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男人也會吃醋的
離開萊斯利子爵的莊園時剛過正午,許亦抬頭看了看**辣的太陽,決定還是不要冒著烈日回到工廠比較好,便讓文萊管家派出來的馬車夫直接將自己送回到了邦塔城.

炎熱的天氣下,邦塔城依然像平常一下幾乎陷入死寂,許亦在馬車上四處看了看,發現很多人家和店鋪里都能看到魔力風扇轉動的身影,不由笑了起來.

僅僅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魔力風扇便已經在邦塔城內和城外都流行了起來,現在除了那些有錢到能夠布置得起大型冰霜法陣的富豪家里之外,誰家要是每個一兩台魔力風扇,那簡直就要在鄰里之間抬不起頭來.

根據海因策的統計,到目前為止,新飛商會總共售出的新飛牌魔力風扇已經多達兩千三百七十一台.

拋開所有成本來算,淨利潤為兩千二百余金幣.

再拋開海因策獲得的分紅,以及萊斯利子爵因為那一成股份獲得的分紅,許亦因此獲得的收入高達一千五百余金幣!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月內的淨收入而已.

要知道,邦塔城內的平均收入每人每個月也就只是十余枚金幣,年收入差不多就是不到兩百金幣.

以雷姆在卡米拉魔法塔每月三十枚金幣的收入,放在整個邦塔城內都可以算是高收入一族.

但是和現在的許亦一比,無疑要差了無數倍.

這也難怪海因策經常勸說許亦干脆辭掉魔法塔的工作,專心運作商會.

魔力風扇的產量之所以提不起來,決定性的因素就是因為許亦的精力有限.

而他在魔法塔的工作雖然算不上繁重,卻也同樣消耗了他很大一部分精力.

這在海因策看來,根本就是一種極大的浪費.

不過對于海因策的提議,許亦卻每次都堅決拒絕了.

海因策沒有那種遠見,許亦可不能也沒有.

下了馬車後,許亦丟給車夫一枚金幣,拎著大包小包便走進了魔法塔.

沿路碰到不少魔法塔內的同事,見到許亦時都會對他露出一個笑容.

這段時間許亦設計制作的魔力風扇在邦塔城內大賣,魔法塔內的魔法師們就算對俗事再怎麼不關心,卻也多少有所耳聞,間接地也就認識了這個以前完全不熟悉的黑頭發小子.

只不過在魔法塔內的一眾魔法師看來,許亦這多少有些不務正業.

身為一個魔法師,不老老實實地研究魔法,跑去弄什麼不知所謂的魔力風扇,簡直是丟魔法師的人!

許亦對這些笑容中夾雜的怪異目光視若不見,保持笑容,徑直回到了研究室.

一見許亦進來,研究室內幾名年輕的同時立即一聲歡呼,直接沖過來,毫不客氣地從許亦手中搶走了幾個包裹,手腳麻利地打開.

"又是綠豆汁?我說許亦,沒有新花樣嗎?"一名同事還不忘抱怨了一句.

許亦哈哈一笑:"怎麼?吃膩了?那好,下次我記得換點兒新玩意."

"別聽他胡扯,有東西吃就不錯了."另一名女同事一把將剛才抱怨的同事推開."許亦,你每次都要帶這麼東西回來,讓我們很不好意思啊."

"沒什麼,只是些不值錢的小玩意罷了.我總是請假,研究室的工作讓你們多分擔了一些,這也算是表達我的一份歉意."

"呵呵,你太客氣了……"

"哼!你也知道啊."一聲冷哼忽然打斷了這邊的融洽氣氛."許亦,不要以為靠著魔力風扇賺了點兒錢就可以在這里顯擺了.別忘了,你終究是一名魔法師.我們魔法師還是要靠自己的魔法實力論高低的,下個月就是魔法師工會的資格認證考核,我聽說你至今還沒通過最低級的考核?要是下個月你還是通不過的話,那可是個笑話了!"

許亦抬眼望去,發現說這話的是真是在研究室里論魔法實力排名第二的齊米羅.

從許亦進入這間研究室開始,這個齊米羅就一直對他橫挑眉毛豎挑眼,百般看不慣.

起初許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從其他同事那里才打聽到,原來這個齊米羅一直對斯蒂爾有想法,知道許亦竟然是走了斯蒂爾的後門進入魔法塔後,便以為許亦和斯蒂爾有什麼特殊的關系,自然對許亦一直看不順眼.

對于這種人,許亦深知你越理他他就越來勁,便一直淡化處理,當他不存在.

時間長了,齊米羅估計是覺得自己一個人在這邊蹦?沒什麼意思,再加上許亦也沒體現出和斯蒂爾有什麼特殊關系,他就逐漸消停下來.

沒想到今天他又突然蹦了出來.

"喂,齊米羅,你說話也太難聽了吧?"剛才幫許亦說話的女同事頓時不滿道:"雖然許亦還沒通過資格認證考核,但是大家同事這麼久,許亦有什麼實力我們還不清楚嗎?要我說他下個月肯定會通過考核的!"

"哼!露蒂,許亦不過只是給你每次帶點兒小東西就把你收買了嗎?你說他肯定能通過考核?那又怎樣?我看他的實力頂多也就只是一個初級魔法師吧?難道你覺得一個初級魔法師很厲害不成?"

"你……"

許亦伸手攔住還想爭論的露蒂,掃了齊米羅一眼,微笑道:"齊米羅前輩,我的魔法實力遠不如你,我想這一點就不用多談論了吧."

齊米羅沒想到許亦居然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坦誠自己不如他,愣了一愣,也不好意思繼續糾纏下去,只得悶哼一聲,重新坐了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開始專心自己的工作.

"什麼人啊!"露蒂不屑地瞥了齊米羅一眼,輕輕哼了一聲,隨即又皺眉向許亦輕聲道:"許亦,你干嘛要說自己不如他,這不是助長了他的囂張氣焰嘛."

"問題是我的確不如他."許亦笑了笑,一點兒也沒有因此生氣的樣子."露蒂,我可是一個工程師,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實事求是,不能有任何虛假."

露蒂沒好氣地瞪了許亦一眼:"你倒是挺沉得住氣."

許亦微微一笑,左右看看,卻沒發現雷姆和威娜兩人的身影.

"他們兩個今天一起請假了,我看多半是約會去了吧."露蒂笑嘻嘻地道."說起來雷姆那個家伙也不是死腦筋嘛,總算還知道請邀請威娜去約會."

"這樣啊……真是可惜了,我今天還有事找威娜呢."許亦無奈地道.

"你又有事找威娜?"露蒂一臉狐疑地看了看許亦,忽然神神秘秘地湊了過來,悄聲道:"喂,許亦,別怪我沒提醒你啊,你以後最好別隨便單獨找威娜.雷姆雖然沒有明說,但是我看得出來,他因此很不高興的."

許亦一怔:"我找威娜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啊."

"那也不行."露蒂斬釘截鐵地道."男人也是會吃醋的,你小心點兒."

許亦有些哭笑不得,想了想,只能搖頭苦笑:"好吧,我以後會注意的."

既然威娜不在,許亦便失去了來到這間研究室的目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將積累下來的工作快速處理完畢後,已經臨近下班時間.

許亦猶豫了一下,離開研究室,踏上了魔法懸梯.

魔法塔的頂層依然是一片清涼,許亦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後,卡米拉大魔法師研究室的大門自動滑開,讓出了里面的空間.

"許亦,今天居然沒請假?"卡米拉大魔法師似乎剛剛進行完一項魔法研究,正在短暫的休息時間,看到許亦進來,甚至還有興趣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許亦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知道自己這段時間請假太多,居然連卡米拉大魔法師都知道了.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卡米拉大魔法師又問道.

"有兩件事.第一件是專程來向大魔法師閣下您表示感謝的."

"謝我什麼?"卡米拉大魔法師皺眉道.

"感謝您將參加魔法師工會資格認證考核的推薦名額給我."

"給你?"卡米拉大魔法師臉上浮現出一絲狐疑,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點點頭."沒什麼,你的魔法天賦不錯,推薦你也算是挺合適.反正這個名額也起不了什麼太大的作用,頂多只是讓你方便一些罷了,用不著特意來謝我.還是說另外一件事吧."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多謝您的."許亦鄭重其事地向卡米拉大魔法師施了一禮表示感謝,然後從懷里拿出一份圖紙遞了過去."另外一件事則是有一些問題想向您請教."

"又是魔法陣?"卡米拉大魔法師接過圖紙,掃了一眼,輕咦道:"這個……好像是霜冷法陣?"

"不愧是大魔法師閣下,一眼就認了出來."許亦立即一記馬屁送上."沒錯,這的確是霜冷法陣,准確地說是霜冷法陣的改動版."

"我看得出來,不過你改這個霜冷法陣做什麼?"卡米拉大魔法師指了指圖紙."我怎麼發現,你對這個霜冷法陣的改動和你之前改動過的那個風旋法陣有點兒相似呢?"

許亦頓時大感佩服,歡喜地道:"大魔法師閣下,您真是太厲害了,一眼便能看出這個魔法陣最核心的部分.沒錯,我改動這個霜冷法陣的目的,和之前改動那個風旋法陣的目的一樣,就是想讓這個霜冷法陣也同樣擁有而持久的輸出,您看這個法陣效果如何?"

"嗯……總的來說改動得很不錯,不過有幾個地方恐怕有些小問題……"卡米拉大魔法師忽然猛地抬起頭."許亦,你該不會又打算用這個霜冷法陣做什麼東西吧?就像那個什麼魔力風扇?"

許亦微笑點頭:"沒錯,我要做的,就是魔力空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