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 拳頭
許亦口若懸河,足足向這七名魔導師講了大半個小時,卻依然無法讓他們明白所謂的"用科學的理念來看待魔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許亦對此很無奈.

這七名魔導師從小就生活在賽恩斯大陸上,可不像地球上的孩子那樣從小就注意樹立起科學觀念,自然對科學什麼的沒有任何感觸.

而且他們在傳統的魔法觀念下學習,研究魔法已經長達數十年之久,接受起新觀念反而不如新飛學院那些剛入學的小孩子也是很正常的.

許亦也沒打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他們真的理解這個概念,他之所以在這種形勢下還要花這麼長時間向這七位魔導師講解這些東西,其實只是為了讓他們認清楚一個事實.

這個事實就是,傳統的魔法觀念已經落伍了,兩大帝國這些包括魔導師在內的所有魔法師們,都已經沒有任何能力阻擋新飛商會.

對于這一點,七名魔導師雖然心中依然有些不甘心,卻也不得不承認許亦說得沒錯,因為這就是事實.

"其實,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並不願意打這一仗."許亦一臉誠懇地道."戰爭所帶來的破壞太過可怕,在我看來幾乎毫無意義.然而不經過戰爭的話,卻又會讓我和新飛商會遇到很多阻礙.比如說如果不經過這次戰爭,我想我很難獲得像現在這樣和諸位平等交談的機會."

"不,以你同為魔導師的身份,你肯定可以獲得和我們平等交談的機會."那名曾經和拉杜卡魔導師以及奧法利安魔導師有過深切交談的坎德拉帝國魔導師輕歎搖頭."但是如果沒有這次戰爭,沒有你們新飛商會表現出來的強大實力,你肯定沒辦法說服我們相信你所說的話."

"其實就算是現在我也不怎麼相信."另外一名瑪洛帝國的魔導師沉著臉道."許會長,我承認你提出的這些觀念很新穎.但是沒有足夠的實例證實之前,我依然保持懷疑."

許亦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不一定讓他們相信,只要能夠引起這些魔導師的興趣就好.

全新的一套建立在科學研究基礎上的魔法理論,想要賽恩斯大陸上真正推行開來,離不開這些魔導師們的參與.

許亦不僅需要他們豐富的魔法知識.也需要他們在魔法師圈子里崇高的聲望.

只要這些處于魔法是頂點的魔導師們也對于這個全新理論感興趣,並且親身投入研究,那麼必然會引領著賽恩斯大陸上其他的魔法師們也參與進來.

"好了,許會長.我承認,我們奈何不了你們的魔力飛艇,那麼下面的軍隊恐怕沒有任何希望能夠獲得這場戰斗的勝利."那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再次歎息道."但是你想讓我們直接認輸,恐怕是不現實的.這是我們坎德拉帝國的最終榮譽之戰,我們可以失敗,卻不可能投降."

"是嗎?"許亦笑了笑.露出一個略顯詭異的笑容."之所以覺得不可能投降,只是對你們的打擊還不夠大吧?"

那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苦笑一聲,沒有反駁,卻也沒有承認.

許亦掃了一眼地面已經停戰的雙方軍隊,向七名魔導師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稍等,然後再次飛到坎德拉帝國陣前.

"蘇迪曼元帥,能出來談談嗎?"

陣中的蘇迪曼元帥凝神盯著遠處的許亦看了半晌.然後用腳提了一下坐下戰馬的馬腹,不顧身邊幾名將軍的阻攔.向陣外走去.

密密麻麻的坎德拉帝國士兵們讓開了一條道路,很快蘇迪曼元帥便來到了許亦面前.


看到蘇迪曼元帥從馬上跳了下來,許亦微微一笑:"元帥大人,又見面了."

蘇迪曼元帥眯起眼睛,認真盯著許亦看了半晌,然後冷哼一聲.

"上次沒能殺掉你.實在是可惜."

"過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許亦擺了擺手."元帥大人,現在的局勢我想您應該已經心里非常清楚了吧.我並不想讓這場戰斗繼續進行下去,因為這毫無意義,您覺得呢?"

"怎麼?你是來勸降的?"蘇迪曼元帥眼神中透出凌冽的目光,悶聲道:"許亦.我告訴你,這場戰斗就算我們坎德拉帝國的將士們全部陣亡,也絕不會向你們投降.想結束這場戰斗的話,就用拳頭來說話!"

許亦忍不住搖了搖頭,心想從蘇迪曼元帥的角度來看,他當然不會直接選擇投降.

蘇迪曼元帥身為坎德拉帝**部統帥,是坎德拉帝**方的最高代表,現在率領的更是坎德拉帝國最為精銳的一支部隊,如果他現在選擇投降,那幾乎就意味著坎德拉帝國的全面投降.

這顯然不是蘇迪曼元帥能夠決定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接受.

"好吧,你要我用拳頭說話對嗎?那我就把拳頭展示給你們看看."

許亦歎了口氣,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巧的魔法通話盒.

"羅克爾,按照原定計劃,試發魔法粒子波裂光束炮."

蘇迪曼元帥一臉古怪地看著許亦.

魔法粒子波裂光束炮是什麼鬼東西?難道這個就是許亦所說的要展示給自己看的"拳頭"?

"元帥大人,抬起頭吧,你即將看到的東西,一定會給你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聽到許亦的這句話,蘇迪曼元帥抬起頭看向天空,便看到十艘魔力飛艇從天空中的魔力飛艇大隊中飛了出來,在距離戰場西面的天空中彙聚在一起,圍成了一個圓形.

這個異常的舉動立即引起了戰場上所有人的注意,眾人紛紛抬起頭,好奇地看了過去.

那十艘魔力飛艇在空中擺好陣型後,過了片刻,前方一起出現一道奪目的亮白光芒,然後在圓心處撞在一起.

還在天空中漂浮著的那七名魔導師齊齊神色一動.

他們可以感應到,這十艘魔力飛艇射出的白色光芒散發出了有些異樣的魔力波動,和他們以往所知道的任何魔法產生的魔力波動都有著顯著的不同.

想到剛才許亦向他們講過的魔力波動其實就是魔法元素震動頻率的體現,而不同頻率震動就代表著魔法元素最終會體現出來的形態不同,那麼這些白色光束體現出來的魔力波動這麼特別,最終釋放出來的魔法肯定也極其特別.

念頭剛剛在他們腦海中轉過,他們立即又是臉色一變.


這一次,不光是他們這七名魔導師,連還在另一邊天空中的十六名大魔法師,乃至下方兩大帝國陣中的其他魔法師們,都不約而同地臉色大變.

所有的魔法師們都可以清晰地感應到,在那十道白色光束彙聚的圓心處,魔力波動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強烈,幾乎是眨眼之間便已經超出了普通魔法所引發的魔力波動的范疇.

然而當其中散發出的魔力波動強度已經達到了禁咒魔法的程度時,卻依然沒有停下來,反而以更塊的速度繼續提升.

周圍魔力空間中的魔法元素瘋狂地湧向那十道白色光芒彙聚的圓心,幾乎眨眼之間,就將周圍半徑超過上千米范圍內的魔力空間抽得一干二淨.

原本那十道白光彙聚在圓心後,只是形成了一個看起來十分明亮的白球,隨著吸收的魔法元素越來越多,這個白球也越來越大,並逐漸從淡淡的白色變成了煞白,然後又變得有一絲絲黑色條紋在里面若隱若現.

因為不想受到影響而落回地面的七名魔導師看著那個白球,神情極其凝重.

他們可以輕松地便感應出那個白球里蘊藏的魔法元素含量是多麼驚人,這個白球一旦爆發,威力必然異常恐怖.

就算是禁咒魔法,威力相比較起來恐怕也遠遠不及.

正當其中兩名魔導師扭頭看向站在坎德拉帝**隊陣前的許亦時,忽然便感覺有異.

猛地一扭頭,就看到天空中那個白球已經疾射而出,化作了一道甚至奪去了天空中所有陽光的刺目白光,向著戰場西面的一處山脈飛去.

白光的速度異常驚人,幾乎是在剛剛射出去的一瞬間,便已經到達了那處山脈.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那束白光集中山脈,然後便爆發出一團異常明亮,異常刺眼,完全遮蔽了太陽的巨大光芒,讓所有人都只能被迫緊緊閉上雙眼.

一些人由于反應不及,瞬間便被這無比刺眼的白光刺得雙眼模糊,淚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片刻後,一股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的恐怖悶響伴隨著腳底下的震動從西面襲來,震得所有人雙腿酸軟,不少人甚至干脆一跤跌倒在地.

足足過了好幾分鍾,聲響才逐漸褪去,腳下的震動也緩緩平息.

眾人這才艱難地睜開雙眼,看向西面遠處那道山脈.

然而……卻又哪里還有什麼山脈.

眾人視線所及處,西方遠處那條山脈竟是被一分為二,左邊延綿至南方伸出,右邊向東北方向一路挺近,可是就在中間,卻突然冒出來一個巨大的平坦缺口.

這條坎德拉帝國中部最著名的唐古拉山脈,竟是直接被炸斷了!

許亦回過頭,微笑看著目瞪口呆的蘇迪曼元帥.

"元帥大人,這樣的拳頭,夠大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