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八部天龍掌
數百名火麟軍在火亂軒的命令下,整齊劃一,不斷逼近葉輕寒,進退有據,彼此配合,震懾人心.

火菲兒和火芽兒臉色蒼白,火麟軍的強大,她們最清楚不過了,一個隊的人可以迅速鎮壓一個燃血境初期甚至是中期的存在,而現在,至少有兩個大隊的火麟軍,燃血境巔峰強者也不可能逃脫!

"葉公子,要不咱們把靈晶給他吧?先度過這一關再?"火菲兒雖然害怕,卻很沉著,低語對著葉輕寒道.

葉輕寒殺機湧出,真元傾泄,彙聚于重狂刀上,散發著刺眼的刀芒.

轟……咔擦……

重狂出擊,天下沉浮,七尺長刀平斬而出,真元摧枯拉朽,無堅不摧,在火麟軍的氣勢還沒有達到的時候,葉輕寒主動出手,五品戰刀擊穿了火麟軍的防禦,長槍斷了一地,火麟甲擋不住犀利的攻擊.

啊……噗……

一瞬間,三個隊的人被攔腰折斷,慘死當場,還有一些人被真元卷飛,犀利的真氣灌入體內,攪碎了他們的生機,從外表看來只是皮外傷,可是已經慘死.

"作死!"

葉輕寒一聲怒喝,舞動重狂,直接撲入了亂了套的火麟軍內,一陣劈殺,無一擊之敵,殺的火麟軍節節敗退,慘叫連天.

冒險大街上血流如注,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火亂軒渾身冰寒,眼中的驚駭無法言語,不斷倒退.

"你敢殺我火麟軍!"火亂軒不知死活,還想仗著家族勢力震懾葉輕寒.

葉輕寒用最犀利的二品基礎刀法回應了火亂軒,一刀殺數人,二品靈兵仿佛成了豆腐渣,在葉輕寒面前脆弱不堪.

刷刷刷……

刀芒四射,削鐵如泥,一夫出擊,百敵莫開!一個人逼退了數百位火麟軍不,轉眼間還殺死了七十多人,重傷倒地的不下百人!

火菲兒和火芽兒眼中盡是驚恐,在她們眼中,火家是不可抗衡的存在,光光是火麟軍就有三千多人,再加上火家的嫡系弟子,外圍弟子,近萬人,想殺死一個洞天境以下的存在實在太簡單了!

"火菲兒,你敢聯合外人襲殺我火家人!"火亂軒不敢面對葉輕寒,反而繞道撲向火菲兒,眼中的凶光沖出,極其駭人.

"離手刀!"

葉輕寒一手甩出重狂刀,只見長刀旋轉,連斬數十人,再次回到他的手中,殺的火麟軍再也不敢出手,直接向後潰逃.

就在這時,火亂軒已經殺到了火菲兒的面前,兩個姑娘怎麼可能是燃血境巔峰境界存在的對手,被強大的烈火掌壓的無法呼吸,等待著死亡.

"找死!"葉輕寒勃然大怒,一刀劈在石板上,身影逆沖,大手揮動,低沉的喝道,"八部天龍掌!"

天空掌影飛舞,每一掌都奪人心魂,勾動大勢,直擊火亂軒的後背.

火亂軒只覺得後背傳來刺骨般的疼痛,急忙放棄擊殺火菲兒,縱身朝一側逃去.

葉輕寒連續擊出八掌,氣勢陡然一變,一股超絕的氣勢迸射而出,一條龐大的巨龍虛影從體內咆哮而出.

吟……吼!

巨龍如真龍一般席卷大地,游走冒險大街,張開血盆大口咬向火亂軒,速度快的嚇人,讓人絕望.

火亂軒不敢回頭,只想早逃脫這一掌的攻擊,可是巨龍好像有眼睛一樣,不論他怎麼改變方向,都會迅速捕捉到他.

轟……

瞬息之間,巨龍長身包圍了火亂軒,滿嘴獠牙足以崩碎山岩,從天俯沖,狠狠的咬中了火亂軒.

"啊……不要!"

火亂軒慘叫一聲,血染大地,不斷揮動手中的長槍,想擊碎巨龍虛影,可是他的力量和葉輕寒比起來,何止是天壤之別!身體直接被巨龍卷飛,沖向高空.

太恐怖了!

黃藥師臉色慘白,凌飄渺更是嚇的不出話來,被野蠻而又狂躁的葉輕寒震懾的連腿都邁步動.

呼呼呼……

眾人呼吸急促,感覺胸口堵著一口氣,怎麼都疏散不了.

"這是什麼掌法?居然能打出天龍降臨!"

葉輕寒懶得去看眾人的表情,眼中的冰焰濃郁,今天他已經出手,就必須震懾火云城所有宵之輩!

轟……

葉輕寒將重狂刀插入地面,挺拔的身軀氣勁激蕩,長袍翩舞,獵獵作響.

咻--

葉輕寒腳步踏著詭異的方位,真元連接巨龍虛影,掌心狠狠朝潰逃的火麟軍眾人拍去.

吟……

巨龍撕扯著重狂的火亂軒,從天空俯沖,直擊火麟軍.

"啊!快逃啊!"

"天哪!這究竟是什麼人?"

"快通知族中長老!通知大督主!"

火麟軍以軍紀嚴明出名,可是此刻,哪里還有什麼軍紀可言,能逃命才是真的!

可是他們的速度怎麼可能和葉輕寒打出的真元巨龍比擬,真元巨龍摧枯拉朽,地面上的雜物被卷飛,氣勁超強,連人尸體都被帶動,朝遠方蕩去.

嘩嘩嘩……

轟!

真元巨龍狂暴無比,直接在火麟軍中心炸開,血染蒼穹大地,四周的房屋直接坍塌,殘破的身軀倒下一大片,轟鳴聲讓整個冒險大街都在晃動.

火亂軒渾身沐浴血河,在地上掙紮了幾下,靈魂和的刺痛讓他徹底清醒,絕望的看著葉輕寒,眼中盡是惡毒.

"你死定了!不管你是何方人,屠殺我們火家這麼多人,你不得好死!"

不找自己的原因,卻一味的把責任都推到葉輕寒的身上,這個火亂軒看來的確是死有余辜.

葉輕寒目光綻放光芒,毫無憐憫的情緒,一步數十米,直接踩在了火亂軒的胸口上.

"我的石乳精華是你們火家的嗎?我偷了你火家的靈草靈藥了嗎?"葉輕寒聲音嘶啞,奪人心魂,殺機濃郁到了極致,毫無疑問,若是火亂軒再敢誣陷,他絕對毫不猶豫的碾碎火亂軒的軀體.

"不是火家的!是誤會,葉先生不要沖動……"火亂軒急忙求饒道.

"是麼?外面的人聽不到,我就背負了一個偷盜的惡名."葉輕寒緩緩蹲下,俯瞰著掙紮的火亂軒,眼中的殺機不言而喻.

"葉先生絕對不是偷火家靈草靈藥之人,是老夫眼拙,還請葉先生原諒,我願彌補葉先生的名譽損失!"

火亂軒不顧顏面,大吼求饒道.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還從來沒見過火麟軍督主求饒的樣子,火家在火云城向來強勢,就算是四品宗門弟子到了這里,也要低頭三分,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

不過葉輕寒這條猛龍實在太猛了,地頭蛇敢抬頭,那就把蛇頭給砸下去,敢張嘴,便拔了毒牙!

"我只給你一次機會,今天的事情你怎麼和火家解釋我不管,但是他們若是像你這樣,我絕對不會給火家第二次機會,滾吧."葉輕寒冷冷的道.

"是!我這就滾!"火亂軒不斷頭,生怕激怒了葉輕寒,感受到葉輕寒大腳抬起,連忙爬起來朝遠方逃去.

葉輕寒掃視眾人一眼,警告的意味十分濃郁,連黃藥師和凌飄渺這樣古怪性格的人都覺得汗毛乍起,不願得罪他.

"咱們走."葉輕寒對著火菲兒道.

火菲兒准備拔起重狂刀送給葉輕寒,卻發現用盡了力量才堪堪拔起來,五百斤的重狂刀可不是誰能用的!

眾人看著火菲兒幾乎用盡了吃奶的力氣,胸挺的更大了,看起來十分滑稽,卻不敢偷笑.

葉輕寒微微一笑,伸手接過重狂刀帶著姐妹花離開了冒險大街.

"帶我去購買一些丹藥,我要的是三品以上的丹藥."葉輕寒淡淡的道.

靈寶閣,是丹藥的聚集地,在那里,只要有錢,就沒有你買不到的丹藥,當然,也只限于五品以下的,因為整個梟隕星就沒有五品煉藥師.

三個人一路走來,鸚鵡出奇的沉默,詭異的它讓葉輕寒懷疑了.

"家伙,是不是你偷了火家的靈果園?"葉輕寒傳音問道.

"沒有……"鸚鵡一本正經的回道.

"真的麼?"葉輕寒冷笑看著鸚鵡,凶光畢露.

"咳咳,拿了一,但是看起來並不虧,不然被他們白白冤枉,我都替主人您生氣!"鸚鵡訕笑道.

葉輕寒無語,這個混蛋果然是不給自己添堵就不爽啊.

"主人,能不能買個大一的乾坤戒指給我,裝……裝不下了."鸚鵡無奈道.

"你不是就拿了一嗎?"葉輕寒嗤笑反問道.

"是啊,戒指內置空間太了,裝滿了."鸚鵡委屈的道.

葉輕寒:"……."

也幸虧內置空間,不然鸚鵡不得把火家的靈果園給搬走麼!

來到靈寶閣,火菲兒二人看著琳琅滿目的寶貝,眼中泛著光芒,尤其是上好的火系火靈丹,是她們修煉火焰掌的必備之物,可惜一枚三品火靈丹就要上千兩黃金,她們根本買不起.

火菲兒姐妹兩個的體質都是火系,體內的火元素很濃郁,極其適合修煉火系功法,不過她們家族的基礎掌法火焰掌品級太低,才是一品而已.

葉輕寒看得出她們眼中的光芒,覺得幫幫她們也無可厚非,至少剛剛出事的時候,她們並沒有選擇放棄自己,而是准備和火亂軒據理力爭.

"三品赤焰掌比較適合她們,荀非子這種不是火系體質的人都可以發揮出作用,赤焰掌在她們手中應該能發揚光大."葉輕寒暗暗考慮了下,覺得欠下她們一個人情,應該給她們一個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