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威風凜凜的子爵大人
兩天後,一列由七輛馬車組成的車隊緩緩駛入蘭帕里王國首都安威瑪爾城.

車隊剛剛過了城門,來到第一個轉角時,海納斯男爵便從第一輛馬車上跳了下來.

"萊斯利,許亦,我先一個人回家去了,有空了我再來找你們.對了,許亦,說不定我父親會有興趣見見你."

"那我還真是榮幸之至."許亦笑道.

海納斯男爵卻皺起眉頭,搖了搖頭:"我父親他……算了,既然你好不容易來了一趟,能多見見人對你應該也是好事.好了,就這麼說定了,我先走一步,再見."說罷向馬車內的許亦和萊斯利子爵揮揮手,向街角走去.

"他准備走回去的嗎?"許亦看著海納斯男爵施施然走在人潮湧湧的街頭,有些愕然.

"托伊爾侯爵府距離這里並不遠."萊斯利子爵隨口解釋了一句,然後向車夫吩咐了一聲,車隊向另一方向重新駛去.

作為蘭帕里王國的首都,安威瑪爾城的熱鬧程度可遠非小小的邦塔城能夠相提並論,車隊在城內行進得並不順利,足足花了半個小時,才駛過三條街道.

"如果不是帶那麼多東西的話,我們倆還不如跳下馬車,直接走過去比較快."許亦掀開窗簾,望了一眼外面熙熙攘攘的擁擠模樣,心想在地球上的大城市中有堵車的情況,到了這個世界居然還會碰到.

"沒辦法,安威瑪爾是王國里最大的城市,人當然比邦塔城多得多.再說馬上就是魔法師工會認證考核的時間了,現在城里的人比平常還要多不少,不擠才怪了."萊斯利子爵也看向窗外,臉上沒什麼焦急的神色,反而帶著微笑."小時候我經常會一個人溜到街上來玩的,看到現在這副情形,其實還挺懷念."

許亦聳聳肩,心想自己可沒辦法和萊斯利子爵產生這種共鳴.

車隊依然在大街上緩慢的前行著,好在目的地已經不遠,許亦倒也不著急,放松心情看著窗外的街景.

正如萊斯利子爵所說,因為臨近魔法師工會考核,安威瑪爾城內多了許多身穿法袍的魔法師,有形單影只的,也有三三兩兩湊在一起,更有一群年輕的,看起來不過就是十多歲的孩子聚成一團.

"這些小孩子應該是哪家魔法學院統一組織來的."萊斯利子爵向馬車右前方不遠處那一批身穿統一制服的孩子掃了一眼,再轉頭看向許亦,臉上現出一個有些古怪的笑容."嘿,許亦,聽說你前幾天在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里弄了個什麼助學基金?你打算把那些學生們都騙到商會里去為你干活嗎?"

"什麼叫騙?"許亦瞪了萊斯利子爵一眼."那些條件我可都是說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怎麼能算是騙?再說了,畢業後到我們新飛商會工作又不算是埋沒了他們,薪水絕不會少,還能給他們那麼大的發揮空間,這麼好的事情,很多人想都想不到."說著又指了指馬車外的那群孩子."告訴你,如果有可能的話,我甚至想把新飛助學基金在每一家魔法學院都設立起來,最好能夠讓所有學習魔法的孩子們都知道有新飛商會的存在."

萊斯利子爵深深地看了許亦一眼:"你是打算從這些孩子們入手,改變魔法師們的看法嗎?"

"你看出來了?"許亦笑了笑,表情有些無奈."沒辦法,想改變成年魔法師們的想法實在太難,我只能做長遠打算."

"其實也不是你想象得那麼難."萊斯利子爵沉吟道."想想看,既然你能夠說服卡米拉大魔法師,那麼顯然也能夠說服其他的魔法師.說白了,只要你能夠給他們足夠的利益,想要改變他們的想法就絕不是沒有可能.當然,你如果想改變整個魔法師工會的想法……以你現在的實力,只怕是不太現實."

許亦歎了口氣:"子爵大人,您這是在說廢話."

萊斯利子爵哈哈一笑:"我反正不插手商會管理決策,所以只是說說想法,至于怎麼聽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許亦沒好氣地白了萊斯利子爵一眼,正想駁斥他兩句,馬車前方忽然響起一聲慘叫和幾聲驚呼,打斷了他的話.

循聲望去,就看到馬車前方忽然就空出來了一片,一個身穿一件髒兮兮黑色長袍的男子滾了幾圈,剛好擋在馬車前面.

如果不是車夫反應夠快,拉住了馬,只怕他現在已經被馬蹄踏了上去.

人群中又走出三個衣著華貴的年輕人,看了一眼地上那人後,中間那名年輕人狠狠地一腳踢在那人胸口,嘴里罵道:"早叫你不要擋著本少爺的路,居然還敢不聽?你說你是不是欠揍?嗯?"

一邊說著,年輕人一邊還一腳一腳地踢在那人身上.

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敢反抗,還是根本沒有反抗的力氣,雖然每一腳踢到他身上都疼得他忍不住弓起了身體,卻只是悶哼著,根本沒做任何其它的反應.

許亦皺起眉頭,瞅了瞅那三名年輕人,再看一眼地上那人,心中猶豫.

這副情形讓他心中有些不忍,然而這三名年輕人衣著華貴,又敢在安威瑪爾城的街頭表現如此囂張跋扈,只怕說不准就是哪家貴族的子弟,貿然出手的話,說不定就要惹上麻煩.

正在許亦猶豫的時候,另外兩名年輕人也加入了毆打的行列.

三人一起動手,數腳下去,地上那人忽然喉嚨一張,竟是噴出一口鮮血,盡數灑在路面的石板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圍觀人群中響起一陣驚呼,顯然也是被嚇到了.有些人同樣露出猶豫的神色,卻還是沒人站出來,顯然和許亦一樣有些顧忌.

然而許亦現在卻實在忍不住了,身子一動,就准備跳下馬車.

可是他剛一起身,一旁的萊斯利子爵一把抓住了他.

"許亦,你想管這個閑事?"萊斯利子爵問道.

許亦瞥了他一眼,冷聲道:"子爵大人,或許您這個貴族已經習慣了這種事情,但是我還是沒辦法習慣."

萊斯利子爵啞然失笑:"我只是問你一下,你怎麼就把火發到我身上來了?又不是我在打人."

許亦默然不語.

萊斯利子爵搖了搖頭,輕歎道:"我本以為憑你在邦塔城的表現,不應該是這麼熱血的,想不到卻還是看錯了."

許亦皺起眉頭:"子爵大人,您到底想說什麼?如果沒什麼的話,就別耽誤我救人了.再過一會兒,那人搞不好就要被打死了."

萊斯利子爵哈哈一笑,起身將許亦按回了座位,掀開馬車車簾直接跳了下去,沖著那三名年輕人冷然喝道:"維克托,沙魯,厄加特,兩年沒見,想不到你們三個小子還是這幅混賬模樣,還不快給我住手!"

"誰他媽敢對少爺我大喊大叫,找死……"中間那名年輕人正踢完一腳,聽到有人居然對自己大聲呵斥,頓時大怒抬頭,然而剛罵出一句,卻陡然頓住,臉上原本囂張的神情也像是見到鬼一般瞬間變得煞白.

另外兩名年輕人感覺有異,同時抬起頭看過來,見到萊斯利子爵後,臉上表情瞬間也變得和中間那名年輕人一樣的慘白.

萊斯利子爵嘿嘿一笑,向中間那名年輕人道:"維克托,你膽子不小啊,居然敢說我找死?你是自己過來認罰呢?還是我過去收拾你呢?"

被稱作維克托的年輕人渾身一哆嗦,臉色變了幾變,最終卻還是苦著臉走到萊斯利子爵身前.

許亦離得近,分明聽到他走過來時,低聲向萊斯利子爵懇求了一句.

"萊斯利大哥,這里人多,給我留點兒面子……"

萊斯利子爵冷哼了一聲,點了點頭,忽然抬起腿一腳踹在維克托的肚子上.

"砰——"

這一腳顯然不輕,維克托疼得彎下了腰,嘴里卻根本不敢喊疼,好一會兒後才挺起腰,重新站直,臉上已經冒出幾滴冷汗.

萊斯利子爵又向另外兩名年輕人勾了勾手指頭,那兩名年輕人互相看了一眼,苦笑著乖乖地走了過來.

"砰砰——"

萊斯利子爵也不廢話,對著他們的肚子一人踢了一腳,從聲音就能聽從絕不比剛才踢維克托的那一腳輕.

踢完後,萊斯利子爵沖三人擺了擺手:"行了,都滾蛋吧."

三人如蒙大赦,轉身竄入人群,瞬間消失不見.

圍觀人群本以為今天搞不好會出人命,卻沒料到突然跳出一個人來,剛才還無比囂張的三名貴族少爺瞬間就如同老鼠見了貓般,這件事輕松解決.

眼看沒有熱鬧可看,眾人紛紛散去,卻沒人理會躺在地上那人.

許亦跳下馬車,剛要伸手去攙扶那人,卻見那人已經掙紮著爬了起來,竟是看都不看救了他的萊斯利子爵一眼,拖著身子緩緩離開.

萊斯利子爵見到許亦依然盯著那人離去的背影,沒好氣地道:"喂,許亦,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你要好人做到底,上去給他找家醫館療傷,順便給他點兒錢吧?這個家伙連謝謝都不說一句,只怕不值得你這麼做."

許亦看到那人消失在一條小巷里,這才回過頭,滿臉疑惑地道:"奇怪,為什麼剛才我會在他上感覺到一股奇怪的魔力波動呢?不像是魔法,倒像是魔法陣."

萊斯利子爵一怔:"你說他是魔法師?不會吧?一個魔法師怎麼會混到這種地步?"

許亦搖了搖頭,他當然是不可能知道具體原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