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天劍宗的態度
陳長生被鸚鵡氣的差噴出一口老血,天劍宗的弟子表情抽搐,看著鸚鵡如此模樣,想笑不敢笑,面部肌肉都快抽搐了.

"玄飛,拿下他們!敢反抗者,殺無赦!"陳長生陰冷的喝斥道.

玄飛一聽,頓時冷笑,以多欺負人少,以強凌弱,這是他最愛干的事情!

"給我上!弄殘這個賤種!"玄飛一聲令下,十多個弟子撲了上來.

葉輕寒鐵拳一握,化作一道幽靈在人群中瘋狂的出手,拳頭,肘,膝蓋,腿,都成了最鋒利的兵器,所過之處倒下一片!

轟……砰!咔嚓……

拳拳入肉,斷骨聲格外清脆,山腳倒下一大片天劍宗的弟子,哀號慘叫,滿地打滾.

"啊……哎呦……."

玄飛瞳孔一縮,揮劍刺向葉輕寒,劍勢如虹,竟然要直接斬殺葉輕寒.

吟……

一道劍氣摧枯拉朽,轉眼間殺到葉輕寒的咽喉前,卻見葉輕寒直接伸手抓向長劍,玄飛頓時大喜,暗叫一聲:"好機會!"

可是激動的表情沒有維持一個呼吸,便露出駭然的目光,因為葉輕寒兩指直接捏住了劍尖,任由他如何發力都刺不進半寸,甚至抽都抽不回來!

砰……

鐵劍竟然被葉輕寒生生掰斷,二人身體一交錯,葉輕寒手中的斷劍刺入了玄飛的肩胛骨內.

噗呲……

"啊……"

玄飛慘叫一聲,驚動了陳長生,抬眼一看,卻發現葉輕寒一腳踢中玄飛的腿骨,直接把玄飛的腿骨踢斷,身體朝前撲去,剛剛傾斜至葉輕寒的肩膀,就見他一個肘擊撞在了玄飛的咽喉出.

噗……

玄飛咳出一口精血,咽喉被重擊無法呼吸,頭部重重撞在了石頭上,白眼一翻,直接昏迷過去.

煉體八重,僅次于各峰大師兄的存在,在葉輕寒手中沒有撐過一招,讓幾百名弟子渾身一哆嗦.

葉輕寒淡然無比,微微抬眸看著陳長生,迸發出一股無敵的氣勢,壓的他不斷倒退,那些弟子更是不堪,驚駭的望著眼前的葉輕寒,眼中盡是敬畏和恐慌.

整個山腳出奇的安靜,呼吸聲都可以聽的清清楚楚.

"不是這個賤種不能修煉嗎?怎麼這麼強大?"所有人都迷茫了,都看向葉輕寒.

"這不可能是真的!我怎麼可能敗給這樣一個賤種!一招,居然只有一招!"玄飛昏迷前只有這一想法,現在連想都沒機會想了.

陳長生眼中有了凝重之色,仔細觀摩葉輕寒的出手,這才想起來自己根本沒有看清葉輕寒是怎麼出手的.

"有真元!他是燃血境?不可能,他才十六歲,前些日子還傳出不能修煉,是個廢物,難道葉輕寒是天才,一直扮豬吃老虎?"陳長生心底暗暗道.

"不過他是不是天才都無所謂了,郡王一旦知道他是天才,必然會絞殺,我若送給人情,破劍峰一旦解散重組,他必然會支持我擔任峰主!"陳長生思考片刻,不怒反喜,抬眸看著葉輕寒,像看著獵物一樣.

"這蠢貨,被我打傻了麼?居然還笑."鸚鵡無語的鄙視道.

"神鳥居然還有壓制別人智商的能力,果然是神鳥呢."夢惜上前一步,和鸚鵡一唱一和.

"咳咳,這個能力我沒有,是他智商本來就存在問題,本神鳥實事求是,從不貪功."鸚鵡譏諷道.

葉輕寒淡淡的看了看一對活寶,沒有阻止夢惜和鸚鵡胡鬧,這個陳長生讓他很厭惡.

"陳長老,你是去通知破劍峰呢還是我自己闖上去?"葉輕寒漠然問道.

"雜種,看來你們一家的心機很重啊,居然知道裝瘋賣傻來欺騙郡王,欺騙天劍宗,現在暴露出來了,是覺得天下無敵了,江甯郡沒人能收得了你了麼?"陳長生冷笑道.

"別再滿嘴噴糞,否則我會殺了你!現在給你一次機會,要麼去通知破劍峰,要麼滾開,我不喜歡重複話."葉輕寒眼中射出一道讓人駭然的精光,殺機四射.

陳長生被葉輕寒這一道目光鎮住了,竟然沒敢再出難聽的話,心中暗怒.

"混蛋,我竟然被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嚇住了,以後還怎麼在天劍宗的弟子面前抬起頭?"陳長生鐵拳一握,踏向葉輕寒.

終究是老牌的燃血境強者,二品宗門的執劍長老,氣勢一爆發,頓時引來眾多弟子的聲援喝彩.

"長老威武!"

數百名弟子齊聲怒吼,震潰山林,驚動了天劍宗眾多強者,幾個年輕一輩的主峰首席大弟子全部走了出來,每一個修為都不遜煉體九重,而且氣海開辟的十分強悍,算是同階中的佼佼者.

葉輕寒握住了刀柄,一步步踏向山峰,氣勢爆發,和陳長生的氣勢撞在一起,彼此毫不退讓.

陳長生心中暗驚,不斷提升氣勢,可是雙腿如灌鉛一般沉重,不僅沒有震潰葉輕寒前進的步伐,自己反而有倒退的趨勢.

轟……

二人一步一個腳印,刻在了山腳的石板上,腳印讓人觸目驚心,葉輕寒看似年紀輕輕,可是眸子里射出的寒芒讓近百歲的陳長生都驚恐.

"這個陳長生是燃血境中期,恐怕單憑氣勢打敗不了他,現在又不宜和天劍宗徹底撕破臉皮……"葉輕寒暗暗思考,氣勁迸射,卷動長發飄舞,漸漸逼近了陳長生.

陳長生更是惱怒萬分,這個時候退了,以後就別想抬起頭了,可是他更不想和葉輕寒硬拼,因為他根本看不透葉輕寒,如果現在有個台階給他下,他會毫不猶豫的順勢滾下去.

"看來你是要阻住我的去路了."葉輕寒抽出重狂刀,幽幽質問道.

陳長生不知道如何回答,天劍宗的人越聚越多,都在看著他呢,進退維谷.

…….

破劍峰上,一個孤獨的老者仿佛一柄絕世寶劍,傲立山巔,俯瞰著茫茫大山,衣衫隨風擺動,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師尊,山腳聽來了三個人,好像是仙兒師姐和她的兩個孩子,是來拜訪破劍峰的,但是被陳長老攔住,已經打起來了."一個蒼勁的中年男子匆忙爬上山恭敬的道.

"什麼?"老人瞳孔猛然一睜,射出一道寒光,轉身化作一道利劍直撲山腳,看來對他唯一的女兒還是很在乎的.

"陳長生,你敢傷我女兒一家,老夫宰了你!"

一聲怒喝響徹天地,在天劍宗內蕩開,震耳欲潰,一道黑色的身影從天而降,氣沖星河.

陳長生悶哼一聲,臉色慘白,連續倒退十多步才堪堪站穩,看著惱羞成怒的破劍峰峰主王旭飛,心不禁一沉.

"王峰主,你這是要作甚?老夫身外外門長老,難道還不能執法了?"陳長生氣憤的問道.

王旭飛的氣息像一頭凶猛的老虎,看似遲暮,實則氣血正旺的時候,即將步入苦海境,是天劍宗中堅力量,若不然,天劍宗早就放棄破劍峰了.

"執法?你當老夫垂朽不堪好欺負麼?還是真當我破劍峰無人?我女兒和外孫,外孫女從外歸來,你憑什麼攔著?又憑什麼出手?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否則我和你沒完!"王旭飛漠然質問道.

"王峰主,當年可是你親自將王仙兒和葉沉逐出破劍峰,並且斷絕關系……."陳長生氣急敗壞,沒有想到王旭飛竟然這般指責自己.

"老夫當年急火攻心,才釀下大錯,可是我一輩子就這一個女兒,怎麼可能不認!我的外孫,外孫女更是無辜的,誰敢欺負就是欺負我!"王旭飛黯然,看著葉輕寒和蒼老的王氏,稚嫩的葉夢惜,一臉愧疚和心疼.

"仙兒,這些年父親知道錯了,你們走後我才明白,若是就此孤獨終老,還不如索性答應你們的婚事,就算得罪了郡王,大不了一死而已,當年我太懦弱,讓你們受苦了,從今天開始,回破劍峰吧!"王旭飛沉聲道.

"慢著,王師弟,這件事可不是你的算,當年將王仙兒和葉沉逐出天劍宗,乃是經過大家共同商議的,現在你想返回,牽連天劍宗,絕不可能!"

又一道身影出現,氣勢絲毫不比王旭飛弱,他便是竹劍峰的峰主,竹蘊,燃血境巔峰存在,半只腳已經跨入了苦海境.

"我火劍峰也不同意!"火劍峰峰主火云洛身著一身赤紅長袍,低沉的道.

"我玉女峰同意王仙兒回歸,女人就沒有自主選擇夫君的權利了嗎?你們這般退縮,簡直有辱天劍宗威嚴!是不是個男人?"

極其貌美的少婦玉師妾翩翩而來,身後跟著幾個風華絕代的年輕女弟子,各個氣勢不凡.

天劍峰峰主,天劍宗宗主,劍敖親出,八大主峰峰主也全部出現,一臉漠然的看著葉輕寒等人,大部分的人不願意為了破劍峰得罪郡王府.

玉女峰堅定支持王仙兒,當然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若是女人連自己選擇夫君的權利都沒有,全權聽從天劍宗的安排,豈不是成了沒有靈魂的附庸!

葉輕寒淡淡的看著眾人的態度,沒有情緒波動,他只是想看看這個所謂外公的態度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