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恐怖的賭注
葉輕寒和簡沉雪二人要決戰于演武場的消息不脛而走,演武場上聚集了大批年輕一代的弟子,甚至有些長老都跟了出來.

簡沉雪一臉威沉,怒視葉輕寒,風華絕代的面孔竟別有一番滋味.

葉輕寒懷抱重狂刀,平淡無幾,好像不是他要迎戰一般,他越是冷靜,簡沉雪就越生氣,恨的咬牙切齒.

"我讓你裝!等會我打的你滿地找牙!"簡沉雪暗暗道.

天劍宗中心,演武場四周擠滿了七峰弟子,除了破劍峰沒有來人,因為破劍峰根本沒有幾個弟子.

"你們猜誰會贏?"一個瘦猴一樣的年輕男子咧嘴問向四周的人.

"當然是女神會贏,我跟你你們賭一枚真元丹!"一個家伙信誓旦旦的道.

"切!"火琛嗤笑一聲,運起真元低沉的對四周喝道,"今天我坐莊,我賭沉雪師妹贏,賭注一賠一,你們下多少我賠多少!"

啪啪啪……

幾聲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演武場,一個豐神如玉的男子手持一把精鋼鐵扇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器連塵,器劍鋒的首席大弟子,不僅僅是劍道高手,還是二品煉器師,手中的那把鐵扇便是二品巔峰靈兵,是他親手打造出來的,誰若是低估了他手中的那把扇子,十有會死在他的手中.

"器兄,想不到你也來看熱鬧啊,要不要來賭一場?"火琛揚聲問道.

"沉雪與人比試,我焉能不出?"器連塵一副傲然,仿佛把簡沉雪當作囊中之物一般,引來幾個首席弟子的不滿,不過他並不在乎,看著場下的葉輕寒和簡沉雪,凝聲道,"我和火兄一起坐莊,你們盡管買,絕不賴賬!"

"賭沉雪師妹贏的,一賠一,賭葉輕寒贏的,一賠十!"火琛對簡沉雪看來極為自信,竟然將賠率提升到一賠十!

"哈哈,就沖簡師姐的面子,咱們也要買她贏啊!賺多賺少無所謂."

"我也買簡師姐贏!"

…….

葉輕寒眉間一簇,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拿自己當賭注,賠率還搞這麼大,不禁冷笑一聲道,"不知可允許我買自己贏呢?"

"可以買自己贏,但是不能買自己輸!"器連塵輕輕晃動鐵扇,飄然如仙,若是鸚鵡在這里,肯定諷刺他夠裝逼,在大冬天搖雞毛扇子.

"賭注一賠十?壓什麼都可以麼?"葉輕寒嘴角一抹邪笑一閃而過,認真的問道.

"當然,本師兄靠的就是信譽,玩的就是心跳,更何況我有的是錢,賠得起,只要你贏得了!"器連塵不屑的看著葉輕寒,完便溫柔的看著簡沉雪,故意示好.

簡沉雪現在就恨不得和葉輕寒打起來,器連塵這馬屁顯然沒拍中,反而拍到了馬蹄上.

"少廢話,快壓注,今天你破天都要和我死戰一場!"簡沉雪不耐煩的道.

"實話我不認識你,賭注我先交給簡沉雪,你信得過她麼?"葉輕寒很是認真的問道.

"當然,若我連沉雪都不相信還能相信誰?"器連塵淡然回道.

"我就怕你賠不起!"葉輕寒冷哼一聲,對著簡沉雪道,"把乾坤戒指與我交接,我傳給你."

簡沉雪看著葉輕寒嘴角的那一抹冷笑,心不禁一沉,不過為了快和葉輕寒打一場,還是舉起玉手和葉輕寒十指連接,乾坤戒指一觸碰到一起,一道白光閃過,葉輕寒戒指內的七尺重狂刀材料全部傳進了簡沉雪的乾坤戒指內.

簡沉雪下意識的去檢查了一下,渾身一顫,有些臉色有些駭然,尷尬的看著器連塵,總覺得事情脫離了她的掌控,器連塵雖然不是她喜歡的人,可終究是自己最忠實的追隨者,可不想被葉輕寒這麼坑.

雖然她自信無比,認為一定能贏,可是萬一輸了呢?單憑這乾坤戒指內的七尺重狂刀的材料,翻十倍之後,把器劍鋒賣了都賠不起!就算再加上一個火琛,恐怕也無能為力.

"是不是賭的太大了?"簡沉雪有些無語的看著葉輕寒,不得不提醒道.

"沒關系,他有的就是錢,玩的就是心跳,這材料算什麼?我相信器連塵師兄還是能賠得起的."葉輕寒淡淡的回道.

眾人看簡沉雪難看的臉色,紛紛好奇葉輕寒到底下了什麼賭注,竟然把簡沉雪都嚇懵了.

"他賭了什麼?"器連塵傲然,他知道葉輕寒以前是個鄉巴佬,能賭多大?他會賠不起麼?更何況一定會輸麼!

"四百斤紫金寒鐵,三十斤赤焰沙,五十斤赤軟金……"簡沉雪眼中出現一抹擔憂,看著器連塵和火琛二人,不禁提醒道,"我不建議你們賭這麼大的賭注,幾位師伯若是知道肯定會不開心的."

火琛和器連塵臉色一變,單憑這三樣金屬,價值絕對超過十萬兩黃金,十倍之後那是什麼樣的數字?一百萬兩黃金!一百塊靈晶的價格!

器連塵財大氣粗,靠著二品煉器師的身份,從來都不缺錢,也不缺丹藥,可是再有錢也不能拿一百萬兩黃金不當回事啊!

"呼呼呼……."火琛呼吸有些急促,他可不是器連塵,能拿出個五萬兩黃金就不錯了,一旦簡沉雪真的輸了,他把底褲賣了也賠不起葉輕寒的五十萬兩!

"現在你們若是接不起可以當眾出來,我相信天劍宗的師兄師姐師妹們都不會笑話你們的,當然,我相信簡沉雪這個大美女肯定也不會嫌棄你們裝逼失敗的,最重要的是有多大能耐多大的話,不是麼?"葉輕寒冷冷的譏諷道.

咯咯咯……

器連塵恨的牙癢癢,若是讓他一個人接,他還真沒有那個魄力,畢竟火琛是窮鬼,大家都知道,可是一旦不接,豈不是在全宗弟子的面把臉都丟盡了?關鍵簡沉雪就在面前.

"算了吧,你們走吧,這是我和葉輕寒的比試."簡沉雪也知道器連塵無法接下這樣的賭注,因為根本賠不起,看著器連塵和火琛如此表情,更加厭惡,不耐煩的道.

"不行!男人出去的話便是潑出去的水,怎麼能收回去!"器連塵憤怒,想讓他在簡沉雪面前丟人,絕對不可能.

可是簡沉雪越看他這樣打腫臉充胖子就越反感,額間逐漸出現一道黑線,眼中的厭惡也越來越明顯.

"劍十三,我知道你在附近,還有你們幾個,平日里不都喜歡沉雪嗎?現在都不敢相信她能贏嗎?當然當面譏諷,是男人就站出來和我一起接下這個賭注!"器連塵咬牙對著幾個首席弟子喝道.

氣劍鋒和木劍峰,金劍峰等幾個首席大弟子心中暗罵,這個時候還要把他們拖下水,這不是害他們麼?如果是一賠一,他們還是很樂意賣簡沉雪一個人情的,關鍵是一賠十,誰能賠得起?更關鍵的是,根本不至于啊!

"操!你們這是不相信沉雪會贏!"器連塵氣急敗壞,心情有些控制不住.

眾人暗罵,"操,你若是相信一定會贏,拉上我們做墊背的麼?"

葉輕寒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簡沉雪一眼掃過,正好看見,心中一陣惡寒.

"你故意的!"簡沉雪咬牙,凝音成線道.

"那又如何?你看他肯放棄麼?"葉輕寒不屑,這種幼稚的騷年,總會為了所謂的愛情付出慘重的代價.

"你不是想借煉器爐用嗎?何必把關系搞的那麼僵?"簡沉雪冷視葉輕寒,再次傳音道.

"我有辦法讓他主動借我煉器爐,不過我若贏了,就不需要你幫我借煉器爐了,要你重新答應我一個條件!"葉輕寒挑眉傳音道.

"你別過分了!你想坑他們幾個白癡我沒意見,但是想坑我,絕對沒門!"簡沉雪立刻警告道.

"沒自信?認輸了?"葉輕寒刺激道.

"你……"簡沉雪是個不認輸的女子,哪能經得起葉輕寒這般刺激,頓時放言道,"好,今天我跟你決一死戰!只要你打的我爬不起來,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別的那麼嚴重,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只要為我奴仆兩個月,照顧我兩個月的衣食住行足矣."葉輕寒傳音道.

這倒不是葉輕寒看中了簡沉雪的貌美如花,而是這兩個月他要煉器,閉關,外出游曆,很多事情都需要一個強者幫忙,夢惜太,王氏沒有修為,至于不靠譜的無節操鸚鵡就更別指望了,所以只能找簡沉雪.

簡沉雪看著葉輕寒清澈深邃的眸子里盡是滄桑,毫無邪念,道心不禁一顫,竟然破天荒的答應了,哪怕她明知道今天自己輸的幾率很大.

然而七峰首席大弟子在火琛和器連塵的激將下,終于咬牙各自掏出十萬兩銀子作為資本,一起參與了坐莊,不過器連塵依舊承受了三十萬兩黃金的賭注,就算有一些人賭簡沉雪贏,萬一簡沉雪真的輸了,器連塵恐怕沒有三五年的時間是別想揮金如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