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螺絲釘誕生
將最後一位受騙的人送走後,許亦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伸了個懶腰.

"呼,終于弄完了,累死我了."

海因策恰到好處地給許亦遞過來一杯溫熱的茶水,笑道:"其實你既然預料到今天這種情況,就該把那些學生們也喊來的,光靠你一個人的話,當然會累."

許亦搖搖頭:"那可不行,在學院里的學業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我可不能耽誤他們.再說當時和他們簽訂的契約上就說明白了,不能和他們上課的時間沖突.再說魔力風扇的生產也和他們息息相關,萬一把他們累壞了,影響到生產就不好了."

海因策白了許亦一眼:"你就累不壞?"

"嘿,這點兒強度不算什麼,以前……"許亦忽然頓住.

他本來想說以前自己在研究院攻關課題的時候,可曾經試過連續三天只睡了四個小時.和那時候相比,現在這根本算是小意思.

可是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已經不在原來那個世界,只怕也再也回不到之前那種狂熱的研究氣氛中去.

想到這里,許亦心中不免掠過一絲惆悵.

見許亦忽然變得沉默下來,並且臉上的表情有些茫然,海因策有些不明所以,卻也知道不方便多問,便也沉默了下來.

室內一時間只剩下艾利克斯收拾東西的聲音.

好一會兒過後,許亦忽然用力搖搖頭,向海因策露出一個笑容.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對了,我剛才說到哪兒了?"

"你說到不能累壞了那些學生,影響到生產."

"哦,對.說到這里,海因策,你抽時間再去瑞克托男爵魔法學院一趟,最好能再招募一些學生來.或者也可以讓那些已經雇來的學生們回去幫忙宣傳一下,效果可能會更好.第二版魔力風扇我馬上就要研制出來了,說不定會趕在這個月底開始生產,到時候估計需要大量的人手."

"嗯,我知道了."海因策隨手將許亦說的話記錄在隨身攜帶的小本子上.

看到他的動作,許亦忍不住笑了起來,因為海因策這個舉動,簡直就像是一個稱職的秘書.

海因策被許亦笑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一翻開本子,卻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對了,許亦,我問過了,邦塔城內還真沒有像你說的那種報紙一樣的東西.最接近的,大概就是城主府每隔一段時間發出來的邸報吧.不過那東西只是給城里的貴族姥爺們發的,一般人根本看不到."

"這樣啊,那算了,我再想想別的方法登廣告吧."許亦擺了擺手,示意這件事先放下."說到人手,海因策,我覺得我們應該直接雇傭一批鐵匠了."

"啊?"海因策被許亦的跳躍性思維弄得一怔."雇傭鐵匠?為什麼?如果是為了鍛造風扇外殼的話,包給城里的鐵匠鋪不是更好嗎?"

"那樣太受制于人了.萬一城里的鐵匠鋪出現問題,我們很難妥善的處理."許亦搖頭否定."當然了,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專業的人手.城里這些鐵匠鋪打造的風扇外殼其實我一直都不太滿意,質量上達不到我的要求,只是因為暫時找不到替代品才一直用著.經過今天的事情,你難道還沒發現,我們之所以輕易地讓那些人相信了他們買的魔力風扇不是出自我們這里,就是因為我們生產的魔力風扇質量更好嗎?所以說,想要確保一個品牌的價值,就一定要確保質量."

海因策想了想今天發生的事情,發現許亦說得沒錯.

如果不是在質量上有了明顯的差距,使得那些人不得不承認他們買的魔力風扇和新飛牌魔力風扇不是一回事的話,恐怕這件事情沒這麼容易收尾.

"可是我們到哪兒去找到大批合適的鐵匠?"海因策皺起眉頭.

"其實我們並不一定要手藝特別高超的,而是需要專精的,適合的鐵匠.你懂我的意思嗎?"許亦問道.

"你的意思是……我們只需要雇傭一些懂點兒鍛造的鐵匠,專門來為我們鍛造風扇外殼就行了?"

"對,就是這個意思.甚至……"許亦微微一笑,眼中掠過一絲奇異的光芒."以後發展到了一定程度,連這些專精的鐵匠都可以不需要太多."

離開海因策雜貨店時已經是下午時分,許亦抬頭看看天色,心想自己今天又請了一天假,算下來這個星期已經請了三天假,接近一半時間沒在魔法塔上班.

"研究室的同事們肯定已經在猜測我不想干了吧?說不定還會說我太笨,放棄了在卡米拉大魔法師身邊研究魔法的機會."許亦自嘲地笑了笑."不過說起來,卡米拉大魔法師倒是一直沒表態過,換做別人的話,說不定已經被他趕出魔法塔了."

一邊猜測著卡米拉大魔法師的真實態度,許亦一邊腳步輕快地繞過了數個街角,再次來到火山鐵匠鋪面前.

和往常一樣,剛一走進鐵匠鋪,迎面便是一股熱浪襲來.

"嘿,拉努大師,接著."許亦看都不看,將手中拿著的酒瓶向鐵匠鋪里一扔.

一只粗壯的手臂從熱浪中伸出,穩穩地接住酒瓶.

"臭小子,沒看到我在工作嗎?萬一弄……咦?好酒!"

拉努大師剛罵了一句,便被酒瓶中揮灑出的濃烈酒香吸引住,二話不說便朝嘴里灌了一大口.

"呼……真是好酒!"拉努大師滿足地吐出一口酒氣,順便還打了一個酒嗝,這才看向許亦."喂,小子,這應該是薩奇莊園的三十年陳釀吧?這一瓶少說也要五個金幣.你小子可不會沒事獻殷情,說吧,又有什麼古怪的要求了?"

"什麼叫古怪的要求?"許亦叫屈道:"拉努大師,難道您一直對我之前提出的那些要求不滿嗎?別忘了您自己也是同意的,按照我的那些要求改動過後,那兩台機器的效果會變好了很多嗎?"

"哼!我是這麼說過,但是你小子哪一次要求都要把我好好折騰一頓."

許亦干笑了兩聲,看向旁邊,目光落在鐵匠鋪角落里擺放的兩台形狀怪異的機器上.

"哇!拉努大師,我只是兩天沒來,您居然已經完成了?"

許亦興奮地沖了過去,圍著兩台機器賺了幾個圈,一副看到寶貝一樣的表情.

"哼!我拉努是什麼人?不過就是兩台機器嘛,有什麼難度?"拉努大師冷哼著又灌了一口美酒.

許亦這時候已經開始從頭到腳仔細地檢查起這兩台機器來.

其中一台自然是他前段日子找到拉努大師讓他幫忙制作的魔力搓牙機,另一台則是後來補充的魔力打頭機.

這兩台機器是制作螺絲釘的重要機械,只要這兩台機器都能成功運作,那麼許亦所設想的批量生產螺絲釘就將成為現實.

不要小看螺絲釘,這東西看起來不起眼,但在工業體系中隨處可見,幾乎是必不可少的材料之一.

地球上無論是大是小,是複雜還是簡單,不管什麼工業機械或者工業產品,幾乎都會有螺絲釘包含其中.

能夠成功地批量化生產螺絲釘,就代表著許亦在賽恩斯大陸的工業之路上終于踏出了堅實的一步!

"拉努大師,這兩台機器現在能用嗎?"許亦轉頭問道.

"廢話,我都告訴你做完了,難道還不能用嗎?"

"很好."許亦在鐵匠鋪里撿起一根細小的鐵柱,放在打頭機的模具加班里,然後按下打頭機的開關.

沒有動靜.

"蠢貨!你都沒放魔力水晶進去,怎麼可能會動!"身後響起拉努大師的怒吼.

許亦一拍腦袋,這才發現自己由于太過興奮,竟是把最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許亦連忙翻出早就准備好的一塊高階水晶放進打頭機的動力源中,重新按下開關.

打頭機內部的沖頭忽然發出"砰"的一聲爆響,整個沖頭高速飛出,狠狠撞在模具中的鐵柱頂端.

"鏗——"

打頭機內爆出一聲清脆中略有幾分怪異的巨響,帶動著打頭機也劇烈顫抖起來,整個鐵匠鋪的地面也隨著這一聲巨響抖了幾抖,聲勢著實嚇人.

許亦不由呆住了.

不就是打個螺絲頭麼,至于弄得這麼驚天動地?

片刻後他才反應過來,再次按了一下控制開關,沖頭重新劃回頂端.

許亦將模具內的鐵柱取了出來,欣喜地發現,鐵柱的一頭果然在沖頭的巨大壓力下被擠壓成了一個圓頭,而在最頂端還有一個十字型的凹槽,正是一個標准的螺絲頭.

"還不錯嘛."許亦滿意地點了點頭."再來試試搓牙機."

相比起簡單粗暴的打頭機,搓牙機的運轉就要複雜得多.

盡管許亦已經做出了許多簡化,這台魔力搓牙機上依然動用了多達四處魔法陣,光是魔法陣的繪制就消耗了許亦大量的精力,更不用說要將這四處魔法陣和整台機器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不過當看著螺絲栓在刀具的切削下快速地刻上一圈圈螺紋時,許亦卻全然忘了研究這台機器時的辛苦,渾身充滿了成就感.

這可是在賽恩斯大陸啊!這可是在一個毫無工業基礎的世界里啊!

能在這個世界成功的制作出一枚螺絲釘,這可是一項偉大的成就!

作為完成這一項偉大工程的最重要的參與人,許亦完全有足夠的理由為之自豪!

一旁的拉努看著一個普通的鐵柱在兩台機器的加工下片刻後便變成了一枚精巧美觀的螺絲釘,心中也充滿了驚奇.

起初只是覺得這小子設計的這兩台機器很是古怪,拉努才抱著挑戰的心思幫他做了出來.

而現在看到這兩台機器的神奇,拉努卻忽然覺得,這兩台機器搞不好比他之前打造的任何鐵器都要來得重要.

"這個小子到底是怎麼想出這兩台機器的?"拉努看著許亦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