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美女云集的聖地
雖然融合了那靈魂碎片的記憶,但是銘文師可不是光有知識就能成功的,必須練習身體與jing神的協調程度,他要將那無主靈魂的記憶與自己的身體結合起來!

材料等于錢,不能浪費!林銘剛開始練習時,沒有用材料,只是用真元來彙聚成一個個的銘文,按照那無主靈魂記憶中的來畫,用這種方式來不斷的讓自己的身體找到無主靈魂記憶中的感覺.

這是一種極其枯燥,極耗jing神力的工作,然而林銘一畫就是成千上萬遍,在這樣一遍又一遍的繪制中,逐漸讓靈魂與身體協調起來.

實在靈魂力消耗過多,林銘則會休息一下,並借這個時間研讀一下《銘文術入門》,以林銘已有的記憶,讀起這本書十分輕松,雖然這書不會給林銘帶來新知識,但是卻可以讓林銘對天衍大陸的銘文術有了個具體了解.

用了足足一天的時間,林銘合上《銘文術入門》,書中沒有提到天蠶絲這種銘文材料.

天蠶絲是一種對林銘來說極為重要的材料,但是交易會上卻沒有看到,後來查了不少資料,林銘發現天運國確實有天蠶絲,不過一般用來做琴弦.

不知道那位大能記憶中的天蠶絲會不會就是這里的天蠶絲……

因為位面不同,很多時候神域稱呼材料的名字跟天衍大陸完全不同,林銘辨識材料不是靠名字,而是材料的樣子,氣味,這些與大能記憶的相同就沒錯了.而天蠶絲,林銘只有關于神域天蠶絲的記憶,但卻沒見過天衍大陸的天蠶絲,所以不能肯定是不是同一種.

林銘仔細想了想,似乎有一個地方倒是很可能找到這東西,那就是七玄武府的琴府.

一般來說,武者大多數是用劍的,但是有時候也會有用刀,用槍等等,還有時候,會用極為特殊的武器,比如琴.

七玄武府取名七玄,自然是因為七玄谷,而七玄谷的名字則來源于七玄谷開門立派的七人,他們七人的武器各不相同,其中有一個女子就是用琴的.

于是,琴便也作為七玄谷的一種傳承,被傳到了現在,所以七玄武府也設立了琴府.

不過用琴講究太多,要求天賦極高,還要jing通音律,所以七玄武府的琴府一直以來就非常冷清,前來學琴的,百分之九十九是女孩子,其中大多數只是喜歡彈琴,或是想用琴來陶冶情cāo,而對打打殺殺的武道毫無興趣.

林銘此行的目的地是琴府的公共授課館.

七玄武府設立在天運國,每年甄選人才進入七玄谷,應天運國皇族要求,七玄武府也會適度的允許非七玄武府學生進入公共授課館旁聽授課.

要進授課館要旁聽證,否則人人都來,授課館肯定要堵得水泄不通.

七玄武府規定,只有練體三重以上武者,貴族,七玄武府和天運武府的學生可以進入,其他人沒有權限,當然交流館的授課內容都是大路貨,真正的核心內容只傳核心弟子.

旁聽證是林銘讓林小東借的,偌大一個林家,自然有人在七玄武府修武,以林小東的關系,借出一張旁聽證並不難.

只是現在林小東一看到林銘就大喊:"哥,親哥,你醒醒吧!"

林小東確實欽佩林銘的勤奮,也堅信林銘會在武道上達到很高的境界,但銘文術可不是僅靠勤奮和決心就能學會的!

區區八百兩金子買一堆材料外加一本《銘文術入門》就開始自學銘文術,你開玩喜呢?要是這樣真的能成,銘文師恐怕早就像小豬崽一樣滿地跑了.

毫無疑問,在林小東看來,林銘學習銘文術根本是白ri做夢,不但白扔錢,而且還耽誤時間!

可是怎麼勸都不行,林小東也無奈,只能把旁聽證借給林銘,他正在考慮,是不是挑個時間帶林銘去趟醫館,看他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jing神出了問題.

就這樣,林銘來到了七玄武府的琴府授課館,這里一共有三層,一層的課室面積非常大.

然而可憐的林銘並不知道,七玄武府琴府授課館等同于女廁所,是男生禁區.

琴府的學生這些年基本是清一se的女生,因為有心思學琴的女生多是出身世家,而且自小受音樂熏陶,容貌氣質俱佳,結果不少貴族少爺就動了心思,想要泡走一兩個.

恰恰這些貴族少爺們憑借身份可以領到旁聽證,于是便經常跑到琴府授課館來旁聽,旁聽就旁聽吧,課室有些人眼珠子專門盯著琴府女學生的胸脯大腿看,授課結束後往往就約女生吃飯,約女生逛街,弄得琴府的美女們煩不勝煩,尤其彈琴本身就是一項需要靜下心來才能做的藝術,久而久之,琴府開始抵制異xing進入,尤其是一些賊眉鼠眼居心不軌的男生,直接轟出去,毫不留情.

林銘進入琴府授課館的時候,授課還未開始,倒是有幾個女生在交流琴藝,其中一個女生正在試奏新曲,靈動清逸的琴聲隨意的流淌出來,繾綣雋永,繞梁不絕.

林銘走近看了一下,她們用的琴弦並不是天蠶絲,這也是意料之中,天蠶絲昂貴稀有,再者,用天蠶絲做的琴弦因為太過堅韌,若是修為不夠容易傷手,琴府的這些小女生根本也用不了.

林銘走近的時候,彈琴的女孩因為過于專注沒有發覺,而兩個聽琴的女孩自然是注意到了,她們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隔段時間總會有一些心懷不軌的男生像蒼蠅一樣圍著她們轉,這些男生音符都不認識一個,卻屁顛屁顛的跑來說是要練琴陶冶情cāo,眼神卻專往女生的胸脯上瞅,看到這種男生這些女孩就感到惡心.

不過女孩子面皮薄,大多數也拉不下臉來計較什麼,不少se狼就會變本加厲,甚至動手動腳,直到後來琴府的大師姐組織起了一幫姐妹,在一次授課當天,把來琴府泡妞的se狼們全部轟了出去.

不過總有臉皮厚的無賴,被轟出去後又屁顛屁顛的回來了,他們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來學琴的,就算下課後約美眉也是為了一起討論"藝術",絕無齷齪念頭.

結果這個大師姐也是個狠角se,第二天她直接在門口豎了一塊牌子,上面寫的:"男人與狗,不得入內."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最終驚動了武府高層,在校方介入下才得到解決,校方沒有不允許男人進入琴府旁聽,但是這進去的男生到底是不是學琴的卻要由琴府的女生們判定,如果被一致認為是心懷不軌的,直接吊銷他的旁聽證.

就這樣,慢慢的,琴府授課館已經見不到男人的影子了.

林銘自然不知道這些典故,他看了一會兒沒找到用天蠶絲做的古琴,便隨意的游走到授課館一邊的藏書閣,想要找找有沒有文獻資料.

他離開的時候,幾個女生剛剛演奏完,她們遠遠的看著林銘立在書架前的身影,低聲議論道:"這家伙看起來就不像學琴的."

"嗯,我看也不想,賊眉鼠眼的,剛才還盯著小倩的手看呢."

"不至于吧,看他年紀不大,十五六歲而已."

"哼,我們老家那里,男的十六歲都結婚了,我這年紀的,都已經做母親了."說話的女孩只有十七八歲,在天運城,一般十八歲成年便會結婚,鄉下往往會提前個一兩年,十六歲結婚不稀奇.

"算了,反正不歸我們管,一會兒大師姐也要來聽課,他要是有不正經心思,大師姐就會請他出去的."

林銘當然沒聽到這些少女們的議論,否則他要無語了,所謂的看小倩的手,也不過是看琴弦的材質而已.

他一直在找資料,琴府的交流館很大,琴室的一側被劃出很大的一塊區域作為藏書閣,里面有各種音樂知識和樂譜.

林銘對音樂什麼的都不感興趣,他翻來翻去,終于找到了想要的資料--《天琴榜》

《天琴榜》上羅列了各種上古好琴,包括琴的來曆,使用者,制造者,制造材料等等,都有詳細介紹,其中自然少不了天蠶絲這種做琴弦的高級材料,林銘心中一喜,開始.

《天琴榜》中介紹了天蠶絲各種xing質和采集方法,唯一遺憾的就是沒有天蠶絲的圖片,不過林銘還是大致可以確定,這種天蠶絲就是他要找的天蠶絲.

林銘看的正認真,渾然沒有注意到,琴府授課館中的女學生已經越來越多,她們自然注意到了站在角落里的林銘,一群美女中插一個男的,實在太過紮眼.

不過林銘並沒有東張西望,一門心思撲在書上,雖然很可能是裝出來的,但畢竟人家在裝,總不能懷疑誰是小偷,就把人家抓起來不是.

本來這次授課會順利的進行下去,然而遺憾的是,這琴府的大師姐似乎對男人抱有極大的偏見.

這位大師姐的大名在貴族少爺的圈子里可是如雷貫耳,那一塊男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讓很多少爺現在回想起來還心驚肉跳,暗地里有人詛咒她一輩子嫁不出去.

事實上,大師姐人長得不錯的,雙十年華,鵝蛋臉兒,身材豐滿,雙腿修長,但是不知為何,這位大師姐似乎對男人不感興趣,而且脾氣極為火爆,曾經有位不開眼se狼盯著她的高聳雙峰看,被她一腳踢在兩腿之間,差點絕後.

這大師姐來到授課室後,幾乎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林銘,頓時柳眉一皺,她當即放下身上的古琴,徑直走到林銘的跟前,手指在林銘面前的書桌上"嘚嘚嘚"的連點三下,"你怎麼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