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6章 我喜歡低調
許楓一把火將方耿的尸首燒毀,順手把它的儲物袋笑納了,只是里面沒有多少東西,倒是有一顆天星絕命丹!是毒藥!如果許楓吃下去,不消一炷香時間,就要毒發身亡了,十分罕有和珍稀的丹藥.

許楓心保管,把丹藥收了起來,立刻走出門外,天色剛亮了不久,許楓神識一掃,柳家之內,家丁丫鬟們都各干各的,似乎沒人發現柳家旁支這邊的異狀,許楓不能再在自己的房子里待著了.

思來想去,哪個地方最不容易被大總管發現呢?畢竟自己殺了他的徒弟,大總管不要自己的命,也會找機會收拾自己,弄殘弄廢那是少不了的.

許楓最後還是選擇了躲在沒人居住的柳云天的房子內.

柳云天回歸本家之後,就一直跟隨柳傲在外面辦事,柳云天的庭院是沒人的,許楓趁著大家不注意,直接走了進去,許楓現在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待在柳云天原本的庭院,那也只是權宜之計,能讓他熬過一天就足夠了.

而許楓這麼做卻是起到了極佳的效果,大總管發現方耿去了一夜都沒有回來,還真是親自去找許楓,結果卻是沒發現許楓在哪里.方耿和許楓雙雙失蹤?

大總管可不這麼認為,柳家柳云天的這個旁支,他可是派人日夜監視,絕對不可能離開!只是許楓換了個地方而已,如果逐一搜查,那還是能做到的,只是他一個大總管,不可能為了找許楓而大肆搜查柳家的人,雖然那只是旁支,但畢竟還是主子.

大總管沒有辦法,只能等了,反正決戰就在明天,找人盯著這里就可以了.

而許楓也專心致志的在融化天玉心魄,整個爐鼎滿滿的都是天玉心魄化成的濃郁靈氣,數千塊天玉心魄,雖然僅僅是一品,但勝在量大,對許楓修為都恢複也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經過一整天的枯燥潛修,許楓感覺到符篆之力又松動了些許,力量進一步恢複,神識變得更為強大,五官感覺更加聰敏,握了握手,充滿爆炸的力量,身體毛孔通透,體魄變得更加強勁,許楓長籲一口氣濁氣,嘀咕道:"明天就是決斗的日子了,反正都躲不過,與其讓他們趕鴨子上架,那我不如識趣一點親自上場吧."

次日一早,許楓又已經回到自己的庭院,等待著柳非凡的人過來.沒多久就聽到外面一陣熙熙攘攘.許楓還沒出去就聽到柳湘如無比震驚的尖叫:"許楓根本就沒有做過什麼挑戰!你們!!你們別捏造這些子虛烏有的事,你們這是謀殺!"

大總管淡淡的道:"湘如姐,這事三天前就滿城皆知,現在大家都等著許楓呢,你們消息閉塞能怪誰?叫許楓出來吧."

"你們不能進來!"柳湘如看看身後的家丁丫鬟:"阻止他們."

可是面對大總管的人,這些家丁哪里是對手,只有一旁看的份,柳湘如感覺到一陣無力,作為柳家旁支的二姐,竟然無法庇護自己的家丁.

忽然,大總管等人發出一聲驚訝,柳湘如急忙回過頭,卻是看到許楓已經打扮好了,悠然的走了出來,連帶掛著自信的笑容.柳湘如急忙上前拉住許楓:"許楓,你不能去!"

柳夫人也道:"許楓,你稍等一下,讓堡主他回來再作打算,他們這是明擺著算計你."

許楓輕輕的擺擺手:"放心,我會沒事的,一些嬌生慣養的公子哥,還打不敗我許楓.大總管我們走吧.對了,你徒弟方耿讓我托話給你,他已經遵照你的吩咐去死了,希望你信守諾,照顧他的家人."

許楓的話句句都讓所有人驚愕,尤其最後許楓胡謅的那一句,更是讓人覺得大總管似乎做了什麼避害方耿的事.

方耿的死,大總管遲早都要知道的,許楓也沒打算隱瞞,反而是當著眾人的面,坑了大總管一把.大總管總不能他派方耿去監視許楓的吧?大總管還沒回過神來,聽許楓的意思,自己徒弟死了?許楓殺的?他有這個能耐?

許楓不給大總管其他話的機會,道:"行了,你們設計害我,不代表能害得死我,也不代表我怕了.還不如大總管你親自給我一掌來得干脆呢,唉,真是愚蠢."

大總管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哼道:"瘋瘋語,柳家有規定,家丁之間不許無故斗毆.我沒事干什麼要殺你?你這是對我的汙蔑,等你參加完比試,我再找你算賬."

其實大總管覺得許楓的話很對,可是要對付他的人又不是自己,是那個柳非凡,而想到這個點子的人自然是自是不凡的柳非凡了,自己一個做總管的也只是聽命行事罷了,哪想得那麼多呢.

看到許楓如此從容,所有人都有些吃驚,似乎許楓早就知道這件事啊?柳非凡也沒有看到許楓擔驚受怕想要逃走的表,更加不爽了.

在柳家大門口,家主柳傲卻是回來了,這畢竟是柳非凡搞出來的事,他柳傲怎麼可能不知道呢,做做樣子鼓勵許楓一番,讓他別給柳家丟臉什麼的,也就不去關心了,在他看來,自己兒子為了殺一個眼中釘,弄這麼大陣仗,實在有些不妥,還以為別人看不出是他背後搞的鬼,實在是無腦之極,有必要考慮要換一個兒子培養.

柳非凡哪知道自己自針對許楓以來的一切舉動都不入自己老子的法眼,還落下了無能的印象,家族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隨著那正午的到來,九華皇朝可以容納近十萬人之多的軍演競技場,除了受邀請的人,自然有更多看熱鬧的了,三大家族之間的矛盾,誰不想看,竟是座無虛席.

十萬人的競技場,不少客人都有著無比尊貴的身份,不是各皇朝帝國公主皇子,各大家族的少爺姐,就是修為高的強者.這些人都好奇,以十五等劫難境打敗柳非凡的許楓,如何打敗其他兩大家族的年輕才俊?

兩大家族的人來的很早,比大多數人都要早,畢竟他們是被挑戰者.只是人齊了之後,還需要等,因為勝負的規矩卻是還沒明確下來,到底是車輪戰?還是群起而上.對于大家族的青年才俊,他們不屑聯手對付許楓.

但是許楓並沒有太多的要求,表示什麼規矩都能接受.

競技場的一處明顯之地,許楓靜靜坐他的位置上,閉目養神.那安甯淡然的模樣,就仿佛一位與世無爭的隱士高人,渾身上下散發出一種渾然天成的高手氣息.這股氣息不但那些年輕強者們一個個看得暗暗心驚,就連一些老一輩的也是一個個驚訝不已.

尤其是跟許楓打過的柳非凡,更是暗暗為他的心境修養感到折服.撇開一個人挑戰兩大家族的年輕高手這種魄力不,他捫心自問,這麼多大人物的見證下,要像許楓這樣保持風清云淡,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可許楓越是這般出眾,他就越是壓抑不住對許楓的憤怒.

隨著競技場門口傳來一陣騷動,幾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受到吸引一般,往入口處望去.

只見一位身穿龍袍的年青人在眾多高手的簇擁下還有兩大家族的家族的親自陪同下,一臉笑容的走了進來.同樣跟隨他一起的,九華皇朝的大皇子!皇位繼承人的熱門之一,自然那是在七皇子實力大損之後.

這些人一來,所有人全部站了起來.面對未來的帝君大熱門,沒人願意去得罪他.

只是場中唯獨許楓還依然默默的盤膝打坐,繼續消化著天玉心魄所獲得的靈氣.別大皇子,皇帝那老頑童來了,他也不感興趣.

柳湘如揪心的看著許楓,挽著旁邊的大夫人道:"娘,許楓會不會被大皇子記恨上呀,他都不站起來."

"放心吧,大皇子不是那種拘泥節的人,大皇子來看比試,估計是表示對柳家的關注.畢竟現在我們柳家是最支持他的人."柳夫人安慰道.

大皇子也走到軍演高台,似乎很享受這萬種觸目的感覺,大皇子站好之後,周圍的人也紛紛不再話,只聽大皇子高聲道:"各位,今天相聚這里來,想必都是想看看柳家的一個家丁,如何力戰張,任兩家的年輕才俊?想必大家也很奇怪,為何他一個家丁有如此底氣?"

"許楓,你且過來."大皇子朝著許楓道,後者緩緩的睜開目光,許楓心里也有自己的一番衡量,如果自己這次比試死了,那還就算了,如果贏了,還要依仗柳家的,所以還是要配合一下柳家支持的大皇子.

許楓微笑著走了過去,道:"大皇子有禮了."

大皇子笑道:"許楓,我們大家都很好奇,你為什麼要跟兩大家族的青年才俊挑戰,還是生死決戰?你可能告訴我們?"

許楓笑道:"作為柳家的一個普通家丁,我卻時常聽到有人吹噓九華皇朝三大家族之中,我們柳家是最弱的,相比其他兩家,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我覺得很受羞辱.于是我便想我們大少柳非凡提出了決斗的提議."

許楓看了看一旁的柳傲,繼續笑道:"可是大少爺並不認為我能做得到揚立柳家的威名,于是我便把大少打敗,大少無話可,便待我發送戰帖.原因就這樣簡單."

許楓完,現場一片嘩然,紛紛指著許楓這個年輕人真囂張.

柳傲也是十分高興,沒想到這個許楓如此上道,是個可造之材!可惜是柳云天的人啊,拉攏過來應該不錯.

大皇子點點頭,道:"既然你如此自信,要證明柳家的神威,那就開始吧!有本皇子做主,讓你選擇決戰的方式.畢竟嘛,聽你的修為只有十五等劫難境.屬于弱勢."

許楓燦然一笑:"大皇子有所不知,許楓一直都是聚障境修為,只是平時喜歡低調,別人不知道而已."

"什麼?"許楓的話又是引起一片嘩然,不少分紛紛道:"我就嘛,相差的可不是三個境界那麼簡單,原來這家伙一直在扮豬吃虎."

"看來是得好看了."

眾人議論紛紛,而唯獨柳非凡呆若木雞,許楓是聚障境的修為?這怎麼可能?騙誰啊?

許楓傲然道:"我的時間比較緊張,如果他們膽怯的話,就一起上吧."

"嘩!"又是一片嘩然,如此囂張狂妄.有人看不爽許楓的態度,高呼:"一起上,殺了他."

"太狂妄了,不能讓她這麼狂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