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可以編程的魔法陣
看著費舍爾勳爵帶著三名同伴怒氣沖沖地離開,拉姆主管湊到許亦身邊,有些擔心地道:"許會長,您……您這樣對待農業署的官員好嗎?伯爵大人不是吩咐過,希望您和農業署好好合作,將您在邦塔城做的那些事情推廣開嗎?"

許亦指了指四人離去的方向:"你覺得他們這是合作的態度嗎?"

拉姆主管頓時無語.

剛才費舍爾勳爵四人一來就是一副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模樣,完全把許亦當成了下屬一般看待,甚至還說出了命令許亦交出農田魔力機械這種話,那可真沒有半點兒合作的意思.

要知道就連薩摩伯爵在信中也對許亦十分推崇,語氣極為客氣,可見這個許會長並不是一般的平民.

再加上萊斯利子爵和他關系密切,那麼許亦不把這區區四名農業署的官員放在眼里也很正常.

"拉姆主管,你是怎麼確定他們四個是農業署的官員的?"許亦忽然問道.

拉姆主管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許亦現在甚至已經開始懷疑剛才那四人的身份了.

他連忙答道:"他們身上的制服就是農業署的制服,而且還帶著農業署的徽章.在安威瑪爾城內,還沒人有這麼大膽隨意冒充官員的."

許亦點了點頭,沒有再問,而是回到屋內繼續對那六台機器進行檢測.

檢測結果還算樂觀.

這六台機器畢竟都是鐵制品,而且在制造過程中許亦嚴格要求質量,再加上矮人們的精湛手藝,使得這六台機器都極為結實,很難損壞.

除了其中一台小型魔力挖掘機內部的魔法陣遭到了破壞無法啟動外,剩下五台都可以算是完好無損.

許亦手頭沒有合適的材料修理,別院內當然也不會有相應的材料被備用,于是許亦向拉姆主管交代一聲,再次離開別院,走入安威瑪爾城的街頭.

相比起昨天,今天街頭上身穿魔法袍的魔法師們數量又多了一些,不管你朝哪個方向看過去,都會有三三兩兩甚至更多的魔法師映入眼簾.

如果只是這兩天來到這個世界的話,那麼一定會讓人產生這個世界所有人都是魔法師的錯覺.

許亦只不過是找到一家魔法材料店購買一些布置魔法陣的材料,便足足排了半個多小時的隊伍才算買到,由此可見一斑.

正要離開這條專門出手魔法師相關物品的商業街時,前方一家小店里忽然一個人踉踉蹌蹌地沖了出來.

"早就說了,沒人會看得上你那個破玩意,以後不許再來了!"一個伙計模樣的年輕人從店里沖出來,對那人吼了一句後,還沖著他的屁股踢了一腳,這才重新回到店里.

看著那人拖著身子離開的背影,許亦忽然間覺得有些眼熟.

想了好一會兒後,許亦這才回想起來,這個人赫然就是昨天他剛來到安威瑪爾城時救下來的那個家伙.

看著他一瘸一拐地向商業街外挪去,許亦心中一動,跟了上去.

那人離開商業街後,轉入一條小巷,尋到一個偏僻幽靜的角落,也不顧忌地面石板的冰冷,徑直坐了下來,然後從懷里摸出一個黑漆漆,看起來似乎是面包一樣的東西慢慢啃了起來.

他分明是很餓了,卻吃得很慢,啃下一口黑面包後,在嘴中咀嚼好久才會咽下,就好像這塊扔在地上都不會有人問津的黑面包也是一頓很難享受到的美餐一般.

許亦在不遠處看了一會兒,想了一下,離開小巷,買了點兒東西,走到他面前.

"嘿,光吃面包會很渴的,喝杯牛奶吧."許亦在那人面前蹲下,遞過去一瓶剛剛在街邊小店里買到的熱牛奶.

那人頓了一下,抬起頭看向許亦,許亦立即露出一副和善的笑容.

那人又看了一眼許亦手中的熱牛奶,眼神中流露出渴望的神情.

許亦將熱牛奶朝他面前送了送,然而他喉嚨咕隆一聲後,卻重新低下頭,並沒有接過熱牛奶的意思.

許亦有些意外,這人衣衫襤褸,頭發也髒亂得如同雞窩一般,看起來更是好多天沒吃飽飯,無論怎麼看都和乞丐無異,想不到竟然會拒絕自己的施舍.

想了想,許亦笑道:"嘿,兄弟,這可不是施舍給你的,我是一名商人,想來和你做一筆生意,這杯熱牛奶只是一個見面禮罷了."

那人再次抬起頭,髒兮兮的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許亦指了指他的胸口:"我看到你剛才從那家店里出來,聽伙計說的話,你應該是想把懷里的這個東西賣給那家店,對不對?哦,對了,我除了是一名商人之外,還是一名魔法師.我可以感受到,你懷里的那個東西上附著的魔法陣很奇特,我對它很感興趣,你能拿給我看看嗎?如果滿意的話,我可以把它買下來."

那人猶豫了一下,忽然伸出手,接過許亦手中的熱牛奶,一口灌了進去.

這杯熱牛奶溫度還挺高,他這一下頓時把自己燙得不輕.

許亦耐心的等他恢複過來,再把另一只手上早就准備好的食物也遞了過去.

那人這次並沒有拒絕,接了過去,就這熱牛奶一頓狼吞虎咽.

直到將熱牛奶喝得一滴不剩,食物也連一些碎渣都吞了進去後,那人長長吐出一口氣,這才看向許亦,終于開口:"你……想買?"

或許是因為他和人對話的機會太少,雖然僅僅是三個字,他卻說得十分吃力.

許亦搖了搖頭:"我不敢肯定會不會買.我是一個商人,沒看到實物之前,是不會輕易做決定的.當然,如果我的感應沒有錯的話,我應該會買下來."

那人點點頭,伸手在懷里摸了一下,掏出一個圓圓的水晶球遞了過來.

許亦接過水晶球,仔細打量起來,發現這個水晶球從表面上看起來和那些小孩子的普通玩具沒什麼區別,不過用魔力一探查,就能知道水晶球的底座上應該附著著一個風系魔法陣.

"能讓我試試看嗎?"許亦指了指水晶球的底座問道.

那人點點頭,很是好奇地看著許亦,似乎想看看他准備怎麼做.

許亦精神一凝,一絲魔力便從手心探入水晶球的底座.

附著在水晶球底座的魔法陣瞬間被激發,底座上頓時一股微風吹出,將水晶球里面被用來代表雪花的碎屑紛紛吹起,水晶球里頓時像是生出了漫天飛雪.

剛開始的時候,倒是並沒有什麼稀奇,水晶漆的底座通過風系魔法陣不斷地吹出穩定的微風,和普通的魔法陣也沒什麼兩樣.

可是過了片刻後,底座上吹出來的風忽然一變,竟然從向上吹變成了向斜上方吹.

本來就已經被吹到空中的碎屑因為風向的變化頓時重新飛舞起來,在水晶瓶內狂狷亂舞,使得水晶球內原本還算穩定的景象瞬間變成了一副暴風雪襲來的模樣.

又過了片刻,水晶球底座上的魔法陣忽然不再吹出微風,而是陡然止歇,漂浮的碎屑便自然而然地重新落了下來.

當碎屑完全落下後,底座上的魔法陣再次啟動,這次卻只是從底座上不同的地方偶爾像是噴泉一般噴出一股氣流,並不是持續吹風.

于是鋪滿了底座的碎屑便隨著一次次噴氣猛地向上爆開,再紛紛揚揚地落下.

底座上噴氣的頻率忽快忽慢,有時候只有一個噴氣口噴出氣流,有時候卻是整個底座一起噴發,水晶球內的碎屑胡亂地漫天飛舞著,看起來煞是美麗壯觀.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約兩分鍾後,底座又恢複成最開始的向上吹出微風的情況.

許亦撤回魔力,水晶球內恢複平靜.

"以後都會一直重複這個過程對嗎?"許亦舉著水晶球向那人問道.

那人神情有些訝然,點點頭反問:"你看出來了?"

許亦笑了笑,重新看向手中的水晶球,眼神逐漸變得熾熱起來.

這個水晶球看起來並不怎麼出奇,但是許亦卻很清楚,這個水晶球底座上的那個風系魔法陣,卻足以引發一場革命!

在這之前,無論是許亦學習還是接觸到的魔法陣,都是在布置魔法陣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效果,並且這個效果還都是完全單一的,不會發生什麼改變.

比如魔力風扇用到的風旋法陣,在布置在魔力風扇底座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風旋的威力有多大,然後由它來做動力推動扇葉,扇葉的轉速便會固定,吹出來的風力也固定.

至于第二代可變速魔力風扇,實際上是在魔力風扇的底座上布置了三種威力不同的風旋法陣.

切換魔力風扇的轉速時,就是切換了不同的風旋法陣而已.

然而現在許亦手中這個水晶球底座上的風系魔法陣,卻在許亦一直保持著相同魔力注入的情況下,居然會產生各種不同的變化!

不僅僅是風速的變化,還有風向的變化,甚至還有出風口的變化,頻率的變化等等……

如果硬要形容的話,這個水晶球上的風系魔法陣,甚至已經帶上了那麼一絲編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