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麻煩自來(1)
月色如水,傾灑人間,照亮了夜色.

葉輕寒走出房門,伸一個懶腰,覺得神清氣爽,沐浴在月光中,深深吸了一口靈氣,好像可以感受到天地法則一般.

"葉公子,可以吃飯了."火菲兒看著葉輕寒,一陣失神,有轉不過彎,覺得葉輕寒變得更加神秘,更飄渺了,有一種抓不住的感覺.

"嗯,好的."葉輕寒了頭,跟著火菲兒二人來到大廳,一桌美食加靈果,色香味俱全,看不出火菲兒還是個廚娘.

胃口大增,葉輕寒吃了幾口,難得誇了一句,"不錯,是個廚藝高手."

"葉公子喜歡就好,還怕女子的廚藝不精,傷了您的胃口呢."火芽兒嘿嘿一笑,謙虛的道.

葉輕寒笑了笑,女人的心思他不懂,活了幾百年都是在修煉中,活了第二世,卻只想報仇,屠了梟龍域那群偽君子!

晚飯後,葉輕寒神識探向四周,卻沒有發現鸚鵡,對著火菲兒問道,"看見我的鸚鵡了嗎?"

"它出去尋寶貝,公子你的鸚鵡真可愛,能人話,還能噴火,很聰明呢."火菲兒微笑道.

…….

十幾里外,火家嫡系靈果園,種植了大量的火靈果,人參等果子靈草靈藥,這里是火家的重地,就算嫡系弟子進來都要報備,任何人擅自進入,都將殺無赦.

方圓數公里的靈果園,四周布滿了陣法,飛鳥不過!

一頭白色的鳥賤賤的,不僅沒有飛行,反而匍匐前進,趴在地上跟一條狗一樣,簡直喪失'鳥格’.

"哇咔咔,好多靈果,都是兩品到三品之間的寶貝!"鸚鵡隔著好幾里外就發現了這里,深更半夜,再加上火家對陣法的自信,防禦有些松懈,竟然讓它混進來了.

果園正是收獲的季節,飽滿的果實和靈草讓人垂涎欲滴,一個果子上至少有幾十個靈果,,火龍果形如火龍,栩栩如生,赤紅的外皮鮮嫩無比,讓鸚鵡兩眼直放光.

乳白色的月光讓鸚鵡羽毛的顏色變得更加明亮,爪子上的乾坤戒指更是閃閃發光,帶著乾坤戒指的鳥,或許也就這一個了.

"我收!收!全收不誤!主人那個蠢貨,女人不收,寶貝不收,真懷疑他的腦袋是不是榆木!"鸚鵡心情格外的不爽,抓住靈果就朝戒指內送.

鸚鵡雁過拔毛,所過之處,除了干癟青色的果子,好東西都被它給擄走了,尤其是火龍果,充斥著火元素,是它的最愛,恨不得把火龍果樹都給卷走.

幾萬根人參,都是二品以上的靈果,有些已經擁有幾百年的曆史,不過大部分都是幾年的曆史,根本不能用藥,卻是火家的精華所在.

鸚鵡的鼻子跟狗鼻子一樣,專挑大的拔,連續挑了十幾根人參,就沒有一根是低于兩百年的曆史的.

"嘖嘖,火家真土豪啊!根他們一比,主人的確夠寒蟬的,算啦,我也不嫌棄他,劫富濟貧,是本神鳥最愛干的事情,我劫財去救濟他吧."鸚鵡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好生讓人無語.

內置空間足有幾十平米的乾坤戒指,竟然被他硬生生的塞滿了,三百多枚火龍果,二十多根數百年曆史的人參,靈草若干,其他靈果不計其數!

看著果園內還有這麼多東西,鸚鵡有些戀戀不舍,開始躲到樹林里開始大吃特吃.

直到大半夜,趁著夜色,鸚鵡沒有驚動任何人,跑回了家中.

葉輕寒看著做賊心虛的鸚鵡鬼鬼祟祟,不禁好奇的問道,"你干嘛去了?"

"沒干嘛呀,閑得無聊,我出去逛了逛."鸚鵡一本正經的道,顯然想自己持家,好東西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好的.

"不可能!你胖了好多,絕對吃了很多靈藥!"葉輕寒瞟了肥壯的鸚鵡一眼,發現真的胖了好多,若是這樣下去,它遲早飛不起來.

"又胖了?不可能!最近我只吃素……"鸚鵡憤怒,睜大眼睛怒視葉輕寒,卻發現他直接拿出一個鏡子對准了它,里面出現一個肥嘟嘟的鸚鵡,跟個圓球一樣,早已經胖的不成樣子了.

"臥槽!這是誰?"鸚鵡大叫一聲,被鏡子里的自己嚇的一愣,連忙後跳.

"你個豬,再胖了,我絕對把你烤了吃!"葉輕寒悶哼一聲,隨手扔了鏡子.

鸚鵡體內的靈氣絕對濃郁到了極,堪比一個四品靈丹,若是長久下去,很可能成為九品神丹!

葉輕寒陡然間懷疑,這個噬靈神鸚的祖宗到最後是不是被它的主人給烤了吃了.

"我減肥!一把骨頭沒啥吃的,嘿嘿,主人你去睡吧,我去鍛煉身體!"鸚鵡訕笑,連忙逃出了房間.

第二天,葉輕寒等人還未起床,外面已經開始大亂,火家直接封城,大批的火麟軍出動,可見火家上層是多麼的憤怒.

"給我查!靈果園內丟了這麼多寶貝,你們居然找不到任何線索,不如去死!"火家長老勃然大怒,指著昨天的守衛呵斥道.

"大長老,發現了十幾枚火龍果的核,很新鮮,是昨天夜里被偷吃的!"一個火麟軍隊員快速奉上一個被吞的一干二淨的火龍果核.

火家大長老,火楓,白發蒼蒼,此刻被氣的渾身發抖,看著如此乾淨的核,眼中有些冷焰.

"該死的,吃的倒是很乾淨!"火楓握緊鐵拳,冷聲道,"繼續查,看看有沒有其他線索,比如腳印,哪怕是多一根頭發,都給我找出來!"

…….

火菲兒姐妹帶著葉輕寒正在前往冒險大街,那里是冒險者買賣靈藥靈果的地方.

"咦,城中怎麼多了這麼多火麟軍?"火芽兒好奇的問道.

火麟軍,火家的最強兵器,這個軍隊只有三千人,可最低修為都是煉體九重,力達萬斤,一半以上是燃血境,燃血境中期為大隊長,巔峰境界才是督主.

一位大都統,十位督主,三十個大隊,每一個大隊有三百人,每個大隊又分十個隊,每個隊都有燃血境帶隊,這樣的軍隊是火家占據一座大城的原因.

迎面走來一個隊,整齊劃一,來回巡視,所過之處無人敢阻攔半步.

鸚鵡知道火家為啥這麼火爆,有些理虧,今天初期的選擇沉默,一直趴在葉輕寒的肩膀上,賊溜溜的大眼不停的轉動.

冒險大街,富家公子姐搖著羽扇,大搖大擺的走著,想尋找合適的藥材用于修煉.

葉輕寒鋪開一張毯子,放出大量的二品靈草,身材挺拔,氣質超絕,再背上重狂刀,鶴立雞群,引來眾人的目光.

"來買靈草,靈果啦,以物換物,黃金或者靈晶付賬皆可哦!"火芽兒主動幫忙叫喚道.

真靈草,玉竹,火靈草,紫靈果……

幾乎應有盡有,還有幾株三品靈草,價值很高.

帥哥擺地攤,美女叫賣,瞬間引來了大批富家公子姐注意,全部圍了上來,也有一些商販滿眼泛著光芒,好像發現了寶貝.

葉輕寒看著攤子上的靈草,神識卻一直圍著眾人,知道大部分的人不是來買東西的,而是來看熱鬧的.

"原來是火云城姐妹花,這麼明目張膽的和一個陌生男人在一起販賣靈草就不怕得罪城中的愛慕者麼?"一個英俊的少年推開眾人,傲然看著葉輕寒,冷聲問道.

"這是我們的自由,火四哥您就不要操心了,你要買靈藥靈果嗎?我可以打九折."火菲兒淡淡的問道.

這個火四哥可不好惹,火家的嫡傳弟子,火斯,年輕一代的強者,燃血境中期,在火云城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這種低級靈草,我還不看在眼內,看這些靈草的年份也不夠……"火斯冷眼看著葉輕寒,故意挑釁道.

葉輕寒感受到了敵意,微微抬眸,眸光如利箭,射入火斯的眸子內,火斯心髒一蹙,感覺呼吸都要停止了,尤其是眼睛,好像遭受攻擊一樣,疼的他慘叫一聲,連忙後退.

"你敢偷襲我!"火斯退後幾步,眯著眼睛冷聲喝道.

火菲兒臉色難堪,不願得罪這個嫡傳弟子,只能躬身道,"火四哥,這些東西都是我的,何必為難我們這些火家外親?"

"他可不是火家外親,不明來曆的人,菲兒妹妹,我可不是故意刁難你,身為火家嫡傳弟子,自然要考慮火云城的安慰,更擔心你會被他騙了."火斯冷笑道.

葉輕寒一把拉過火菲兒,對于火斯這種不知死活的人,只有用巴掌震懾他,他根本不想多廢話.

"這里是冒險大街,是冒險者和生意人的街道,你若想買,我便賣,若是想搗亂,你就挑錯人了!"葉輕寒眼中迸射出冷焰,氣勢迸發,朝火斯壓去.

外人根本感受不到葉輕寒身上的氣勢,可是火斯好像跳進了冰窟里,渾身惡寒,眼睛不敢直視,脊梁骨都在冒冷汗.

"好狂的人,居然敢得罪火家嫡傳弟子,不怕惹來麻煩嗎?"

"估計是個外地人,不知死活而已,在火云城,還沒有幾個人能得罪火家的人還能站著走出火云城的."

四周有幾個年輕人低聲議論道.

火斯聽著眾人幫自己架勢,剛想爆發氣勢和葉輕寒比試一番,可是葉輕寒氣勢再次暴增,單憑氣勢把他推飛五六米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