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 許亦回來了
阿卡麗的問題得不到答案.

許亦當然不是什麼深淵魔族,也是第一次來到這里.

對于他為什麼能夠讓這里自動開門,許亦自己也不知道,又怎麼能回答這個問題.

阿卡麗問了幾句後,知道許亦的確不明白,也只能放棄.

但是好不容易發現了這個被推斷為陣法核心的地方,阿卡麗顯然也不會輕易放棄.

一行人進出了幾次後,發現這里只有許亦才能開啟,而一旦人離開,就會自動關閉,阿卡麗當即便想讓許亦留下來協助她一同研究.

不過這個要求卻被許亦一口否決了.

他可沒有這麼多時間待在這里搞這些研究,無論是賽恩斯大陸也好,魔云大陸也好,都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最終商議結果,就是讓阿卡麗率領一個小組配合溫蒂尼長老對那些露在外面的遺跡進行研究,許亦則在必要的時候趕過來,幫助他們打開這個核心的大門.

按照許亦的估計,以正常的研究進度來看,沒個幾年時間,阿卡麗和溫蒂尼長老根本不可能取得什麼像樣的進展.

而想要真正破解出深淵魔族所遺留的這些遺跡的秘密,搞不好在他有生之年都沒辦法.

他當然很想仿效深淵魔族,通過超強的技術手段直接穿越到另外一個世界去,但卻不會去好高騖遠.

能夠研究出來固然很好,研究不出來,他也沒什麼損失.

相比較起來,眼前的現實問題,才是他最為看重的.

在被阿卡麗硬拽著陪她研究了大半個月後,許亦終于再次啟程.返回到闊別近一年之久的賽恩斯大陸.

# # #

微風拂過,空氣中已經帶起了一絲燥熱之意,意味著季節早已經進入深春時分,開始向著夏季大步進發.

耶羅根此時卻像是早已經進入盛夏一般,全身大汗淋漓,就算用毛巾用力擦了一把.不一會兒也會再出滿一身.

"轟——"

一團火苗猛地沖天而起,差點兒將耶羅根整個人都籠罩在內.

還好耶羅根做這個高強火溫陣法實驗已經超過兩百余次,早就已經有了熟練的經驗,感應到魔法陣內有異樣的魔力波動後,便已經做好了躲避動作,倒是有驚無險地躲過了這團爆開的火苗.

然而即便是這樣,他額頭甩出去的幾縷頭發也被灼燒的卷曲起來.

假如不是之前早就被水浸濕,這些頭發只怕早就被火苗灼燒一空.

"該死!"眼看著實驗再次失敗,耶羅根忍不住惡狠狠地罵了一句.再擦一把汗,拿起旁邊桌子上早就准備好的一大杯加了一點兒糖料的鹽水狠狠灌了進去.

一直這樣流水不止,如果不及時補充鹽分和糖分的話,恐怕他早就會因為大量脫水直接昏過去了,又怎麼可能保持精力做這個實驗.

掃了一眼牆壁上那台上個月才買的最新型的高功率魔力空調,耶羅根心中猶豫了一下,歎了口氣,拿過遙控器.打開了魔力空調.

片刻後,涼風便從魔力空調里吹了出來.讓耶羅根感覺到全身舒爽.

"阿嚏——"

冷熱交擊,倒是讓他重重地打了個噴嚏.

耶羅根很清楚,其實他現在最穩妥的做法,應該先去洗個熱水澡,才能保證不會因此生病.

但是接下來他還需要做實驗,就算洗了澡.也是立即再出一身臭汗,等于白洗.

好在他非常注重鍛煉,身體遠比一般的魔法師強得多,倒是不擔心這麼一點兒問題.

用毛巾小心地擦了擦身上的汗後,他批了一件毛巾在身上.再拿起被他扔到另一邊的魔法通話盒,撥通了一個號碼.

"喂,耶羅根啊,現在給我通訊,是不是實驗成功了?"魔法通話盒里傳來一個興奮的聲音.

"成功個屁!"耶羅根惡狠狠地罵了一句."該死的迪奧,你的理論是錯誤的!我做了兩百多次實驗,卻還沒有成功一次!"

"不可能!"魔法通話盒里的聲音立即大了不少."我的理論可是經過我精心推算出來,更是有過無數次實證,怎麼可能錯誤!一定是你實驗的手法不對!"

"說我手法不對?那你去找別人好了!"耶羅根冷哼道.

對面的迪奧立即軟了下來,陪笑了兩聲道:"不不不,我只是開個玩笑.你可是帝國在高溫魔力法陣方面最出名的專家,怎麼會弄錯呢.嗯……我覺得……肯定是還有哪里有些小瑕疵,其實你距離實驗成功也已經很近了,對不對?"

耶羅根又哼了一聲.

雖然實驗接二連三的失敗,但是實驗的效果卻的確是一次比一次好.

而且通過這兩百多次實驗,他已經可以確信,迪奧研究的這個交叉感應溫控理論的確非同一般,讓他可以輕而易舉地使得高溫火系法陣產生的火焰溫度提升了足足百分之十以上.

換做以往的魔法體系里,那就是使得一個火球術的威力足以提升百分之十,甚至更多,自然是非同凡響.

聽到耶羅根並沒有反駁,迪奧重新興奮起來,又問道:"嘿,耶羅根,你覺得……你還需要多久才能成功?"

"怎麼?等不及了?"耶羅冷然反問.

"不是我等不及,而是軍……咳,是那邊的雇主等不及了.如果不能在月底之前給出結果的話,他們給的錢可就要少足足三分之一呢."

耶羅根微微皺起眉頭.

迪奧雖然只是說了一半,但是他也已經猜到,迪奧所說的雇主,應該就是帝**部.

但是帝**部這麼希望獲得這個高溫魔力法陣做什麼?

雖然到處都在說帝**部這些年一直都在私下里研發軍用魔法機械,但是他正在研究的這個東西,和軍用魔法機械又有什麼關系了?

"就算全都不給了.我做不出來就是做不出來."耶羅根揚聲應道."告訴那邊,想要合格的研究成果,就必須要有耐心.光靠我一個人哪有那麼容易搞定,又不是新飛商會."

迪奧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壓低了聲音問道:"那個……耶羅根,你有沒有興趣……"

"沒興趣!"耶羅根毫不客氣地打斷了迪奧的話.

早就聽說帝**部在帝國內部到處招募魔法師協助研發軍用魔法機械.現在迪奧這麼神神秘秘地提起來,再結合之前他所說的話,恐怕就是和這個有關.

耶羅根可沒有任何興趣跑去為軍部效力.

先不說新飛商會,大陸魔法師工會,大陸魔法師生存就業保障聯合協會都丟魔法師們在各**部應聘看得很緊,萬一被就出來搞不好要被兩大協會除名,冒的風險太大,就算沒有這些風險,耶羅根也沒興趣跑去為帝**部效力.

相比起進入軍部後顯而易見的會被各種受限制,自己自由地進行研究顯然舒服多了.

更何況一旦進入軍部,鐵定是進行軍用魔法機械的相關研究.不能像現在想研究什麼就研究什麼,既輕松又愉快,還可以不時地從一些魔法機械商會里接些相關研究的私活,拿到一筆不菲的報酬.

無聊怎麼看,都比加入軍部強出太多.

聽出耶羅根口氣強硬,迪奧立即識趣地不再提起,轉而談到了另外一件事.

"對了,耶羅根.關于之前說的,投資提尼菲斯礦山的事情.恐怕會有點兒問題……"

耶羅根眉頭一皺:"什麼問題?"

所謂的提尼菲斯礦山,其實並不是位于坎德拉帝國境內,而是位于瑪納魔法王國境內.

至于迪奧所說的投資提尼菲斯礦山,則是坎德拉帝國將礦山附近的土地占領了下來後,竟是對外公開拍賣這座礦山,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之前迪奧向耶羅根表示.他認識一個有關系的內部人士,可以在這座礦山里入一點兒股份,並邀請耶羅根一同加入.

不過當時因為局勢還沒穩定下來,這個招標的事情也沒有確定.

想不到這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出現變故了.

"我收到消息.新飛商會的會長好像就快回來了."

耶羅根一愣:"他回來和我們投資礦山有什麼關系?"

"你還不明白嗎?"迪奧發出一聲苦笑."帝國為什麼敢對瑪納魔法王國發動戰爭?不就是因為許亦離開賽恩斯大陸了,新飛商會首領不在的緣故嗎.現在他回來了,帝國方面對是否繼續攻打瑪納魔法王國就有了顧慮.萬一許亦一回來,就介入到這里面,搞不好這場戰爭就打不下去了.而依照許亦那個家伙一貫的習慣,帝國說不定得把之前占領的土地都給瑪納魔法王國還回去,至于提尼菲斯礦山嘛……"

耶羅根明白了過來.

如果坎德拉帝國迫于來自新飛商會的壓力,歸還之前侵占的土地,那麼提尼菲斯礦山肯定也會一並歸還.

這樣一來,他和迪奧兩人籌劃過的投資自然只能化為泡影.

"這個該死的許亦,為什麼會現在跑回來?他要是再晚一點兒回來,帝國和瑪納魔法王國的停戰協議搞不好就已經簽署好了.那樣就算他想插手,帝國也可以理直氣壯地不理他了."

"那可未必.萬一他非要逼著帝國歸還土地,你說帝國怎麼辦?"

耶羅根沉默下來.

從以往這些年的例子來看,如果許亦代表新飛商會真的向坎德拉帝國方面施加壓力,那最後坎德拉帝國恐怕也只有答應的份.

想了一會兒,耶羅根臉上的神色變得十分古怪.

"喂,迪奧,你說……帝國那些大人物們,真的能夠一直忍下去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