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痛苦的威娜
許亦猶豫了片刻,跟著走了進去.

那對熟悉的男女此時正被侍者引領著在一張桌子旁坐下,剛要准備點餐,許亦已經來到了他們面前.

"嘿,雷姆,威娜,你們兩個不是在薩爾坦城嗎?"許亦抬手向兩人打了個招呼.

雷姆和威娜愕然看著突然出現的許亦,呆了一下後,威娜忽然歎了口氣道:"邦塔城果然是個小地方,隨時都有可能碰到以前的熟人.可是許亦,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你."

雷姆的表情也多少有些尷尬,看向許亦的目光躲躲閃閃的,似乎不敢和許亦對視.

"哦?為什麼不想見到我?"許亦一點兒也不客氣地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好奇地向威娜問道:"我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吧?威娜?"

"不,恰恰相反,是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時隔幾個月,威娜似乎失去了以前在卡米拉魔法師塔時那樣的銳利之氣,整個人似乎都變得消沉了一些,但是說話依然乾淨利落,並不怎麼刻意遮掩躲閃.

許亦沉吟片刻,微微一笑道:"我好像聽說,你和雷姆兩人是在薩爾坦城的雷歐商會負責研究魔力機械,你說你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莫非是這個有關?"

威娜輕輕點頭,剛要開口,卻被雷姆伸手攔住.

"威娜,別說了,難道你還嫌我們不夠丟人嗎?"雷姆的表情有些痛苦.

威娜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正是因為丟人,才要說出來.既然正好碰到了許亦,那麼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反而更好.如果不能獲得他的原諒和幫助,那麼我們就要背負著罪惡感過一輩子了.你願意這樣嗎?"

雷姆抬起的手僵了半天,臉上的神情不停變幻,最後長長歎息一聲,放下手,背靠著椅子,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許亦心中奇怪,從他探聽到的消息中得知,雷姆和威娜跟著卡米羅去了雷歐商會後可是很受重視的,怎麼兩人現在卻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出現在邦塔城呢?

"許亦,你既然知道我們去了雷歐商會,那麼想必也知道我們在雷歐商會是做什麼的吧?"威娜又問.

許亦點點頭:"大概知道一些.雷歐商會應該是讓你們負責研究魔力機械的吧?我看過雷歐商會生產的魔力風扇,算是我目前看到的最接近我們新飛牌的魔力風扇,並且還是第二代可變速魔力風扇,這讓我很意想不到.我本以為沒有我們新飛商會提供技術支持的話,別的商會是不可能自己制作出第二代魔力風扇呢."

雷姆忽然輕輕哼了一聲:"那又不是什麼特別難的東西,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許亦笑了笑,沒有說話,威娜則狠狠地瞪了雷姆一眼,沉聲道:"雷姆,閉嘴!你還嫌不夠丟人嗎?"

雷姆嘴角抽搐了兩下,重新緊緊閉上嘴唇,這次似乎再也不准備說話了.


威娜的目光轉回到許亦身上,頓了頓,續道:"我們起初覺得這個新型的魔力風扇的確不是什麼很難的東西,而且我們也成功仿制出了魔力機床,制作這個魔力風扇並不成問題.事實上在我們的努力下,的確也幫助雷歐商會做出了同樣的可變速魔力風扇,雷歐商會因此還獎勵了我和雷姆一人一百金幣.但是……"

說到這里,平常情況下一直都十分平靜,甚至可以說面無表情的威娜,臉上卻浮現出一絲深刻的痛苦之意.

"許亦,你知道薩爾坦城內和雷歐商會的魔力風扇還有……還有魔力飯煲有關的事故嗎?"

許亦輕輕點頭,這些事故就連《邦塔日報》都報道過,可見影響之大.

威娜臉上的痛苦神色更深了幾分,自嘲地笑了笑道:"如果不是我們不知道天高地厚,把魔力風扇和魔力飯煲研究出來的話,那麼這些事故就根本不會發生.許亦,你知不知道,現在每天睡覺的時候,薩爾坦城里那些因為事故而受傷甚至死去的人們就會在我腦袋里浮現出來,讓我很難睡著.他們本來應該平平安安地在薩爾坦城生活,卻因為相信我研究出來的魔力機械,遭遇到了這樣的意外.我……我對不起他們."

許亦看著滿臉痛苦的威娜,以及同樣掛著痛苦神色的雷姆,有些明白過來.

看樣子他們倆覺得這些意外事故的責任都在他們身上,以至于讓他們背負了深刻的罪惡感.

但是奇怪的是,剛才威娜還說她做了對不起許亦的事情,這又是為什麼?

"許亦,你知道雷歐商會的魔力機床是怎麼回事嗎?"威娜反問.

許亦皺起眉頭,想了想道:"魔力機床的結構遠比魔力風扇和魔力飯煲複雜,雷歐商會的魔力機床並不是從我們新飛商會購買,而是自己研發出來的.可是你們研發的魔力風扇和魔力飯煲都出現了質量問題,那麼雷歐商會的魔力機床只有更加不牢靠才對.然而我沒有聽說過雷歐商會的魔力機床出現過問題,這就證明了,這個魔力機床的技術,並不是依靠你們自己研究出來的.換句話說……"許亦看向威娜和雷姆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起來."威娜,魔力機床的技術,是你們從我們新飛商會這里竊取去的?"

"說竊取就太難聽了吧?"沉默了好一會兒的雷姆這時忍不住開口."許亦,我承認,我們的確是從新飛商會這里獲得了一部分關于魔力機床的信息,但是雷歐商會的魔力機床我們也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理解,可不能算是完全複制你們新飛商會的魔力機床."

許亦掃了雷姆一眼,搖搖頭,不打算和他深入談這個問題.

在賽恩斯大陸上,並沒有知識產權這一說,也沒有專利權這回事,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說,就算雷姆和威娜真的是從新飛商會這里竊取了魔力機床的技術,從法理上來說也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從法理上來說沒問題,從情理道德上來說卻不是沒問題.

賽恩斯大陸上對于個人研究出來的技藝當做**一般,十分看重,其他人如果沒有經過本人的同意,擅自竊取偷學這人獨有的技藝的話,那麼會理所當然地遭到其他人的鄙視.

威娜之所以會覺得她做了對不起許亦的事情,原因就在于此.

正如許亦剛才分析的那樣,雷歐商會之所以能夠自己制作出魔力機床,顯然是因為雷姆和威娜從新飛商會這里竊取了關于魔力機床的技術.

不然的話,雷歐商會在魔力機械研究方面毫無基礎,絕無可能直接研制出更加複雜的,對于機械結構要求更加精細的魔力機床.


"讓我想想……威娜,我記得你在離開邦塔城之前,曾經對我說想去我們商會的工廠參觀一下,你就是在那一次獲得了魔力機床的相關信息嗎?"許亦又問.

"是的."威娜點頭."許亦,其實當時我只是因為好奇,想去看看比魔力風扇更加複雜的魔力機械是什麼樣子,並沒有想過要竊取這些技術.只是後來……後來我們去了雷歐商會後面臨的壓力很大,最後我才想到把我知道的這些東西拿出來."

威娜忽然站起身,深深地向許亦鞠了一躬.

"許亦,對不起."

看到威娜的動作,雷姆本想阻攔,但是伸出手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又停了下來.

許亦看著彎下腰的威娜,心中多少有些唏噓.

想當初在卡米拉魔法師塔里的時候,威娜在研究室里因為自身的魔法實力和天賦,表現得十分傲氣,似乎根本不會向任何人低頭.

現在她卻向自己這個當初在研究室里魔法實力最低的人彎腰說了一聲對不起,實在是讓人意外.

看了威娜一會兒,許亦擺了擺手:"不用了,我不喜歡被人說對不起,這沒有任何意義.還是告訴我你們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邦塔城吧."

威娜並不是拖泥帶水的人,聽到許亦的話後,重新坐了下來,頓了頓答道:"沒什麼,既然出了那麼多事故,那總要有人來承擔責任.我們是負責研究魔力機械的主要的魔法師,當然是我們來承認這個責任.一個星期前,我們就已經被雷歐商會解雇了."

許亦點點頭,並不怎麼意外.

雷歐商會這個處理方法,也和地球上很多公司差不多.

"也就是說,你們倆現在都處于失業狀態了?"許亦問道.

威娜和雷姆互相看了一眼,輕輕歎息道:"薩爾坦城我們是待不下去了.回到邦塔城來也只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是邦塔人而已.不過我們當初離開了卡米拉大魔法師,現在再回去卻是肯定不可能了.我和雷姆商量過,再過幾天,等心情平複一些後,就離開這里,到更遠一些的城市看看."

"我理解你們不想回卡米拉魔法師塔的想法,不過你們為什麼要離開邦塔城去別的地方呢?"許亦道."就算在邦塔城內,憑你們的實力和掌握的知識,一樣能夠找到非常合適的工作."

威娜搖了搖頭:"不可能了.邦塔城內只有在卡米拉大魔法師名下才能進行魔法研究工作,而我們現在又不可能再去研究魔力機械,留在邦塔已經毫無意義."

"當然不是毫無意義."許亦微笑道."只要你們願意的話,我可以代表新飛商會歡迎你們.怎麼樣?你們想來嗎?"

威娜和雷姆愕然看向許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