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發財的路子
一老一少,一前一後,默默的走向靈寶閣,葉輕寒望著荀先生,心中有些暖意,這個老家伙人很不錯,如果不是他出面幫忙,今天就算能殺光那些人,自己也活不了.

"謝謝荀先生."葉輕寒恭敬的道.

"謝毛線,今天你要是沒帶兔子回來,老夫看著你被打死都不會出手."荀先生毫不客氣的回道.

葉輕寒微微一笑,知道這老頭是孤獨久了,刀子嘴豆腐心,也不放在心上,淡淡的道,"為了報答今天的救命之恩,我給你烤十頭野兔子,再給你釀一杯紫光酒."

"紫光酒?什麼東西?"荀老頭眼神一亮,無酒不歡,一聽葉輕寒還會釀酒,頓時樂了.

"是一種靈酒,一般人喝不起."葉輕寒淡淡的道.

一口紫光一兩金,相當于一百兩銀子,一杯紫光,價值千兩白銀!這還是有價無市,整個梟隕星,能喝到這種酒的,估計也不多,不是價值高,而是沒幾個人會釀.

"好好好,不枉費老夫心疼你."荀老頭咧嘴大笑.

葉輕寒一陣惡寒,自己可是幾百歲的老怪物了,兩世為人,這個荀先生不過百歲不到,出這樣的話,讓他有些惡心.

回到靈寶閣,夢惜一蹦一跳,終于有了同齡人該有的樂趣,顯得十分開心.

一見葉輕寒,葉夢惜就欣喜的道,"哥哥,我是煉體一重的修士咯,可以保護娘親了呢!"

"乖,等晚上哥哥再教你一種功法,現在休息會吧."葉輕寒溫柔的道.

"嗯!"葉夢惜心中滿是幸福感,感覺自己可以給哥哥分擔壓力了.

荀老頭看著葉輕寒,總覺得有些詭異,一個廢物,突然之間變得這麼強大,而且功法也很恐怖,單憑葉夢惜打出的那套拳法,自己雖然認不出,卻知道不低于二品!

"這個家伙有古怪!"荀老頭雖然猜出了一些,不過知道這肯定是葉輕寒的逆鱗,沒有多什麼.

葉輕寒將一部分兔子剝皮清洗,皮毛全部聚集在一起放到外面晾曬,准備打造兩件不錯的皮毛大衣送給葉夢惜和王氏.

隨後開始又將兔肉放到冰水理浸泡,趁著空閑的時間,葉輕寒取出了十幾枚紫光果,讓整個靈寶閣彌漫著香氣.

"拿個乾淨的酒壇給我,越乾淨越好."葉輕寒看著一臉呆滯的荀老頭,直接道.

荀老頭見是釀酒,哪里有廢話,肚子里的酒蟲已經開始造反了!

快速清洗出一個酒壇,足能承裝十斤重,甚至用真氣洗刷,不留半雜質.

葉輕寒接過酒壇,將清晰乾淨的紫光果全部碾碎成汁,濃郁的靈氣還未來得及發散,便用真氣封死酒壇.

"這一壇酒可以修煉,不如把血參也放進去一根."葉輕寒靈光一閃,先封住了酒壇就把血參拿了出來,清洗之後再次碾碎放入了酒壇內.

"幫我燒一壇乾淨的水,然後降溫至零度,用真氣燒,不要用火柴."葉輕寒看著一臉垂涎的荀老頭,覺得這可是免費的勞力,不用白不用,頓時要求道.

"好,只要有好酒,老頭子聽你的."荀老頭搖了搖頭,又清洗了一個酒壇,裝了滿滿一壇,開始用真氣催熱.

普通的煉體境九重,催發不了真火,但是簡單的燒水還是能做到的.

酒壇被真氣保護,荀老頭真氣傾泄,注入酒壇內,水溫快速攀升,直至沸騰.

快速降溫之後,荀老頭把水交給了葉輕寒.

葉輕寒接過水並沒有快速將水注入酒壇內,而是又增添了幾種靈草,不斷攪勻,讓其汁液相互融合.

"買三斤純濃度的酒精."

"家里就有!"

身為一個深資酒鬼,家里怎麼可能不配備酒精呢,沒酒的時候自己也可以釀一些.

荀老頭取來一壇純濃度的酒精交給了葉輕寒.

葉輕寒深吸一口氣,注入三斤酒精,再次封住酒壇,一絲靈氣都不會逃走,真氣沖入酒壇,快速攪動,就算是酒壇都抑制不了靈氣的擴散!

呼呼呼…….

荀老頭快速抽動鼻子,生怕香味跑了一樣,鸚鵡看著糟老頭如此不堪,不禁不屑悶哼.

帶紫光果汁和血參全部融入酒精後,葉輕寒開始慢慢將水注入其內,直至九成滿的時候就停止了注水.

紫光酒,它並不是像其他酒水一樣是透明的,而是透明中泛著紫光,如同寶珠一樣,再加上血參,它的顏色可能還會發生改變,但是味道更純更濃.

葉輕寒開始動用真氣慢慢加溫,但是並不會讓其沸騰,只是加速其融合而已.

真氣快速消耗,葉輕寒的額間出現一抹虛汗,直至一個時辰後,才將酒壇封住,放入一大壇酒內浸泡.

"三個時辰後取出,試試我釀的酒,你會覺得你這輩子白活了,喝那麼多垃圾."葉輕寒傲然道.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荀老頭口水直流,恨不得現在就拿出來喝.

"先好,這壇酒只有十分之一是你的,但是足夠你突破瓶頸,進入燃血境了!想喝真正的紫光酒,就收購紫光果,熏龍果,石乳精華,和酒草,我來負責釀酒,成品之後三七分成,我七你三,並且你要負責把我的酒賣出去,一壇三萬兩白銀!"

葉輕寒尋到了快速發財的路子,這種酒很高級,材料卻不貴重,不僅口味極佳,還能助苦海境以下的修者快速突破,三萬兩一壇,不貴.

"一壇酒三萬兩?你搶啊!"荀老頭無語道.

"呵呵…….這算是搶麼?你拿到江甯郡以外的大城去試試,沒有十萬兩,你買得到來找我!"葉輕寒不屑冷笑,別看就那幾樣,很容易學會,但是真正的釀酒師親自觀看他釀酒,也釀不出真正的紫光酒,更不會又那樣的味道,更別助人突破境界了.

"等等,你剛剛啥?這一壇紫光酒的十分之一能讓我突破燃血境?"荀老頭這才反應過來,頓時大吃一驚,自己已經英雄遲暮,氣血干枯,根本不可能突破燃血境了!這酒水能讓自己突破,這不是開玩笑麼?

"你可以試試."葉輕寒懶得多什麼,直接走向後院.

"夢惜,我教你一道秘術,運功路線和功法不能外傳,知道麼?"葉輕寒拉過夢惜沉聲道.

"嗯."葉夢惜連連頭.

練氣極道天元功,以氣入道,前期戰力弱,因為真氣不能化作真元,但是一入燃血境那就不一樣了,真氣轉化為液態,配合極道天元功秘術,遠近攻擊皆十分犀利,可能遠超一般的煉體流.

"用心感受體內的真氣游走路線!"葉輕寒雙掌緊貼葉夢惜的後背,真氣慢慢游走她的四肢百骸,詭異的路線路過,靜脈擴張,渾身燥熱,牽動氣海內的真氣不斷擴張,開辟氣海.

葉夢惜的真氣越來越磅礴,以摧枯拉朽之勢沖入了煉體二重,一個五歲的女孩,進入煉體二重,放在江甯郡都會引起轟動!

真氣游走三周天,淬煉靜脈,開辟氣海,葉夢惜受益匪淺,葉輕寒卻累的不輕,因為每一步都要心翼翼,生怕傷了脆弱不堪的夢惜.

"按照這個真氣運行路線,不斷積累真氣,以氣破體,段時間內,你的戰力不如同階的煉體流,但是到了燃血境,你一個人可以打十個,甚至更多的同階!"葉輕寒交代道.

"恩呢,我會努力的!"葉夢惜認真的了頭.

"配套的攻擊秘術,我先傳入一部分到你識海,一時間你不能接受太多,先修煉三招."

葉輕寒動用神識快速進入了葉夢惜的識海,葉夢惜年幼,靈魂不強,他根本不用費力,快速將極道天元功的攻擊三十六式秘術傳了十八式給了葉夢惜.

能被命名為'極道天元功’,它攻伐無雙,曾經葉輕寒用它配合極道神龍步,所向披靡,殺遍同階無敵手!

葉輕寒擔心葉夢惜尚,不能接受太多,極道神龍步的消耗又過大,會損害她的根基,便沒有傳于她.

"葉輕寒,出來,銀子來了."荀老頭在前院大堂外大叫道,顯得中氣十足,顯然被有希望進入燃血境這則消息振奮了.

葉輕寒走進大堂,看著葉狂居然親自來了,眉間一簇,淡淡的道,"這種事何須你親自來."

"哎…….輕寒,大伯知道你怨恨葉家,但是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不去幫你,希望你能體諒."葉狂黯然,很多話藏在心底,有苦難言.

"沒那麼嚴重,我對葉家沒感情,更沒有怨恨,葉先生多慮了."葉輕寒出了心里話,這個葉家和當年的五品大族葉家不一樣,他真的沒有感情.

"葉先生……."葉狂嘴角一抽,苦笑不已,搖了搖頭無奈道,"不管你認不認我這個大伯,認不認葉家,可是你的父親終究是葉家人,靈位還在葉家,你對他也沒半感情麼?就不想知道你的父親是為什麼死的麼?不想為他報仇麼?你的災難也是因為你的弑父仇人!不想給自己討個公道嗎?"

葉輕寒眉間一挑,雖然母親是便宜母親,妹妹是便宜妹妹,老爹肯定也是便宜老爹,可是他答應了死去的葉輕寒,繼承了他的身體,便繼承了他的一切,包括仇恨.

ps:求推薦票,收藏,新書期間收藏和推薦票很重要哦,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