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維護世界和平交給我了
林小東來到百寶堂後,林銘已經在等候了,"銘哥,買啥東西,你剩下的那三張銘文符不會也賣出去了吧?"

林銘笑道:"運氣好,都賣出去了."

"不是吧."林小東誇張的叫了一聲,這是哪家的冤大頭,這也太好坑了吧.他有些擔心的說道,"銘哥,賣出去這麼多,要是人家ri後找上門來,咱們兄弟可能打不過啊……"

林銘沒好氣的道:"合著你覺得我畫的銘文術都是騙人的?"

"這話我可沒說,咱也不是故意騙人的不是,我就是琢磨著,萬一到時候不靈呢?一百兩金子一張,我們要是今天把錢都花了,到時候可賠不起啊."

林銘笑著搖頭,"放心吧,絕對不會有問題的,我們去買東西吧."

林銘說著抬腳走進百寶堂,林小東一看直接傻了,他本來以為只是在這里見面,而後去坊市之類的小地方買東西,沒想到林銘直奔百寶堂,這地方賣的東西動輒成百上千兩黃金,是整個天運城最大最豪華的店鋪之一.

"哥!我的親哥,你不是要在這里買東西吧?"

"嗯,就是這里."林銘說話間已經走進了店鋪,掌櫃一下就看到了林銘,在店鋪做掌櫃的都有幾分認人的本領,再加上林銘穿著普通,年紀又小,本來就有幾分顯眼,所以掌櫃的只是稍稍一思考,就記起林銘是前幾天來推銷銘文符的那位少年.

頓時,這掌櫃就有些不耐煩了,他對林銘道:"你怎麼又來了,我說過,我們不會收你的銘文符的."

林銘自然也記得這百寶堂的掌櫃,當初他進私家店鋪,遇到的掌櫃態度就沒有一個好的,這些掌櫃其實都不是店主,大店鋪的幕後老板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很少會出現在店里,他們會雇傭一些掌櫃和店員來負責店里的生意,當然他們的薪水是和銷售業績掛鉤的.所以這些掌櫃對能給他們帶來業績提成的富家公子自然是點頭哈腰,對林銘這種的,就不咸不淡了.

林銘道:"我的銘文符已經賣出去了,今天是來這里是買東西的."

賣出去了?那掌櫃目光中隱隱的流露出淡淡的鄙視,以他的經驗,那些銘文符值不了幾個錢,去除掉進貨的成本,能有幾十兩金子利潤頂天了,這鄉巴佬沒見過世面,以為幾十兩金子就是有錢人了,真是可笑.

當然可笑歸可笑,掌櫃的並沒有趕人,畢竟百寶堂沒有明文規定沒錢的不准進來.

林銘一路看,百寶閣貨架上琳琅滿目的貨物確實讓人驚豔,就如林小東上次買的百年血參,在這里都只能算是中下等的.

其他的,各種珍稀丹藥,材料,大師級的銘文符,甚至價值幾千兩黃金的寶器都應有盡有.

林銘隨口道:"小東,你沒有想買的麼?"

林小東苦笑道:"銘哥,你這是唱哪出啊?雖然說這里看看不花錢,可是你沒看見外面那位掌櫃看我們的眼神,跟看土包子似的,看的我渾身不自在."

林銘道:"小人而已,不必理他,你要是不挑,我幫你挑,要不你買一件軟甲吧."

林小東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銘哥,你別消遣我了,我們要是在百寶堂點了東西不給錢會被揍一頓的,到時候你跑的快,我這身肥肉可跑不動."

林銘無語,"我何時消遣過你啊."

"得了,哪次不是你坑我啊,就我這種老實人,一坑一個准兒."

林銘笑了,他只好稍稍拉開衣服,將懷里的金票露出了一部分來,道:"喏,這不是錢麼."

林小東看到那一遝金票,一時沒反應過來,他愣了好一會兒,看著那金票上的大紅章,大腦陷入完全空白狀態,一雙小眼睛也徹底呆滯了.

"聯合商行,赤金一千兩."

竟然是一千兩的金票!而且,看後面那些金票的大小,似乎也都一千兩的金票,這麼一遝,恐怕有上萬兩了!

上萬兩黃金,這什麼概念?

林小東感覺腦子不夠用了,"銘哥,你去搶劫了?不對啊,以你的功夫,就算搶劫也搶不到這麼多錢啊……"

聽到林小東的喃喃自語,林銘滿腦門都是黑線,他無奈道:"我說了是銘文符賣出去賺的錢,你不信."

"銘文符?你說的是那三張廁紙一樣的銘文符?你賣了……賣了多少錢一張?"

"三千兩黃金一張."

"三……三千兩!?"林小東臉上的肥肉都開始哆嗦了,不過雖然震驚,但還是壓低了聲音,怕人家聽到,"你一張賣了三千兩?你是說,自己修煉一個月銘文術,畫出來的銘文符一張能賣三千兩!!"

林銘點點頭,林小東是自己的好兄弟,他本來就沒想瞞,而且也瞞不住.他要通過林小東寄錢回去,也要還林小東的情,而且ri後他可能與秦杏軒,木易等天運城高層接觸,不可能一直瞞著林小東.

"你簡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林小東誇張的叫了起來,"修煉一個月銘文術就畫出這樣的銘文符?你就算種棵白菜還得好幾個月才能收,你騙三歲小孩子也不是這麼騙的啊!"

林銘聳聳肩,"事實就在眼前你都不信,我也沒辦法."

"老大,銘哥,你就別逗我玩了,快告訴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林銘歎了口氣,說道:"好吧,我告訴你,不過你發誓不能說出去."

"我發誓!"林小東立刻保證.

"嗯……是這樣的,其實我有一個師父……在我十二歲那年,我師父出現了,說我天資聰穎,骨骼驚奇,以為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我了,非要逼著我當他徒弟,結果,我就跟著他開始學銘文術了……"

"我擦!"林小東感覺像是吃了個蒼蠅,"銘哥!咱能說點正經的麼?"

林銘道:"我不騙你,真的有個師父."

"拉倒吧,你有師父能混成這樣,你學了n年銘文術還問我銘文術是什麼?"

林銘道:"我師父只教我本領,又不給我錢,至于銘文術了,我雖然一直學,但是不知道它有什麼用,直到你告訴我,我才知道它能拿來賺錢……"

"靠!"林小東感覺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這就好像隨便撿到一只小貓回來養,養了幾年,她變成了人,告訴你她是被施了妖法的皇族公主一樣.

"好了好,我們買東西吧."林銘拉了拉六神無主的林小東,繼續挑選軟甲.

林小東胸無大志,也不太喜歡練武,只求能在他這一代保住嫡系的名號就行了,林銘便想著給林小東選一件軟甲保命.

"這件軟甲是什麼材料做的?"林銘問道,那掌櫃不耐煩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高級店鋪的物品,介紹都在陳列台後面的便簽上,自己看就好."

言語間,自然是嘲笑林銘沒進過高級店鋪.

這掌櫃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自有一套認人的本領,以前他也遇到過一些富豪穿著一身地攤貨進店面,摸不准情況的時候他從來笑臉相迎,但是眼前的林銘,不但穿著普通,而且幾天前還拿著幾張不知什麼地方淘來的草紙銘文符到處推銷,這種小子自然不可能是什麼人物了,所以這掌櫃當然不耐煩.

林銘轉到哪軟甲的後面,果然看到文字描述,這軟甲用一萬多根六尺長的天尺麻,同時又混編了數千根金木蠶的蠶絲,經過二十多道複雜工藝編制而成,標價三百九十兩黃金.

這種jing良軟甲並非寶器,一般在練體四重以下的戰斗中有很好的效果,超過了練體四重,很容易被一刀劈爛,林銘自己是不需要了,可以買一件給林小東.

繼續看下去,林銘又看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郁金鹿胎丸和聚元丹.

在此之前,林銘從來沒有吃過丹藥,因為這丹藥價格太高.

丹藥是藥草和取自凶獸的藥材煉制而成的,效果比單用藥草好了很多倍,而且因為可以根據藥方搭配,往往可以達到藥草或是凶獸藥材遠遠無法企及的效果,但是以藥草煉制丹藥的煉藥師同樣是一個燒錢的職業,煉藥師的數量不見得比銘文師多多少,所以丹藥不是一般人吃的起的.

這郁金鹿胎丸十分的珍貴,以百年郁金鹿的鹿胎主藥,輔以各種草藥練成的,這郁金鹿本來就少,而且大多在深山森林中,懷孕也十分不易,想要取到郁金鹿的鹿胎難度可想而知.

郁金鹿胎丸因為是鹿胎煉制,蘊含豐富的氣血,加上沒有沾染後天的濁氣,因而可以去除身體雜質,促進真元和身體融合,增加服用者的**力量.

這種丹藥,黃豆粒大小的一粒,價值二百兩黃金.

而聚元丹同樣由各種珍貴藥材煉制,其主要聚元果的價值不啻于百年血靈芝,聚元丹主要效果是彙聚真元,加快武者的修煉速度.

這種丹藥的價格同樣是二百兩黃金一顆,即便是世家子弟也只要十分節省著使用.

林銘沒有繼續看下去,他基本找全了要買的東西.

他對掌櫃說道:"這件金木蠶軟甲給我包起來,另外,要六顆郁金鹿胎丸,十顆聚元丹,還有這份清單上的材料,一樣來一份."

林銘說著,拿出一份早已經准備好的清單,里面羅列了各種材料,這些都是銘文術要用到的,他剛才大致看了一下,在百寶閣基本買的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