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荀先生出手
葉輕寒背著三十多頭野兔,又身披狼皮,看起來臃腫不堪,極為搞笑,此刻掃視看戲的眾人,想離開這里,卻沒人肯讓步,三大家的大人卻也都趕到了.

"子,打完人就想跑?你當萬山鎮是你家麼?"徐一甯推開人群冷聲喝道.

"讓葉家出來個話的,今天這個事情不給我王家一個交代決不罷休!"王皓的四叔也擠了進來,看著昏死過去的王皓,頓時勃然大怒,看著葉輕寒仿佛看著死人一樣.

都是煉體六重,力達三千多斤,任何一個都足夠葉輕寒吃一壺的,更何況他們兩個如此不要臉,一旦有一個有危險,第二個肯定會聯手一起上.

"我的肉身力量現在是九百斤,就算有武技加持,可以爆發出兩千斤的力量,也不可能打敗煉體六重的存在."葉輕寒凝視前方二人,心中卻不斷思索.

"動用五品重狂刀法,或許可以殺死一個,如果耗盡力量倒是可以殺死兩個煉體六重,但是在這里,沒有力量豈不是等死?"葉輕寒顯然不會和一群山村刁民同歸于盡.

"交代?你們想要什麼交代?沒看我葉家的人也被打了嘛!我葉家還想問這個雜種要交代呢."葉從虎的親爹葉蘊走出葉家大門,一臉怒氣,狠狠的瞪了葉從虎一眼便俯視著葉輕寒,眼中盡是殺機.

葉輕寒緊握重狂刀,凶光爆閃,深吸一口氣調整狀態,陰寒的問道,"你們想要什麼交代?那誰給我交代?"

"你個雜種傷人在先,還想要交代?今天我就替你爹廢了你!"葉蘊暴怒,出手就要斬殺葉輕寒.

葉輕寒放下身上的獵物,對這個葉家徹底絕望.

噬靈神鸚終于忍不住了,這些人簡直沒底線沒節操,甚至連臉都不要了,自家孩子為非作歹在先,居然惡人先告狀!比自己還不要臉.

"你們這群不要臉的混賬!敢如此羞辱主人,心本神鳥發怒,降下神火送你們歸西!"鸚鵡站立咆哮,看起來好不滑稽.

"畜生,敢辱罵老夫,今天把你烤了!"徐一甯冷眼一掃,看著鸚鵡,頓時興趣大增,暗道,"這個東西倒是稀奇,江甯郡郡守的二公子最喜歡這些東西了,若是把它搶了送給二公子,我徐家豈不是能在江甯郡中站住腳了!"

與此同時,打這個主意的可不僅僅是徐一甯,還有葉蘊和王家的四叔,都盯住了噬靈神鸚.

噬靈神鸚被這種裸的眼神望著,頓時大驚,連忙閉嘴.

"葉輕寒,念你是我葉家血脈,現在把這個東西交給葉家,再罰你兩千兩紋銀給徐王二家做醫藥費,今天這個事情就這麼算了."葉蘊不僅不幫葉輕寒,反而趁火打劫,這樣的叔叔倒也是奇葩.

"不行,這個鸚鵡我們徐家要了,至于那兩千兩紋銀就留給你們兩家受傷的孩子吧."徐一甯斷然道.

"王家不缺錢,我要這個稀有的鸚鵡."王家四叔同樣出了自己的要求.

"呵呵……"葉輕寒不怒反笑,笑的讓人發寒,隨後冷聲問道,"如果我都不交呢?"

"這里還輪不到你話!閉嘴."三位煉體六重的存在異口同聲的呵斥道.

"你們都給我閉嘴!一群廢物,孩子都受傷了,你們不先救治,卻在這里唧唧歪歪,還是長輩嗎?"葉狂一臉黑線,看著葉蘊如此處理事情,大失所望.

徐一甯和王老四老臉一紅,無話反駁,只能先讓自家人把徐子清和王皓抬回去,留下徐子夢和王曉云在此地,也好有個人證物證啥的.

"葉從虎,把事情的經過緣由一五一十的出來,一句謊話,老夫將你逐出葉家,從此不得歸宗!"葉狂憤怒到了極,現在的葉家越來越破落了,一代不如一代.

葉從虎臉色大變,連忙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了出來,徐一甯和王老四的臉更加紅了,自家晚輩主動招惹是非,被人打了只能活該,可是就這樣離開,那也太遜了.

"我只是想看看他的鸚鵡而已,可是他出手就打我!子清哥哥和王皓哥哥才出手阻止的,可是葉輕寒偷襲我哥,已經把他們兩個打倒了,還要踩碎腳踝,分明是想殺人,他心狠手辣,歹毒無比,六叔,我的都是實情,你要給我做主!"徐子夢知道徐一甯的想法,頓時捂著臉大聲道.

"葉輕寒,事實如此嗎?"葉狂嗤笑一聲,絕對不相信徐子夢的話,便主動開口詢問道.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如果王徐兩家自認為實力高我一等,便可以如此欺我,那就試試看,我葉輕寒是不是當年那個任人欺辱的廢物."葉輕寒冷漠的回道.

"哎呀,果然是萬山鎮的三大巨頭,我的人去打獵,你們都敢搶劫,還想以勢壓人,老夫來看看今天誰能搶走一個兔子."突然,一道威勢籠罩葉家大門,震懾眾人,連葉狂的氣息都不禁一滯,更別是其他人了.

徐一甯和王老四回頭一看,一道蒼老的身軀微微顫顫走向這里,臉色頓時大變.

靈寶閣的老頭也來了,一臉不屑和譏諷,看起來風吹就倒的老家伙竟然震懾了萬山鎮的三大家族.

葉輕寒眉間一挑,不禁無語,這個老家伙還真是貪吃的人,不鸚鵡卻兔子.

"原來是荀先生,沒有想到葉家的這事還驚動了先生,子惶恐不安."葉狂連忙躬身道.

"你惶恐麼?這是你葉家的事情麼?這分明是老夫的事情,輕寒這孩子已經入住我靈寶閣,就是我靈寶閣的人,我讓他出來打獵,你們三家膽子真不,先是的來搶我的獵物,現在老的又仗著實力出來壓我的人,當我垂老到不能動了?"荀老頭聲音風輕云淡,卻表達了內心的不滿.

"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情,子們哪里敢和您做對,誤會一場,荀先生不要生氣."徐一甯連連擺手,眼中有些驚慌,暗道,"糟糕,這個廢物什麼時候和這倔強的老頭搞到一起了?"

"沒有麼?剛剛我明明看見你們喊打喊殺了,那個混賬子也承認了,你們要搶我的獵物,你們搶鸚鵡也就算了,又沒有幾兩肉,現在還搶我的野兔!還要打我的人,做都做了,現在跟我不敢?"荀老頭得理不饒人,吹胡子瞪眼,所過之處,路人皆退避.

"老頭,你胡八道什麼?本神鳥是吃的嗎?能是幾個低等的兔子可以比擬的麼?你這是侮辱,裸的侮辱!給我道歉!"噬靈神鸚大怒,可不管這老頭子多強大,直接咆哮道.

葉輕寒冷笑,沒有阻止噬靈神鸚,看著一群人和一頭鳥展開撕逼大戰.

人群中有百姓被噬靈神鸚逗樂了,紛紛偷笑,荀老頭臉色微紅,怒視著囂張的鸚鵡.

徐一甯和王老四訕笑,對弱者,他們不可一世,但是對強者,卻卑躬屈膝,市民的形象一覽無余.

"閉嘴,否則就算你肉少,老夫也要把你烤了!"荀老頭警告道.

鸚鵡也是欺軟怕硬的貨色,一聽威脅,頓時不敢反駁,聲嘀咕道,"等本神鳥傷好了再收拾你們!"

"來,你們三家今天必須給我個交代,選擇賠償,還是我也用實力欺負回來?"荀老頭看著鸚鵡的表現十分滿意,便將視線對准了葉家和王徐兩家.

"賠償!我們賠償,無意沖撞老先生,絕對賠償!"葉狂第一個開口了,靈寶閣乃是江甯郡一等一的勢力,就算在這里開了一個分店,都是煉體九重,武者巔峰的存在在坐鎮,萬山鎮合起伙都干不過人家一個老頭,哪里敢囂張.

"荀先生,我們賠償,不知您要什麼樣的賠償?"徐一甯苦笑問道.

"一家兩千兩銀子,給葉輕寒壓壓驚,至于老夫,宰相肚里能撐船,不跟你們這群輩計較."荀老頭不屑的道.

兩千兩銀子!

徐一甯和王老四臉色大變,自家孩子被打殘,還沒有得到賠償,現在反而要倒貼兩千兩,這可不是數字,相當于一個不錯的店鋪一年的收入!

"我葉家願意賠償!"葉狂快速回道,在他看來,這個錢給葉輕寒,順手推舟賣荀先生一個面子,錢也被葉家的子弟用了,還能讓葉輕寒不那麼敵視葉家,三全齊美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你們兩家呢?這般不情願,是嫌多了還是嫌少?"荀老頭冷聲問道.

"不多不少,我徐家稍後就把銀子送到靈寶閣."徐一甯無奈,不敢得罪荀老頭,只能花錢消災了.

"我王家也願意配,今天之前一定把錢送到府上."王老四也只能選擇接受,心中卻對葉輕寒暗罵不已.

"今天晚上看不到六千兩銀子,我就一個個登門拜訪,那時候就不是銀子可以解決的了."荀老頭丟下一句冰冷的威脅,對著葉輕寒道,"子,還不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