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開辟氣海
梟隕星,高揚國,江甯郡,冬季.

寒雨淅淅瀝瀝,參雜著雪,十萬大山,夜色如墨,沒有一絲的光線.

山腳處,一個少年平躺,身上的衣衫破碎,傷口的血跡被沖去,被寒雨拍打在臉上,依舊沒有醒來,好像已經沒有了呼吸.

一聲凶戾的叫聲響徹山谷,打破了十萬大山的寂靜,也驚醒了少年,好像尸變一般,瞳孔一睜,射出一道寒光,化作一道閃電沖向萬古.

嘩嘩嘩…….

閃電劈下,撞在了十萬大山內,山被削平,山石四濺,無數驚鳥展開羽翅,迎風沖向天空,遮住了蒼天.

閃電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少年,眉星劍目,十分俊秀,看起來最多十五六歲,很是稚嫩,大概也就一米七五左右,不過腳跟漂浮,不像是一個修士.

"我沒死!我葉輕寒還活著!"

嘶啞的聲音仿佛從地獄傳來,充斥著滄桑和歲月的錘煉,仿佛已經活了千載,經曆了萬古時代.

不錯,他就是葉輕寒,梟戰星上的絕世大武尊!一手建立五品大族的葉輕寒!力戰百位大武尊的葉輕寒!

"這不是我的身體……."葉輕寒眉間一簇,握了握拳頭,渾身酸痛無力,別一拳震斷星辰了,能不能殺死一只一頭老鼠都有待考究.

大量不屬于自己的記憶湧出,讓葉輕寒眉間出現一道黑線.

"他竟然也叫葉輕寒,才十六歲…….不能開辟氣海的廢物……."葉輕寒臉色越來越沉.

原來他占有的這一具身體也叫葉輕寒,年紀輕輕,家里只有一個母親王氏和年僅五歲的妹妹,葉夢惜,因為家里沒有勞力,一直生活在葉家底層,被人欺辱,母親無力反抗,只能忍讓,只求安身立命的地方.

這個少年不能修煉,成了眾多孩子欺辱的對象,不管是葉家的人還是別的家族的年輕人,見到這個葉輕寒,無不羞辱一番,好彰顯自己的實力.

回憶這段記憶,葉輕寒嘴角微微上揚,一抹冷笑和殺氣沖體而出,低語道,"看來你不僅僅是個廢物,還是一個可憐蟲."

今天下午,葉家葉清風和葉夢等幾個人聯合王家幾個少爺姐把葉輕寒擄到鎮外,一頓狂打,卻沒有想到直接給打死了,害怕擔責任,索性直接扔到十萬大山山腳,卻沒有想到軀體被來自梟戰星上絕世大武尊奪舍了.

"嘖嘖……."葉輕寒自嘲一笑,什麼時候輪到一些家伙如此欺辱了?孱弱的讓他感受到了疼痛,抬頭看著這糟糕的天氣,不禁一顫,汗毛乍起,渾身雞皮疙瘩暴起.

"既然我承受了你的身體,那就會幫你照顧母親和妹妹,當然,還有你的仇恨,放心的去吧!"葉輕寒寒光一閃,毅然踏向萬山鎮.

"輕寒你在哪里?"

"哥哥……."

兩聲呼喊順著寒風搖曳,聲音越來越弱,一道稚嫩,一道蒼老,觸動了葉輕寒如寒鐵一般的道心.

"很幸運,我至少還有一個愛我的母親和一個可愛的妹妹,這也算是糟糕命運里的一個讓我溫暖的地方了."葉輕寒加快了腳步,朝一道昏暗的燈光處跑去.

遠方,一個老嫗攙扶著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女孩,在燈籠的照射下,女孩像個瓷娃娃,細白的臉蛋,引人疼惜,老嫗滿臉皺紋,像個枯死的樹皮.

葉輕寒目光如炬,隔著如墨般的夜色,也看得見前方二人,不禁一陣心疼,心底湧出一道怒氣和憐惜.

"娘親,夢惜,我在這里!"葉輕寒兩步並作一步,沖向前方,來到王氏和葉夢惜的身旁,看著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的葉夢惜,眼眶一紅,直接把她攬入懷內,想把最後的溫暖給予這個孩子.

王氏看著淒慘的葉輕寒,便知道他又挨打了,微微顫顫,把手中的破油紙傘舉到了他的頭上,痛哭流涕.

"孩子,對不起,我沒有能力保護你……."王氏絕望無比,在這個大地吞血骨的年代,沒有實力,只有被欺負的份,沒有絲毫反抗的余地,這樣的生活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若不是因為還有年幼的葉夢惜和葉輕寒讓她放心不下,很可能立刻自殺,了斷這可悲的生活.

葉輕寒鼻尖發酸,這本是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可是母愛大愛無疆,讓人沉默無言.

"娘親,我找到開辟氣海的辦法了!我們的生活將要改變,不會再有人欺負我們了!"葉輕寒握著油紙傘舉到了王氏的頭上,抱著葉夢惜一步步走向萬山鎮.

王氏驚詫的望著葉輕寒,不禁苦笑,覺得兒子是不想自己難過,故意安慰自己的.

葉夢惜也是睜大雙眼,純潔的眼睛充滿了質疑,葉輕寒不禁苦笑,沒有再解釋什麼.

萬山鎮,三方大家族聚首,頗有縱橫之意,王家,葉家,徐家,彼此聯合,彼此打壓,只為成為萬山鎮第一家族.

修者,第一步,那便是修煉肉身,叫做煉體境,煉體共九重,第一重,單憑肉身可以達到百斤,第二重,一拳可以打出兩百斤的力量,第三重,四百斤的力量,第四重,八百斤的力量,第五重,一千六百斤,足以斷石裂凡鐵,達到第六重,肉身凡鐵不傷,力達三千兩百斤!

達到第七重,那是一道門檻,可燃燒氣血,借助氣血可發力萬斤!被尊稱為武者初期,煉體八重,兩萬斤的力量,出拳山崩地裂,出腿可碎鋼鐵,所過之處莫敢不從,被尊稱為武者中期,至于煉體九重,力量誇張到無法形容,力拔山兮氣蓋世,四萬斤的力量,猛虎凶獸一拳就可以打死!

萬山鎮最強者便是三家的族長,皆是武者中期的修為,只是到了那個層次,誰也不肯出手厮殺,成為威懾性的存在,只要他們不死,便可以讓家族屹立萬山鎮.

"武者……."葉輕寒撇撇嘴,心中湧出一股怒氣,連族人都不肯保護的武者,不過是廢物而已,武者很強大嗎?兩萬斤的力量很大嗎?

咯咯咯…….

葉輕寒感受到懷里的葉夢惜不斷顫抖,怒氣更甚,鐵拳幾乎把油紙傘捏碎.

回到葉家,王氏躡手躡腳,生怕驚動了其他人而遭到羞辱,看著王氏可憐的模樣,葉輕寒搖了搖頭.

"我要讓你們活在宮殿內,很快."葉輕寒內心湧出一道想法,想讓這一對母女活在最幸福的宮殿里,任何人也不能欺負,她們便是自己的逆鱗.

葉輕寒看著眼前的'家’,四面通風,矮的連進門都要彎著腰,分明就是在葉家的拐角處用泥巴和枯樹堆砌起來的草屋,對這個葉氏一族沒有一歸屬感.

"娘,你先給夢惜洗個熱水澡,別讓她凍著了."葉輕寒把葉夢惜交給了王氏,獨自站在門外,對雨不聞不問,閉眸感受這具身體為何不能開辟氣海.

不能開辟氣海,意味著不能產生真氣,煉體也不會產生'力’,沒有力量,那還算什麼修者?

很快,葉輕寒便找到了原因,原來是這具身體內雜質堆積,堵塞了靜脈,別開辟氣海了,能活這麼大也算是奇跡了.

這不算是大毛病,對于大武尊的葉輕寒而言,有一萬個辦法解決.

葉輕寒輕輕晃動身體,身體逐漸熱了起來,打起了葉氏基礎拳法,這可不是萬山鎮上的葉家拳,而是五品大族葉氏家族的基礎拳法,二品武技,整個萬山鎮也找不出第二本二品武技!

這套拳術不知道打了多少遍,葉輕寒逆著打也能打出來,速度越來越快,舞動狂風寒雨,虎虎生威.

刷刷刷…….

寒雨勁射,雨越下越大,葉輕寒的速度越來越快,體表逐漸出現一些黑色的雜質,很快就被雨水沖去,身上散發著白霧,熱氣騰騰,幫助他抵禦寒氣.

基礎拳法共十二式,葉輕寒打了一遍又一遍,體表的雜質越來越多,散發著一股惡臭,若不是因為寒風的緣故,很可能會驚動屋內的王氏和葉夢惜.

半個時辰後,葉輕寒突然覺得丹田一暖,一股真氣游走四肢百骸,哪怕只有那一絲,也讓他咧嘴笑了.

似乎並不難,曾幾何時,一個大武尊竟然會因為產生一絲真氣而喜笑顏開?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這一絲真氣在葉輕寒的支配,一生二,二生三,三變萬物,開始開辟氣海.

氣海有大,一個擁有幾百里的氣海和一個只擁有幾米大氣海的人肯定是沒有可比性的!(氣海的內部空間是單獨計算的)

大多數人並不會開辟很大的氣海,因為那意味著晉升境界特別難,一個擁有一百里氣海的修士和一個氣海只有十里氣海的修士比起來,晉升境界消耗的力量是十倍!

氣海大圓滿,九百九十里,沒人敢把自己的氣海開辟到這個地步,別萬山鎮,就算是梟隕星,也沒用幾個,那樣的氣海雖然同階無敵,可是想跨一個境界,都難如登天!

不過葉輕寒卻要把氣海開辟到大圓滿境界,想封帝,氣海必須到達大圓滿,否則戰帝境界,那只是一個笑話.

ps:全部修改,愛你們,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