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精英大賽
簡沉雪一臉好奇,清澈的瞳孔像寶珠一樣明亮,期待的看著葉輕寒,想得到答案.

葉輕寒微微一笑,看了看煉神爐,輕聲道,"暫時還不知道煉神爐的等級,若是五品以上,應該可以打造出五品七尺重狂戰兵,若是四品,不得不浪費材料,降低等級."

四品和五品,是一個跨越性的等級,四品以下統稱為靈兵,五品卻可以稱之為戰兵,到了六品,稱之為尊器,七品為仙寶,八品為至寶,九品號稱帝兵!

"你是燃血境,怎麼能打造五品戰兵?"簡沉雪吃驚的問道.

"因為我是葉輕寒."葉輕寒的平靜無比,可是聲音充斥著狂傲,只因為是葉輕寒,便可以無所不能!

簡沉雪愣在當場,玉指捏著戰袍,想什麼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我毀了你的玉女子母劍,三日後會賠償你兩柄四品以上的玉女子母劍."葉輕寒嘶啞的道.

簡沉雪眸孔綻放精芒,四品以上的子母劍,價值連城,整個青陽王國內也就幾把四品靈兵而已,葉輕寒送就送,真是土豪高大上麼?

"真的麼?"簡沉雪興奮的問道.

"當然,另外對你兩個月的照顧,再送你幾句話,你的玉女劍法速度太差,力量太弱,不適合你修煉,我若是你,應該及早斷腕放棄."葉輕寒低沉的提醒道.

"啊?玉女劍法乃是我玉女峰唯一一套二品劍技,不修煉玉女劍法我修煉什麼?"簡沉雪失語反問道.

葉輕寒眉間一簇,這才想起來天劍宗不過是一個九流宗門而已,整個梟隕星最多和葉氏大族下一個附屬四品勢力相當,沒有高級武技.

論武技,葉輕寒的識海比任何一個五品大族的藏經閣內的武技都多,是多年來征戰殺伐得到的武技,不論層次,都被他收藏了,以他過目不忘的能力,看一遍就足夠了.

葉輕寒沉默許久,識海在記憶中搜索,想找到一本適合簡沉雪的劍法.

"輕羽兄的'骨劍道’!劍法凌厲霸道,無堅不摧,如今不知道他是否已經出事,或許可以代他收徒,簡沉雪的資質不錯,心志不壞,是一塊等待雕刻的璞玉,骨劍道或許可以在她手中綻放光芒."葉輕寒低眸思慮,不過並未立刻出來,因為他承受過背叛,不想再被背叛.

簡沉雪看著沉默的葉輕寒,沒有多什麼,滿眼的期待,像個姑娘等待怪蜀黍的棒棒糖一樣.

"力量不夠可以練,速度的話,我教你一套三品步法吧,叫飄渺飛仙,練至巔峰境界,可直達苦海境巔峰,配合你的玉女劍法,可以發揮出不錯的力量."葉輕寒終究沒有把骨劍道傳個簡沉雪,但是也沒有氣,指尖按在簡沉雪的額間,將識海內關于飄渺飛仙的步法和修行心得全部傳給了她.

簡沉雪感受到那些記憶,看著葉輕寒好像看著神靈一樣,眼中多了一抹情愫和敬畏,三品,整個天劍宗最強的武技也不過如此,而且按照質量,飄渺飛仙遠超'七劍追仙術’.

"謝……謝!"簡沉雪興奮的不知所措,雙手不知道朝哪里放,樣子十分可愛.

"出去吧."葉輕寒吃完所有東西,沒有半感情波動,換做是其他男人看著簡沉雪,在這樣的地方,心早就開始蕩漾了.

簡沉雪看著葉輕寒像個滄桑的老僧,眼中沒有半邪念,根本不像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心中湧出一陣古怪的想法,隨即臉色一紅,連忙抱著盤子跑出了煉器房.

一夜無眠,葉輕寒動用真元丹和燃血丹拼命的煅燒材料,力量明顯攀升了不少,氣海內的真元從涓涓細流變成了汪洋大河,洶湧澎湃.

第二天,清晨,破劍峰上,鸚鵡看著一壇壇紫光酒,垂涎欲滴,整個別院紫光繚繞,仙氣十足.

"嘖嘖嘖……主人答應給秦正那老頭十壇,還有五壇,怎麼也得有我一壇吧."鸚鵡站在紫光酒上,嘴巴舔著羽翅,想撕開一壇過過癮,卻又怕葉輕寒找它麻煩.

"找主人,我和她分一壇,嘿嘿,主人這麼疼愛妹妹,肯定不會發火的."鸚鵡主意打定,立刻沖出別院.

演武場上,葉夢惜身著一件長袍,像是畫里走出來的天使一樣,修煉練氣極道天元功,動作行云流水,沒有半真元波動,像是普通的套路一樣,但是無形中牽動著'勢’,讓人覺得詫異.

天劍宗從來沒有這麼大的孩子,再加上她可愛無比,引來無數人圍觀.

"嗨,妹妹,你打的是什麼功夫?"一個年輕弟子主動搭訕道.

"哼,不告訴你."葉夢惜嬌哼一聲,開始漸漸動用真元,步伐快如閃電,形如潛龍游天,勢如本雷閃電.

咻咻咻--

葉夢惜沒有突破燃血境,可是真元游走體外,十分明顯,驚呆了眾人.

"真是一對奇葩,葉師兄那麼凶殘,沒有想到這個五歲的妹妹也這麼恐怖,不知道戰力如何?"

眾人議論紛紛,好奇的盯著演武場中心的不.

"上去試試不就知道了麼?"

"我靠,打傷了她,葉師兄絕對會把我撕了!"

幾個年輕弟子聲議論道.

"極道破空式!"

咻--

葉夢惜腳尖地,身如蜻蜓,化作一道閃電,一拳擊出,真元傾泄,擊穿了十米開外的天空,消散于無形之中,沒有引來半破壞力.

"哈哈哈……"

眾人紛紛大笑,看著葉夢惜的氣勢,以為會山崩地裂內,原來是雷聲大雨.

葉夢惜沒有搭理他們,繼續修煉,體內的真元在慢慢擴張,雖然很慢,卻有效果.

眾人不懂,從一開始的大笑變成了狂笑,嘲笑,讓葉夢惜停下了腳步怒視著眾人.

"哼,一群井底之蛙,惹惱了我,非打的你們滿地找牙不可."葉夢惜不滿,嬌哼一聲扭頭就走.

就在此刻,鸚鵡一臉諂媚,出現在葉夢惜的肩膀上,羽翅捂著她的耳朵叨咕了幾句,葉夢惜眼神一亮,頓時沖向破劍峰.

破劍峰,葉輕寒的別院內,葉夢惜看著一壇壇紫光酒散發著濃郁的靈氣,抹了抹嘴巴,抱著一壇就跑.

"哎!主人,你別跑啊!咱們一人一半!"鸚鵡連忙叫道.

"我才不和你分!你自己拿一壇."葉夢惜像護寶一樣抱著紫光酒,認真的道.

"我怕主人會翻臉啊,一次性拿兩壇太多了,一壇就好,咱們一人一半,反正你也喝不了多少,上次你忘記了麼?一碗酒就倒地了."鸚鵡委屈的道.

"反正我不和你分!"葉夢惜固執的拒絕了鸚鵡的提議.

鸚鵡:"……."

"這個騙子!剛剛還答應和我分的,現在又反悔了!不過沒關系,你最多喝兩碗就倒地,剩下的全是我的."鸚鵡暗暗思考一番,一本正經的對著葉夢惜道,"好吧,我們一人一壇!"

葉夢惜抱著酒壇跑到自己的房間,關好門窗,打開酒壇,聞著酒香味,一臉陶醉的樣子可愛極了.

鸚鵡躡手躡腳跑到屋簷下,悄悄等待葉夢惜醉倒.

果不其然,葉夢惜根本不能喝酒,喝了幾大口之後,酒精沖向腦門,連三個呼吸都沒有堅持,葉夢惜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鸚鵡從窗戶內爬了進去,對著酒壇深吸一口氣,大量的靈酒被它吞噬,剩下的半壇全是水.

"不能被她發現……"鸚鵡奸笑一聲,從外面弄來半壇普通的濁酒,全部倒了進去.

第二天葉夢惜醒來,感覺體內的真元增加了不少,再喝一口酒,卻直接吐了出來.

"我呸!嘶嘶……."

葉夢惜懵了,不斷吐著舌頭,看著酒壇,撓頭道,"怎麼味道不對?這麼難喝!"

就在這時,鸚鵡裝好人的走了進來,諂媚的問道,"主人,讓我喝一口唄."

"破鳥!紫光酒是不是被你調包了?"葉夢惜十分聰明,直接質問道.

"絕對沒有的事情!我以我的人格發誓!"鸚鵡信誓旦旦的道.

"你有人格?"葉夢惜質疑,看著渾濁的酒壇,哪里還有紫光酒的樣子,不是被調包了還能是怎麼回事.

"本神鳥的鳥格不比人格差!我只會搶,不會偷!"鸚鵡氣憤的道.

"這紫光酒是咋回事?"葉夢惜還是不信,嘟著嘴氣憤的問道.

"你昨天是不是喝醉之後沒有封住酒壇,讓靈氣全跑了,只剩下酒精和水了?"鸚鵡'善意’的提醒道.

葉夢惜抓了抓腦袋,被鸚鵡給忽悠暈了,故作恍然大悟,好像明白了.

"怪不得味道怪怪的,剩下的都給你了,我不要了!"葉夢惜'大方’的將酒壇丟到一旁,再次來到演武場,卻發現演武場上人山人海.

"精英大賽開始報名了!聽這一屆大賽獎勵很多,走試試,不定可以打入前二十名呢!"

"別做夢了,今年八大主峰的年輕弟子全部參賽,有那些燃血境慘叫,沒我們的事情了,看看熱鬧還可以."

幾個弟子路過葉夢惜身旁,聲議論道.

"嘿嘿,今年的破劍峰有好戲看了,葉輕寒閉關煉器,等他出來以後報名都結束了,破劍峰再沒人參賽,今年可就要解散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