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47章 海神衛一族
憑借許楓經曆,都相當于別人幾輩子的遭遇了,而且許楓就把自己的被天雷打中穿越異界的事從頭開始說起,不過他很巧妙的區分開出來說,並不是一個連貫的故事,而是片段的,其中夾雜著很多外面花花世界的新奇之物。

慕容倩兒是聽得如癡如醉,竟然忘記了時間。

而許楓則是無所保留,盡可能的吸引慕容倩兒,而許楓說故事的水平也是不錯,繪聲繪色,更不是配合一些誇張語氣和動作,讓慕容倩兒有一種身臨其境的錯覺。更加對外面世界的好奇,內省已經在恪守海神衛一族傳統的信條和好奇外面世界之間搖擺不定。

許楓利用不同的新鮮事物吸引慕容倩兒,讓慕容倩兒把自己給放了,答應帶她去見識外面的世界。

慕容倩兒正心動,反正她也厭倦在海底的生活,實在架不住許楓的引誘。在這海神遺跡,一切的事務都掌握在長老會的那些老家伙手中,因為族人越來越多,多年來自己一族的人已經開始屠戮掉所有萬波海之中的妖獸。

可是這些都不夠用,還把所有途經萬波海的修士吸引進來殺掉,吸收掉他們的業障之力。

每曰的事情就是找活的人或者妖殺戮!慕容倩兒實在厭倦了這種生活,在聽到許楓對外面花花世界的各種描繪,她真的有些心動。

可是她已經聽了很久了,那個林乾又回來了,看到許楓還沒死,詫異道:“表妹,你跟他廢話那麼多做什麼?還沒動手?”

慕容倩兒此際已經對許楓有了一定的好感,加上許楓並沒有像其他族人那樣垂涎自己的美色,這更是給了慕容倩兒十分好的印象。

“表哥,我在聽他說外面世界的故事,挺有趣的。”慕容倩兒不以為意的說道:“這個人留一會也不妨。”

林乾板著臉道:“你就知道胡鬧,長老們都說了,外面的人都巴不得我們死呢。掠奪我們女人,屠戮我們的男人,搶盡我們的寶藏,外面的人都是騙子,不能相信。要是長老們知道了,肯定要抓你去面壁思過。”

“呵,我知道表哥不會說的。”慕容倩兒笑呵呵的拍打著林乾,顯然對這個表哥,慕容倩兒是比較信任的。後者心中一陣激動,點頭道:“如果倩兒妹妹你的話,我自然不會亂說,那這個人也留不得啊,還是殺了吧。”

許楓眉頭緊鎖,時機差不多的時候竟然來了一個男的,真是倒黴。不過許楓是不會放棄的,剛才為了讓自己坐起來,慕容倩兒已經把身體上的玄氣給釋放了一些,讓許楓身體的壓力松了很多。

也就是說許楓已經有了一搏逃生的能力。

只不過許楓對這里不熟悉,自然是想誘拐這個身材高挑又貌若天仙的妹子一起離開了,現在情況已經容不得他這樣做了,故而許楓只能繼續吹牛:“哼哼哼,我騙人?那我就實話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吧!我是七盟的人!”

許楓還沒見過七盟呢,但是之前見過的盧修士就自稱是七盟的人,還來過海神遺跡探險,想必這些人應該有一些了解。

許楓故作凶狠的說道:“我們的人已經在外面聚集,人數有數千之眾,每一個都是高手,我只是一個馬前卒罷了。你們,哼哼哼,很快就要死了。”

林乾和慕容倩兒臉色一變,急忙跑了出去,估計是想要確認許楓的話。這也為許楓贏得了一些時間,許楓暗笑,這些人還真有些嫩啊。

環繞許楓周身的鴻蒙龍尊立刻咬住壓在許楓身上的淺灰偏藍色的玄氣,鴻蒙龍尊能吸收一切形式的能量,只要它能抗住一開始的一刹那,它就能吸收一切物質,並且短暫提升自身的實力。

現在掛在許楓身上的玄氣固然多,卻是沒有原本那麼多了,鴻蒙龍尊只花了數個呼吸的功夫就吸收殆盡。許楓身體一輕,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把自己的血分身留了下來!

其實許楓于不敢百分之百保證自己能走出去,這里可能是海神遺跡的深處,對于不熟悉的陌生地方,許楓甯願多待一些時間,而不是急躁的跑出去。

鐵牢的鐵柱使用玄鐵精鋼打造,尋常法寶都無法破開,可是這些人的腦子顯然不夠用,許楓手中結印,法訣往身上一打,身體直接縮小,輕松的從縫隙之中鑽出去。

許楓也不走遠,就站在門口,祭出一面旗幟,這只是普通的靈寶,確實有妙用,往身上一招,立刻把許楓的身形包裹住,然後化成牆壁一模一樣的存在,許楓就這樣隱藏起來。雖然這一手幻化之術並不高明,可是不細心的話還是會看走眼的。

而囚牢里面有自己的血分身,足夠他們注意。

果然如許楓所料,兩人出去偵查,不過是數刻鍾時間兩人就折返了回來,林乾氣急敗壞的罵道:“果然是騙子!竟然敢騙我,看我不打死你。”

林乾直接一腳踢向許楓血分身的臉,把臉部的骨骼都踩扁了,慕容倩兒嚇了一跳:“表哥,你干嘛這麼殘忍!”

“倩兒妹妹,這些外面的人一個個殲詐如豺狼,你不能輕信。”林乾猙獰道。

而許楓的血分身也反唇相譏:“我只是路過,從沒做過對不起你們的事就被你們抓來要殺,到底誰是豺狼?誰是惡魔?你還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果然是人不要臉。典型的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慕容倩兒很受觸動,這是向往外面世界的原因之一,海神衛一族從來都是掠奪外面,卻大多是單方面的,族人受到的教育都是聽信長老所說,外面的一切都是邪惡,可以隨意殺戮的。而慕容倩兒則很好奇外面是否如此,才對對外面的世界特別向往,也對許楓的這句話特別有感觸。

“他說的很對,他只是路過,被大陣吸了進來,沒做過任何對不起我們的事,而我們卻要殺他又要標榜自己是正義的。”慕容倩兒心里明白,卻是沒有說出來。而且她發現許楓有些不同了,尤其原本環繞在他身上的那條金龍沒了。

林乾直接一腳把許楓的血分身踩成肉醬,血腥暴力!慕容倩兒更加反感。

只是許楓的血分身並沒有掉出任何業障之力,也沒有任何法寶之類的東西!慕容倩兒心中一動,往四周看了看,她有一種預感,這個許楓沒有死!慕容倩兒彎起了櫻唇感覺許楓特別有趣。

“他一定還沒死,他不像束手就擒的人。”慕容倩兒心道。

林乾則是沒喲這麼細心了,納悶道:“怎麼可能?他腦袋都沒了,業障之力沒有凝聚出來?”慕容倩兒說道:“可能他有什麼特殊的化去業障之力的手段吧,既然沒有收獲那就走吧,我也要回去修煉玄技了。”

林乾呵呵一笑:“倩兒妹妹你天資聰穎,這次大比,你一定能獲得長老獎勵的天階玄技。到時候可別忘了教我啊。”

“表哥放心,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教你。”慕容倩兒不咸不淡的應付著林乾,和林乾的熱情形成了一個對比,顯然慕容倩兒身份和地位更為高貴尊崇一些。

待得兩人走了之後,許楓露出本尊,然後立刻給血分身彈射出一團神識,艹控分身的肉身化成一灘血,然後從新凝聚肉體,一下子恢複過來。

許楓的這個血分身就好像是一個偽存在,只能和許楓的神識感應,死了就等于原本的神識被消滅了,那麼就成了一個殘破的木偶。只需要許楓利用打出一團神識被這血分身吸收,就能從新掌控了,可謂十分方便,倒是能瞞騙過一些見識不廣的人。

許楓剛要走,卻是碰到折返回來的慕容倩兒,許楓臉色微變,沒想到這女人並不是一個花瓶,還能猜出自己沒死。

鏘!兩人幾乎是同時祭出手中法寶,碰的一聲,一刀一劍打在一起!慕容倩兒手中的是一把略長的卻僅有一指寬的纖細長劍,竟然也是道寶。

慕容倩兒驚訝道:“極品道寶!好霸道的龍之氣。”

許楓淡淡一笑:“姑娘,我跟你無冤無仇,還告訴你外面的萬千世界,你為何要為難我?我只是路過,路過也是罪嗎?”

“你不是說你是七盟的人嗎?你的同伴在圍攻我們海神衛一族嗎?”慕容倩兒瓜子臉因為憤怒而變得更尖,雙眉修長鎖緊了鼻梁,一雙鳳目黑溜溜的眼球直逼許楓雙眼。

“不好意思,我說謊了。你們不也是去看過了嗎?我並沒有什麼同伴,我只是想橫渡萬波海,去擁有更加多強大修士的地方。廢話不多說,你到底是放我還是不放我?”許楓另一只手一甩,一團並凝聚在手。

慕容倩兒柳眉一挑:“如果你能打贏我,我考慮放你走!”

“一言為定!”許楓自信的說道:“我會把你征服的!到時候可別求饒。”

慕容倩兒驕傲的揚起螓首:“同境界之中我還沒遇到過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