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身世,仇恨.
"我父親不是病死的?"葉輕寒思慮片刻,從原主中找到了一些關于父親的記憶,很溫馨,讓他嘴角露出一抹殺機,終究收到原主的影響,對父親很敬愛,若父親的死真的不是因為生病,那仇恨必報.

"病死?一個年僅三十六歲,煉體九重的強者會病死嗎?那是我葉家幾百年來唯一一個可能突破燃血境的存在,怎麼可能會病死?"葉狂憤怒的吼道.

葉輕寒指尖微微一顫,抬眸看著葉狂,暗道,"這五年來母親一直告訴原主,父親是因病而死,看來事情並非那麼簡單."

"你們自家的事情到後面解決去,老夫不想問,也不過問."荀先生似乎知道什麼,直接揮手示意道.

"到後面來."葉輕寒收起自己的包裹和刀,率先走向後院.

葉狂心情低沉,默不吭聲,跟著葉輕寒來到了後院.

王氏看著葉狂進來,連忙走出自己的房間,恭敬的行禮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我來把真相告訴輕寒!"葉狂凝聲道.

"不!大哥,你當年答應我的,不把真相出來的,我求您了!難道你要輕寒背負一輩子仇恨嗎?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讓他去送死嗎?"王氏頓時歇斯底里,死死拉著葉狂,少了往日的溫順,多了一些瘋狂.

"以前是因為輕寒不能修煉,現在已經能修煉了,難道就讓七白死了嗎?到現在尸骨未寒,你真的忍心嗎?他遭的罪可都是因為你!"葉狂憤怒的喝道.

"娘親,這件事我做主,你帶著夢惜去前院!"葉輕寒低沉的道,語氣中的意志不容抗衡.

"孩子,求你了,別去打聽這些事情!"王氏哀求道.

"夢惜,帶著娘親去前院!"葉輕寒冰冷的道.

"哦……"葉夢惜急忙跑回客廳拉著王氏離開了後院,房間里只留下葉輕寒和葉狂兩個人,氣息有些壓抑.

"!"葉輕寒坐下,示意葉狂自便.

"你的母親不是萬山鎮的人,是江甯郡天劍宗破劍峰峰主的女兒,地位崇高,你看她現在很蒼老,卻只有三十七歲,生下你的時候只有二十一歲,而且在十年前,她是公認的江甯第一美人!"

"很好奇,她的地位這麼高,為何會有如此下場,是麼?你且聽我完就明白了."葉狂聲音低沉,一眸光芒全部注視在葉輕寒波瀾不驚的臉上.

"十八年前,我葉家出一天才,他是我最的親弟弟,叫葉沉,排行老七,那時候他才二十歲,已經煉體八重了,比我的天賦要好太多太多,整個葉家都十分開心,認為他可以帶領葉家走上輝煌,就費盡千辛萬苦把他送上天劍宗修行,他進入了破劍峰,沒有令大家失望,短短一年時間,成就了煉體九重,那時候他才二十一歲."

葉狂頓了頓,眼中滿是幸福和興奮,隨即語氣一沉,低語道,"可是好景不長,傳出他和破劍峰峰主的女兒王仙兒私定終身的消息,本來葉家能攀上這樣的親事,應該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可是事實卻不是如此!"

"破劍峰峰主強烈反對,甚至要把老七踢出天劍宗,因為王仙兒從指腹為婚,對象不是別人,而是當年江甯郡少郡王司徒云霄,這兩個超級勢力隨便出來一個人都能捏死葉家,家族的長輩不得不出來阻止二人的感情,可是王仙兒和老七鐵了心,非要在一起,最後害的老七被人下毒,實力停滯不前,本以為王仙兒會嫌棄,老七會自動放棄這份該死的感情,可是不久後傳出王仙兒竟然懷孕了,孩子就是老七的!"

葉狂深吸一口冷氣,眼中出現一抹惶恐,沉聲道,"老七和王仙兒的行為徹底惹怒了少郡王司徒云霄,老七和王仙兒趁夜逃離了天劍宗,而我葉家為了自保,率先將老七踢出家門,並且宣布和老七勢不兩立,正是因為如此,葉家才得以保存!"

"其實少郡王不知道的是,老七和王仙兒就躲在葉家,都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少郡王沒派人搜查葉家,而老七和王仙兒一直裝成普通人,混跡在葉家的底層,像個仆役一般生活了十年,這十年,你出生到不能修煉,老七絕望,哪怕你被毆打,被欺辱,也不敢吭聲,就怕暴露位置,牽連葉家,牽連你."

"可是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就在王仙兒第二次懷孕的時候,少郡王得知了他們兩個的消息,令人給王仙兒下毒,蒼顏毒丹,讓王仙兒這個號稱江甯第一美人的絕色女神瞬間蒼老成五六十歲的模樣!而老七更慘,被人強行灌下一種叫做'七夜逆魂奪命’的毒藥,這種毒藥歹毒無比,七天之內可以讓人七竅流血,血液逆流,全身發黑,不管是靈魂還是肉身都遭遇到恐怖的折磨,一直折磨七天七夜,血流盡而死,他的血都充斥著劇毒,觸之必死!"

"你不知道老七被下毒的那七天,遭受的折磨!我很想給他一個痛快,可是江甯郡傳來消息,老七要是敢自殺或者被人殺死,葉家必遭滿門屠滅!"

葉輕寒指尖輕顫,七夜逆魂奪命,這種毒藥他自然是知道的,毒發的時候讓人絕望,一般情況中毒第二天就會自殺,葉沉居然忍受了七天!

"他最後為了防止自己身上的毒液傷害到你和王仙兒,選擇孤身進入了十萬大山的血骨峰下,他身上的每一處都是毒藥,觸之必死,最後在那里孤獨的飽受折磨,慘死深山,到現在也沒人敢去收尸,因為那附近到處都是毒藥!寸草不生!"

咔嚓…….

葉輕寒鐵拳緊握,眼中湧出一道殺機,這種仇恨刻苦銘心,哪怕葉沉不是自己的親身父親,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結果.

"我很想去收尸,可是觸碰到尸體,我就會中毒,葉家怎麼辦?王仙兒也想去收尸,可是她死了你們兄妹兩又怎麼辦?"葉狂苦笑,心情跌入谷底.

"這些年來,少郡王不殺你們,不殺王仙兒,就是要折磨她,讓她活在痛苦中,甚至暗下許諾萬山鎮的年輕一代,對你折磨卻不殺,無非就是想折磨你的母親,而我想幫,可是我無能為力,少郡王親口對我,只要我敢插手,就滅我葉家一脈!我也不想你受委屈,你終究是我親侄兒!"

葉狂一生傲骨,此刻卻抱頭痛哭,身為叔伯,族長,卻連自己的親弟弟,親侄兒都保護不了,那種無助就像當初葉輕寒在梟戰星親眼看著梟戰星破碎,無數族人慘死一樣,心中痛的無法言喻.

看著葉狂,似乎看到了當初的自己,葉輕寒輕輕抬手,想安撫葉狂,終究是忍住了.

"帶我去幫父親收尸吧,他不應該沉睡荒山中."葉輕寒低沉的道.

"不,他的尸體你不能碰,現在他只剩下一堆黑色的尸骨了,誰碰誰死,就算用繩子間隔,都會傳到體內!"葉狂連忙搖頭提醒道.

"我知道,但是這毒藥對我來還不算什麼,帶我去."葉輕寒堅定的回道.

葉輕寒的決定的意志不容其他人反駁,身為一個道尊境強者,他不是一個沖動的孩子,不管從哪方面來,都不該讓父親的尸骨飽受寒風肆虐,即便這個父親只是血緣關系的父親.

葉狂無奈,如今的葉輕寒變了,變得很強勢,他只能聽葉輕寒的.

葉狂帶著葉輕寒快速進入血骨峰外圍,一座山腳下,寸草不生,尸骸遍地,每一具尸骸都是黑色的,顯得有些詭異,其中有一具尸骸扭曲,烏黑陰森,散發著惡臭,讓人作嘔.

以那具最扭曲的尸骸為中心,至少有近百具尸體,有人類,也有野狼或者其他凶獸.

葉輕寒青筋暴起,看著那具尸體,可以想象他要承受多麼痛苦的折磨,而且要承受七天之久,就是不想牽連葉家,牽連妻兒.

父愛如山,讓人沉默.

"他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一個的江甯郡而已,遲早踏平你!"葉輕寒心底湧出一道殺機,毅然踏向那具尸骸,體表的毛孔收縮,全身都被封死,毒氣無法靠近他.

葉狂臉色微變,欲言又止,遠離了那一處,不是他怕死,而是暫時葉家離不開他.

"輕寒,暫時先把他入土為安吧,過些年等你強大的再遷入祖墳,如何?"葉狂思慮周全,現在葉輕寒能修煉了,如今的郡守肯定知道了,若葉沉的尸體再回到祖地,不知道會暴怒成什麼樣子.

"嗯."葉輕寒沒有多什麼,體內真氣傾泄,將葉沉的尸骸卷起,朝深山處走去.

嘶嘶…….

毒氣甚至連真氣都被汙染,不斷朝葉輕寒身體內竄去.

"哼!"葉輕寒悶哼一聲,更多的真氣破體而出,護住了整個尸骸.

"你終究是我的父親,即便靈魂上不是,但是血脈上卻是,這個仇我會幫你報,母親和夢惜我也會照顧好,您就安息吧,三年之內我會把你遷入祖地!"

血骨峰,一片赤紅色的落葉,如同血一般,寒風一吹,紅色亂舞,葉輕寒長發縱舞,揮動重狂刀開辟出一個巨大的石棺,將尸骸放入其內,開鑿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將石棺放入地底,徹底封死.

刻下一個石碑,上面寫著幾個大字,葉輕寒之父,葉沉之墓!大字龍飛鳳舞,欲要沖出石碑,氣勢超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