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繳獲"了五艘護衛艦
奧斯本默然片刻,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十分勉強的笑容,道:"請替我轉告許會長,我方對和新飛商會的合作還是十分期待和有誠意的.至于許會長所擔心的帝國的態度嘛……我相信很久就會出現一些轉機,不用太過擔心."

關于坎德拉帝國里的具體情況,奧斯本當然不可能說出來,不過作為和新飛商會接觸最多,最直觀地體驗到了新飛商會所生產的新興鋼鐵魔力戰艦威力的坎德拉帝國海軍,他們反倒是最希望和新飛商會合作的.

如果不是礙于國內壓力,坎德拉帝國海軍恐怕早就撲到新飛商會臉上,恨不得讓新飛商會把所有的護衛艦都交出來.

像現在這樣還得偷偷摸摸地跑到距離坎德拉帝國本土足足有超過一百公里以外的海上小島上進行交易,實在是被逼無奈.

當然,帝國海軍突然多出五艘護衛艦這種事情不可能瞞得過所有人,只不過帝國海軍高層已經得到了皇帝陛下的默認,倒是不擔心其他人時候再來指責.

"好吧,如果貴方會出現改變的話,我們當然也會相對的回應."馬肯斯道."除此之外,會長大人還托我告訴貴方,關于護衛艦,我們商會並不會只出售給貴方一家,除了你們之外,還有很多買家也對護衛艦非常感興趣.相比起他們,你們的優勢在于更早擁有護衛艦,也就意味著可以擁有更多的時間去掌握它,希望你們能夠好好珍惜這個優勢."

著玩這段話.奧斯本立即臉色一變.

除了坎德拉帝國海軍之外.還有別人也對購買新飛商會的護衛艦感興趣?

奧斯本用屁股想也知道這個所謂的"很多買家"肯定就是瑪洛帝國.

因為一艘護衛艦的售價甚至超過一百萬金幣.除了瑪洛帝國外,這片大陸上哪里還有其它國家有這麼多財力來購買這東西裝備自己絕對不會重視的海軍?

就算是坎德拉帝國海軍,這次能夠一口氣再購買五艘護衛艦,也是得到了皇子陛下和帝國財政部的特殊審批才多出來的預算,不然恐怕就算讓帝國海軍攢個好幾年也攢不出這麼多錢來.

"嗯……多謝許會長的提醒,我們當然會好好利用的."奧斯本點點頭後,又覺得有些不甘心,問道:"不過馬肯斯主管.還請你替我問問許會長,需要什麼條件,你們新飛商會才肯把這些護衛艦以及你們有可能新開發的其它魔力戰艦只賣給我們坎德拉帝國海軍呢?"

馬肯斯笑眯眯地看著奧斯本:"奧斯本將軍,我們可是一家商會."

奧斯本歎了口氣,搖搖頭,有些無可奈何.

其實當新飛商會在無盡之海上讓坎德拉帝國海軍遭遇重創後,帝**部便有很多人提議直接進攻斯坦丁公國,把這個狂妄自大的新飛商會直接消滅掉.

可是後來軍部的參謀們經過仔細的研究後,卻發現想要進攻斯坦丁公國,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如果從陸地上進攻的話.因為斯坦丁公國和坎德拉帝國中間隔著一個魯爾遜王國,想要進攻的話.首先肯定要去除掉魯爾遜王國這個阻礙才行.

可是之前的連續兩次入侵遭遇慘敗後,現在軍部內所有人都知道,這個魯爾遜王國根本是個紮手的刺猬,絕不是那麼容易觸碰.

而如果想要繞道北面通過米蘭多公國,再途徑蘭帕里王國攻擊斯坦丁公國的話,米蘭多公國姑且可以無視,蘭帕里王國卻是無論如何也繞不過去的.

新飛商會和蘭帕里王國之間的關系極其密切,蘭帕里王國顯然不可能讓坎德拉帝國通過自己來進攻斯坦丁公國.

那麼除開陸地,就只剩下海上進攻這一個選擇.

然而自從新飛商會這種新型鋼鐵魔力戰艦出現以後,坎德拉帝國海軍艦隊在無盡之海上和新飛商會護衛艦隊包括練習和實戰在內,總共交手了超過十余次,卻每次都只能慘敗.

這讓坎德拉帝國海軍上下一致認同,在茫茫的海面上,沒有任何一支艦隊會是新飛商會護衛艦隊的對手.

所以很顯然,這條路也是不通的.

也就是說,就算帝**部真的下定決心想要攻擊斯坦丁公國,也是一件異常棘手,甚至于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更何況就算魯爾遜王國和蘭帕里王國,乃至斯坦丁公國周邊的所有國家通通讓開路由著坎德拉帝國進攻,那坎德拉帝國就真的能夠拿下斯坦丁公國嗎?

不僅是奧斯本對此深表懷疑,帝**部上下也沒有人能夠有足夠的信心.

魯爾遜王國只不過是獲得了新飛商會的一些援助,就能夠聯系兩次重創帝**隊,那麼如果進攻新飛商會本體的話,所遭遇的攻擊當然只有可能更加恐怖.

最終總結下來,所有人都只能無奈地承認,就算坎德拉帝國依然是這片大陸上最為強大的帝國之一,卻偏偏拿斯坦丁公國這個彈丸小國和新飛商會這區區一家商會毫無辦法.

而且根據之前帝國財政部部長哈斯特瑞侯爵親自做的財政報告顯示,反倒是帝國能夠和新飛商會合作,把新飛商會帶動的魔法工業引入到帝國之中,才能夠對帝國帶來更大的收益.

其實如果不是礙于顏面,恐怕皇帝陛下早就這麼干了……

所以說,奧斯本代表帝**方提出的這個提議,或者干脆說是警告,對這片大陸上任何一家商會來說都必須慎重對待,但偏偏對新飛商會毫無威脅.

想到這里,奧斯本只覺心中無比憋悶,看著對面馬肯斯的那張笑臉就更是煩躁,沉默了片刻後,他直接站起身來,決定結束這次毫無意義的對話.

"馬肯斯主管,我們去看看你們送來的那五艘船吧."

馬肯斯瞥了一眼奧斯本臉上的表情,微微一笑,也站了起來.

"好啊."

兩人重新回到碼頭上的時候,停靠在碼頭的那艘大型貨運魔力輪船已經完成了卸貨的工作.

看著碼頭上碼得整整齊齊的各類生活物資,以及一些看起來就面目猙獰的軍用魔法機械,奧斯本眯起眼睛,向馬肯斯問道:"馬肯斯主管,你們商會要同時保持這麼多島嶼的島上補給,不覺得吃力嗎?"

馬肯斯聳了聳肩:"想要賺錢還怕吃力的話,那還不如關門回家.別看我,這是會長大人的原話."

"賺錢嗎?"

奧斯本回頭看了一眼背後這座大半都被林木覆蓋的郁郁蔥蔥的島嶼,有些納悶.

就這麼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島,新飛商會能從上面賺到什麼呢?

然而這個問題可不是他這樣一個軍人能夠想得明白的,于是他很快便放棄了思索,和馬肯斯一起登上一艘魔力沖鋒艇,來到已經從新飛商會艦隊中脫離出來的那五艘護衛艦旁邊.

靠近之後,就會發現這五艘護衛艦從外表看來和新飛商會另外那十艘護衛艦區別很大.

新飛商會剩下那十艘護衛艦每艘從外表來看都是極為潔白嶄新,一看就知道是剛剛服役不久.

而交付給坎德拉帝國海軍的那五艘護衛艦卻滿目瘡痍,外表上不少地方都有著明顯被火熏烤的痕跡,因此顯得有些焦黑.

甚至連其中兩艘護衛艦的外側欄杆都有些歪歪扭扭,似乎是被什麼大力撞歪了一般.

奧斯本仰頭看了一眼,有些擔心地像馬肯斯問道:"看起來很淒慘的樣子,不會真的有問題吧?"

馬肯斯呵呵笑道:"當然不會.放心吧,這是在出廠的時候專門做的處理,保證外人看來就像是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一般,但實際上里面的什麼東西都是新的,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那就好."

之所以會對這五艘護衛艦做這種特別處理,當然還是因為坎德拉帝國內部的輿論壓力.

為了防止被反對和新飛商會合作的那一方用大義來指責,坎德拉帝國海軍和新飛商會經過協商後,決定演一場戲.

這場戲的內容,就是新飛商會護衛艦隊和坎德拉帝國海軍在海上再次遭遇,然後發生了一場大戰,最終以坎德拉帝國海軍大勝告終.

在戰斗中,坎德拉帝國海軍"繳獲"了新飛商會五艘護衛艦作為戰利品,也就是眼前的這五艘了.

奧斯本和馬肯斯一起通過吊索爬上了其中一艘護衛艦,奧斯本和幾名坎德拉帝國海軍的手下軍官交流了一下,確認了這五艘護衛艦的內部情況的確如同馬肯斯所說的那樣完好無損,這才放下心來.

"馬肯斯主管,合作愉快."臨走之前,奧斯本非常難得地主動向馬肯斯伸出了手.

馬肯斯伸手和他握了握,笑道:"奧斯本將軍,我相信我們的合作絕對不只是這一次,以後還會很多次愉快合作的機會."

"希望如此."奧斯本面無表情地應了一句.

驗收妥當後,坎德拉帝國海軍沒有繼續再做停留,立即啟程返回.

而在他們走後第二天一早,馬肯斯也率領著新飛商會第二艦隊離開小島,再次踏上了前往諾茲多姆商業聯合王國的漫長旅途.

從表面上看,雙方在無盡之海上這座小島上的交易,仿佛無盡之海中的一朵浪花般,翻滾了一下後,就此沉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