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夷平郡王府(2)
大雪紛飛,欲要淹沒整個世界.

嗚嗚--

狂風呼嘯,大雪在空中就結冰,如刀鋒一樣鋒利,觸碰到葉輕寒的發絲自動消散.

沙沙沙……

孤傲的身軀踏著堅定的步伐踏向江甯郡中心的郡王府,肅殺氣息彌漫,籠罩天地.

江甯郡死一樣的寂靜,除了風聲再無其他聲音,萬家燈火全部熄滅,好像感受到了死亡降臨了一般.

萬物死寂,連狗都不願挪動一下,有些人打開一窗戶,偷偷的看著漸漸遠離的背影,渾身一顫,連忙縮回房內.

郡王府外,數百名城防軍和江甯軍團將大門死死圍住,大批弓箭手集結,不顧大雪紛飛,凝視遠方.

司徒云霄一臉冷漠,看著十里長街一道身影漸漸出現在眸子里,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麼殺死苦海境強者的!"司徒云霄狂妄,他不過是五十歲而已,已經達到了苦海境一星境界,放眼整個青陽王國,他都算得上不錯的天才,怎麼可能被一個十六七歲的燃血境菜鳥嚇倒.

三百米,兩百米……

看似很慢的步伐,實則快到了極致,好像瞬移一樣,讓司徒云霄瞳孔一縮.

幾百名的城防軍和江甯軍團的軍人不斷後退,看著葉輕寒,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冰封.

一百米,五十米……

"來者止步!"城防軍軍團長親自上前,凝聲喝道.

沙沙沙……

回應他的不是停止前進,而是加速,葉輕寒一刀甩出,把馬如鬼的尸體甩到了郡王府前方,身如箭,崩大地,白雪逆沖,寒光一閃,刀氣縱橫八方.

"射!給我射!"

咻咻咻--

千箭齊射,劃破虛空,猶如流星趕月,瞬間包圍了葉輕寒.

"開!"

葉輕寒一刀虛斬,直接將郡王府外的石板切斷,長刀一抬,大地起伏,逆沖利箭.

轟……

石板撞向利箭,轟然炸開,伴隨著大雪瘋狂沖向郡王府.

唰……

葉輕寒一腳擰碎大地,直沖軍隊,長刀所向,勢不可擋,刀芒縱橫,無堅不摧,大量尸體被攔腰斬斷.

"啊……惡魔!"

"你不得好死!"

慘叫聲打破了江甯郡的死寂,血腥味彌漫,順著狂風充斥方圓數里,大片的血跡染紅了大地,很快凝凍成冰.

血色的冰讓人觸目驚心,血色的雪更讓人膽寒.

基礎刀法被舞的毫無破綻,五百斤的重狂刀就算沒有刀核加持,也能砸死燃血境,更何況是一批煉體八重左右的士兵!

"不退者死!"

一聲怒喝如春雷,從九天劈下,震耳欲潰.

城防軍惡寒,他們可不是正統的軍人,只是防衛江甯郡的日常安甯而已,至于江甯軍團,也不過是二流軍隊,哪能禁得起這般轟殺,退意大增.

"誰敢退者死!給我殺了他!"司徒云霄猛然站起,身後的十多名黑衣人緊跟著護在身旁,殺氣彌漫.

"給我上!今天耗也要耗死他!我不信一個燃血境能儲存多少真元!"司徒云霄心中惡寒,面對這樣強勢的攻擊,他也沒用把握殺死葉輕寒,只能希望用人命堵,堵住葉輕寒的短暫性瘋狂,只要滅了他的鋒芒,不足為懼.

十多名黑衣人也沖入戰團,可是葉輕寒勢不可擋,一步殺十人,一刀劈過,不論是兵器還是身體,全部被斬斷!

噗呲……咔嚓……

清脆的斷骨和斷劍聲滲人耳膜.

葉輕寒距離郡王府越來越近,眼中的寒芒奪人心魂,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你想靠這些凡人阻止我的腳步,耗費我的力量,真是癡人夢!"葉輕寒低喝一聲,氣勢爆發,一刀橫掃,四周十米之內再無旁人.

噌噌噌……

短短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四百多名城防軍和江甯軍團的人還剩下一半都不到,葉輕寒卻連呼吸聲都沒有改變.

"司徒云霄,你是自己和我走,還是讓我夷平你的郡王府,帶著你的腦袋走?"葉輕寒一手扣著刀核,一手握著重狂刀,微微抬眸冷視司徒云霄道.

眸子里的裂天意志俯瞰大地,不可褻瀆,司徒云霄氣息一滯,嘴角抽動一下,不屑的反問道,"去哪?"

"去見一個人."葉輕寒冷聲道.

"見誰?"司徒云霄皺眉問道.

"見葉沉."

葉沉這個名字,司徒云霄最熟悉不過了,因為這個名字折磨了他十多年!

咯咯咯……

司徒云霄鐵拳攥緊,凝視葉輕寒,殘笑道,"你那個死鬼老爹已經下地獄十年了,你要是想見他,老夫可以送你一程!"

嗚嗚嗚……

狂風呼嘯,殺氣凌然,吹亂了葉輕寒的黑發.

"看來你是想我大開殺戒了,那從此以後不再有江甯郡郡王府……"葉輕寒心若磐石,敵人的勢力,他從來不報心軟的態度,能殺則殺.

"慢著,葉輕寒,從你暴露出可以修煉的那一刻就已經敗了,現在留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條路,死!"司徒云霄感受到葉輕寒的殺機,頓時冷聲道,"一個時辰前,一個死士已經離開了江甯郡,並且帶走了五百塊下品靈晶,只要我今天戰敗或者死在這里,那五百塊靈晶就是買你命的錢,誰殺了你,就可以得到五百塊下品靈晶!"

五百塊靈晶,可以引出很多苦海境強者出手了!到時候葉輕寒可能是仇敵滿天下.

"哈哈哈……五百塊下品靈晶可以買我的命麼?"葉輕寒狂笑,充斥著嘲弄,刀核拍入重狂刀內,氣勢崩天,狂逆蒼穹.

"縱天下與我為敵又如何?大不了我碾碎這梟隕星!"

一聲囂張,狂妄的聲音令大雪禁制,冰封在半空,仿佛時間和空間都被冰封了.

葉輕寒氣勢攀升,五品重狂都散發著一股難以抗衡的狂妄氣息.

司徒云霄倒吸一口冷氣,抽出一把四品靈劍護在身前,被葉輕寒的氣息震懾,不敢擅自亂動.

"你們不退就一起給他陪葬吧."一聲冷喝,重狂刀出,刀氣無堅不摧,刀芒射向八方.

"重狂破山式!"

吟……唰……轟……

刀吟,如虎嘯龍吟,奢華的郡王府轟然坍塌,直接被刀氣夷平!

速度太快了,快到讓人無法反應,前一秒司徒云霄才看見他抬刀,後一秒就是刀氣灌體而出,四品靈兵擋在胸前,沒有起到任何作用,連同身體一起被刀芒斬斷.

方圓千米之地,被一刀夷平,郡王府被真元攪碎,化作齏粉,隨著狂風散去.

葉輕寒一個趔趄,只覺得自己的靈魂都要離體,神識散亂,一刀插入地面,將一塊靈晶握在手心,瘋狂汲取靈力.

巴掌大的靈晶迅速暗淡,隨手化作齏粉,輕輕一捏,隨風揚去.

磅礴的靈氣化作涓涓細流沖向氣海,猶如海眼旋繞,向四周擴散,充斥氣血和骨髓內,快速恢複戰力.

第二塊靈晶再次出現,轉眼間就被吸干!

葉輕寒看著碎成渣的靈晶,不禁搖頭歎息,這種低級靈晶對于他根本沒有太大作用,也就比紫光酒好用一.

放眼望去,除了滿地尸體還有斷壁殘牆之外,沒有一個人站著,司徒云霄瞳孔外張,到死也不知道葉輕寒是怎麼發出這麼恐怖的攻擊的.

葉輕寒扣下刀核,一步十米,伸手切下司徒云霄的腦袋,提著就走,快速離開了郡王府,所過之處無人敢攔,哪怕聞聲趕來的江甯軍團也不敢攔.

被夷平的郡王府慘烈無比,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好恐怖的攻擊!這樣的攻擊要是撲向軍團,我們能攔得住麼?"軍團長臉色慘白,大軍自動讓開,根本不敢直視葉輕寒.

葉輕寒帶著司徒云霄的腦袋快速沖出江甯郡,直撲萬山鎮.

嗚嗚……

狂風吹的衣衫獵獵作響,葉輕寒如潛龍騰飛,腳尖踩在積雪上連腳印都沒有.

第二天,萬山鎮,血骨山下,葉輕寒一刀震碎葉沉的墳墓,將棺材取出,直接抗回了葉家.

葉家眾人看著葉輕寒扛著棺材,提著一個腦袋,嚇的臉色鐵青,尤其是年輕一代,看著葉輕寒,渾身瑟瑟發抖.

葉狂親自迎出,看著葉輕寒提著司徒云霄的腦袋,雙腿一夾,感覺脊梁骨一陣刺痛.

"你殺了司徒郡王……"葉狂不喜反驚,感覺天塌了一般.

"我不需要和你解釋什麼,帶我去祖地!"葉輕寒冷聲道.

"好……"葉狂冷汗直飄,連忙帶著葉輕寒跑向後山祖地.

葉家後山祖地,一座座墳墓形成一個巨大的墳場,葉家的人死了都要葬在這里,意味著落葉歸根.

墳墓越高,代表著地位越高,對葉家的貢獻就越大.

後山半山腰上,葉家的老祖就坐落在這里,葉輕寒扛著棺材到了半山腰,在老祖的墳墓旁開辟了一個深坑,將棺材放了進去.

立下一塊石碑,刻上幾個字便將司徒云霄的腦袋放到石碑前.

"你雖然不是我真正靈魂上的父親,卻是血脈上的父親,我幫你夷平了郡王府,希望你能安息!"葉輕寒深深拒了一躬,低語道.

安葬了葉沉,世俗已了,葉輕寒深吸一口氣,轉身出了後山,來到葉家,看著葉家眾人,沒有半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