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魔法到底是什麼
"諸位請看."

許亦手一翻,一個小小的火球出現在他手心.

七位魔導師納悶地看著他手中的這個小火球,一臉莫名.

"許會長,這個火球術有什麼特別嗎?"一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問道.

"不,它沒什麼特別,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火球術."許亦搖搖頭."現在,請你們七位也每人招出一個火球術吧."

七名魔導師互相看看,還是各自抬手招出了一個火球來.

對于包括許亦在內的八名魔導師而已,火球術這種最低級的火系魔法當然不會有任何難度,他們每個人都可以說對火球術的掌握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

然而這個八個火球術放在一起,卻還是可以比較明顯得看著各有不同.

比如瑪洛帝國的四名魔導師手中的火球術大小大概相當于普通人的腦袋那麼大,而坎德拉帝國的三名魔導師手中的火球術卻明顯要了一圈,頂多就比普通人手中的拳頭大了一些.

至于許亦招出來的火球術,大小則處于中間,沒有人腦袋那麼大,也沒有拳頭那麼小.

除開大小之外,每名魔導師招出來的火球則光澤上也各有不同,有的極其明亮,有的則略顯暗淡,有的紅得驚人,有的則暗紅中甚至帶著一絲紫色.

"各位,僅僅只是一個最簡單的火球術,每個人召喚出來的就各有不同,你們還覺得現在賽恩斯大陸上的魔法體系是正確的嗎?"許亦指著各人手中的火球術,毫不客氣地問道.

"這沒什麼吧?"一名瑪洛帝國的魔導師微微皺眉道."每名魔法師對魔法的理解都不同,使用出來的魔法有區別也很正常."

"但是這樣勢必會影響魔法的效果不是嗎?"許亦反問一句後,指著接話的這名瑪洛帝國的魔導師手中的火球道:"你看.你手上的火球術光澤最為明亮,顏色也最紅得徹底,想必是特別追求爆發威力的對不對?"

那名魔導師輕輕點頭:"這很容易看出來."

"那你知道你是怎麼做到這一點的嗎?"許亦又問.

"怎麼做到?"那名魔導師看著許亦,似乎覺得許亦這個問題有些不可理喻."我調動了魔力,召喚了火系魔法元素,然後自然而然的就變成了這樣.至于為什麼……我對火球術的理解就是這樣.有什麼不對嗎?"

"當然不對."許亦異常肯定地道."你只知道按照自己的理解來聚集魔法元素形成火球術,卻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七名魔導師面面相覷.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賽恩斯大陸上的魔法師們誰不是這樣學習掌握魔法的?

"我不是."許亦搖頭."我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無論學習什麼東西,都喜歡把它弄得徹底明白是怎麼回事才甘心.就以這個火球術為例,我雖然當初很容易就學會了怎麼利用魔力來凝聚魔法元素形成火球術,但是我卻並不滿意.因為我並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魔法元素能夠被我的魔力所影響,然後凝聚起來?為什麼原本在周圍空間里沒有任何形狀和特殊狀態的魔法元素被我凝聚起來後會變成一個火球?為什麼這個火球會是這個樣子?為什麼……"


許亦一口氣說了一連竄的為什麼.讓周圍七名魔導師聽得目瞪口呆.

不過就是個火球術而已,這個許亦居然會想到這麼多問題,實在是太讓人驚奇了.

當然了,或許正是因為他有這麼認真的態度,才會在年僅四十出頭就成為魔導師吧.

"起初那些年,我沒辦法弄清楚這些問題,但是在創建新飛商戶之後,我們商會聚集了來自不同地方的不同水平的魔法師.然後經過多年的研究,我終于稍微弄明白了.所謂的魔法,到底是什麼."

"是什麼?"一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忍不住追問.

"看好了."

許亦示意眾人看向自己手中的這個火球術,然後心念微動,體內魔力流轉,手上原本大概介于拳頭和腦袋大小之間的火球猛地漲大了一圈,一下子就變得比瑪洛帝國那四名魔導師手中的火球還要大了不少.

其它七名魔導師臉色不變.

雖說在已經形成魔法後在通過調動魔法增強這個魔法.加大體積有些難度,但對于一名魔導師而言卻算不上什麼.

他們腦海中的念頭剛剛升起,許亦手中的火球忽然猛地一縮,竟然一下子就變得非常小,比普通人的拳頭還要小了不少.甚至只比一根手指頭的尖端大了一點點而已.

這一下,另外七名魔導師不由自主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讓一個普通的火球術變大沒有什麼難度,但是讓它突然變小,卻不是那麼容易了.

想要讓已經形成的魔法突然變小,只有兩個方法.

一是對這個魔法里蘊含的魔法元素進行高度壓縮,從而縮小這個魔法的表象.

這一點對普通的魔法師來說非常難,但是對于魔導師而言還算不是什麼大問題.

可是這樣高度壓縮後的魔法,因為魔法元素單位含量極高,就會變得非常不穩定,極易發生失控.

並且魔法的樣子也肯定會因為這一點發生明顯的變化.

可是他們卻很清楚地看到,許亦手中的火球除了個頭變小了不少之外,依然是剛才那種色澤,看起來就像只是普通的變小了而已,其它方面則沒有半點兒變化.

這說明許亦手中的火球術雖然變小了,但是魔法元素的密度卻並沒有隨之大幅提高,就好像憑空削掉了之前那個火球的外面幾層而已.

想要做到這一點,只有可能在極其精密的控制下,散去火球術外面凝聚的魔法元素,同時還要保證中心部分的魔法元素不隨之也消散才行.

這無疑是非常高難度的一個做法.就算是魔導師,如果不是經過長時間練習的話,也不太容易做到.

"這個許亦不至于這麼無聊吧?"其他七名魔導師看著許亦,滿臉疑惑.


很快,許亦接下來的動作卻讓他們臉上的疑惑瞬間變成了震驚.

許亦手中那個只比拇指頭大了一圈的小小火球在保持了大概五秒鍾後,忽然以肉眼可擊的速度.一點點,一點點地慢慢變大了起來,就好像吹起了一個氣球.

當這個火球變得已經有普通人腦袋的三倍大時,眾人陡然感覺到許亦釋放出來的魔力波動一變,這個超大的火球突然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卻是一個巨大的水球.

七名魔導師震驚的看著這個巨大的水球,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將火球換成水球,理論上是可以通過先消去火球.然後瞬間重新召喚出一個水球來做到.

但是剛才他們七個人可是一直盯著許亦,根本沒有察覺到他中間有這個過程,而是那個火球直接就變成了水球,就好像里面的火系魔法元素瞬間變成了水系魔法元素一樣.

他是怎麼做到的?

還沒等他們發問,許亦散發出來的魔力波動再次一變,然後那個水球也瞬間消失,變成了一股龍卷在許亦手心上方高速旋轉.

七名魔導師呆了一呆,龍卷卻又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狀的石塊.

接下來一段時間里.許亦手心上的魔法便在四種不同的元素系魔法中來回切換,形態也在不停地轉變.有的時候變成圓形,有的時候變成方形……

七名魔導師看得眼花繚亂,過了一會兒,一名瑪洛帝國的魔導師猛地抬起手.

"停!許會長,你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另外六名魔導師也一起用詢問的眼神看向許亦.

他們相信許亦不至于無聊到專門練這麼一手魔法來向他們展示,畢竟許亦說什麼也是魔導師級別的任務了.怎麼還會玩這種小孩子的把戲.

許亦笑了笑,放下手,那個魔法也隨之消失.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所謂的魔法,其實的確是利用魔力讓魔法元素體現出各種形態的一種方式罷了.但是魔法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形態劃分.古老的四種元素系魔法區分方式更是毫無意義.因為魔法元素本身沒有屬性,魔力也沒屬性,之所以會體現出不同的形態,只不過是魔法元素這種能量粒子在受到不同頻率的共振影響時會體現出不同的形態罷了."

其它七名魔導師呆呆地看著許亦.

這個家伙又開始說一些他們根本聽不懂的玩意了.

許亦也沒理會他們的反應,續道:"所以總結下來,所謂的魔法師,也不過就是恰巧擁有這樣的精神力,然後能夠通過精神力震動來影響魔力元素粒子形成魔法罷了.其實只要找到合適的方法,就算不是魔法師,也依然能夠影響魔法元素,控制它們,形成魔法.魔法陣,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說到魔法陣,七名魔導師恢複過來.

"許會長,你們新飛商會的各種魔法機械,還有這些軍用魔法機械,不就都是依靠魔法陣的嗎?"

"沒錯."許亦微笑點頭."但是我們新飛商會對于魔法陣的研究卻不同于以往的其他魔法師,對于我們來說,魔法陣就是用來控制魔法元素,形成魔法效果的工具.理論上和大多數魔法師研究的魔法陣差不多,但實際上,我們商會在魔法陣上的研究更加精細,更加透徹,也更加……科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