹妖魅的笑容,讓人發寒.

在葉輕寒的面前,火菲兒姐妹成了沒有思想的女人,現在就算葉輕寒提出各種非分的要求,相信她們會很開心的接受,而不會拒絕.

"你們出去吧,好好修煉赤焰掌,相信不會讓你們失望."葉輕寒淡淡的道.

火菲兒和火芽兒不敢違背葉輕寒的意志,恭敬的鞠躬退去.

咚咚咚……

幾聲清脆的敲門聲響起,隨後兩道身影踏進大門.

"盤虎前來拜見葉先生."盤虎和陳倉一前一後,來到了火菲兒的家,盤虎躬身求見,可是陳倉卻不斷打量四合院,目光游離,似乎在觀察環境.

"什麼事情?"葉輕寒起身,來到別院,看著二人,察覺到了陳倉的怪異.

"今天得知葉公子和火家人打了一架,知道您對武道一途感悟很深,特來請教一些問題,不知道公子能否給解惑?"盤虎恭敬的問道.

"什麼問題?"葉輕寒來到石凳桌前坐下,淡淡的問道.

"我卡在燃血境巔峰,總是不得入苦海境,還請公子指一二!"盤虎躬身問道.

葉輕寒看著盤虎畢恭畢敬,沒有一拿捏,不禁很是滿意,修道一途,達者為師,能真心誠意請教別人的,就值得造就.

"何為苦海?"葉輕寒微微一怔,反問道.

"盤虎追逐數年,一無所知,還請公子解惑."盤虎恭敬的問道.

"苦海翻起愛恨,在世誰也逃不了命運擺布,人生最痛苦的記憶彙聚,便成了苦海,苦海境,也稱之為心魔之境,渡過自己的心魔,才是真正的苦海境,世間有很多苦海境,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沒有度過自己的心魔,只是用力量強行推進境界,可是終究會卡在苦海境巔峰境界,絕不可能踏入洞天境."葉輕寒低語解釋,孤瑟沙啞的聲音蕩開,仿佛度過了萬載歲月.

盤虎等人一聽葉輕寒的解釋,渾身一顫,猶如醍醐灌,一些模糊的問題豁然開朗,伸手可觸及苦海,可是還差了那麼一分.

葉輕寒站起,蕭瑟的氣息彌漫,盤虎看著葉輕寒的背影,好像看到了無盡的大海,波濤洶湧,自己成了一葉孤舟,隨時都被大浪吞噬.

不一樣的經曆,不一樣的感悟,此刻的葉輕寒和當年的葉輕寒又有了不一樣的苦海感悟,因為多了許多的經曆,多了被滅族的痛苦,再渡過一次心魔,將來將會更強大!

葉輕寒的記憶被拉扯,看著虛空,好像看到了當年,一人一刀馳聘沙場,被無數大武尊圍攻,眼睜睜的看著族人一個個慘死,梟戰星被擊碎,最好的兄弟一劍沉天,卻躲不過命運的撕扯……

鐵拳攥緊,悲涼的氣息彌漫,籠罩別院,盤虎一怔,沒有想到自己的一個問題竟然勾動了葉輕寒的心魔,勾動了他跨苦海,此刻更加明確,何為苦海了.

火菲兒和火芽兒表情悲傷,也被葉輕寒身上的悲涼勾出了心中的悲痛,看著葉輕寒讓人心痛的背影,很想上前去擁抱這個讓自己感受到悲傷與快樂的男人.

"走過陰雨,走過豔陽,路過泥濘,踏過苦海,縱然無人懂,亦要堅定道心,穩若磐石,一往如前,不要回頭."

嘶啞的聲音感染了眾人的情緒,盤虎等人看著傲立的背影,仿佛明白了許多,悲傷卻更堅定.

葉輕寒緩緩走在花園旁,微微抬起頭,生生掐斷了感悟苦海,他有自己的打算,不希望快速進入苦海境,這一世,每走一步,都要走的紮實,穩定!

"盤虎,去勾動記憶深處最不願提起的往事,心魔越強,意味著你將來的成就就越強,渡不過心魔,就會化身魔道,只會殺戮,若心智夠強,還能控制本心,繼續苟活于世,若是心智不足,氣血將快速燃燒,不出三年就會氣血耗盡,快速老化,隕落."

"多謝公子解惑!老夫明白多了."盤虎興奮的道.

"嗯,你我有緣,再贈你一句話,心若光明,縱宇宙暗寂,也可以看到自己的路,若你心中無路,縱漫天大道,你也將通往地獄,把握好心中的'道’,道若在,心魔就不在."葉輕寒了頭道.

"是!公子的對!"盤虎更加敬畏,再也不把葉輕寒當成年輕人了.

"去吧,多准備些再突破,沒壞處."葉輕寒微笑道.

"哼,我以為有什麼了不起的呢,原來的全是廢話!我沒有沒有半感悟,真是浪費時間."陳倉突然爆發,冷聲不屑的道.

盤虎和火菲兒三人臉色突然一變,沒有想到陳倉居然如此沒有禮貌,怒氣不自主的迸發,顯然已經站到了葉輕寒這邊.

葉輕寒大有深意的看了看陳倉,知道這個家伙是吃醋了,不禁自嘲一笑,搖了搖頭道,"對你來既然無用,那就不要聽,去吧."

"就是,沒人讓你來!不想聽就走,我家不歡迎你."火菲兒冷聲道.

"離開我家!哼,公子的那麼好,你居然還出口傷人,真是不可理喻!"火芽兒怒視陳倉,第一次對人這般發火.

陳倉似乎更憤怒,火芽兒和火菲兒兩姐妹以前是為首是瞻,從不對自己發火,可是自從葉輕寒出現後,就把自己給忘記了,眼中的怨毒不言而喻,怨恨葉輕寒壞了自己的好事,也怨恨這對姐妹花'水性楊花’,喜新厭舊.

其實這也只是陳倉的自以為是而已,火菲兒和火芽兒從未過喜歡他,而陳倉或許也只是看中了火菲兒的火家旁系這個身份,在火云城又占據了這麼一個好的立足之地,而且他的心更大,想同時收了火菲兒和火芽兒姐妹兩個人,享受齊人之福.

"好!好!我走,火菲兒,火芽兒,以後有你求我的時候……"陳倉憤怒,拂袖離去,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過.

葉輕寒看著陳倉離去時候的眼神,知道這個少年入魔了,將來肯定會和自己作對,和火菲兒作對.

"葉公子,陳倉太,不懂事,被所謂的愛情沖昏了頭腦,您不要和他見識."盤虎無奈道.

"我不和他計較,不過他最好也別讓我動手,否則沒有商量的余地,你也走吧."葉輕寒平靜的揮手示意,心中已經有了打算.

盤虎離去,火菲兒和火芽兒也獨自修煉,有了赤焰掌,火系三品火靈丹,進步十分快速.

葉輕寒吞服大量的靈丹,淬煉肉身,將血肉之軀打造成了金剛之體,刀劍難傷,不動如山,動則山崩地裂,摧枯拉朽.

葉輕寒的修煉十分獨特,幾乎完全是用冥想的方式在苦修,體內的人打著各種詭異而又強大的招式,動用真元,在識海內卷起狂風暴雨.

這種冥想修煉方式很有優勢,不僅可以修煉秘術,還能增強靈魂感知,增強人的反應能力,出手變招的能力.

兩個時辰後,葉輕寒覺得再這樣苦修下去根本沒有多大的作用,便起身來到前院,看著四周山水風景,感悟人生,走在山水之間,好像與天地渾然一體,不可撼動.

火家的大長老孤身一人遠遠站在遠方,俯瞰著葉輕寒,眉間緊蹙,他看得出葉輕寒很強,不管是走路還是欣賞風景,都讓人無從下手,他從未見過一個人在走路的時候,可以下意識的保持著攻擊和防禦的心理.

這不是葉輕寒故意保持警惕,而是天生養成的習慣,爆發于瞬間,狂暴的戰力可以瞬間擊碎任何人的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