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無節操的鸚鵡
"能修煉的鸚鵡,好東西,我倒是第一次看見."葉輕寒打趣道.

鸚鵡站立,羽翅護著肚子,警惕的看著葉輕寒,表情十分擬人化,有些驚慌失措,卻故作鎮定.

"老夫乃是神鳥!墜落凡間,凡人還不速速拜見!"鸚鵡大怒道.

"神鳥?老夫一巴掌把你拍出十萬大山!"葉輕寒站在樹干上,嘴角露出一抹不屑,把鸚鵡的話又拋給了它.

葉輕寒揮手欲要打,鸚鵡氣勢頓時一降,連忙妥協道,"年輕人,有話好,君子動口不動手嘛!"

"動口?哎呀,你不我都忘記了,正好餓了,看你身肥體壯,靈氣十足,絕對比血參好吃多了."葉輕寒頓時開口道.

鸚鵡的白色羽毛頓時豎起,猶如鳳凰展翅一般,不過它可是被嚇的.

"什麼?你想吃偉大的神鳥!你這個該死的凡人……."鸚鵡大怒,想飛走,翅膀卻不給力.

"呵呵…….看來你是真的想被我吃了,到現在還敢罵我!"葉輕寒伸手一抓,攥著鸚鵡的兩條粗腿,舔了舔舌頭,故作大怒道.

"不不不!絕不是這個意思,年輕人,你拿著血參走吧,我不要了,送給你了!"鸚鵡頓時節操全無,直接投降了.

"那真是謝謝你了,不過我還是很餓."葉輕寒完,揮手斬斷幾根枯枝,拿出打火石,准備將這鸚鵡烤了吃.

鸚鵡恐慌,看這家伙不像是假話,頓時拋棄底線,哀求道,"我這麼萌噠噠的神鳥,你舍得吃麼?難道就不想收一個英俊神武的神鳥做寵物麼?"

"寵物?你有什麼用?玩物喪志,我可不需要寵物."葉輕寒斷然拒絕了鸚鵡的要求.

"不不!我很有用處,我可不是一般的鸚鵡,而是'噬靈神鸚’,可以快速發現有靈氣的寶貝!你想擁有寶貝嗎?收了我吧!你想找到更好的血參嗎?收了我吧!你想擁有一個既可愛有聰明還有用的萌寵嗎?收了我吧!求求您了,我不想被吃掉啊,嗚嗚……."鸚鵡毫無節操,痛哭流涕,雙腿被攥著,直接跪倒在葉輕寒的手臂上.

"噬靈神鸚?"葉輕寒眉間一簇,自己活了幾百年也沒聽過這一號生物,不過這鸚鵡居然能修煉,的確很奇怪.

"對!對!我的先祖可是跟過神武境的大強者的,當初神武道尊還是孩子,收了我的先祖,有了它老人家幫忙,神武道尊才從一個煉體境走上無上巔峰的存在的!"鸚鵡連忙解釋道.

葉輕寒蹙眉,自己的記憶中並沒有一個叫神武道尊的存在,這種無上強者名傳千古,按道理自己應該知曉才是.

不過葉輕寒並沒有真想殺了它,只是想嚇唬一下,把它帶回去給夢惜而已,一聽這噬靈神鸚還有這等本事,不禁興趣盎然.

"既然你這麼有本事,幫我找一株更好的靈草來,我就相信你."葉輕寒故作不信,低沉的問道.

"我現在受傷了."噬靈神鸚委屈的道.

"好吧,我真的好餓……."葉輕寒摸了摸肚子威脅道.

"好吧好吧,怕了你,其實山上還有一株血參,比你這株大一倍!要不是我暫時上不去,早就被我吃了."噬靈神鸚無奈,本想獨吞那一株血參,看來是不可能了.

葉輕寒深深看了一眼這個鸚鵡,覺得這個家伙十分不可信,如果不是自己威脅,它絕對不會告訴自己上面還有好東西.

沙沙沙…….

葉輕寒快速跑向山,發現一株鮮紅到滴血的血參幾乎要沖出地面離開這十萬大山,選擇更好的地方吸收靈氣了.

這種東西傳聞可以幻化人形,但是沒人見過,那可是不死聖藥級別的存在.

"果然沒騙我!千年成份,已經超出了四品靈藥的層次了!"葉輕寒興奮,這種東西,就算是當年的自己也會眼饞.

"怎麼樣?我長途跋涉千里,飛到這里,被這一株血參的守護飛鷹打傷,但是它也被我干掉了,可是沒有想到便宜了你…….不,這株血參就是為了等待主人才出現的!"噬靈神鸚一見葉輕寒不善的眼神,頓時改口道.

"算你識相."葉輕寒懶得搭理這個沒節操的鸚鵡,把它扔到一邊就開始挖掘血參.

噬靈神鸚哆嗦了一下,輕輕挪動腳步,微微顫顫,准備逃走.

"你再敢亂動,我拔光你的鳥毛烤了吃掉!"葉輕寒頭也不抬,直接威嚇道.

噬靈神鸚頓時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經的看著葉輕寒,諂媚的道,"主人,我是想看看四周還有沒有好東西,怎麼可能想離開您呢!"

葉輕寒不搭理,安心挖掘,一個足有筷子長的血參,足有一斤多重的血參快速出土,靈氣濃郁到了極,噬靈神鸚垂涎欲滴,口水直流.

收起血參,葉輕寒注視著噬靈神鸚,冷聲道,"這附近還有沒有好東西了?不許騙我,讓我知道了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絕對沒有騙你!這幾座山的靈果都被我吃光了,想繼續深入,您的修為……."噬靈神鸚訕笑,不敢刺激葉輕寒.

"和我簽訂契約!"葉輕寒冷淡的道.

"什麼契約?我不會啊!"噬靈神鸚無辜的大眼賊溜溜的轉動,它可不想真的成為別人的靈寵,現在只是權宜之計,一旦簽訂契約,可就逃不掉了.

"呵呵…….看來你一都不怕死."葉輕寒抹了抹刀鋒,冷笑道.

"哎呀,我記得了,我們可以簽訂靈寵契約……."噬靈神鸚故作恍然大悟,連忙念叨著契約咒語,從鸚鵡的大腦袋里射出一道精光,射入葉輕寒的識海內.

契約一成,葉輕寒頓時可以感受到噬靈神鸚的記憶,不禁詫異道,"你還真是噬靈神鸚."

噬靈神鸚:"……."

"主人,能不能讓我先吃了那一株的血參養傷?一半就可以,三分之一也行啊…….主人,再考慮下嘛,五分之一……."

"別浪費,回到鎮上我給你請獸醫."葉輕寒伸手一抓,把噬靈神鸚放到了肩膀上,看了看天色,還沒有到中午,准備回到外圍抓幾頭野獸就回去.

一道身影快速疾馳,在回來的路上又碰到了那群狼群,群狼對葉輕寒的敵意十分濃郁,齜牙咧嘴,陰森的牙齒恐怖無比.

"哼!"葉輕寒殺心大起,將袋子系在腰間,持刀便沖了過去,橫沖直闖,身影飄逸,每一次都和一頭狼甚至幾頭狼擦肩而過,每一刀都帶走一頭狼的生命.

刷刷刷…….轟…….

幾刀劈過,斬掉了四頭狼,抬腳踹飛了一頭,另外一頭直撲而來,都沖到了葉輕寒的頭上,正准備睜開血盆大口咬斷他的脖子,卻被葉輕寒一拳擊中咽喉.

嗷嗚…….

野狼咽喉被擊斷,一聲慘叫,隨後掙紮了幾下便徹底死去.

刷刷刷…….

葉輕寒快速剝開狼皮,這些狼瘦成了皮包骨頭,根本沒有多少肉,狼肉沒有多少價值,但是狼皮卻不錯,這六頭狼可以給夢惜和王氏打造幾件衣服.

"臥槽,主人,你的速度和武技是誰教的?根本不是煉體境可以用出來的."

葉輕寒可以看得見噬靈神鸚的記憶,但是它卻看不到葉輕寒的記憶,這就是契約的制約性,不平等契約,完全是以人類為主導.

"跟你有關系?"葉輕寒冷冷的反問道.

"沒有,但是我以您為榮!"噬靈神鸚極其不要臉的回道.

葉輕寒收起狼皮,便快速沖向十萬大山外圍,路過昨天的地方,立足散開神識,竟然可以包裹方圓千米之地!

任何一個動物的呼吸都被他清晰的感受到!神識,相當于導彈追蹤器,葉輕寒彎腰撿起幾塊石頭,不斷的砸向遠方.

咻咻咻…….

普通的石子成了最厲害的暗器,不少野兔應聲倒地,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連續射殺三十多頭野兔,葉輕寒停手了,再多就拿不下了,扛著三十多頭肥壯的野兔,快速回到了萬山鎮.

路過葉家,一群人也發現了他,紛紛吃驚詫異.

"這個廢物居然能打獵了!"幾個葉家青年望著野兔,垂涎欲滴.

"子,把兔子留下,給哥哥饞個嘴怎麼樣?"葉家年輕一代老大葉從虎面帶不屑,攔住了葉輕寒.

葉輕寒抬頭一看,葉從虎,葉叢山,葉從豹三兄弟,還有葉晨夢,都是葉家年輕一代的佼佼者,煉體三重到煉體四重不等,在萬山鎮上也排得上號,不過人品不怎麼樣,對當年的葉輕寒輕則辱罵,重則毆打.

"滾開,敢和主人這麼話,活膩歪了麼?"噬靈神鸚趾高氣昂,滿臉不屑的呵斥道.

白色的噬靈神鸚,看起來的確萌噠噠,讓眾人眼神一亮,尤其是葉晨夢.

"好可愛的鸚鵡!廢物,把這鸚鵡送給姐姐,保證你可以回葉家,而且不會有人欺負你,怎麼樣?"葉晨夢囂張的道.

葉輕寒的眼中湧出一道寒氣,冷漠的殺氣沖體而出,嘴角微微上揚,手中的刀輕輕一顫,終究還是忍了下來,現在不是殺人的時候,因為不夠強大.

不過他不想動手,不代表葉從虎等人會放過他,葉晨夢甚至直接伸手來抓他肩膀上的噬靈神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