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征服巨虎
"怎麼辦?難道真要用族人的性命獻祭麼?"徐浩然無奈,看向葉狂,希望葉輕寒可以再強勢一,直接擊潰巨虎,可是此刻卻沒有勇氣和葉輕寒交流.

"能怎辦?照辦吧,是該清理一些人了,當初欺壓過輕寒一家的主動站出來吧,這個時候是你們將功贖罪的好機會,即便死了,也是為了萬山鎮而死,族人還會感激你們,不然巨虎一怒,我們都要死在這里."葉狂沉聲道.

"啊…….爹,大伯,我不想死啊!"徐子夢嚎啕大哭,跪在地上使勁扣頭道,"我跟葉大哥道歉,我跪下給他道歉,我給他做牛做馬做奴隸……"

葉從虎等人面無人色,若是獻祭,他們幾個是首當其沖,誰讓他們以前以欺負葉輕寒為樂呢.

"王家的人有兩百,放棄王家,我們兩家出各出五十人!"徐浩然冷笑道.

"放屁!憑什麼讓我們王家全死?大不了咱們同歸于盡!"王老四大怒道.

"就憑我的拳頭大!如果你們同意,我活著出去的時候還能照顧王家婦孺,若不然,我等回去以後將你王家全部抹殺!"徐浩然威脅道.

看著三大家狗咬狗,鸚鵡邪笑,"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轟……吼…….

就在三大家開始選取放棄的人的時候,葉輕寒身影一動,和巨虎戰到了一起,狂刀亂舞,雪花被斬裂,大地上的雪逆沖而去,包裹著巨虎和葉輕寒.

"離手十二式!"

"回旋斬!"

咻咻咻….吼吼吼……

每一聲怒吼都震破人心,巨虎節節敗退,血染白雪,獠牙崩斷山岩卻崩不斷重狂刀,身具五萬斤力量卻被擋不住葉輕寒的攻擊.

"退!或者死!"

葉輕寒步伐如飛仙一樣飄渺,重狂離手,真氣傾泄,卻做著極其犀利的攻擊.

吼……

巨虎咆哮,揮起山體一般的巨掌砸向葉輕寒,氣勢如虹,如有崩天裂地之功,如此力量根本不是煉體境的人類可以抗衡的.

葉輕寒揮動重狂刀強勢對撞,兩者的戰力余波超越了十萬斤力量,沖向四方,卷起滔天大雪彌漫,擋住了眾人的視線.

這已經涉及到了燃血境的戰爭,低級凶獸不敢再參與,紛紛倒退.

砰……吼…….

巨掌和重狂撞擊,巨虎巨掌被刀氣破開防禦,血液四濺,天空仿佛在下血雪,殘紅淒厲,身體失去了控制,翻滾了十多圈才停下.

葉輕寒一連倒退三十多米,碾碎了大地,一步一個腳印,直接退到了眾人躲避的山腳處.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被葉輕寒的氣勢征服.

"他真的葉輕寒嗎?這才幾天?從一個廢物成長為抗衡燃血境的巨虎存在!"

很多人都不可思議,葉狂知道葉輕寒變了,可怎麼也想不到會變成這樣.

"哼!"

一聲悶哼如驚雷一般撞在眾人的心髒上,讓他們臉色驟然一沉,見葉輕寒一腳擰碎大地,瘋狂的沖向巨虎.

"吼!"

虎嘯山林,大雪咆哮,欲要淹沒整個世界,地面上的雪逆沖而去,擋住了葉輕寒的視線,也迷失了眾人的視線.

眾人的呼吸都停止了,無不祈禱葉輕寒能贏,一旦輸了,大家都是虎口的食物.

狂暴的巨虎碰到了狂暴的人形凶獸葉輕寒,瘋狂的扭打在一起,刀氣縱橫,摧枯拉朽,巨虎看似體型龐大,速度卻快到了極致.

拼的力量和意志,沙場兵卒,皆死于退縮,一人一虎,誰退誰敗,誰逃誰死!

"咻--"

"砰!"

一刀破空,重狂刀脫離了葉輕寒的右手,插入了一棵蒼古大樹內,讓眾人頓時絕望.

"葉輕寒敗了嗎?"

"不!葉輕寒,你不能敗啊!"

所有人雙眸一縮,死死盯著被逼退幾米的葉輕寒,生怕錯過一瞬間.

鸚鵡腦袋一縮,躡手躡腳的順著一側靠近,消失在白雪中.

葉輕寒鐵拳一鑽,嘴角微微上揚,沒有想到這頭巨虎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速度更是堪比自己.

"看來我不拿出真正的武技,你當我是吃干飯的!"葉輕寒聳聳肩,氣勢迸發,右拳散發出一道淡淡的金色光圈,不斷的向外擴散.

"吼!"

巨虎扳回一局,准備趁勢而入,直接撲向'瘦弱’的葉輕寒.

葉輕寒不瘦弱,身高足有一米八,體重也有七十公斤,但是和大象一般的巨虎比起來,就是一個不,此刻卻有著崩天裂地的氣勢.

"天龍拳!"

"吟……吼……."

葉輕寒的拳頭所過之處,白雪盡化去,拳頭竟然打出了龍吟虎嘯,背後更是出現一抹淡淡的龍形虛影,欲要吞噬八荒.

龍形虛影很快散去,很多人都擦了擦眼睛,以為看花眼了,巨虎剛剛沖到一般,看見巨龍虛影從葉輕寒的背後沖出,嚇的雙腿一哆嗦,直接跪了下去.

"砰!砰!砰!"

葉輕寒的拳頭如雨般降臨,拳拳入肉,打在巨虎的腦袋上,即便如此速度,每一拳的力量也有萬斤之多,巨虎頓時慘叫,張開血盆大口欲要吞噬眼前的不.

葉輕寒身影一晃,從巨虎的腹部直接沖上了它的後背上,一把攥住脖子上的毛發,拼命的擊打巨虎.

巨虎慘叫,不斷的翻滾,想甩飛葉輕寒,可是葉輕寒就像牛皮糖,死死粘著巨虎的後背,鎖住它的脖子,無論怎麼撞擊都無補于事.

"服不服!"

砰砰砰!

葉輕寒一聲怒吼,不等巨虎臣服,鐵拳不斷擊中它的腦袋,打的它頭暈目眩,四肢不穩.

"葉輕寒加油!"

"葉輕寒!葉輕寒!"

萬山鎮的百姓瘋狂的怒吼,他們不是三大家的人,只要葉輕寒勝了,他們就可以活命,此刻葉輕寒成了他們的救命稻草.

葉狂鐵拳繃緊,暗暗祈禱葉輕寒可以徹底壓制巨虎,徐浩然眼中有激動,也有緊張和擔憂,葉輕寒終究是葉家的人,不是徐家的人.

巨虎在翻滾,壓的葉輕寒呼吸急促,鐵拳的速度和力量卻不減少,專門打它的腦袋和脖子上的軟柔.

巨虎砸斷了一根有一根古樹,葉輕寒嘴角露出一抹鮮血,身體像散架一般劇痛,可是力量不減反而在提升,隱約間要突破進入煉體九重!

葉輕寒有些欣喜,巨虎這樣錘煉自己的身體,居然有好處!

"來吧!"

葉輕寒一腳地,站穩腳步,硬生生的把巨虎舉了起來!

至少有五千斤的巨虎,被葉輕寒生生舉了起來,讓徐浩然倒吸一口冷氣,打出五千斤的力量很簡單,可是把五千斤的重量舉起來,這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三萬斤?還是五萬斤?

力拔山兮氣蓋世!煉體八重中能做出這般瘋狂舉動的人也只有葉輕寒一人!

"啊!"

葉輕寒一聲怒吼,直接把巨虎甩飛數十米,自己的身體如箭射出,沖向被甩飛的巨虎.

砰砰砰…….吼……

巨虎被雨般的拳頭打懵了,不斷低吼慘叫.

"九霄沉天地!"

葉輕寒一腳跺碎大地,身體沖向天空,雙掌十指緊扣,掄起雙臂狠狠的撞向巨虎的後背.

轟……

巨虎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從空中墜落,大雪沖向八方,身體撞入了地底.

大雪彌漫,遮住了巨虎和葉輕寒的身影,讓眾人更加緊張,伸著脖子想看清楚戰場中心的情況.

"耶!主人必勝!"

消失一頓時間的鸚鵡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揮動肥壯的翅膀大叫道.

"服還是不服?"葉輕寒一腳踩在巨虎的腦袋上,揮動鐵一般的拳頭喝道.

吼……

巨虎前肢半跪屈服,不敢再挑釁,看呆了眾人,堂堂燃血境的巨虎竟然就這樣臣服了!臣服在一個煉體八重的孩子身下,簡直不可思議.

葉輕寒終于呼出一口濁氣,動了動身子,渾身骨頭都在響,一身血衣看的讓人發寒.

鸚鵡飛回人群,一臉詭異的看著葉狂和徐浩然,怪腔怪調的問道,"祭品選擇好了嗎?巨虎可要吃人咯!"

噗通……

徐子夢等人直接跪下,不斷扣頭哀求道,"輕寒大哥,以前是我們不懂事,求您饒了我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輕寒,是哥哥錯了,求你別讓巨虎吃了我啊!"葉從虎等人痛哭流涕,他們可是看著王勳被一口吞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尸骨無存啊!

砰砰砰……

幾十個人一起跪下扣頭認錯,葉輕寒倒是第一次享受到這樣的待遇,許久之後帶著巨虎來到山,看著眾人痛哭流涕,一臉悔改的模樣,不禁好奇.

"你們干什麼?"葉輕寒蹙眉問道.

"您不是要給巨虎獻祭嗎?輕寒,咱們能不能換一種祭品?用自家的族人……"葉狂臉色難看,讓他把族人送到巨虎嘴里,心中不是滋味.

"我什麼時候用獻祭了?"葉輕寒頓時明白這些三大家的人為何這麼害怕了.

一時間,三大家的人紛紛看向那頭站在女孩肩膀上的鸚鵡,一臉惱怒,尤其是被選中的那些人,恨不得直接把這頭'賤格’鸚鵡活活吞了.

太缺德了!假傳'聖旨’也就罷了,還這麼嚇唬人,很多人都被嚇暈了,更有甚者當場尿了褲子.

鸚鵡咧嘴訕笑,諂媚的對著葉輕寒道,"沒事,沒事,我看著氣憤太壓抑,開個玩笑,逗逗他們,也順便幫您教訓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