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8章 我是在蔑視你們
"毫不客氣地說,現在這片大陸上的絕大多數魔法師,根本就不懂魔法到底是什麼."

許亦一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台下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不管是記者們還是旁觀的普通平民們,全都滿臉震驚地看著許亦,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這個許亦……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吧?

就算他是現在大陸上最頂尖的魔導師,甚至可以擊敗很多魔導師,被很多人稱之為這片大陸上最強大的魔法師,但是他也不能狂妄到這種地步吧?

說絕大多數魔法師都不懂魔法到底是什麼?難道就他懂不成?

震驚之後,台下的人群變得喧鬧起來.

記者們互相交頭接耳,表達著自己對許亦這句話的不同理解.

然而不管是誰,都覺得許亦這句話未免太過分,實在不像是應該在這種公開場合下說出來的話.

剛才提問的那名《邦塔日報》的記者這次根本不等舉手示意,直接站起來大聲向許亦問道:"許會長,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當然是字面意思啊."許亦理所當然地答道.

台下又是一靜.

那名記者也被許亦的這句話給憋得不輕,頓了頓,才繼續問道:"許會長,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您在蔑視大陸上其他的魔法師們?"

許亦忍不住笑了起來.

賽恩斯大陸上的報紙媒體行業也就發展了十余年而已,和地球上差了很多,但是這些記者們故意挖坑的本事倒是學了個十足.就算是這家理應更加親近自己的《邦塔日報》的記者也沒有絲毫客氣.

然而他卻像是根本沒有聽出這名記者話里的意思一般.笑著點了點頭:"是的.我就是在蔑視他們."

這個回答頓時像是朝油鍋里又扔進去了一把火一般,頓時將台下原本就躁動的氣氛點爆.

一時間,無數嘈雜的聲音響了起來,讓諾大的城市廣場都變成了一鍋亂粥.

許亦保持微笑看著台下轟亂的記者們,心想這幫家伙還真是如自己所料,反應得如此劇烈.

一旁的海因策同樣神情驚異地看著許亦,雖然他和許亦合作多年,深知這個家伙經常會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念頭和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言語.但是剛才那句話還是讓他覺得非常意外.

他很清楚許亦絕不是那種狂妄的人,相反他任何時候都非常冷靜,能夠清楚地判斷出各方面的局勢,然後進行權衡.

所以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他不應該在這種場合下說出這種會引起很多人不滿的話來才對.

但是……又有什麼必要讓他說出這句話來呢?

或許是感受到了海因策的視線,許亦轉頭看了一眼,沖他微微一笑,然後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放心.

海因策瞬間便覺得心情平複下來.

許亦就是擁有這樣的魅力,他總是能夠給人足夠的信心.讓其他人相信他的選擇和做法是正確的.

而這麼多年下來,他的選擇和做法盡管可能一開始會讓所有人感到不解.但是最終卻沒有一次讓人失望過.

于是海因策重新坐回身子,好整以暇地看著台下處于騷亂中的記者們,靜靜等待著許亦接下來的動作.

片刻後,記者們似乎反應了過來,同時站起了好幾十名記者,還有更多的記者同時舉起了手.

"許會長,您說這話……"

"許會長,我想您……"

"許會長……"

……

一大堆問題脫口而出,許亦卻只是靜心等待了一會兒,然後笑了笑,抬起手,便讓眾人重新安靜下來.

"我知道你們對我這句話一定有很多質疑,這可以理解.但是我並不打算一個個去回答問題,所以還請大家坐下來,靜心等我繼續說下去."

已經站起來的記者們互相看看,紛紛坐了下去.

那些舉起手的記者們,也一個個把手重新放了回去.

所有人再次將視線重新集中在許亦身上,凝神等待他的解答.

"你們這些記者或許只是感覺到不解,但是我相信,在知道我說這了這句話之後,大陸上其他的魔法師們更多的則不是不解,而是不滿."

台下的記者們忍不住丟給了許亦一個白眼.

廢話,你這樣公開蔑視其他魔法師,難道還不許人家不滿嗎?

"但是不管大陸上的這些魔法師同行們有多麼不滿,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絕大多數魔法師們其實根本不懂魔法,這就是事實."

許亦的強硬口氣倒是讓記者們精神一震.

他們當然知道許亦不是瘋子,說出這話一定有原因.

"對于魔法的認識,之前在戰場之上,我曾經和兩大帝國的數位魔導師們做過一番討論,後來得出一個結論,賽恩斯大陸上傳承了數千年之久的魔法理論,其實早已經過時了,根本不適用于這個新時代.從現在起,我們需要建立起一個全新的魔法理論體系,換另外一個方法來理解和研究魔法."

聽到許亦居然在戰場上和兩大帝國的數位魔導師們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台下的記者們先是一愣,隨即恍然.

難怪許亦敢當眾說出這麼一句充滿嘲諷意味的話來,原來他的觀點早就和兩大帝國的魔導師們交流過,看樣子還獲得了那些魔導師們的贊同.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加上許亦本身,就相當于他的觀點已經獲得了大陸上幾乎一半的魔導師的認同.

同時新飛商會自身除了許亦之外,還擁有卡米拉魔導師以及薩拉杜爾?克雷魔導師這兩位魔導師存在,許亦的觀點顯然也會取得他們兩人的認同.

這樣一來,許亦就獲得了超過一半的魔導師的認同.

而魔導師們,對于這片大陸上的其他魔法師們自然具備著無與倫比的指導意義.

魔導師們都認同了的觀點,其他魔法師們就算心里再怎麼不服氣,卻也根本沒有反抗的勇氣和資本,頂多只能一邊在心里唾罵,一邊還要認真研究魔導師們拋出的這個觀點.

"所謂的換一個方法,並不只是簡單的換一些魔法材料,換一個魔法容器,換一種魔法屬性這麼簡單,而是從……"許亦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思想上改變自己看待魔法的方式.魔法是什麼?聽起來很神奇,研究起來覺得很神秘,但是魔法歸根到底也不過就是一種工具而已,和普通人手中的鐵鍬,剪刀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

台下的人們臉上神情再次變得古怪.

把魔法比做鐵鍬和剪刀?這也太拉低魔法的檔次了吧……

"搞清楚魔法具體是怎麼形成的,才能正確地去使用它,這是我們這些魔法師們研究魔法師必須保持的心態.至于所謂的具體,也不是用'感覺’,'感知’,'大概’……等等這些模糊的詞語來描述,而應該更加具體,具體到某個魔法中的魔法元素到底有多少,密度有多大,魔法元素之間的張力又是多少……只有搞清楚了這些問題,才能算作是真正了解了魔法."

"關于新的魔法研究方式,我在上次和兩大帝國的魔導師們討論時,提出了一個全新的稱呼,叫做魔法科學觀,也就是用科學的態度來研究魔法,而不是用感性的態度來研究.什麼是科學?我不會在這里多做解釋,想知道的話,只需要看看我們新飛商會生產的哪些魔法機械就能得知一二."

"而用科學的態度來研究魔法,就是要把對每一個魔法的研究都做到像我們商會生產的那些魔法機械那樣,精准,精確,精細,沒有誤差和任何模糊的定義,這才算是真正研究透徹了這個魔法."

"但是這依然遠遠不夠.現在的賽恩斯大陸上,除了我們新飛商會之外,根本沒有一個所謂的真正意義上的魔法理論體系,所以我希望大陸上所有的魔法師們,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都能夠學會該怎麼科學研究魔法,學會怎麼科學地利用這些魔法."

"注意,我所謂的研究魔法,並不是讓大家研究如何提高魔法的破壞力,因為這毫無意義.我希望大家研究的,是利用魔法能夠更多的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便利.按照我們新飛商會內部的劃分,也就是要多注重魔法在民用領域上的運用."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這片大陸上的很多魔法師們都很蠢,或者說很自私.明明這片大陸上的絕大多數人都還處于連肚子都很難填飽的境地,而這些掌握著遠超普通人力量的魔法師們,卻成天只知道拼命地研究魔法,去欺辱乃至屠戮普通人.難道你們不會因此感到羞愧嗎?"

"我討厭這一點,所以我甯願花大力氣將所有的魔法師們從戰場上趕出去,逼迫大家都來研究對改善普通人生活有益的事情,逼迫大家進入魔法工業產業."

"至于我們新飛商會,或者說我所希望的魔法工業產業應該是什麼樣子,應該做到一些什麼,那就是我今天要講的第三個主題.這個主題是,我們的目標是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