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3章 到此為止吧
迷茫的不僅僅是極為尊貴無比的魔導師.

如果說剛才兩大帝國的軍隊付出了無窮的努力,甚至不惜將最為珍貴的重裝騎兵都拿出來當做炮灰,目的只是為了盡量多消耗一些魯新聯軍的彈藥補給,然後尋求勝機,並且已經看到了一絲可能的話,那麼這上百艘魔力飛艇一出現,立即以完全壓倒性的強勢粉碎了兩大帝國方面所有人心中的希望之火.

很明顯,兩大帝國的軍隊中,包括最頂尖戰力的魔導師都無法對那些高高在上的魔力飛艇,甚至對地上的魯新聯軍也無法造成任何有效傷害,而他們隨便一次反擊,卻能夠輕易突破兩大帝國靜心構建的防禦措施,讓所有魔法師的努力變成徒勞.

雙方的戰力根本已經不是誰優誰劣,而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

在認清楚這樣的事實之後,兩大帝國的軍隊瞬間便失去了所有繼續戰斗下去的勇氣.

當新飛商會的魔力飛艇大隊停止了攻擊後,下方的兩大帝**隊只能呆呆地立在原地,既沒有辦法反擊,也沒有勇氣反擊,甚至連逃跑的**都不曾升起.

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新飛商會的魔力飛艇大隊想要擊殺他們,那麼就憑他們在地上行進的速度,無論如何也逃脫不出去.

看到剛才還殺聲震天的戰場突然間就陷入了一片無比詭異的安靜之中,達爾西伯爵不由自主地撇了撇嘴.

"魔力飛艇大隊要是能夠早一點兒出現就好了,我們也不需要在這里拼半天命嘛."

哈特隊長瞥了他一眼.悶聲道:"魔力飛艇大隊可是從好幾百公里之外趕來的.哪有那麼快出現.再說了.這也是會長大人定下來的策略,你可是在一旁聽著的."

"嗯.我只是奇怪,既然你們商會的魔力飛艇大隊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那許會長為什麼還非要讓我們在這里奮戰半天呢?依我看這完全是浪費時間嘛,直接用魔力飛艇一路轟炸過去就好了."

"你以為魔力飛艇大隊出動一次要花多少錢?"哈特隊長瞪了他一眼."再說了,會長大人為的是徹底粉碎兩大帝國的反抗意志,讓他們再也不敢妄想能夠戰勝我們.如果不在正面戰場上給他們足夠深刻的打擊和教訓,兩大帝國肯定不會心服."

"是嗎?"達爾西伯爵摸了摸下巴.臉上滿是不解."我倒現在也不明白許會長干嘛一定要這麼做.以你們新飛商會現在的能力,配合我們魯爾遜王國,就算沒辦法完全占領坎德拉帝國,但是直接把坎德拉帝國打廢也是不難的吧,何必這麼麻煩呢?"

"我們不需要懂,會長大人這樣做,自然有他的考慮."哈特隊長冷然道.

達爾西伯爵搖了搖頭,心想許亦在新飛商會的下屬心目中還真是威望極高,甚至到了他們絕對不會質疑他的地步.

不過以許亦在這些年內體現出的能力,他也的確配得上這樣的威望.

天空中的那四名魔導師和十六位大魔法師倒是一直沒有放棄努力.一直在拼命地試圖用魔法攻擊那些魔力飛艇,甚至四名魔魔導師見普通的魔法不起效後.干脆直接飛到了魔力飛艇附近,全力張開自己的魔法領域,試圖將魔力飛艇籠罩進去,以此來尋找機會破壞魔力飛艇.

這無疑是一個極其冒險的舉動.

因為無論從以往的情報中還是剛才的戰斗中,都體現出這些魔力飛艇有超出他們理解的針對他們魔法的能力,離得遠些還能有足夠的空間進行躲閃,現在離得這麼近,就會讓他們可以用來躲避的空間極小,非常容易出現危險.

然而讓他們絕望的是,不僅那些大魔法師扔出來的普通魔法,包括精心准備出的威力極大的禁咒魔法都在那些魔力飛艇閃爍出藍光後消失得無影無蹤,沒能起到半點兒作用,就連他們的魔法領域侵襲過去,一觸碰到那些藍光籠罩的范圍,便也重新回歸遠洋,再也不能受到他們的任何影響.

那些藍光照射之下,任何魔法都像是積雪遭遇烈日一般無所抵擋.

正當四名魔導師不死心地想要繼續催動魔法領域換一個方向攻擊那些魔力飛艇時,一個溫和的聲音忽然高空中響起,不僅清晰地傳入到四名魔導師的耳朵里,也傳入了那十六名大魔法師的耳中,甚至還響徹了整個戰場,傳入了戰場上所有人的耳中.

"這一場戰斗,就到此為止了吧."

伴隨著這個平靜語氣的聲音,一個身影陡然出現在半空中,出現在那四名魔導師和十六名大魔法師面前.

許亦!

新飛商會會長許亦!

只要是視力足夠的人,第一眼便認出了他.

半空中的四名魔導師心中一緊,四種不同屬性的魔法領域瞬間向突然出現的許亦籠罩過去.

四名魔導師的一起聯手,就算許亦自己也已經成為了魔導師,也絕無可能輕松應對!

這個家伙居然敢這樣大大咧咧地出現自己等人面前,那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只要殺了他,下面的新飛商會護衛隊一定會陷入混亂,這場戰斗就贏定了!

看到許亦出現的一瞬間,這些念頭瞬間便在四名魔導師腦海中掠過.

他們根本不及細想,便已經全力向許亦發動了攻擊.

至于他們身後的那十六名大魔法師也絲毫未作遲疑,配合著四名魔導師的動作同時發動了他們最強大的攻擊.

面對這樣恐怖的攻擊,不要說許亦只是一名剛剛晉級沒幾年的魔導師,就算他是一名成名已久的魔導師,恐怕也無力抵擋.

然而,許亦臉上卻不見半點兒驚惶,反而露出一個輕松的微笑.

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一道淡淡的藍色光芒便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這道熟悉的淡藍色光芒,四名魔導師和十六名大魔法師頓時全部心中暗歎.

果然,無論是魔法領域也好,還是各種威力龐大的魔法也好,觸碰到這些淡藍色光芒後便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許亦看著對面面色晦暗的四名魔導師,笑道:"各位,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吧?在這個高頻魔法粒子穩定裝置面前,你們這些還較為低端的利用低頻魔法元素震動產生的魔法是不可能產生任何作用的."

四名魔導師和十六位大魔法師面面相覷.

他們倒是看得出來自己等人使用的魔法已經沒什麼用了,可是許亦說的這段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高頻魔法粒子穩定裝置?什麼叫做低頻魔法元素震動產生的魔法?

這個家伙……說的是賽恩斯大陸通用語嗎?

看到幾人面露疑惑,許亦笑了笑,向下方看了一眼,歎了口氣.

"如果有可能的話,原本我是想和平解決問題的.不過現在已經變成了這樣……"

許亦忽然身形一閃,再出現時,已經現身在坎德拉帝國的軍陣面前.

看到許亦突然出現,坎德拉帝國的士兵們都嚇了一跳,最前排的一群士兵不由自主地便將手中的弓箭射出.

當然,這對許亦不可能造成半點兒威脅.

他掃了一眼面前密密麻麻,還剩下足足十余萬的坎德拉帝國大軍,揚聲道:"幾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閣下,請出來吧,我有些話想和你們談談."

還待在陣中的唯一一名坎德拉帝國的魔導師莫名其妙地看了許亦一眼,再看向一旁的蘇迪曼元帥.

蘇迪曼元帥神情複雜地看著陣前的許亦,很想下令所有人一起動手,拼盡全力殺掉許亦.

然而他心里卻很清楚,自己這個命令恐怕不會起到任何效果.

剛才半空中那四名魔導師和十六名大魔法師的動作他看在眼里,深知對于現在的許亦來說,恐怕沒有任何魔法師能夠奈何他.

而他手下的這些士兵們更加不可能對一名魔導師級別的魔法師有任何威脅可言.

所以許亦盡管這樣大大咧咧地站在了大軍面前,他卻偏偏沒有任何辦法.

沉吟片刻後,他向那名魔導師緩緩點頭.

"去和他談談也好,聽聽他想說些什麼吧."

那名魔導師低頭沉思片刻,齊齊點頭,飛了出去.

看著那名魔導師飛出去後,一股疲憊之意忽然湧上蘇迪曼元帥心頭,讓他禁不住發出一聲輕歎.

他不知許亦要和幾位魔導師說些什麼,但是他卻有一個非常清晰的預感.

在今天之後,恐怕整個賽恩斯大陸真的要變得不一樣了.

那邊許亦在邀請了坎德拉帝國留在陣中的唯一一名魔導師之後,再次來到了瑪洛帝國的陣前,同樣將瑪洛帝國留在陣中的其他兩名魔導師邀請了出來.

片刻後,兩大帝國參戰的七名魔導師便被許亦召集到了一起.

不得不說,現在這片小小的地方,卻彙聚了包括許亦在內的足足八名魔導師,幾乎已經達到了整個賽恩斯大陸上所有魔導師的三分之一之多.

如果說這里代表著整個賽恩斯大陸上的最高魔法水平的體現,想必不會有人有任何異議.

然而當許亦把另外七名魔導師聚集在一起之後,一開口,卻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幾位,你們知道魔法是什麼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