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危機逼近
臨淵瀑布,高五六十米,長年不斷,四周霧氣濃郁,溫度也不像其他地方一樣酷寒,花草未凋零,依舊青郁,甚至可以看見蝴蝶飛舞.

瀑布下有個很深的水潭,上面的溫度像個溫泉,但是兩米以下,溫度可以瞬間凍死一個煉體五重的存在.

葉輕寒褪去外套,直接走向瀑布,龐大的沖擊力長時間可以沖破石頭,撞在頭上猶如五雷轟.

轟轟轟…….

葉輕寒渾身氣血燃燒,真氣瘋狂的流傳,體表的肌膚赤紅,血管都要爆破,鮮血直流,染紅了水潭.

"啊!"

葉輕寒鐵拳一握,拼命的擊打著冰冷的岩石,肉身化作兵器,完全是自殘式修煉,動用身體的每一處擊打如鋼鐵一般的岩石.

轟轟轟…….

拳擊,肘擊,膝,鞭打.

刺痛刺激著靈魂和肉身,原本已經受傷的軀體被瀑布沖擊,顯得更加淒厲.

力量不斷被消耗,真氣游走,化作力量,沖體而出,游走傷口,不斷愈合,浩瀚的氣海都被耗盡.

葉輕寒只覺得自己的雙腿如灌鉛一般沉重,站都站不穩,直接被瀑布沖下水潭,剛剛接觸到兩米深的水,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凍僵,頓時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拼命的朝上面掙紮.

艱難的爬到岸邊,打開酒壇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紫光酒,心肺巨痛,仿佛心髒都要爆裂.

"呼呼呼……."

大口喘著粗氣,借用紫光酒修複傷體,促發新的力量迸發,潛力得到最大的開發.

"快要突破了!"葉輕寒覺得力量突然爆發出一千五百斤左右的力量,煉體五重的瓶頸也開始松動,頓時欣喜.

咕嘟……

又是一口靈酒下肚,靈氣橫沖直撞,疲憊的肉身快速修複,磅礴的力量欲要破開云霄.

轟…….

突破了,煉體五重!按道理,煉體五重應該只有一千六百斤的力量,可是葉輕寒卻直接沖到了三千斤,若是配合武技爆發,絕對逼近煉體七重的力量.

猛灌幾口紫光酒,渾身充斥力量,再次沖進瀑布下繼續淬煉,讓身體猶如兵器一般犀利,拳可破天.

…….

江甯郡,郡守府邸,一個黑衣強者恭敬的跪在大殿下,不敢抬頭眸視坐在寶座上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氣息十分可怕,一頭烏黑長發披肩,眸子像犀利的鷹眼,五官精致,算得上豐神如玉,嘴角微微上揚,增添三分邪傲不羈.

他便是江甯郡的郡主,當年的少郡王,司徒云霄,如今已經身居要職,成為真正的郡王了.

"你那個孽種可以修煉了,而且進步速度很快?"司徒云霄俯瞰著黑衣人,一臉漠然.

"是的,郡王,而且萬山鎮還傳來消息,靈寶閣的荀老頭也突破進入了燃血境,有些不可思議,那個老家伙明明已經大限將至,就算是寶藥也不可能讓他突破……."黑衣人匍匐在地,不敢有絲毫異動.

"不必管他,葉輕寒不是能修煉了麼,派人去把他弄殘,破了他的氣海,斷他一手一腳,但是不要殺,我讓他活在痛苦中."司徒云霄陰冷邪笑道.

"回大人,弄殘他不費事,就是他現在住在靈寶閣,我們動手勢必會驚動荀老頭."黑衣人臉色難看,他不過是煉體九重,去和燃血境厮殺,不是找死麼.

"荀非子會一天十二個時辰跟著他嗎?如果你覺得沒把握,可以告訴我,我換人去!"司徒云霄冷冷的呵斥道,眼中射出一抹殺機.

"卑職這就去辦,絕對讓大人滿意!"黑衣人渾身一顫,連忙回道,換人,意味著他的命就不存在了.

"順便把那個最的葉夢惜給殺了,我會讓王仙兒跪在求我!賤婢,讓我成為了笑柄,若不是天劍宗阻攔,我非滅了破劍峰不可,讓你看著家人一個個死去,讓你永遠活在痛苦中!哈哈哈……."

司徒云霄殘笑,聲音陰寒,將其氣質破壞的一干二淨.

黑衣人額間虛汗直冒,跪退而去.

…….

傍晚時分,葉輕寒將力量練至萬斤之多,一壇紫光酒被喝的乾淨,一杯紫光酒讓荀老頭晉升燃血境,一壇酒卻只讓葉輕寒突破到了煉體七重初期.

不過這一天的葉輕寒變化極大,仿佛長高了五公分,臉上的稚嫩褪去,多了三分威嚴和剛毅,一言一行如同上位者,讓人臣服.

"武者初期了,剩下的那一枚血參可以讓我晉升到武者中期甚至巔峰,一旦突破燃血境,我就可以暫時性的動用一些武技了,殺不了強者,至少可以自保."葉輕寒呢喃,他的目光顯然不是防備煉體境,而是防備燃血境甚至苦海境!

回到岸邊,又練了一會重狂刀法,體力快速消耗,力量和真氣根本無法支持他動用這些高等秘術.

星光綴,黑色如墨,葉輕寒化作一道幽靈射向萬山鎮,千家燈火,萬山鎮充滿了安詳和平靜.

夢惜大夢初醒,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感覺神清氣爽,力量和真氣都翻了數倍之多!

"呀!我怎麼進入練氣六重了?"夢惜迷茫,抓了抓頭不知所措.

"偉大的主人,你定是個天才,和我一樣一樣的天才!"鸚鵡從屋子里跑出來,一臉垂涎的望著葉夢惜.

"神鳥,我剛剛做夢好像夢見荀爺爺追著你打,你都不敢還手……."夢惜看著鸚鵡,一雙大眼很是無辜.

鸚鵡:"…….做夢當不得真,想我一代神鳥,怎麼可能被人追著打?"

葉輕寒正好回到後院,看著鸚鵡,不滿的道,"不要把你的壞習慣交給夢惜."

"什麼叫壞習慣……."鸚鵡更不滿,聲音抬高,怒視葉輕寒,卻發現他的氣勢有些不對,聲音立刻降低,越來越,最後直接閉嘴了.

王氏正在做晚飯,噴香的味道彌漫後院,引來了荀老頭一臉垂涎,葉輕寒聞到香味,不禁也摸了摸肚子,一天的苦修消耗實在太多了.

"嘿嘿,來得早不如來的巧啊,一起吃頓飯唄."荀老頭孤獨慣了,吃什麼都是湊合,哪里會炒菜什麼的,如今王氏做出這般美味,讓他肚子里的肥蟲開始造反了.

"一起吃吧,人多湊個熱鬧."葉輕寒沒有拒絕,前世為了修煉,錯過了太多與家人團聚的日子,這輩子或許可以彌補.

王氏見荀老頭這個強者來吃飯,有受寵若驚,這十幾年的打磨讓她變得卑微,看起來有些可憐.

葉輕寒苦笑,這種狀態絕非一天兩天可以解決的,如今的王氏骨子里就有奴性,只要別人不欺負他們一家,卑躬屈膝,巴結,她一都不在乎.

…….

四個人再加一只鸚鵡,也算是團圓美滿了,卻不知道從江甯郡中沖出五個黑衣人,清一色的煉體九重!武者巔峰存在,他們目的地很明確,直奔萬山鎮.

"分工合作,我殺對付葉輕寒,老五,你去殺葉夢惜,老二負責引開荀老頭,但是不要死拼,不要暴露身份,咱們得罪不起,也打不過."為首的黑衣人沉聲道.

"知道了老大,兩個孩子何必大驚怪."幾個黑衣人滿臉不屑,在他們看來,葉輕寒就算能修煉了依舊是廢物,至于葉夢惜,一個五歲的孩子,能翻天不成?

五個人速度極快,穿梭在道上,趁著灰蒙蒙的天,三個時辰後出現在萬山鎮不遠處.

萬山鎮中心,靈寶閣內,一家人吃的開心,王氏做的飯菜十分可口,荀老頭喝了幾口自己釀的酒,怎麼都不是滋味,最後直接扔了.

葉輕寒的眉間跳了跳,握了握放在桌底下的重狂刀,好像感覺到了什麼.

身為道尊境的靈魂,對危險的到來十分敏感.

荀老頭看出了葉輕寒的異常,頓時將神識向四周散去,卻並未發現什麼,不禁問道,"怎麼了?"

"沒事,吃完飯再."葉輕寒淡淡的回道.

飯畢,葉輕寒走出了客廳,握著重狂刀望著星空,暗暗道,"比我想象的要早一些,不過如今我拼耗盡力量,斬殺一個燃血境沒問題,希望不要來太多."

"鸚鵡,從今夜開始,你跟著夢惜,保護她,凡是敢對她出手者,殺!"葉輕寒的氣息變冷,好像從冰山里爬出來的一樣.

"明白,主人,主人的安全交給我,只要不是燃血境,我分分鍾碾死他!"鸚鵡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她若被傷了一根頭發,我拿你試問."葉輕寒冷漠的看了看不靠譜的鸚鵡,警告道.

鸚鵡縮縮頭,如同雞啄米一樣不斷頭.

荀老頭跟了出來,看著葉輕寒的臉色,猜到了有人靠近了萬山鎮,哪怕自己沒有發現,但是很相信葉輕寒.

"我要怎麼做?"荀老頭問道.

"順其自然,不動則已,動則毀滅他們."葉輕寒嘴角上揚,只要不來超越燃血境的強者,來多少死多少!

很快,五個黑衣人忍耐不住靠近了靈寶閣,卻不知道已經進入了葉輕寒的神識防禦范圍內.

"五個人,武者巔峰境界……."葉輕寒輕松了不少,如今自己單憑普通的武技就已經可以比擬他們了,再加上荀老頭和鸚鵡的幫忙,根本不必顧及夢惜和王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