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您灰心了?
這里發生的鬧事事件,理應歸瑪納魔法王國去管,許亦不願意也不方便插手,所以他只是搖了搖頭,便准備離開.

然而他不去找事,事情卻主動找到他的頭上來了.

那群鬧事的人喧嘩了一陣,似乎是看到了這邊有人,竟然一群人全部沖到了這邊來.

"嘿,你們看,這個家伙好像就是許亦!"人群湧過來後,其中一人指著許亦,大聲地嚷了起來.

"真的是他!"

"沒錯!就是許亦!"

"兄弟們,這個家伙居然敢在這里出現,我們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對,就是這個家伙害得大家都沒事做,簡直罪大惡極!"

"對!教訓他!讓他知道知道厲害!"

……

許亦眯起眼睛打量著面前這群大聲叫囂,卻沒有誰真的敢沖上來的人群,冷笑了一聲,轉頭向范霍恩道:"如果這是你們的安排,我只能說未免太低劣了點兒."

范霍恩臉色一變,連連擺手:"許會長你誤會了!這怎麼會是我們安排的?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群家伙突然冒出來……"

說罷似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話,范霍恩朝前走了兩步,大聲向那群人呵斥道:"喂!你們在這里鬧什麼?許會長可是王國貴賓,你們再敢對他無力,信不信我立即派人把你們抓起來?"

"嘿,有本事你就抓啊?"

"就是!反正我們也過不下去了,有什麼好怕的?"

"老子在戰場上連死都不怕.還會被你嚇住?"

"開什麼玩笑.我們可都是在王**部有軍職的魔法師.你算哪根蔥,敢來抓我們?"

"有軍職的魔法師?"許亦神情一動,掃了那群人一眼,略一思索,有些明白過來."范霍恩,他們就是因為《魔法師和平公約》而被你們王**隊淘汰的那些魔法師吧?"

范霍恩神情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是的."隨即又立即解釋道:"其實絕大部分被淘汰下來的魔法師們都已經在各家商會和研究機構里找到了合適的工作,但是還有一些人不願意這麼干,他們更喜歡在軍隊里任職.所以……"

"哦,我明白了."許亦瞥了那群人一眼."看樣子只是一群敗犬罷了,倒是不值得多麼看重."

後面這句話,許亦故意沒有壓低聲音,自然便落入了那群人的耳中.

那群人齊齊臉色一變,再次大聲叫囂起來.

"你說誰是敗犬?"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要不是你們新飛商會弄出那個什麼該死的《魔法師和平公約》,我們至于變成現在這樣嗎?"

"就是,都是你這個家伙的錯,還好意思站在我們面前胡亂說話,真當我們不敢動手嗎?"

"哦?"許亦好笑地看著他們."你們在這里喊了半天.想動手的話就動啊,我又不會攔著你們."

一群人怒目瞪著許亦.卻沒有一個人敢真的動手.

他們既然認出了許亦,當然很清楚許亦的身份,知道許亦可是擁有魔導師級別的強大實力.

就憑他們這些最多也不過是七級魔法師的一群人,又怎麼敢向許亦這個魔導師動手?

許亦輕蔑地笑了笑,根本懶得理會他們,只是向范霍恩道:"請轉告國王陛下,如果貴國連這些小事都處理不了,那麼我對貴國的合作態度以及能力都會產生懷疑,恐怕會因此極大地影響我們之間的合作."

說罷他理都沒理范霍恩,身子微微一震,就已經飛上了半空.

范霍恩和那群人愕然抬頭,卻看到一艘魔力飛艇不知道從哪里飛了過來,剛好迎上了許亦,將許亦納了進去.

眼睜睜地看著魔力飛艇瞬間遠去,范霍恩和那群人都呆住了.

好一會兒後,其中一人一臉郁悶地看著范霍恩.

"范霍恩大人,這個家伙……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范霍恩惡狠狠地看著他們,卻也無話可說.

好半晌後,他才長長地歎了口氣,輕輕搖頭.

"這個許會長,果然是出人意料……"

# # #

魔力飛艇以每小時近二百公里的時速在高空飛行,不一會兒便已經越過索斯瑞城,降落在索斯瑞城東南方向大約四十公里外的一座小鎮外.

許亦剛剛走出艙門,迎面便有一個苗條的身影沖了過來,直接撲入他的懷里.

"爸爸,您終于來了!"

弗萊婭緊緊抱著許亦,用臉使勁在他胸口蹭著,滿臉喜悅.

許亦呵呵笑著,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將她推開.

"行了,都這麼大的女孩子了,怎麼還像小姑娘一樣撒嬌呢?"

"在您面前,我可永遠是小孩子哦."弗萊婭笑嘻嘻地應了一句,又露出一絲疑惑."對了,他們不是說您還要和瑪納魔法王國的人商談一些事情嘛,可能要不少時間.我還以為晚上才能見到您呢,沒想到您卻這麼早就回來了."

許亦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皺起眉搖了搖頭.

看到許亦的表情,弗萊婭大感訝然,連忙追問起來.

許亦考慮了一下,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詳細地向弗萊婭講述了一遍.

"弗萊婭,如果換做你在我的位置,你會怎麼做?"

弗萊婭眨了眨眼睛,知道這是許亦在趁機考驗自己.

可是她眼珠轉了幾圈後,卻微蹙秀眉,毫不客氣地向許亦道:"爸爸,您太感情用事了."

"哦?"許亦有些好笑地反問."為什麼這麼說?"

"你肯定是覺得,瑪納魔法王國的這幫家伙不僅在合作上推三阻四,不願意用心.現在還用這些小手段讓你難堪.所以你就生氣了.決定干脆和他們一拍兩散了,對不對?"

"嗯……大概是這樣考慮的,但是這就算感情用事了嗎?"

"當然算了!您不是一直對我說,無論做任何事情,都要認清楚自己的目標,然後朝著達成這個目標努力,其它任何事情都不影響自己的判斷嗎?可是您現在明明想和瑪納魔法王國合作的,卻因為他們用了點兒小手段就要放棄了.這難道不是感情用事嗎?"弗萊婭一點兒也沒客氣地指責了起來.

許亦哈哈大笑:"你說得沒錯.但是弗萊婭,你卻沒有搞清楚我的真正目標哦."

"真正目標?"弗萊婭歪了歪腦袋,一臉納悶."難道不是要和瑪納魔法王國合作,在這里大力推廣魔法工業產業嗎?"

"這只是短期目標罷了."許亦略微轉過頭,看了一眼索斯瑞城的方向,輕歎道:"如果能夠順利在瑪納魔法王國內推行魔法工業產業,那我當然願意為此付出大量努力.可是現在明擺著的事實卻是,瑪納魔法王國內部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意見不能統一,以至于他們連這種愚蠢的小手段都在我面前用了出來.所以我覺得.先放放他們也好."

"可是以前在其它國家這麼做的時候,也碰到過很多困難啊.您可是從來沒說要放棄啊?"弗萊婭依然十分不解.

"以前是以前,現在嘛……我其實已經基本完成了在賽恩斯大陸上的任務,接下來應該由他們自己解決.願意跟隨時代潮流的自然就會跟上,不願意的嘛……就讓他們被淘汰好了."

弗萊婭緊皺眉頭,大感疑惑地看著許亦.

她印象中的父親大人,似乎永遠都是充滿活力和動力,永遠都會向著自己制定的目標不斷前進,從來沒有過任何退縮和妥協的想法.

為什麼這一次,他僅僅只是遇到了一點兒小挫折後,就決定要放棄呢?

就算這只是暫時的,但這依然和他以往的作風完全不一樣.

想到這里,弗萊婭有些擔心地抓住許亦的手,一臉關切地問道:"爸爸,您……是不是發生麼什麼事情,讓您感到灰心了?"

許亦一愣,看到弗萊婭滿臉的關切神色,頓時明白她誤會了.

"呵呵,的確有些事情讓我很失望,但要說是灰心那倒不至于.嗯……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次的做法和以往不太一樣?"

弗萊婭大力點頭.

"這是有原因的."許亦沉吟片刻,忽然又問道:"弗萊婭,坎德拉帝國方面是怎麼回複你關于泰瑞莎的問題的?"

弗萊婭一怔,不明白許亦怎麼突然把話題轉到這上面來.

不過她想了一下後,便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

"哈哈,爸爸,你根本想不到,當我拿出那兩張圖,然後向加爾布特大公爵和阿斯肯德侯爵問出泰瑞莎的名字後,他們兩個人的表情有多麼精彩!"

許亦微微一笑:"我大概可以猜到.這畢竟是坎德拉帝國方面一直嚴守的秘密,以為沒有人知道的,卻被你一口道破了,他們要是不感到震驚就奇怪了."

弗萊婭又笑了一陣,這才緩緩收斂表情,續道:"在我走的時候,加爾布特大公爵親自送我離開.他讓我轉告您,希望您有空能去坎德拉帝國一趟,他有要事想和您當面協商."

"如果是為了這件事情的話,我沒興趣."許亦搖搖頭."反正讓你轉交給他們的兩幅畫也拿過去了,問題也問過了,其它的事情就不需要理會了."

弗萊婭頓時訝然:"這麼說……您也不打算追究嗎?他們可是私下里偷偷地在研發軍用魔法機械啊!"

許亦聳了聳肩:"讓他們研發好了,只要不是公開研究,我懶得理會."

弗萊婭深深皺起秀眉,十分不解地看著許亦.

為什麼……父親大人現在處理事情的方式會變得這麼溫和了呢?

難道是因為……他老了嗎?

弗萊婭看著許亦那張根本看不出任何皺紋,怎麼看也不過就是三十出頭的年輕臉龐,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自己的猜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