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是小孩子
"許亦,其實就算你不用補償五百金幣那麼多,族長最終也只能答應你的條件的."回程的馬車上,拉努大師忽然歎了口氣向許亦道.

"哦?這話怎麼說的?"許亦反問.

"你難道沒看到嗎?部落里的生活條件已經相當艱苦了."拉努大師苦笑一聲,搖了搖頭."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曾經向族長建議過,讓族人們多到你們人類的世界闖蕩一下,憑借我們矮人們的鍛造手藝,很有可能將會大幅改善族人們的生活."

"這個建議很不錯啊,為什麼史盧卡族長沒同意呢?"許亦好奇地問道.

拉努大師看了許亦一眼,遲疑片刻,答道:"因為我們矮人以前被你們人類騙了太多次,族長對人類根本就不信任."

這次換成許亦苦笑了.

"那為什麼這一次族長大人又同意了?難道他就不怕我也在騙他嗎?"

"因為已經沒辦法了."拉努大師無奈地道."現在的賽恩斯大陸已經完全由你們人類統治著,幾乎所有資源豐富的地方都是由人類占領,無論是我們矮人也好,精靈也罷,甚至那些壯實的獸人族也一樣只能離你們人類遠遠的,自己找一片暫時還沒有被你們人類占領的地方生活.可是這些地方的資源本來就不豐富,我們又不像你們人類這麼擁有創造力,以至于我們的族人生活條件越來越差,人數也越來越少.許亦,你知道嗎?在我小的時候,我們部落可以有超過一千名矮人的,現在卻只剩下五百多人."

"你小時候?"許亦打量了一下拉努,心想矮人族的壽命可比人類長得多,拉努大師口中的小時候,只怕是好幾百年前了.

拉努大師並沒有理會許亦在想什麼,續道:"就在去年,族中又有三名老人去世,卻連一名嬰兒都沒生下來,整個部落因此又少了三個人.族長知道再這樣下去,我們整個部落說不定都會逐漸消失.可是沒辦法,我們矮人在賽恩斯大陸上根本無力和人類抗爭,早已經不能像數千年前那樣和人類發動戰爭來重新搶奪大陸上的資源.但是想要融入人類的族群中去又談何容易,你恐怕不知道,我為了能夠在邦塔城生存下來,為之吃了多少苦頭,甚至差一點兒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許亦默然看著拉努大師,輕輕點頭.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是光憑想象就可以知道,拉努大師這樣一個異種族,想要在人類都市中徹底融入進去並順利生存下來,需要付出多麼艱辛的努力.

"這一次族長大人其實也並不准備同意你直接從族中拉走那麼多壯年勞力,但是沒辦法,你提出的條件實在太過優厚.別的不說,光是你一下子拿出五百金幣,就可以幫助族內解決很多必須要解決的問題.更何況你還答應給那些雇傭的族人每個月開出高達八枚金幣的酬金,有了這些酬金,那些族人們的家人最起碼以後的生活無須擔心.你說吧,這樣的條件,讓族長怎麼拒絕?"

許亦沉吟片刻,忍不住問道:"矮人們的生活真的已經到了這麼艱苦的階段了嗎?族長又憑什麼相信我呢?難道他就不怕我也是在騙他?"

"你還不明白嗎?就算你是在騙他,但你拿出來的那五百枚金幣是貨真價實的."拉努大師翻了翻眼睛道."再說了,你終究是我帶來的人.我和你這個小子接觸的時日雖然不長,但是憑借我在人類中生活了這麼久,也能看得出來,你小子不是那種虛假的騙子,最起碼你是認真地在履行你所說的話.憑著這一點,我覺得就值得信任你一次."

許亦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呵呵笑道:"原來我是這麼值得信賴的人啊."

拉努大師沒好氣地瞥了許亦一眼:"你小子也別高興得太早,具體怎麼樣,還要看你到時候怎麼對待我的族人們.我告訴你,到時候你要是騙了他們,我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會給你好看!"

許亦連連擺手:"那怎麼會.拉努大師,你和你的那些族人們可都是我的寶貝疙瘩,我用心呵護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騙你們.我實話告訴你吧,拉努大師,你和你的族人們即將要進行的工作,會成為改變整個賽恩斯大陸的最重要的工作,將來你們這些矮人很有可能會在整個賽恩斯大陸的曆史上寫上濃重的一筆.到時候你們將是整個大陸都需要敬仰的專家,還用得著擔心最基本的生活問題嗎?"

拉努大師眼睛一瞪:"你小子別竟說好聽的!什麼改變整片大陸,寫進曆史的,我才不關心這個.現在我最關心的是,你答應給我的族人們蓋的房子在哪兒?"

許亦哈哈一笑,心想讓拉努大師現在就相信這些果然不現實.

但是他卻可以肯定,只要一切順利進行下去,拉努大師和他的族人們,必將成為改變賽恩斯大陸曆史的最重要推動力.

###

回到闊別了三天的邦塔城時已經是夜燈初上時分,進入城內,拉努大師向許亦交代了幾句,自己跳下馬車離開.

許亦吩咐車夫將自己帶回租住的房子,剛一跳下馬車,卻發現自己的房門前影影綽綽地坐著一個人,從身形來看還有幾分眼熟.

走近一看,許亦禁不住一愣.

"斯蒂爾?這麼晚了,你在我家門口坐著干什麼?"

斯蒂爾本來正抱著雙腿,將頭埋在雙腿之間,聽到許亦的聲音後,緩緩抬起頭來.

看清楚她的面容後,許亦嚇了一跳.

燈光映射下,斯蒂爾的臉色十分蒼白,臉型更是消瘦了許多,面容完全失去了之前的那種青春靚麗,一雙大眼睛也幾乎沒有任何身材,整個人就像是虛脫了一般.

"喂,斯蒂爾,發生什麼事了?"許亦擔心地蹲下身子,正視著斯蒂爾的眼睛,沉聲問道.

斯蒂爾張了張嘴,卻沒有吐出半個字,好一會兒後,才緩緩搖了搖頭.

許亦眉頭一皺,也顧不得那麼多,將斯蒂爾攙扶起來,打開門,進入屋子.

剛一進屋,薇薇安的臥室內立即亮起了燈光,隨即響起薇薇安怯怯的聲音.

"是……什麼人?"

"是我!你繼續睡覺,不用起來了."許亦應了一句,扶著斯蒂爾在凳子上坐好,轉身給她倒了一杯開水,再坐在她對面,頓了頓,柔聲問道:"斯蒂爾,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被……被人欺負了?"

斯蒂爾忽然露出一絲苦笑,看了許亦一眼,端起桌上的茶杯使勁灌了一口.

因為喝得太急,竟是嗆得劇烈咳嗽了起來.

許亦深深皺起眉頭.

盡管他對女孩子沒有太多了解,但是從斯蒂爾現在的表現來看,她一定是受到了什麼沉重的打擊,不然她平時是那麼活潑俏皮的一個年輕女孩子,絕不會輕易變成這樣.

"斯蒂爾,是不是……禮物沒送出去?"許亦猜測著問道.

上一次見到斯蒂爾正是那次斯蒂爾晚上來到他這里,說要答謝他的那次,不過後來卻被許亦一句"你還是小孩子"給氣跑了.

不過在之前的對話中,斯蒂爾曾經說過,她讓許亦幫忙制作的那個鋼琴模型已經做好,而她心儀的那個人的生日就要來臨,她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去往蘭帕里王國的王都安威瑪爾城一趟,親手將禮物送給那個人.

現在幾天過去,斯蒂爾卻變成這樣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跑回來了,那便很有可能問題就出在這上面.

聽到許亦的問題,斯蒂爾放下茶杯,怔怔地看了許亦一會兒,忽然問道:"許亦,你說,我是不是小孩子?"

許亦一愣,難道斯蒂爾還在介意上次自己說的那句話?

可是看她的樣子又不太像.

許亦認真想了想,卻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現在斯蒂爾的精神狀況很明顯不怎麼穩定,萬一答錯,很有可能就會造成什麼不可預料的後果.

"這……要看從哪方面說了.從我的角度來看,你……"

"行了,不用說了,你說得對,我就是個小孩子!還是個笨得出奇的小孩子!"斯蒂爾忽然提高了聲音大聲道.

"為什麼這麼說?"許亦皺眉問道.

"假如我不是個天真得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又怎麼會喜歡上那種人渣!"斯蒂爾忽然惡狠狠地罵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