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主人,救救我!
下課的鍾聲已經敲過一段時間,班上的其他同學們早就離開了座位,要麼去外面放松身體,要麼和好友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談笑風生.

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的每堂課都要持續一個半小時,課間休息的時間也就長了些,多達二十分鍾,學生們當然要抓緊時間好好輕松一下.

唯獨薇薇安是個例外.

除了去了一趟廁所外,薇薇安完全沒有離開自己的課桌,她一直低著頭,認真地看著剛剛課堂上記下來的筆記,一遍又一遍地重複閱讀,試圖將這些知識牢牢地記入腦海,並盡全力理解.

被許亦送到這所學院後,薇薇安一直都是這樣如饑似渴地拼命學習著.

因為父母都是奴隸,薇薇安從生下來後便被定為了奴隸的身份,于是在被許亦買下來之前的那十四年里,薇薇安便一直以奴隸的身份生活著.

雖然萊斯利子爵對待手下的奴隸遠比其他的貴族們要友善得多,但奴隸就是奴隸,所謂的友善,也僅僅限于不會輕易虐待和打殺罷了,當然不可能讓薇薇安有接受教育的可能.

換了許亦做自己的主人後,薇薇安發現自己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不僅每天可以不愁吃睡,干的活也不過就是一些輕松的家務而已.

而且許亦對待奴隸的態度甚至比萊斯利子爵還要好上無數倍.

薇薇安知道自己被許亦買下來後,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備,她以為許亦像很多有特殊口味的人一樣,看上了自己這個根本沒有長成的身體.

然而許亦和她同住了兩個月之久,卻一次都沒有對她動手動腳,更不要說真的對她做些什麼.

這讓薇薇安慶幸的同時卻又有些小小的失望.

好不容易碰到許亦這樣好的主人,假如他真的要了自己的身體,說不定以後就不會把自己再賣給別人吧?

當然這也說不定,薇薇安聽說過有些人買了女奴隸,玩膩了後就把女奴隸再賣給最下賤的**,從此接受更加殘酷的命運.

然而無論如何,忐忑不安的薇薇安都沒有想到,許亦居然會讓自己來上學.

上學,這對于薇薇安來說,是一個曾經在心中充滿期盼,最終卻因為無情的現實而不得不放棄的一個字眼.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名卑微的奴隸,在賽恩斯大陸上,就算是普通的平民們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教育的,何況是她這樣一個死了都不會有人關心的低賤的奴隸.

于是當她聽到許亦詢問她要不要上學的時候,足足愣了好半天,然後經過再三確認後,才充滿驚喜地答應了下來.

轉眼之間,薇薇安已經在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里上了一個多月的學了.

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雖然名為魔法學院,但實際上並不只是教授魔法而已.

起初這所學院的確是瑞克托男爵創辦,專門用來教授魔法的,但經過數百年的發展,現在這所學院已經成為了邦塔城最大的綜合學院.

除了教授魔法外,也教授各方面的基礎知識,如語言,曆史,文化等,甚至連繪畫藝術都有.

因為薇薇安以前並沒有接受過教育,于是許亦先給報了一門基礎的語言課,讓她從最基本的讀書寫字學起.

除此之外,還給她報了一門繪畫.

薇薇安雖然從沒接受過教育,但是她的智力卻並不弱,再加上她對知識的無比渴望,于是只是短短的一個多月的時間,她就掌握了幾乎所有的語言讀寫.


盡管還不可能理解全部意思,但一些基本的閱讀卻已經毫無問題.

相比起語言課方面,薇薇安在繪畫課上的表現就足以稱得上驚豔了.

許亦通過薇薇安閑暇時畫的幾幅畫發現了她具備繪畫天賦,而來到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後,她在繪畫老師的交代下,天賦立即瞬間爆發.

只用了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薇薇安便已經征服了老師,讓曆來嚴苛的繪畫課老師稱她為幾十年不見的天才畫師.

現在的薇薇安,甚至因為她的超強繪畫天賦而在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里已經有小名氣.

可惜這個名氣並沒有給她帶來太多好處,反而給她帶來了一些麻煩.

結束了課後的複習,薇薇安離開語言課教室,走在通往繪畫課教室的路上時,被三個人攔了下來.

"嘿,親愛的薇薇安小姐,請問您今晚可否賞臉與我更進晚餐?"三人中間的年輕男孩兒看著薇薇安,用一種十分油腔滑調的語氣輕松地問道.

薇薇安看了他一眼,認出他是魔法分院的恩里克.

"對不起,我晚上沒有時間."薇薇安斷然否決.

自從在兼修的繪畫課上見了薇薇安一面,並親眼目睹薇薇安的超強繪畫天賦後,恩里克就好像看上了薇薇安,對薇薇安展開了死纏爛打的追求.

然而薇薇安覺得自己好不容易獲得了寶貴的學習機會,又怎麼肯把時間浪費在和恩里克交往上,所以無論恩里克提出任何要求,薇薇安都直接拒絕,沒有給他半點兒機會.

"今天晚上沒有時間不要緊,明天總有時間吧?"恩里克似乎並不想放棄.

"明天也沒有."薇薇安再次搖頭,認真地向恩里克道:"請你放棄好嗎?"

和許亦在一起待的時間久了,受到許亦的多番熏陶後,現在的薇薇安已經不像之前那樣一直都表現得十分怯弱,而是敢于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

恩里克臉色一變,他沒想到薇薇安竟然會拒絕得這麼干脆,甚至一點兒余地也不留.

當著兩個朋友的面,恩里克頓時覺得十分丟臉,忍不住聲音變冷.

"薇薇安小姐,我不過就是想和你一起吃個飯,聊聊天而已,你用不著這麼無情吧?"

薇薇安眨眨眼睛,不太明白恩里克的意思.

她畢竟只是個還不到十五歲的小姑娘,又因為之前一直都過著奴隸的生活,對于人情世故並不太精通,更加不會理解這種小男生的無聊自尊.

然而她的這種態度卻更加激怒了恩里克.

恩里克臉色一沉,想了想,忽然一把抓住薇薇安的胳膊,沉著聲音,惡狠狠地道:"我告訴你,不管你願不願意,今天都必須答應!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看到恩里克的兩位同伴也圍了上來,薇薇安的眼前忽然掠過以前在萊斯利子爵手下時,因為做錯了事情被侍衛們毆打時的情景,頓時臉現懼色,身子微微發抖起來.

看到薇薇安露出了害怕的神情,恩里克立即得意洋洋地哈哈一笑,扯著薇薇安便准備向學院外面走.


薇薇安的力氣怎麼比得過恩里克,雖然極度不願意,卻依然被他扯得不由自主地跟了過去.

如果換做別的女孩子,此時肯定會大吵大鬧地呼救,然而薇薇安從小就是奴隸身份,早就習慣了自己卑微的身份,習慣了被人欺負,雖然心理和身體都十分抗拒,卻根本沒有生起求救的心思.

只是在她的心底里,卻響起了一聲呐喊.

"主人,救救我!"

恩里克拖著薇薇安前進的步伐忽然頓住,一個人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喂,大叔,你想管閑事嗎?我告訴你,這事你最好別……"恩里克話剛說到一半,一個火球忽然撲面而來.

恩里克嚇了一跳,連忙松開薇薇安的手,撐起一個水盾擋在面前.

不得不說,恩里克的魔法水平不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夠撐起一個完整的水盾.

然而這個火球術看起來沒什麼稀奇,威力卻大得出奇,恩里克的水盾瞬間被破,火球術在他的胸口爆開,竟是直接將他轟飛了出去.

恩里克剛剛倒在地上,一個水球又憑空落下,澆滅了他胸口火焰的同時,也將他渾身上下都澆得冰涼.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初,初冬時分本就有些微寒,這時候全身被冷水浸透,自然是一陣極寒襲來,將被火球轟擊而差點兒昏過去的恩里克直接凍醒過來.

看著那人走到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恩里克心中又驚又懼,連忙大聲喊道:"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父親是誰?你敢這麼對我,信不信我讓父親找人把你打成殘廢!"

許亦低頭看著因為被火球術燒掉了一些頭發,再被水浸濕後顯得無比狼狽的恩里克,忍不住發出一聲冷笑.

"哦?你父親是誰?說來聽聽."

"我……我父親是法爾考商會的會長!我告訴你,我認識很多強大的魔法師,隨便找一個就能把你打成殘廢!"提到自己的父親,恩里克好像就忽然變得有勇氣起來.

"居然是摩根會長的兒子,那還真是不好辦啊……"許亦做出一個為難的表情.

恩里克還以為他怕了,從地上一躍而起,指著許亦,趾高氣昂地道:"怎麼樣?現在知道怕了?哼!我告訴你,你把我弄成這樣,休想我放過你.你就等著吧,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有你的好看!"

許亦贊賞地點了點頭:"還算不錯,知道自己打不過我,要找父親幫忙.我本來想好好收拾你一頓的,可惜看在摩根會長的面子上,卻不好再下手了.再怎麼說,摩根會長也說過我們是好朋友,向好朋友的兒子下手,實在是有些以大欺小啊."

恩里克一怔,聽這人說話的語氣,竟像和父親是老熟人?甚至父親還說和他是好朋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糟了,能夠被父親稱之為老朋友的,一般都是和他生意上有來往的人.

父親對商會的利益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假如把今天的事情告訴父親,別說讓父親幫他報複,搞不好還會被父親狠狠教訓一頓.

"你……你是誰?"恩里克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

"不錯,終于知道問我的名字了."許亦呲牙一笑."聽好了,我叫許亦,是新飛商會的會長."

恩里克頓時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