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靈寶閣來人,談判
"他請的是血煞組織里的人,修為最低都是燃血境,每次任務從未失敗過,我覺得你還是躲躲為妙!"荀老頭臉色難看,低沉的警告道.

"血煞?從未失敗過麼?"葉輕寒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現在讓他帶著葉夢惜和王氏逃走,豈不是對司徒云霄認輸了?以後還怎麼和五品強者神燁帝君他們斗?

"是啊,血煞,是青陽王國內最強的殺手組織,已經達到了二品巔峰勢力,連王族都退避三舍,不好得罪呀."荀老頭黯然道,"血煞雖然不如靈寶閣,但是不會在乎我這里一個分店的店主的."

"他們敢殺入靈寶閣分店嗎?"葉輕寒皺眉問道.

"這倒不至于,敢沖進靈寶閣殺人的,整個青陽王國都沒勢力敢這麼做."提到靈寶閣,荀老頭傲然無比.

"這就可以了,我現在就擔心夢惜和娘親而已,至于燃血境的殺手還奈何不了我."葉輕寒更是傲氣十足,眉宇間透著一抹精芒.

荀老頭無奈,知道無法改變葉輕寒,只能轉身回到前院.

葉輕寒在後院內打了一套葉家基礎拳法,開始慢慢修煉五品重狂刀法和極道神龍步.

即便有真元,也無法長時間動用五品重狂刀法或者極道神龍步,氣海內的真元快速被耗干,動用石乳精華,快速修複力量,有了石乳精華,讓他進步速度極快,掌刃可以削斷凡鐵,巔峰一擊的力量足以斬斷整座山峰,

下午,一道強橫的氣息出現在萬山鎮,迅速驚動了葉輕寒,不禁握緊戰刀走向前院.

前院,葉輕寒抬眸一看,一個蒼勁的中年男人踏著雪前行,竟達到了踏雪無痕的境界,輕功秘術已經修煉到了巔峰境界.

"是靈寶閣江甯郡總執事秦正大人!"荀老頭一臉興奮,眼中充滿了敬畏和激動,好像孩子見到了偶像一樣.

葉輕寒眉間一挑,看著秦正,感受到他的體內猶如火山一般,看似平靜,一旦爆發將摧枯拉朽,毀滅一切,即便是現在的自己也不是對手.

秦正默默的走進靈寶閣,淡淡的掃了一眼葉輕寒便沒有正眼看,直接對著荀老頭道,"荀非子,你前些日子讓人傳口訊到江甯郡,消息是否為真?"

"秦大人,絕對是真,您看我,如今不是燃血境初級修為麼?"荀老頭一掌拍出,鐵掌赤紅,如同燃燒的烙鐵,熾烈的溫度讓四周的溫度都攀升了不少.

秦正看著赤火掌的威力,眉間一動,眼中湧出一絲驚訝,卻沒有發現它真正的品級.

"不錯,是燃血境,看來我要把你調到江甯郡,把你放在這里有些屈才了,不過你的那個煉制紫光酒的人呢?讓他來見我."秦正淡淡的道.

荀老頭努努嘴,指著葉輕寒道,"就是這位才俊少年,秦大人,此子天賦異稟,您千萬不要認為他年輕就看不起啊!"

荀老頭生怕秦正眼拙,看不起葉輕寒,引起葉輕寒的反感.

秦正的確有些看走眼,以為荀老頭所的煉酒高人另有其人,最起碼也是個老頭,嗜酒如命,可是葉輕寒就是一個文弱書生,哪里有武者的樣子.

"你就是那個煉酒師?"秦正看著葉輕寒,凝聲問道.

"是."葉輕寒不卑不亢,淡淡的坐下道.

秦正臉色微微一變,自己和荀非子都沒坐下,這個家伙看起來也就煉體境,竟然如此囂張,不禁悶哼一聲,氣息攀升,壓向葉輕寒.

房間內氣息壓抑,荀老頭的臉色大變,不敢多什麼,這就是上位者的威勢.

葉輕寒風輕云淡,自斟一杯靈茶,放入一石乳精華,晃動一番,一杯不一樣的靈茶香撲滿屋,輕輕嗅了嗅茶水,除了衣衫動了下,根本沒有半不適.

"秦先生不妨直,不必以勢壓人."葉輕寒淺飲一杯靈茶,體內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威壓,不斷抵擋秦正散發出來的威勢,頗有大家風范.

秦正瞳孔一縮,好像眼前的年輕人不是煉體境,而是超越洞天境一般的存在.

砰砰砰……

秦正和荀非子的呼吸都有些不受控制,隨著葉輕寒的舉動而變化,額間珍珠大的汗水不斷嘀嗒.

勢!

葉輕寒掌控了靈寶閣內的大勢,畫地為牢,如同領域一般,此地他為神靈,誰也不能冒犯.

噌噌噌……

秦正倒退數步,臉色蒼白,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再也沒有來時的傲然和不屑,此刻看著葉輕寒的眼神都變了,不再當他是個孩子,而是同輩甚至是前輩來看.

"先生如此藏拙,讓秦某人出丑了."秦正苦笑道.

"秦先生乃是苦海境三星境界,年輕輕輕,有如此成就,心高氣傲總是難免的,不過有這樣的心態,對你沒有好處,好自為之,現在明來意吧."葉輕寒毫不客氣的訓道.

秦正臉色微微一抽,第一次被人這麼訓斥,還是被一個看起來是個孩子的人訓斥,心中雖然知道他的是對的,可是難免有些不爽.

"先生教訓的是,修煉一途,達者為師,秦某人受教了."秦正拿得起放得下,沒有繼續糾纏,開門見山的道,"前些日子荀非子先生可以煅燒紫光酒,我查遍了資料,也只是在一本書上找到關于紫光酒的一些記載,不知先生可否給我解惑,這紫光酒具體的功效?"

"紫光酒,乃是用紫光果等材料加工煉制的上等酒水,材料一般,但是看成三品靈酒,對于苦海境以下的境界有著明顯的輔助作用,比燃血丹和苦海丹的功效還要好上數倍,像荀先生這樣的即將大限,氣血干涸,無法突破的人,都可以借助紫光酒突破,其價值便無法衡量,而且它的口感甜潤爽口,沁人心脾,是好酒之人的最佳解饞之物."

葉輕寒淡淡的解釋道.

"這麼強?"秦正不敢相信,若不是葉輕寒的氣勢震懾了他,他絕對會更直接的質疑.

"可帶來了那些材料?當場煉制一壇,你看著定價,我不會煉制太多,但是又急著出手,所以希望靈寶閣代收,代售!我賣給你們多少,我來定,你們要賣出去多少,價格你們自己定."葉輕寒低沉的道.

"帶來了,紫光果,熏龍果,石乳精華,和酒草,只是石乳精華的量並不大……"秦正丟出一個乾坤袋,放到了葉輕寒的眼前.

"石乳精華我有,不需要你們提供."葉輕寒打開乾坤袋一看,材料果然齊全,便拿著乾坤袋站了起來,淡然道,"在這里等我,三個時辰後看結果."

葉輕寒做了無數年的紫光酒,輕車熟路,一個人在後院忙活,葉夢惜在身旁修煉,進步速度令人駭然.

"這個人可靠嗎?"秦正看著荀非子,低語問道.

"非常可靠,只是他現在有些仇人,恐怕需要您出馬……"荀非子眼神一亮,希望借助秦正警告司徒云霄,幫助葉輕寒暫時渡過危機.

"他是什麼來路?有什麼仇人?"秦正皺眉問道.

"就是這個鎮上葉家的一個家伙,多年來備受屈辱,最近才頓悟,成為人上人,不過他的仇人不是別人,而是郡王司徒云霄."荀非子連忙解釋道.

"是他?葉老七的兒子?"秦正驚訝的反問道.

"嗯,正是,聽司徒郡王已經讓人去血煞收葉輕寒的腦袋了,這樣的奇才死了實在太可惜了,三個時辰後,秦大人一定不舍得這樣的孩子夭折的!"荀非子很自信的道.

"那三個時辰後見分曉,若是值得我出手,便幫他一把,若是徒有虛表,我是不會多管閑事的."秦正毫不猶豫的回道.

商人重利,沒有朋友之!

時間在快速推移,三個時辰後,葉輕寒提著一壇靈酒走了出來放到了桌子上,擺出兩個大碗,親自斟上兩碗,推到了二人的面前.

紫光酒透著紫氣,靈氣逼人,仿若紫氣東來,讓人驚歎,這才是真正的紫光酒,渾而不濁,靈氣聚而不散,紫氣濃郁.

秦正故作姿態,端起碗淺飲一口,隨後直接狂飲,喝完一碗酒,大喝一聲,"好酒!"

"價值幾何?"葉輕寒波瀾不驚,將主動權讓給了對方.

"這一碗酒對于懂酒的人而言,價值千兩黃金!對于正欲突破燃血境或者苦海境的存在來,無價之寶!"秦正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給出了定價.

"如果我賣給你們,你們准備出多少錢一壇?"葉輕寒抬眸凝視秦正,開門見山的問道.

"一萬兩黃金一壇!"秦正快速給出答案.

"好,成交!這一壇紫光酒就當我送你的."葉輕寒豪爽大方,直接把價值一萬兩黃金的紫光酒推給了秦正.

"哈哈哈,爽快,沒有想到這一代葉家竟然出現這樣一位英才,葉老七死也瞑目了."秦正大笑,此刻再看葉輕寒,竟格外的歡喜,隨即連忙問道,"不知道你一個月能給我們提供多少壇紫光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