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需要力量
幻象褪去,許亦的身影在雷蒙德面前逐漸消失.

雷蒙德站在原地,低著頭,沉默著思索起來.

好一會兒後,他才被已經來到身前的腳步聲驚醒.

一抬頭,便看到了母親大人那張熟悉的面容.

"母親大人,您為什麼不和許會長親自交談呢?難道您……真的做了什麼讓他生氣的事情?"雷蒙德忍不住心中的疑問,直接問道.

"或許是吧……"瑟維尼的目光掃過幻象剛才在的位置,輕輕歎了口氣."但是這件事對于我來說,對于整個蘭帕里王國來說,卻是一件非常重要,可以說是必須要做的事情."

"到底是什麼事情?"雷蒙德皺起眉頭.

瑟維尼深深地看了雷蒙德一眼.

"雷蒙德,剛才許會長問你做沒做好准備接觸政務,那麼我現在問你,你有沒有做好准備,為蘭帕里王國奉獻自己的一切呢?"

雷蒙德立即挺起胸,昂然應道:"當然!我隨時可以為王國奉獻一切!"

"很好."瑟維尼點點頭."那麼我再問你,想要讓蘭帕里王國變得真正強大起來,最需要的是什麼?"

"這……"雷蒙德愣住.

這個問題未免太大了些,讓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想了好一會兒後,他才有些遲疑地答道:"我想應該是……團結和努力吧.只要王國上下所有人團結起來,大家一起努力奮斗,就能全面提升國力.那麼王國自然就會變得強大起來."

"我不是讓你回答社會政治課堂上的問題.而是問你更加具體的東西."瑟維尼搖頭道.

"更具體的東西?"雷蒙德苦著臉認真思索起來.

片刻後.他忽然神情一動,猛地抬起頭,看著瑟維尼,充滿自信地答道:"我知道了!是力量!母親大人,您經常教導我,無論是個人也好,還是一個國家也好,都必須擁有足夠的力量.才能算是真正強大."

"沒錯."瑟維尼這才露出一絲笑容."一個國家比一名普通人更加需要力量,如果沒有足夠力量的話,等待一個國家的命運就只有滅亡."

雷蒙德一臉不解.

"母親大人,可是您說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呢?以現在賽恩斯大陸上的局勢來看,只要有新飛商會在,就不會有哪個國家會滅亡吧?新飛商會不允許的."

"如果新飛商會不在了呢?"瑟維尼反問."或者說,新飛商會的力量不足以壓制大陸上的其它國家了呢?"

雷蒙德沉默下來.

這個可能性,其實在他開始學習大陸政治學的時候,就已經思考過.

但是這麼多年來,新飛商會一直都完全掌控著這片大陸上的局勢.讓大陸上所有的國家都不敢輕易違背新飛商會的意思,便讓人們總是有意無意地忽略掉了這一點.

"新飛商會之所以能夠擁有現在的地位.甚至讓兩大帝國都不敢違背,就是因為它擁有遠超一切的力量.而這些力量,具體就是體現在那些軍用魔法機械上."瑟維尼又道."如果哪一天新飛商會的軍用魔法機械不足以壓制其它國家,那麼大陸的局勢立即就會瞬間發生轉變."

雷蒙德想了想,忽然心中一驚,駭然向瑟維尼問道:"母親大人,難道許叔叔剛才提到的事情,是您私下里在研究軍用魔法機械?"

瑟維尼沉默了幾秒鍾,這才以非常緩慢的速度輕輕點頭.

"沒錯,王國內的確在進行軍用魔法機械相關的研究.不用驚訝,這方面的研究這些年一直在進行.而且不止是我們蘭帕里王國,我敢肯定,包括兩大帝國在內,這片大陸上所有有能力的國家,全部都在私下里進行研究."

"可是……可是《大陸和平公約》上明明禁止所有國家私自研究軍用魔法機械啊."雷蒙德急切地道."難怪許叔叔會生氣,原來您一直在瞞著他做這些事情!"

瑟維尼笑了起來:"你以為他不知道這些事情嗎?"

雷蒙德一怔:"他知道?那他為什麼還要生氣?"

瑟維尼又掃了一眼幻象剛才所處的位置,似乎能夠在那里看到許亦一般.

"或許就像他剛才說的,觸及到了他的底線吧……"

雷蒙德一臉納悶.

他畢竟還年輕,就算從小就被瑟維尼刻意培養,卻也很難明白這些屬于大人們的"默契".

"好了,你不用關心這些東西.雷蒙德,你就快成年了,馬上就要真正參與到王國的政務中來.你剛才對許會長說你已經做好了准備,那就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備了,好嗎?"

雷蒙德悶聲點頭,雙眼中冒出一絲炙熱.

對于那個高高在上的王位,他早就已經異常渴望了.

# # #

結束了和雷蒙德的短暫通話後,許亦悶坐了一會兒,離開私人莊園.

十幾分鍾後,他出現在新飛商會魔法研究院,走進了魔力通訊研究部門.

剛一走進部門大廳,便聽到里面傳來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

放眼望去,便看到一群身穿嶄新,潔白制服的年輕人擠在了一起,互相嘰嘰喳喳地在聊著什麼.

許亦一走進來,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眾人愣了愣,隨即爆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紛紛圍了上來.

"許會長!"

"天啊,是許會長!"

"許會長,我是你的偶像……哦不,不對,你是我的偶像!見到您真是太高興了!"

"許會長,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

……

許亦對這種場面早已經習以為常,保持著微笑隨口應付著,目光掃過,將躲在人群後面偷笑的阿卡麗一把抓了出來.

"這是在做什麼?"許亦向阿卡麗問道.

"我在給新入職的助理們做個簡單的培訓."阿卡麗聳了聳肩,笑著答道."最起碼,我要告訴他們我們到底是要去做什麼,免得他們被我們賣了也不知道."

"亂開玩笑."許亦瞪了他一眼,目光再次掃過面前興奮的眾人,看著他們一個個青春洋溢,活力十足的模樣,便覺得自己也受到了感染,剛才因為瑟維尼而生出的一絲陰郁隨之退散.

"他們就是你這次挑選的助理?"許亦大致點了點數,微微皺眉."只有這麼點兒人,夠用嗎?"

"沒辦法,倉促之間,哪里招募得到那麼多人手.現在這方面的人才很吃香的,就算是我們新飛商會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弄到手上.而且我的要求也比較高,能夠滿足的並不多.能夠招到這些人,我就已經很滿足了."阿卡麗無奈地道.

"嗯……也對."許亦點點頭:"那你已經確定好行程了嗎?哪天走?"

阿卡麗瞪了他一眼:"怎麼?我才回來沒幾天,你這個會長大人就又要趕我走?"

許亦只能翻了個白眼:"你要是願意一直留在這里,不在外面到處跑,我比任何人都願意.但是你願意嗎?"

阿卡麗立即擺了擺手:"別,我才不想成天待在這里看著你然後自怨自艾,暗自神傷呢,太沒勁了.這些年我在外面到處跑習慣了,你讓我回來老老實實待著我還不適應呢."

"說得也是."

看著兩人當著自己一堆人的面毫無顧忌地互動交流,這群阿卡麗新招募的助理們一個個都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滿臉好奇興奮之色.

一個年輕女孩兒忽然高聲問道:"嘿,許會長,阿卡麗大師,你們……你們是不是像傳言中一樣,其實是一對情侶來著?"

阿卡麗和許亦對視一眼,同時失笑.

阿卡麗笑意盈盈地挽住許亦的胳膊,擺出一副親密的架勢.

"是啊,怎麼?"

眾人頓時更加興奮起來,幾名年輕男孩兒甚至直接吹起口哨來,一時間場面極為熱烈.

"好了,別鬧了."許亦無奈地搖了搖頭,卻也並沒有掙脫阿卡麗,只是向眾人道:"你們先在這里等等,我有些事情要向阿卡麗交代."

"哦——"

眾人齊齊發出一段充滿特殊意味的回應,神情中滿是曖昧之色.

許亦直接無視了他們,示意阿卡麗隨自己走進了一間辦公室內.

關上門,確定辦公室內再無他人後,許亦臉上笑容斂去,神情變得嚴肅起來.

"阿卡麗,這次的工程,你能夠做出一個准確的預估時間嗎?"

阿卡麗有些納悶地看著許亦.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沒有去實地進行過一段時間,我沒辦法准確估算出工程進度,所以不可能給你一個准確的預估時間.而且那里的環境你應該很清楚,出現意外的情況太多了,隨時都有可能影響工程進度,就更加難以估算了."

說罷,阿卡麗皺眉問道:"你突然又問起這個……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現在還不知道會不會成為問題,但是我必須提醒你一下.根據我最新收到的消息,包括兩大帝國在內的數個國家都有了進軍無盡之海的計劃,所以預計將會有很多支其它國家的艦隊也深入無盡之海.他們同樣看中了我們挑選的那片海域,所以你在那里要多加小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