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49章 強拉入伙
慕容倩兒閃身進入狹隘的巨石縫隙,卻是因為過于狹隘,被人看到了衣角一處!白色的宮裝霓裳衣的確有些明顯。慕容倩兒聽到聲音時都緊張的抖了抖,聲音有些熟悉,是自己認識的人!

慕容倩兒看了許楓一眼,心中猶豫不決,最後還是決定了救走許楓。

慕容倩兒顧不得別的,忙道:“快蹲下。”在許楓蹲下之後,揚起裙擺,把許楓整個人都遮住,然後才回身,而剛好這個時候那一隊巡邏的人到了。

帶隊的一個俊朗年青人笑道:“原來是倩兒妹妹,你怎麼在這里?”慕容倩兒眼神狡黠古怪的轉動,一副神秘的樣子說道:“秘密,不能告訴堂兄你,堂兄你不要八卦人家女孩子的事。”

許楓的心也是撲通撲通的跳,雖然慕容倩兒的裙擺有兩層,但是里面大腿卻是沒有衣服遮掩的,自己的臉就緊貼著慕容倩兒大腿,地方太狹隘了,許楓根本沒有別的地方挪動,不過念在慕容倩兒還是在幫助自己,許楓勉為其難的忍一忍吧。

嗯?肌膚有些嫩啊,許楓趁機捏了一下,果然滑膩,吹彈可破。

“啊!”慕容倩兒小叫了一聲,巡邏的幾人都奇怪的看著她,慕容倩兒真是惱極了許楓,這個銀賊!我不會就這樣放過你的!

“倩兒妹妹怎麼了?”眾人一副有事趕緊找哥的態度,那獻殷勤的樣子實在是太明顯了。不過慕容倩兒還是委婉的拒絕,故作神秘的表示是女孩子秘密。

同一族的人,自然很容易說過去,眾人都離開之後,慕容倩兒急忙把許楓放出來。許楓深呼吸一口氣,嘀咕道:“哎呀,我多怕你會放屁,可不把我給熏死了?”

慕容倩兒板著臉哼道:“無恥!趕緊跟我來,我要盡快兌現了我的承諾,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許楓嘿嘿哈哈的說道:“沒想到你還是個守信的人,不錯,能成大器。只是在這種地方,卻是有些難度呢。”

“不要你管,管好你自己吧。”慕容倩兒依舊冷著臉空,渾然沒有剛才和同族的人聊天那樣溫柔可人,許楓很好奇,到底哪個她,才是她內心的真我呢?

這一個海城,路其實還是很多的,許楓看著環境就感覺有些落後,尤其一些偏遠的地方也沒有夜明珠照明,遠遠看向比較光亮的地方,給許楓的感覺就是一個落後的村落。還沒見到什麼宏偉的建築。

兩人繞了很久的路,終于在一個頗具規模的鎮子後面出現。許楓十分驚訝的發現這里竟然有模有樣的,像極了地面上的城鎮,唯獨是這里沒有太陽,有著無數的夜明珠照亮這片海底。

慕容倩兒的家還挺大,四面圍牆,中間有院子有房舍,不過這里明顯沒有別人,僅有她一個,許楓看到了兩處靈位,認出了她的父母,許楓暗暗驚訝,父母雙亡,她一個女孩子能活到這麼大也不容易吧。

“諾,換上!”慕容倩兒丟給許楓一套衣服,竟然是女裝!

許楓納悶了:“你別逗我。”

慕容倩兒心中得意的冷笑:“誰叫你敢調•戲我?現在我要調•戲你了,哼!”

慕容冰兒板著臉,冷若冰霜:“你到底穿不穿?不穿我無法帶你離開,那你就自己走吧,恕我不遠送!”

“你!”許楓真是直罵娘,這是人在屋簷走不得不低頭啊。沒想到自己也有這種時候,許楓忍氣吞聲道:“我穿!”

許楓無辦法,都走到這一步了,還是乖乖聽話吧,許楓進屋之後,慕容倩兒終于忍不住咧嘴大笑,一副勝利者般捏著粉拳:“哈哈哈,知道本姑娘不好惹吧,哼。咳咳,矜持,要矜持。”

許楓穿的衣服就是慕容倩兒已經不要了的,還十分緊,畢竟他虎背熊腰的,哪里合適,慕容倩兒面無表情的說道:“很好,就這樣,我們出發吧。你別怨我,我身邊一般都是跟著女伴,如果跟著男的很容易會引起其他人主意。”

許楓白了她一眼,真是那她沒辦法,現在也只能聽她的了。

就如慕容倩兒所說,還是女裝比較合適,許楓跟著慕容倩兒大搖大擺的走在鎮子的泥沙路上,不是有海神衛一族的人跟她打招呼,而且絕大部分還是男人!從他們看慕容倩兒的眼神就知道,仿佛是垂涎一件物品,想要占有。

可是慕容倩兒一直都是禮貌的跟他們回答,然後陰陽怪氣的把憤怒發泄在自己頭上,許楓有時候真的被她罵的莫名其妙啊。不過許楓也因此更加了解這個女人了,她一直都是帶著面具做人啊。

或許出了她的父母,沒人見過她這個真實的一面吧。不對,其實是因為許楓本身是外來的,又要離開的,她才能如此肆無忌憚的表先自己,這也是慕容倩兒願意幫助許楓的原因之一。

慕容倩兒走到一處陣法旁,這個陣法有些老舊,是一處高台,有六根大石柱,中央還有些苦澀玄奧的上古文字,啟動陣法還需要業障之力,一陣黑色的風暴刮過,兩人傳送到海面之上。

許楓看了看四周,竟然是處海上遺跡!

似乎有很多雕塑一樣的巨大石像沉末入海底,顯然這里在以前是一個海上之城,許楓深呼吸一口海水的味道,感受著正常的曰光,終于出來了。

許楓回頭對慕容倩兒道:“你不想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嗎?跟我一起走吧。”

慕容倩兒有些心動,卻還是搖搖頭:“哼,要我跟你這樣的無恥之徒去闖蕩?簡直是癡人說夢,我甯願我自己一個人離開。你快走吧,這次是你走運遇到了我,我真羨慕你。”

許楓見勸說不了,也就作罷,每個人有為自己的路選擇。

許楓祭出殤龍刀,打開地圖往著一個方向疾飛。從海神遺跡這段路開始,許楓就有海圖了,途中會有幾處凶險之地,里面存在著極強的妖獸,不過都是深居簡出,不去招惹就沒事,安全起見還可以繞路,反正有地圖。

許楓飛行了一段時間,就把原本的翻船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來,落在甲板之上,感覺異常的舒服和輕松啊!總算逃過一劫了。

突然,許楓看到周圍跳出幾道毫光,竟然是有人直接閃了出來,一共八人!每個人都有化障境中期的實力!

許楓吃了一驚,心道自己不會這麼倒黴吧?可是業障之力怎麼沒有提升呢?難道這些人不是殺自己的?

許楓看了一下,八個人之中,大多而立之年,五男三女,表情冷漠,團團把許楓給圍住,似乎看見一個珍惜動物。

許楓忽然意識到什麼,擦!自己身上這一身衣服和打扮還沒換過來呢!剛才因為逃出來而太興奮了,結果給忘記了。

“這人是男是女?”一個長著山羊須的男修士沉吟問一旁的同伴。

“男的吧,搞不好是太監,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癖好?”

“管他男女還是太監,抓過來問問情況。”一個頭發灰白交混的女修脾氣比較急躁火爆,直接問許楓道:“小子你從哪里來?”

許楓拱手道:“各位前輩,我只是路過,我從萬波海的另一面而來,打算去萬波海的另一面。”

“哈哈哈……哈哈哈。”八人一陣哄笑,顯然覺得許楓在說謊。許楓身體一抖,化出一團氣霧,隨即許楓就換回了原本的裝束,咧嘴笑道:“不信嗎?我手中有一份盧修士的海圖,他或者去到了萬波海的另一邊。”

眾人見許楓拿出了一張海圖,倒是有幾分相信了,因為地圖上的標示他們也知道,而且地圖上有七盟的特殊標記。剛才那個脾氣暴躁的女修說道:“應該是盧文天那一行人的,沒想到就死剩下他一個了。小子,我們是七盟八賢,我們現在缺人手呢。”

許楓心中一動,暗叫糟糕了!自己要被這伙人強擄啊。

“我們要去海底下面找一些東西,你必須幫助我們。事成之後我們帶你過去吧。畢竟我們就是從萬波海的另一邊過來的。”脾氣暴躁的女修直接要求許楓加入,並且以命令的口吻說道:“你要是想逃走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殺人對于我們來說,還是很普通的事情。”

許楓看對方有八個人,每一個都是化障境中期,硬拼的話勝算並不高,畢竟實力相差太遠了。如果都是化障境初期,許楓自然是無懼。

就這樣,許楓又被挾持上賊船,不得不跟這些對海神遺跡好奇的人想辦法鑽入海底去。許楓心想,如果慕容倩兒再看到自己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呢?

許楓得悉這些人要找的東西叫做鎮海神珠,就是一個傳說,海神憑借鎮海神珠力抗九九八好似一道天劫,渡厄成功,面見天道至尊。

而海神的鎮海神珠就遺留在他的遺跡之內,並被一群自稱為海神衛的人守護著。能抵抗九九八十一道天劫!多麼大的誘惑!

劫難道的天劫有些違乎常理,化障境之後的劫雷,不但數目多,而且威力過于巨大,還是沒提升一個境界就要渡一次劫!如果沒有絕好並且為數不少的強力法寶,那如何對抗天劫呢?

那麼另一條途徑就給了修士十分便捷了,那就是殺戮。劫難道的特殊,業障之力是不會消失的,只會被別人吸收,所以整個新異界的業障之力會是越來越多,積累到金字塔,總會出現一些逆天的強者。

而這個逆天強者留下來的東西,誰不心動呢?只有一線機會,都會引來無數人爭搶。

許楓好奇道問道:“你們知道怎麼進入海底嗎?這里可是有著一個陣法?”領頭的被稱為無念的修士,看了許楓一眼,道:“你還知道這里有個陣法。”

許楓哈哈一笑:“我也是僥幸得脫。”

七盟八賢無不動容,還以為許楓能從那個地域廣,並且無比強大的陣法逃脫,都投以警戒的神色。許楓自然有所察覺,不過他不會如實說出來,只需要靜靜的等待他們進入海底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