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姐妹花的情愫
葉輕寒大肆收購丹藥,他要把手中的黃金和金票全部用出去,這些俗物在關鍵時候屁用沒有,沒有丹藥藏身來的實在.

火菲兒姐妹倆眼睛都瞪直了,看著葉輕寒有錢任性的樣子,瞬間撒出去幾十萬兩黃金,眼睛都沒有眨下,被他的豪氣給迷的暈頭了.

"火靈丹給我來二十枚."葉輕寒買完自己需要的東西,將目光放在了火靈丹上,決定培養這一對姐妹花.

火芽兒吞了一口口水,暗道,"我滴乖乖,我和姐姐想買一枚都要考慮許久,他一出手就是買二十枚,真是大土豪啊!"

高富帥!高大上!揮金如土!

好像一切優都能和葉輕寒掛上鉤,火菲兒也被葉輕寒震的無法言語.

"好嘞!您這樣的大客戶,我們絕對九折優先處理!"厮眼中冒著火花,把葉輕寒當成了財神爺.

"如果是你們靈寶閣的榮耀釀酒師呢?可以幾折?"葉輕寒拿出金色令牌,上面刻著金光燦燦的'榮耀’二字,奪人心魂.

厮此刻臉都被嚇綠了,轟然跪地,不斷扣頭道,"不知大人駕臨,還請贖罪!"

"起來,不用驚動其他人."葉輕寒十分低調的道.

"是!大人,您十分尊崇,至少五折,不過人得去通知我們的店長大人."厮恭敬的道.

"去吧,讓他不要宣揚,我不喜歡熱鬧."葉輕寒淡淡的道.

厮退去,火菲兒和火芽兒徹底懵了,原來葉輕寒還不止是高富帥,還是尊崇的榮耀釀酒師,是靈寶閣承認的榮耀釀酒師,怎麼也得是四品以上的釀酒師了吧!

"公子……"火菲兒呢喃,想行禮,卻不知道如何去行禮,整個人都懵了.

"不用多禮,我又不是你們火家的榮耀釀酒師."葉輕寒很是平淡,根本不把這層身份當成什麼榮耀,要這塊令牌能在靈寶閣買東西打折,比所謂的'榮耀’實在多了.

不一會,一個身著淡雅的中年男子快速跑了過來,看著葉輕寒,一臉迷惑,有些懷疑所謂的'榮耀’釀酒師的身份到底是真是假.

"這位先生,不知尊姓大名?我等還未得到上層的通知,並不知道樓蘭古國出了一位'榮耀’釀酒師,不知可否把令牌再朱某人看一眼?"

朱勝乃是靈寶閣設在樓蘭古國火云城的負責人,權利滔天,但是還不敢褻瀆靈寶閣都承認的'榮耀’釀酒師,即便他懷疑葉輕寒是假冒的,也不敢太難聽的話.

葉輕寒的確太年輕了,換做任何人都會懷疑,所以朱勝的態度並沒有讓葉輕寒反感,隨手取出令牌拋給了他.

"在下葉輕寒,來自青陽王國,這塊令牌是秦正交給我的."葉輕寒平淡的道.

"秦正?"朱勝一愣,好像明白了什麼,靈寶閣乃是秦家的產業,也只有他們有資格頒發'榮耀’令牌,每一塊都珍貴至極!

朱勝仔細看著金牌,發現的確是靈寶閣的至寶,一塊令牌代表著一位長老,即便沒有實權,但是地位十分高寵.

"見過葉先生,在下火云城靈寶閣總執事,朱勝,您叫我朱就可以."朱勝恭敬的把金牌還給了葉輕寒,躬身道.

"朱先生不必客氣,我就想知道,我買的東西可以打幾折?"葉輕寒收起金牌,聳聳肩問道.

"額,看來秦正並沒有告訴您金牌的用處."朱勝抱拳解釋道,"榮耀金牌,代表著靈寶閣長老,所過之處,情況緊急的時候,可以隨意調動當地的靈寶閣一萬塊以下下品靈晶,三個月之內還上就可以,若是購買靈寶閣之物,只收取成本價,三折!"

一萬塊下品靈晶!三折優惠!

這些好處的確讓葉輕寒心動了,看來贈送出去的四品丹方終于得到回報了.

"那好,再給我來五十枚三品火靈丹,三個三品乾坤戒指."葉輕寒呼出一口濁氣,凝聲道.

"好的,您稍後,馬上給您打包送來."朱勝完,讓厮著手准備,卻將葉輕寒引入雅間內.

"葉先生,您在火云城若是有緊急事情,或者不方便辦的,盡管告訴朱,絕對給您辦的妥妥的!"朱勝恭敬的示好道.

葉輕寒看著滿眼精明的朱勝,知道他的好處可不好拿,不過也不需要得罪他,一方土霸主,他的話可能比火家的家住都管用.

"好的,暫時還沒有什麼需要,我還會在這里呆一段時間,若是有麻煩的地方,還請朱先生仗義出手."葉輕寒了頭道.

"哪里哪里,葉先生年少多才,在靈寶閣內定有個大好前程,若是有機會,還希望多提拔提拔的."朱勝微笑道.

"朱先生客氣了,若有機會到青州靈寶閣總部,定會引薦一二."葉輕寒抱拳道,"朱先生,輕寒還有事,這就告辭."

"不知葉先生住在哪里?若是不方便就來靈寶閣的迎客閣,這里是迎接客人的地方,自帶聚靈陣,平日里我也沒資格入住呢."朱勝一見葉輕寒這麼上路,頓時再次示好道.

"不必了,我暫時就住在火菲兒的家中."葉輕寒交了二十萬兩金票,帶走所買之物,便帶著火菲兒姐妹離開了城中心.

一路上,火菲兒和火芽兒十分拘謹,不敢再像之前那樣隨意,之前或許還想著能把葉輕寒留下,現在卻想著如何讓葉輕寒帶著她們走,火家嫡系的身份似乎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尊貴了.

回到家中,葉輕寒坐在客廳里,將火系的靈丹全部交給了火菲兒,讓她們兩個眼神一亮,心中都極為興奮,在她們看來,葉輕寒心中還是有她們的,不然怎麼可能為她們花那麼多錢.

"火菲兒,火芽兒,你們修煉的是低級的火焰掌,威力不強,我教你們一種三品火系武技,赤焰掌,比你們火家的烈火掌還要強橫十倍,不過這種功法十分歹毒,不僅傷敵還傷自己,一著不慎就可能身中火毒,所以你們修煉的時候一定不要操之過急."葉輕寒沉聲警告道.

三品火系武技?赤焰掌!

火菲兒渾身一震,火家最強的烈火掌也是三品,不過屬于三品下品,卻震懾一座大城,可見武技的重要性,若是自己有三品上品的赤焰掌,她們姐妹的成就絕對會超過火家的先祖!

"這種武技練至最高境界,是苦海境巔峰境界,若是機緣巧合之下,或許能進入洞天境的踏空這一層次,算不上什麼好武技,不過挺適合你們的."葉輕寒平淡的道.

"謝謝葉公子,我姐妹二人無以回報,還請公子收下我和妹妹,不能幫您禦敵,至少可以照顧您的飲食起居,冬天暖床鋪被,絕無怨言!"火菲兒恭敬的跪下道.

火芽兒緊跟著跪了下去,一臉期待的看著葉輕寒,希望得到肯定.

不過葉輕寒毫不猶豫的搖了搖頭,扶起了姐妹二人,將赤焰掌的練功路線和心法以及前世的心得全部傳給了她們,嘶啞的道,"我本一介野夫,不需要別人伺候,你們有了這部功法,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樓蘭古國可以站得住腳,我也不必擔憂."

火菲兒想不到葉輕寒拒絕的這麼干脆,臉色暗淡,黯然道,"哎,葉公子這樣的青年才俊,對確不是我們可以垂涎的,暖床疊被都有些配不上."

"不要妄自菲薄,天下萬靈,人人平等,沒有下賤之人,只有自賤之人,你若看不起自己,我為何要看得起你?更何況我拒絕自然有我的原因,我幫你們是因為你也幫過我,認可你們的為人,三品火系武技在我看來沒什麼,你們不用有心理負擔."葉輕寒低沉的道.

"菲兒知道了,謝謝公子提,日後若有需要,我們姐妹定以命相報!"火菲兒聽著葉輕寒的話,心中一震,對葉輕寒更加敬畏.

"蠢貨,難道你想找一個仙女麼?注孤生!"

鸚鵡不滿葉輕寒的表現,不屑的了一句,扭頭繼續睡.

葉輕寒淡然一笑,在沒有報仇之前,什麼,都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因為他的敵人是整個梟龍域所有的道尊境強者,大武尊!

"芽兒,你伺候公子,我去做飯."火菲兒給火芽兒使了一個眼色,退出了房間.

火芽兒臉色羞紅,給葉輕寒倒上一杯靈茶,來到葉輕寒的背後,伸出玉手輕輕捏著他的肩膀,力道適中,讓葉輕寒幾日來的疲憊一掃而空.

葉輕寒沒有拒絕,否則這姐妹二人會更拘謹.

鸚鵡破天荒的沒有打擾二人世界,飛出客廳,落在了樹梢上,享受著陽光的滋養,肥壯的身體蹬直,懶到了極致.

三人吃過中飯後,正准備各自修煉,不速之客到來,火家一個督主級別的強者狂傲至極.

"你就是葉輕寒?大長老要見你們,跟我走."來者冷聲命令道.

葉輕寒眉間一挑,看來火家的事情還沒有結束,眼中的冷焰越來越寒,整個房間的溫度都在急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