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真正的態度
坎德拉皇帝陛下看著面前桌上的一份文件,沉默不語.

這份文件只是一份情報,卻擺在了所有文件的最上方,意味著在今天他需要處理的所有事情中,這是最為重要的一個.

而這份情報厚厚一份,洋洋灑灑幾乎上萬字,但總結起來,卻只是描述了一件事情而已.

許亦回來了.

"這個家伙……為什麼不干脆就在魔云大陸上待著不回來算了呢?或者說……干脆就死在魔云大陸上豈不是更好?"坎德拉皇帝陛下嘴角揚起一絲苦笑.

其實對他來說,對于許亦這個新飛商會會長的想法一直都很複雜.

如果純粹是從坎德拉帝國的角度來看,他是應該非常感謝許亦和他代表的新飛商會才對.

首先,新飛商會帶來了農田魔力機械,還和精靈族合作,從精靈族手中獲得了他們一直不肯與其他種族共享的植物生長能力,創造出了化肥.

在這兩樣東西的幫助下,現在坎德拉帝國內的糧食產量大幅增加,相比起三十年前新飛商會還未出現的時候,足足增長了近十倍.

這樣瘋狂增長的產量,便使得坎德拉帝國再也不用擔心什麼饑荒問題,帝國的統治自然就變得穩定了許多,根本不需要擔心因為災民的出現而引發動亂.

就算是出現了大面積的災荒,以坎德拉帝國每年的糧食儲備,也根本不會引發任何問題.

放在以往的話,這根本是無法想象的.

當然.以往無法想象的事情還有更多.

其中在坎德拉皇帝陛下看來.僅次于糧食增產的.就是交通的改善.

坎德拉帝國是一個極其龐大的帝國.

從帝國最北端到最南端,直線距離足足超過四千多公里.

就算是用速度最快的駿馬,不休不眠地連續奔馳,理論上也足足要花上三天時間才能從最北端跑到最南端.

而在實際中,因為人力和馬力的問題,以及道路的阻礙,真正想要達成這樣一個行程,恐怕至少也需要半個月以上.

這就使得帝國內無論任何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想要傳入皇帝陛下的耳中,都已經是數天之後,非常影響皇帝陛下和帝國中樞對帝國的控制和影響力.

而現在的坎德拉帝國中,無數條公路縱橫交錯,在帝國內部形成了一個貫通全國所有城市和幾乎所有鄉鎮的公路交通網.

再配合新飛商會帶來的新型交通工具——魔力機車的話,只需要一到兩天就可以抵達帝國內任何一處地方.

就算拋開因此帶來的種種民用便利不談,單單只是因此可以使得帝國中樞掌控的軍隊在一兩天內就盡數抵達帝國任何地點,就大幅增強了皇帝陛下對帝國的掌控.

想想看,只要你敢反叛,那麼帝國大軍就會在一兩天之內開撥到你面前.

這樣的威懾之下.又有哪名貴族會不知死活的選擇叛亂呢?

再說了,現在的坎德拉帝國內各類魔法機械相關產業蓬勃發展.而又因為新飛商會自承認和帝國官方合作的關系,使得其它魔法工業商會也多數靠攏帝國官方,使得帝國官方獲得了對帝國內部魔法工業產業的最大掌控.

這就使得帝國內部的貴族們只要想自己也參與到魔法工業產業中來,就必須緊密團結在帝國官方周圍,這樣才能獲得更好的發展機會和前景.

而參與到魔法工業產業中來能夠為自己獲得龐大的,遠遠超出以往自己領地上的各種收益,帝國的貴族們又怎麼會不明智地反叛?

除了這兩點之外,在新飛商會帶給坎德拉帝國的變化中,坎德拉皇帝陛下私下里最喜歡的,其實是魔法通訊網絡.

有了遍布整個帝國的魔法通訊網絡後,才使得他真正能夠對帝國每處地方發生的事情都能夠在第一時間知曉,並且還可以憑借魔力幻象影像的緣故,而對發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這一點,可比以前他空坐在皇宮之中,等候下面耽擱了數天之後的報告強得多了,也更讓他擁有自己是這個龐大帝國的統治者的愉悅感.

或者更直白點兒說,對于以往的坎德拉皇帝陛下而言,他知道自己是坎德拉帝國尊貴無比的皇帝陛下,但身份限制卻使得他很難真正接觸到這個龐大帝國的方方面面,就算坐在皇帝陛下的寶座上,也沒有多少實感.

然而現在,新飛商會帶來的龐大公路交通網絡,快捷方便的交通工具,以及更加方便的魔法通訊網絡,才使得他真正產生了自己在統治這個帝國的充實感覺,真正擁有了身為皇帝陛下的實感.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當然要感謝新飛商會,並感謝帶來這一切的許亦.

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坎德拉皇帝陛下卻無比痛恨許亦.

沒錯,許亦和他代表的新飛商會固然讓坎德拉帝國發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轉變,讓他這個皇帝陛下被帝國無數人稱之為帝國有史以來最為偉大的皇帝陛下,但是坎德拉皇帝陛下卻總覺得自己的權力反而遠遠不如以往.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有一個新飛商會死死壓在上面.

是的,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是賽恩斯大陸上最強大的兩大帝國,甚至坎德拉帝國還要比瑪洛帝國更強一些,稱之為大陸上最強大的國家也不過分.

可是因為新飛商會的存在,不論是坎德拉帝國也好,瑪洛帝國也罷,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必須顧慮到新飛商會的想法.

如果有一件事兩大帝國想做,新飛商會卻不同意,那麼兩大帝國最終卻也不得不遵從新飛商會的意見,被迫放棄.

甚至很多時候新飛商會壓根不需要明確表態,兩大帝國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都不得不考慮到新飛商會有可能的態度.

這種感覺很不好.

盡管身為坎德拉帝國尊貴無比的皇帝陛下,坎德拉皇帝陛下很多時候也不得不考慮到各方面的因素,而在一些事情上做出妥協.

但是這只是綜合了各方面利益後,自行作出的一個抉擇罷了.

而現在對新飛商會,則只是單純的顧忌,甚至可以說是……害怕.

縱然坎德拉皇帝陛下從來不會承認,但他心底里卻非常清楚.

十一年前新飛商會聯合魯爾遜王**隊針對坎德拉帝國的那一場戰爭,在他心底烙下了一個難以磨滅的印記.

新飛商會軍用魔法機械的強大,讓當時的兩大帝國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尤其是最後新飛商會表現出的那一發直接轟塌了一座山峰的恐怖攻擊,更是粉碎了所有人的斗志,讓帝國內現在無數人談起新飛商會護衛隊的時候,都無法產生與其為敵的念頭.

所以坎德拉皇帝陛下必須隱忍,必須顧慮,必須尊重甚至可以說是聽從來自許亦的看法和意見.

這對于他這位強大的帝國皇帝陛下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現在,距離那場毀滅了所有人斗志的戰場已經過去了十一年.

在這十一年間,坎德拉帝國和新飛商會大力合作,瘋狂地發展著本國的魔法工業產業,已經在新飛商會的幫助和自己的努力下,建立起了一個可以說是基本完整的魔法工業產業.

在私下里,坎德拉帝國更是對軍用魔法機械進行了瘋狂的投入研究,並且已經產生了非同一般的成果.

根據帝**部的秘密實驗評估,現在坎德拉帝國所擁有的軍用魔法機械,已經不弱于甚至強過了新飛商會在十一年前所展示出來的那些軍用魔法機械.

但是沒有人會覺得新飛商會在這十一年內會停滯不前,所以坎德拉皇帝陛下依然小心翼翼,等待著時機.

就在去年,時機終于來了.

《大陸和平公約》初步簽訂時的年限為十年,然而就在這個年限即將到達的時期,許亦這個一手締結《大陸和平公約》的家伙,卻離開了賽恩斯大陸!

許亦不在,新飛商會失去了他們的首腦,坎德拉皇帝陛下在經過深思熟慮後,終于決定采取行動.

進攻瑪納魔法王國,其實就是他的一次試探,也是一次賭博.

他想試探新飛商會對待瑪納魔法王國的真實態度,也想賭一把新飛商會對于坎德拉帝國的突然發動戰爭,到底會報以什麼樣的反應和態度.

事實證明,他賭贏了.

從去年坎德拉帝國發動對瑪納魔法王國的戰爭開始,到現在已經接近一年過去.

可在這一年之內,新飛商會只是發動各大商會對卷入戰爭中的平民們伸出援手,卻一直沒有對戰爭本身表明什麼態度.

這種反應落入坎德拉皇帝陛下以及帝國內部許多人眼中,無疑代表著一個非常鮮明的信號.

新飛商會,恐怕真的再也不能掌控整個賽恩斯大陸的局勢了.

或者更進一步,新飛商會說不定其實也在畏懼?

實際上,新飛商會所擁有的實力早已經不能壓制大陸上所有的國家,甚至已經不能壓制兩大帝國,所以才會對坎德拉帝國發動的戰爭不再像以前一樣插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豈不是意味著坎德拉帝國有希望再次變成以往那個君臨整個賽恩斯大陸的最強大的帝國?

然而坎德拉皇帝陛下依然無法斷言.

他還要等,等待新飛商會的真正態度.

許亦這個會長不在,新飛商會的所有做法都不能真正代表新飛商會的態度.

而現在許亦回來了,他又會做出什麼反應來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