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挖寶!
一聲怒吼,為首的狼王率先撲向葉輕寒,其他幾頭狼形成了合圍之勢,速度快如閃電.

沙沙沙…….呼呼呼……..

急促的聲音讓葉輕寒渾身繃緊,轉身朝一處密密麻麻的叢林里逃去,希望用樹木阻擋野狼的攻擊,狹隘的空間分散它們.

果然,八頭野狼間距不斷變大,竄入了森林里,目光如炬,死死盯著葉輕寒,速度不減.

葉輕寒身影閃爍,黑衣在森林里陡然間消失了,宛如幽靈,俯視著這森林,讓野狼焦躁不安.

嗷…….

焦躁的怒吼響徹山林,不斷有野獸受到驚嚇,四處逃竄,有些野狼餓的受不了,不再去糾結葉輕寒的去向,瘋狂的追逐野獸.

葉輕寒緊貼著一棵樹,披頭散發,與樹融合,渾身黑色,如果不是近距離觀看,根本不知道這是一個人,手中的刀輕輕一顫,似乎想要飲血.

一頭野狼嗅著鼻子,不斷抽動,心翼翼的望著四周,靠近了葉輕寒.

葉輕寒其實已經斂去了部分氣息,奈何實力太弱,無法徹底斂去,否則別一頭狼,就算是武者強者來了,也不可能找到他.

葉輕寒左側後方十米,一頭野狼不斷逼近,沙沙聲如同踩在人心上,讓人汗毛乍起.

五米,三米,兩米…….

刷……

葉輕寒一刀劈出,連一破空聲都沒有,野狼只來得及看見一道黑影閃過,頭顱高高抬起,欲要咬住敵人,卻沒有想到葉輕寒手中的刀比靈蛇還要靈活,剛剛還是從上而下劈來的刀突然方向一轉,憑空斬去.

噗呲…….

二品寶刀在強大力量的促使下,一刀斬斷了狼頭,血液噴灑,葉輕寒再次移動位置,刀不染血,身不粘血!

嗷…….

狼王聞到了同類的血腥味,頓時怒吼咆哮,朝死狼這邊沖來,其他野狼緊隨而至,看著一分為二的同類尸體,即便餓瘋了也沒用選擇吃掉死去的同伴的尸體,齊齊怒吼,綠色的眸子陰森恐怖.

剩下的七頭狼這次沒有分開,在狼王的帶領下快速逼近一棵大樹,狼王低嚎一聲,眾狼分開,呈現包圍之勢.

嗷……

狼王一聲令下,齊齊撲向那棵大樹的背後,七頭野狼同時圍剿,可是當繞過大樹後發現的只是幾滴血而已,哪里有什麼人!

擒賊先擒王!

葉輕寒的確不在樹底下,卻在樹上面,當幾頭狼到達樹下看到幾滴血呆滯的瞬間,一道黑影直逼狼王,黑色的刀鋒被真氣包裹,氣沖大地,飛沙走石.

吟…….

嗷…….

刀嘯狼嚎,狼王反應快到了極,扭轉身體,狼嘴咆哮,欲要咬斷葉輕寒的手臂,可是身為大武尊靈魂的葉輕寒武道技巧和殺敵經驗怎麼可能給它機會.

"重狂弑神式,死!"

刀芒一閃,手起刀落,體內磅礴的真氣瞬間被消耗了一半還多!這一刀乃是五品武技,重狂九式里的第三式,自創刀法,道尊境都躲不過去,更何況是一頭狼!

狼王瞬間慘死,葉輕寒一個空中翻滾,躲過了另外一頭狼的襲殺,一腳蹬碎了一塊石頭,身體如箭,一閃而逝.

狼王的慘死瞬間讓剩下的六頭野狼崩潰了,怒吼不斷,利爪扯碎樹干,從來不吃同類的野狼竟然瘋狂的吞噬狼王的身體.

狼吃同類,代表將要代表它的靈魂行走天下,複仇即將開始.

葉輕寒冷漠的掃了幾頭狼一眼便潛入了黑暗之中,不斷狂奔,不想和這些瘋狂且執著的野狼較勁.

半個時辰後,夜色如墨,進入了凌晨時間,葉輕寒已經深入了三十多里,殺了一頭野兔,做了簡單的燒烤來補充體力,隨後就快速離開了原地.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休息的山洞,葉輕寒沒入洞內,在洞口做了一個陷阱,便坐在冰冷的石頭上開始調息.

煉體訣,已經到達了第二重巔峰境界,體內的真氣不斷增長,游走全身筋脈,淬煉著肉身,散發著熱量抵抗酷寒.

第二天,天色漸亮,葉輕寒輕輕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在睡夢中突破了煉體三重,十萬大山內的靈氣十分濃郁,就算他不用單獨吸納靈氣,它們也會不自主的朝體內鑽.

呼呼……

八百斤的力量,此刻再面對那些野狼,一拳就可以殺死一頭,終于不必再閃躲了.

天色昏暗,有些烏云遮擋了虛空,葉輕寒抬頭一看,呢喃道,"要下雪了,我要盡快尋到一些高等藥材,短期內不可能在進山了."

能生活在十萬大山這種環境下的靈草不少,就算是酷寒冬季,它們依舊靈氣十足,常青傲立.

葉輕寒目光如炬,握著重狂戰刀不斷躬身前行,視線游曆在石頭縫隙和山坡上.

很快,一簇鮮嫩的靈藥出現在視線中,飽和的靈氣幾乎要沖破桎梏,讓靈草破空而去.

"月靈草,一品靈草,價值十兩銀子,這里至少有十幾株,不錯!"葉輕寒面帶微笑,用重狂刀將四周的石頭全部斬去,剝開泥土,將其一株株擺放整齊放入了之前就准備好的袋子里里.

十五株,意味著一百五十兩銀子!

葉輕寒並不滿足,再次前行,專門行走在靈氣濃郁的崎嶇山谷間,這里少有人煙,就算有獵戶進山,也不會靠近這里.

果不其然,每走幾十米就可以看得見一株靈草,有的甚至擁有了十幾年的年份,它們傲立寒風中,不曾枯萎.

刷刷刷…….

葉輕寒不知疲倦的開始進行挖掘事業,以前這些東西放在面前都懶得看,可是現在卻干勁十足.

順著一個山坡,葉輕寒一邊挖一邊向上攀爬,速度越來越慢,因為靈草越來越多!

月靈草,八葉靈根,紫光果…….

紫光果可是釀酒的佳品,以前葉輕寒最喜歡的就是用紫光果釀成的紫光酒,價值連城,一杯紫光一兩金,可想而知,這東西不是一般人可以碰的.

收集了近百株靈草,總價值超過了千兩白銀,葉輕寒卻還是不滿足,想盡快強大,就必須有強大的丹藥來支持,一枚煉體丹就十兩銀子了,想要再好的一品靈丹,可能就要三十甚至五十兩銀子了.

葉輕寒抬眼向山巔看去,一棵古樹下,一株鮮紅的靈草隨風搖曳,幾乎要滴血一般,充斥著靈氣.

"嘶嘶…….否極泰來了麼!"葉輕寒倒吸一口冷氣,渾身熱血沸騰,低語道,"這是四品血參!十片葉子,至少超過了一百年!有了它,我可以直接服用,足夠我沖到煉體五重了!有了這樣的實力,在萬山鎮就不需要再怕什麼了."

葉輕寒三步並一步,快速沖向山,來到大樹下,心翼翼的除去雜草和樹根,生怕毀壞了血參,讓靈氣逃走.

方圓一米之地,全部被葉輕寒挖空,血參的模樣逐漸裸露在外,赤紅的人兒像個畸形的蘿蔔,有成年人的手一般大,似乎要成人形了.

"三百年年份!"葉輕寒毒辣的眼光一眼便辨別出來,為了防止血參被刮破,將新買的衣服硬生生撕破衣角,將血參的須子折疊好,里三層外三層的包裹好放入了袋子內.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十萬大山內到處都是寶藏,到處都是危機,只要不怕死,想富甲一方很容易.

葉輕寒收起袋子背在身上,看了看,這座山坡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正准備離開,卻突然聽到一聲憤怒且怪異的聲音.

"偷!偷!放下我的血參!"

葉輕寒汗毛乍起,陡然貼著大樹,掃視四周,眸孔里的寒光逼人,低沉的喝道,"誰,出來!"

容不得葉輕寒不震驚,以自己的強大靈魂來看,能出現在自己二十米之內卻不被發現的,對方的修為肯定已經很恐怖了,很可能是燃血境.

"你放下血參!滾出去!"人未現,聲音又至.

葉輕寒掃視四周,發現不了半人影子,一氣息都沒有散發,不禁有些凝重.

"不對,對方要是個強大的人,根本不用這樣警告我,直接出現就好了,難道是……."葉輕寒低眉思索片刻,抬頭看向古樹.

古樹的葉子紛紛掉落,一覽無余,除了一個巨大的鳥我再無其他,葉輕寒嘴角微微一抽,試探的問道,"如果我不交出來你能怎麼樣?"

"老夫一巴掌會把你拍出十萬大山!"

聲音再次響起,雖然快速向四周擴散,但是葉輕寒還是看出來了,發出聲音的就是那個鳥巢!

"東西,敢詐我!"葉輕寒冷笑,能話的鳥類有很多,有些是因為太強大,強大到可以和大武尊相提並論,才能話,但是有些靈鳥很聰明,從就會人語,比如鸚鵡.

葉輕寒輕輕順著枝干爬了上去,慢慢靠近鳥窩,巨大的鳥窩里有一頭肥壯的鸚鵡正偷偷看著他,一見葉輕寒朝上爬,頓時大驚.

"滾出老夫的地盤!再敢褻瀆本座的修煉之地,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鸚鵡炸毛了,肥壯的身體不斷扭動,想飛飛不起來,只能恐嚇葉輕寒.

"是麼?我看你怎麼讓我死無葬身之地."葉輕寒嘴角微微一抽,對著鸚鵡冷笑道.

鸚鵡的右邊羽翅很明顯受傷了,是抓傷,看血痕,應該是被飛鷹抓傷的,導致不能飛行.

"能修煉的鸚鵡,好東西,我倒是第一次看見."葉輕寒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