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突破!
葉輕寒嘴角掛著一抹邪笑,這個世界上敢打自己主意的人,要麼死亡,要麼等待死亡!

城防軍駐守,這些人還不至于在大白天捕捉'獵物’,卻一直目送葉輕寒進城.

一入樓蘭火云城,荒古氣息迎面撲來,仿佛回到了上古時代,葉輕寒看著一層層古樓,好像回到了戰梟星,心中一陣悸動.

"帶我到酒樓你們就可以離開了."葉輕寒想到梟戰星,心情異常的沉悶,低沉的道.

"葉公子,您一個人住酒樓不方便,而且人生地不熟的,他們會坑人的,不如住我家吧?"火菲兒眼中流轉著光芒,怯怯的道.

"就是啊,葉大哥,我們家在火家的外圍,家里就我們姐妹兩個人,父母給我們留下那麼大一棟房子,很多空房間,很方便的,而且您剛到火云城,肯定需要向導,我們隨時可以幫到您哦."火芽兒也跟著邀請道.

或許是葉輕寒滄桑,孤傲的氣息,也或許是他妖孽般的面孔,再可能就是他神秘的氣息,吸引著這一對姐妹花主動拋出橄欖枝,邀請一個陌生男人去她們家入住.

葉輕寒淡淡的看了一眼這一對姐妹花,算不上多出眾,但是身材夠火辣,,飽滿的雙峰呼之欲出,吸引大批追隨者,就連陳倉都是其中之一.

入住火菲兒的家,本身沒有什麼,甚至可能會引來麻煩,不過葉輕寒的確需要向導,不至于兩眼一抹黑,到處亂闖,若是有人能做向導,自然是不錯的.

"方便麼?"葉輕寒聲音有些嘶啞,連續兩日來的奔波,實在不願再多走動.

"方便啊!我家就在不遠處,屬于郊區,十分安靜."火菲兒興奮的道.

陳倉看著火菲兒主動邀請葉輕寒,眼中湧出一些敵意和不滿,不過內心深處告誡自己不要和這個神秘的男人做對,讓他斂去了敵意.

"好,一天我會付你們一百兩黃金,算是報答和酬謝."葉輕寒了頭道.

火菲兒姐妹兩眼神一亮,顯得非常開心.

盤虎躬身道,"葉公子,多謝您的救命之恩,若是有事情可以隨時到西區來找我,若力所能及,絕對不讓您失望."

"好,回去吧."葉輕寒示意火菲兒帶路,三個人快速奔往東區郊區.

陳倉握了握鐵拳,眼中的敵意再次湧出,死死盯著葉輕寒.

"別和他做對,他很危險!"盤虎看著惱羞成怒的陳倉,冷聲提醒道.

"虎叔,這個人真的很強大嗎?他根本沒有出手過,只不過是他肩膀上的鸚鵡會噴火而已,我們為何不殺了他,奪了他的鸚鵡?日後我們再進森林也會安全許多!"陳倉惡毒的道.

"你胡什麼!首先他救了我們,我們能恩將仇報嗎?更何況我自認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我們聯手,也未必是他的對手,而且看火菲兒和火芽兒的態度,恐怕是愛上這個男人了."

盤虎盯著陳倉冷聲警告道,"陳倉,你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別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火菲兒不愛你,火芽兒也不愛,她們看起來大大咧咧,但是喜歡被征服的感覺,你要想娶任何一個,首先要強過她們,而且要強勢鎮壓火云城年輕一代,否則你沒有機會!"

"我不甘心!我喜歡了火菲兒這麼久,她竟然當著我的面邀請別的男人回家,而且還是一個陌生人,我這麼多年都沒有這種待遇!"陳倉憤怒無比,眼中噴出火焰,恨不得燒死葉輕寒.

"哎,何苦呢!"盤虎搖了搖頭,盯著葉輕寒離去的背影,低沉的道,"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此子絕非一般人,火菲兒追不到的,你還是有機會的,不過你的性子得改改,不然吃虧的是你自己."

最後盤虎拉著陳倉回到了西區.

葉輕寒隨著姐妹花來到了一間古樸的四合院內,四周依山傍水,少有人家,鳥語花香,倒是真的很安靜.

"葉大哥,你先休息一會,我給你燒熱水洗個澡,馬上天黑了,有事明天再辦,怎麼樣?"火菲兒毫不掩飾愛慕之心,興奮的問道.

"可以."葉輕寒冷漠無比,不願多.

火菲兒帶著火芽兒給葉輕寒安排了一個單獨的院子,隨後便離開忙碌.

"喲嚯,火辣的美女,收!收!"鸚鵡咧嘴怪聲道.

"收你妹,滾粗,沒事別煩我."葉輕寒白眼待之.

"你是不是男人?你丫不會喜歡男人吧?姐妹花哎,又這麼火辣,主動送上門都不要?"鸚鵡不滿,好像自己吃虧了一樣.

葉輕寒冷視鸚鵡,寒芒閃爍,鸚鵡頓時不語.

"真是個木頭,本神鳥去尋寶,這個城里居然有不少好東西."鸚鵡悻悻離去,不知道會給葉輕寒惹來多少麻煩.

半個時辰後,姐妹花送來一桶熱水,葉輕寒浸泡在浴桶里,借用石乳精華淬煉身體,奈何他需要的能量實在太多,石乳已經沒有了作用.

真元游走四肢百骸,極道神龍步的心法化作金光俯沖全身每個角落,與重狂刀法彼此融合,識海內的人瘋狂修煉,大刀被舞動的毫無破綻.

靈魂徹底穩固在燃血境巔峰,實力卻依舊停留在燃血境中期境界,葉輕寒思索片刻,覺得可以沖擊燃血境巔峰境界了,便取出天靈參.

天靈參靈氣逼人,栩栩如生,洞天境強者也不可能生吞,但是葉輕寒可以,因為他掌控真元的方法已經登峰造極.

葉輕寒將四品套裝靈劍打開放在床上,咀嚼半塊天靈參,磅礴的靈力氣沖八荒,沖擊四肢百骸,席卷戰血沸騰,氣血強橫至極,真元猶如滾滾江水決堤,咆哮而去.

轟轟轟……

真元不斷沖擊瓶頸,部分的真元依舊淬煉肉身,看來葉輕寒是准備把自己的肉身打造成神兵了,肉身稱帝,足以毀滅天地,只手掌控萬靈,帝兵都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如今的他可以肯定,二品靈兵絕不可能傷他分毫,即便是苦海境初期的強者動用二品靈兵,他也可以一拳崩碎之!

威壓越來越強,籠罩整個房間,火菲兒看著葉輕寒的房間,剛想靠近就被一道氣浪推飛好幾米遠,力量雖然柔和,可是可以沖入她的識海深處,充斥著霸道和狂妄.

神之領地,進則必死!

"好強的男人!若是能把他留下,我們或許可以沖擊火家嫡系身份!"火菲兒目光閃爍著光芒,拉著火芽兒,玉手輕顫.

"姐姐,他會留下麼?"火芽兒呼吸急促,緊張的問道.

"我一個人不行的話,你也上,我就不信他能抵擋我們兩個人的魅力!"火菲兒傲然,她們兩個人算不上傾國傾城,風華絕代,但是論氣質,論外貌,或者論真憑實學,照顧男人,討男人歡心,她們自信不輸給任何女人.

火芽兒臉蛋羞紅,怯怯的看向火菲兒,想到姐妹兩個人同時伺候一個男人,心髒跳動的讓她無法控制.

"我們姐妹是一體的,本身就不分彼此,何況是男人,這樣的男人配擁有我們!"火菲兒凝聲道.

"嗯,聽姐姐的!"火芽兒臉蛋嫩的如同嫩芽,可以滴出水來.

"記住,要懂男人,這類男人一看就是老古板,絕對不喜歡放浪形骸的女人,我們要進退有據,魅而不妖,豔而不浪,要悸動他的心,而不是他的身體,明白麼?"火菲兒低沉的道.

這一對姐妹花父母走的早,全靠火菲兒打拼生活,若是不聰明,不會活的這麼瀟灑,很可能淪為別人的奴仆,甚至早已經死亡了.

葉輕寒專心突破,卻不知道這對姐妹花正在商量怎麼收了他,此刻真元已經形成了海浪,一波接著一波蕩開,掀起幾米高的巨浪,在氣海內翻湧.

已經逼近了燃血境巔峰境界,靈魂沒有強行體悟苦海境,反而專心調動真元.

咔咔……

真元如重狂刀刃,霸狂至極,無堅不摧,所過之處莫不臣服.

嗚嗚嗚……

氣浪形成了一柄特殊的重狂刀,真元衍化,如同真人一般手持重狂刀擊向瓶頸,瓶頸應聲斷裂,再穩如磐石的瓶頸在連續沖擊的情況下快速崩碎.

"天極化神,真元如刀,狂武八荒,逆轉蒼穹,重狂出擊,天下臣服!給我破!"

葉輕寒一句低語,放在床邊的重狂刀一陣輕吟,顫動,幾乎要崩天而去.

轟……

重狂出擊,瓶頸徹底破碎,真元呼嘯而過,在體內形成了一個循環,不斷游走.

呼呼呼……

火菲兒和火芽兒被一道恐怖的威壓籠罩,好像面對無上強者一般,呼吸都有些沉悶,眼中盡是敬畏和恐慌.

葉輕寒卻管不了那麼多,真元越聚越多,卻不夠用,他拼命的淬煉肉身,體內的人也在修煉極道神龍步和重狂刀法,幾乎是靈魂一分為二,掌控著真元,在外人看來有些不可思議!

僅剩的一天靈參也被葉輕寒吞下,隨後收斂氣息,整個別院陷入了安靜,可是連鳥都不敢叫,昆蟲也隨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