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武意雛形
當初,林銘和張蒼賭斗的時候,張蒼托大,說若是自己輸了就付二十顆真元石,現在想起這事兒來,柳明相心中叫苦.

張蒼哪有二十顆真元石,柳明相也不會帶著大量的真元石在身上,在張蒼身上一陣翻找,而後湊上了自己的一些,還差五顆,四處借了一下,總算湊出了二十顆.

交給林銘後,柳明相背起張蒼逃也似的離開了.

"林銘贏了,而且從頭到尾,他只在擺起手式的和出槍的時候,才分別左踏和前踏一步,而他的右腳始終沒動過,名副其實的鐵橋攔江,不可撼動!"拓苦摸著背後的長棍,眼眸中閃動著一絲戰意,雖然林銘現在還不足以做他的對手,但是距離那一刻恐怕也不會太遠了.

凌森道:"張冠玉應該會後悔沒來看這場比賽了,這一戰後,林銘會引起武府高層的注意,等他成長起來,會是我們的勁敵,不努力的話,要被這小師弟爬到上面去了."

"有競爭才有意思,跟你競爭總是競爭不過,我都沒有信心了,這林銘,倒是很適合做我的對手."

"確實,他ri後也會成為我的勁敵."

"大哥,我很奇怪,林銘為什麼會進步這麼快?上一次萬殺陣考核,他能拿到一百二十六名,應該是吃了那紅金龍髓丹和金蛇赤膽丸的效果,這一次,他怎麼又能實力飆升?"

凌森道:"每個人的際遇說不清楚,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林銘應該是領悟了一種特殊的修煉狀態,也就是'武意’,就像我的'修羅’,而這林銘的武道之心還在我之上!他領悟的'武意’,比我的'修羅’更強也不足為奇."

拓苦面se一變,輕吸一口涼氣,"比大哥的'修羅’更強?"

凌森的天賦只有四品下等,在七玄武府,比凌森天賦好的多了去了,其中更有天資驚人之輩,比如拓苦,他的天賦差一絲到五品,張冠玉更是有實打實的五品天賦.

然而無論拓苦還是張冠玉,都被凌森穩穩的壓著!

很多人,包括林銘都以為凌森有過奇遇,吃過天材地寶,其實並非如此,他憑借的就是他的"修羅".

"修羅"是一種修煉狀態,武者在修煉中,有時會進入一些奇妙的狀態,也就是"武之意境",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頓悟",被各大典籍廣為記載.

傳說中,三千年前,曾經有位大能在菩提樹下,靜坐七天七夜,大徹大悟,連破數個武道桎梏,最終修成不滅金身,武破虛空!

典籍中記載的是虛無縹緲的傳說,沒人知道真假,然而在現實中的武者,確實有人能夠在修煉中進入一些奇異的狀態,這種狀態雖然沒有"頓悟"那麼誇張,但卻也能大大的加快武者的修煉速度,而擁有這種能力的人,往往有高人一等的武道之心!

這些人往往因為他們武道之心和靈魂的特質,領悟出不同的狀態,這些狀態,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許多天賦驚世的人,比如秦杏軒,也沒有領悟過屬于自己的奇異狀態.

而林銘,當初在寒潭瀑布,曾經誤打誤撞的進入了一種空靈忘我的修煉狀態,真元按照本能路線自發運轉,運轉路線堪稱完美,速度也比林銘自主驅動時快的多,在這種狀態下修煉,林銘完成了《混沌真元訣》一重圓滿.

當然,說是誤打誤撞,卻也是因為林銘強大的武道之心,不過,並不是每一個武道之心出se的武者,都會領悟"武意".

在此之前,七玄武府擁有"武意"的人,只有凌森一個.

他的"武意"便是"修羅"!一旦進入"修羅"之中,凌森的意識便會來到修羅戰場,經曆無盡的生死厮殺,他可能在厮殺中戰死千百次,又千百次的重生,最可怕的是,凌森在修羅戰場中練成的戰技,領悟的生死本能,都會融入到他的靈魂中去!

一個武者,在時刻處于生死邊緣的殺戮中得到的好處可想而知,那絕對是進步飛速!然而卻沒有武者能夠一直這麼做,在這種情況下,誰也不能保證下一刻還能活著.

所以凌森擁有實質化的殺氣,無論戰斗天賦還是戰斗本能,都遠超同級武者,在天運國,凌森為當之無愧的同階無敵,甚至他的全部戰力已經接近了凝脈期武者.

當然,實質化的殺氣有利有弊,它雖然帶給了凌森強大的戰斗力,卻也粉碎了凌森的感情,讓他逐漸成為一個冷血的戰斗機器,因此,當初凌森過考核武道之心的幻境時,情y一關,凌森只是一個眨眼便沖破,而破心魔一關,凌森卻用了大半柱香的時間,這便是因為他心中殺xing太重.

正是因為凌森"修羅武意"的逆天,所以,當凌森說林銘的修煉狀態可能超過自己的"修羅"時,拓苦才會如此驚訝.

"不會這麼誇張吧,就算是武道之心超人一等的人,也只有極少數能領悟'武意’,林銘這小子才十五歲,怎麼可能這麼早就領悟比大哥還厲害的修煉狀態?"

凌森道:"只有這種解釋了,林銘的武道之心強過我,領悟比我更強的'武意’也有可能,林銘這一個月來的進步神速,我想就是因為這修煉狀態所致.在剛領悟奇異修煉狀態的時候,實力會突飛猛進,以後便會漸漸的穩定緩慢下來."

"原來如此,這林銘,越來越有看頭了,等著他成長起來,我一定要與他戰斗一番!"拓苦說話間下意識的活動了一下手腕,指節咔咔作響.

凌森道:"再過幾天,又是萬殺陣大賽,這林銘肯定會參加,我們也去看一下吧?"

"這提議不錯,總是修煉太枯燥了,看看這林銘這次能沖到第幾."

七玄武府的萬殺陣每一個月舉行一次,林銘上次參加距離現在已經二十七天了.

這次的萬殺陣考核,林銘自然還會參加,排名就意味著資源.

當初,光是瀑布寒潭就讓林銘受益匪淺,其他六個陣法,又會有對修煉有什麼驚人的好處?林銘很是期待.尤其是之前洪熙不建議進入的雷鳴谷,應該會有一些特殊功效.

此時的林銘,還並不清楚,幫助他突破《混沌真元訣》一重圓滿的那種空靈狀態,正是凌森口中所說的"武意"的雛形.

................................................

天運城,一品閣--

一品閣是天運城中與大明軒齊名的酒樓,此時在一品閣二層一處裝修jing致的雅間中,朱炎正用著午餐,而在他對面,坐著一身雪白套裙的蘭云月.

蘭云月靜靜的吃著飯,雅間中隱隱的有著一絲拘謹和尷尬的氣氛.

朱炎喝下一口蛟筋獸湯,將jing致的金絲小碗放在桌上,拿起雪蠶絲餐巾擦了擦嘴,冷不丁的問道:"你在想什麼呢?"

"沒,我沒想什麼."蘭云月慌忙搖頭,在朱炎面前,她始終能感到一份無形之中的壓力,他們兩個之間並不像一般的戀人,而更像是嬪妃和皇帝之間的關系,在皇帝面前,嬪妃總會有一種拘謹和畏懼的心態.

蘭云月很清楚,朱炎雖然喜歡自己,但並不是離不開她,他如果想要,有大把的女人送上門來任他采擷,這便是身份和實力所帶來的地位差距.

朱炎笑了笑,目光中卻隱下去一抹yin冷,他很清楚蘭云月在想什麼,今天是張蒼和林銘賭斗的ri子,蘭云月不可能不知道.

她在擔心林銘會被打成重傷,而事實上,朱炎確實是關照了張蒼,在規則允許的范圍內,在林銘身上留下的記號,最好能影響到他ri後的武道修為.

當然,這只是開始,他會一步一步的對付林銘,毀去他的武道修為,讓他如一個廢人一般度過一生.

用雪花瓷小勺輕輕的撥弄著面前的燕窩粥,朱炎在等待著張蒼傳來的好消息,然而傳音符卻一直沒有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