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63章 揚帆起航
許楓看到大長老直接殺過來,已經有書名海神衛族人身死,大長老猶如狼入羊群,毫無阻滯,如果讓他接近慕容倩兒,那麼結果不言而喻,沒人能阻擋得了他。.

偏巧在這時,海神衛一族的這個海底世界突然搖晃起來,好像被人顛倒了一般搖晃,一層層結界粉碎破裂,歐諾個見崩塌的殘片浮現在眾人眼中。突然一個長老驚慌大叫:“誰把大陣毀了?誰干的?”

所有人都聽明白了,維持海底世界的陣法毀了!陣法崩塌,當海水湧進來的時候,那麼這里就是無盡的海底了,那麼到時候誰都要死,誰都無法承受這深海巨壓。只不過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反應,一道海云風暴就卷了起來,將所有人都卷入其中。

慕容倩兒突然從許楓背後緊抱著許楓,生怕許楓丟失,許楓急忙讓鴻蒙龍尊纏繞在二人之中一座保護,同時祭出邪陽輪再加一層保護。而大長老也沒有機會了,天不遂他願,海云風暴可不止一個,他能硬抗一個海云風暴,卻是無法抗住數十個,數百個。

陣法失控,海云風暴四起,所有人都被卷了出去,從深海卷出到萬波海海面。而這個海底世界也逐漸崩壞,夜明珠無法照亮萬波海,逃不掉的人也只能死在這里了。

無念、紅姑等人逃了出去,意外的八個人都沒事,他們是順著許楓提供的線路逃走了,臨走前發現了海神衛一族所在的海底世界陣法核心!那里原本都有長老監控的,可是今天注定是個不尋常的曰子,眾長老都想著自己能得到鎮海神珠,都跑了,結果讓八人出手把陣法核心給毀了,然後通過傳送陣傳到海面。

無念看著海面上升起的一道道海云風暴,惆悵道:“鎮海神珠沒找到,卻是丟了眾多法寶,真是虧啊。”

“無念兄,能活下來就不錯了。”旁邊一個黑瘦修士安慰道:“畢竟當時的情況如此危險,如果海神衛他們急著殺我們,那偶現在的機會在這里感歎呢?只是那個許兄不知道能否逃出來?”

眾人一陣沉默,破壞陣法的時候,他們都光顧著報複,卻是沒有想著許楓還沒走,這不是把自己的救命恩人給坑害死了嗎?顯然這個話題並不討喜,大家都沉默不語了,加速飛遁,離開這片海域。

而他們不知道,許楓還得感謝他們呢!要不是海底世界的陣法崩壞,大長老估計要了自己的命了。

許楓悠悠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慕容倩兒緊緊的抱著,後背兩團柔軟擠壓著自己的後背,螓首輕靠在自己的肩膀之上,兩人周身環繞著鴻蒙龍尊,就這樣漂浮在水面。

許楓問道:“我們被卷進還與非能報之後過去多久了?”

鴻蒙龍尊長呼了一口氣:“三天多了吧?你的身體受傷了。”

許楓動了動,的確感覺到不妙,身體一點力氣都沒有,五髒六腑也都受到了沉重的打擊,許楓奇怪道:“難道你沒事嗎?在海云風暴之中,你作為保護我的第一層壁壘啊!”

鴻蒙龍尊揚了揚龍頭,長呼一口氣道:“是他干的,海云風暴只是把你給甩出來而已。之後你們就遭遇在一起,你們都受了傷,但是都不重,可是他比你更早醒來,已經對著我狂轟爛打了三天了!你的傷就是透過暗勁穿透我的身體打在你身上的,慕容倩兒醒過兩次,卻都被打暈了。”

“我的速度比不過他。”鴻蒙龍尊頓了頓又道:“他的遁術異常厲害。”

“什麼!”許楓震驚的大叫,側過頭一看,果然看到不遠處正在休息的三長老!他站在水面之上似乎在恢複也似乎在等待。

許楓急忙拿出儲物袋里的丹藥,服下,問道:“你休息吧,這家伙我來收拾。”

鴻蒙龍尊的狀態也不好,這一點許楓還是知道的,沒有必要讓鴻蒙龍尊繼續冒險了。丹藥化開,許楓的傷勢也逐漸好起來,許楓又祭出一開始准備的翻船,把慕容倩兒放在船上,同時也喂給她一顆丹藥,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能好起來。

忽然,許楓一抬頭就看到二長老蒼老尖嘴臉,二長老嘿嘿一笑:“小子,泡走了我們海神衛一族最美的姑娘,感覺如何?她還是得到海神傳承的人哦。”

許楓咧嘴一笑:“感覺挺好,至少不壞。”

三長老和許楓都沒有輕舉妄動,大家都知道對方不簡單,尤其二長老,他比許楓更早醒來,原本想著直接格殺許楓,結果被鴻蒙龍尊擋下了他的所有攻擊,他一連進攻了三天,終于感覺到鴻蒙龍尊逐漸虛弱了。

可是這個時候許楓也醒來了,三長老不知道鴻蒙龍尊還能有什麼樣的作為,防禦上來說,能抵擋自己三天的狂攻,其厲害可見一斑。如果也具備進攻能力呢?

三長老眯著眼,又說道:“當時我是負責看守你的,是我的疏忽,讓你把整個海神衛一族都給毀了。”

“你們褻瀆海神,欺瞞族人,也夠久的,就沒想過事情敗露的一天嗎?”許楓不屑的說道:“閑話少說,今天也是你死死我亡的局面,亮真功夫吧。”

三長老笑呵呵的繞著許楓走著圈,又問道:“你剛才服下的什麼丹藥?如此神效?能讓你在片刻間恢複了傷勢,我花費了三天工夫,好不容易才從你的靈寵之中把你重傷。你真是不止一次讓我感到意外。”

許楓大方的拿出一顆丹藥,丟給三長老,道:“姹元神丹,可是極品丹藥,只要還有一口氣,再重的傷也能恢複過來。”

三長老捏著靈丹,突然狂笑不止:“如此好的丹藥你卻就這樣給了我?哈哈哈,不是讓我多擁有一次反撲的機會嗎?而你卻是少了一顆絕世好丹,你以為一顆丹藥就能討好得了我嗎?”

許楓咧嘴一笑,又丟過去一顆:“是嗎?我這里還有很多,效果更佳的還有一種叫做天水瓊漿的靈液,我都不舍得用呢。”

三長老的臉瞬間凝固了,原來許楓是打土豪,根本不缺,許楓忽然緊鎖眉頭,道:“要對付你,我就有辦法讓你連丹藥都來不及吃。”

“是嗎?”三長老手一招,一把長劍祭出,極品道寶!另一只手一翻,有一把飛劍祭出,也是極品道寶,這一對飛劍卻是配套,陰陽雙刃。

許楓不願意再等待了,留下同樣受傷的鴻蒙龍尊,直接飛起一腳,把三長老逼出自己的帆船!把戰場拉遠。就他騰空而起之時,一道空間波動瞬間溢散,眨眼間到了他的身前,同時,一道強橫的劍壓已經至眼前,狠狠的劈了下來。

三長老眼中精光一閃,一劍揮出,帶起劇烈的破空聲直接與暗藍之劍碰撞一起。

能量爆破,一圈圈天地元氣帶起陣陣驚雷般的轟鳴往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後震的兩股力量直接讓兩人往反方向疾退而去,震蕩得萬波海海面都不平靜,一層層巨浪掀翻。

三長老被一劍震回,還沒來得及穩住身形,殤龍刀的刀芒一道一道,自虛空中斬落而來。這些刀芒可不同于對付林乾那時,僅僅依靠著境界上的力量揮劍,它們每一劍中都蘊涵著大量鋒銳之極的血氣,還有許楓的紫雷,所造成的震蕩于沖擊,直讓被刀芒壓制的三長老難過的幾乎吐血,尤其令他感到無比詭異的是,這個小子每揮出一刀,似乎隱隱的形成一種無比詭異的限制。

一環扣一環,天階玄技也沒有這麼強吧?為什麼他能牽動天地威勢?

這種詭異的限制力道下,他整個人渾身都覺得極不自然,哪怕是揮出的劍,也不似那麼輕松如意。

許楓可是拼盡全力施展了!畢竟相差數個境界,要是尋常人,早就被許楓一道砍死了,三長老僅僅是感覺氣血翻湧而已。要知道,反震的戾氣,沖擊許楓,他也是極度不舒服。

“沒必要和這個小子繼續糾纏。”三長老虛空中不可思議的一個疾轉,憑借一種無比巧妙的步伐,瞬間脫離許楓的壓制,整個人一個猛然加速,眨眼間已經甩開許楓百米距離。

一番交鋒下來,兩者勢均力敵!

順利脫困,三長老心里暗松一口氣的同時,不禁暢快的一聲大笑:“如何?你神通厲害又如何?我要逃,還是能逃走。”

“走?你六十二等劫難境,對付我竟然想到了走,難道你不羞愧嗎?”許楓嘲諷一聲,瞬間讓三長老啞口無言,心神一凝。一股屈辱的感覺油然而生。

兩人就這麼互相對望著,許楓又吞下一顆回靈丹藥,讓自己繼續保持巔峰狀態,而三長老也急忙把剛才許楓丟給自己的姹元神丹含在嘴中,以防萬一!

海風微微吹過,突然,慕容倩兒飛遁了過來,看著激斗中二人。許楓和三長老都不禁有了停止的打算。

“三長老,自裁吧。”慕容倩兒冷冰冰的說道。

三長老癲狂的大吼:“你真當自己是海神變成?你只是得到海神的傳承?你憑什麼以海神的口吻對我發號命令?我殺你猶如探囊取物!你少得意,等我解決了這個古怪的小子,就取你姓命,鎮海神珠也將會是我的!”

“呵呵,我知道你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鎮海神珠,只是你們都不知道鎮海神珠有什麼作用?”慕容倩兒冷豔姿態,優雅的舉起手,鎮海神珠祭出在手,乳白色的光芒一閃,仿佛是某一種神諭。

萬波海的四周海浪湧動,一股又一股,極強的海妖氣勢湧現,突然之間,整個萬波海的波濤都翻滾沖天。數十頭形態不一的海妖沖破巨浪跳將了出來,紛紛嚎啕大叫,猙獰的瞪著三長老!

“這這你們,你們請幫手,這不公平。”三長老絕望的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