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86章 密室之內
趕跑了趙坤等人,青木也迅速離開現場,許楓一邊拉著柳湘如走一邊問道:“二小姐,你怎麼自己跑出來了?還跟蹤那些人,多危險啊。”柳湘如撇撇嘴:“人家擔心你嘛,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以後我們都不知道怎麼離開這里呢。”

許楓帶著柳湘如來到一處大宅院旁的房舍停下,迅速進入一間房子內,許楓抬手對著門牆飛出數張符篆,確保自己接下來的談話內容不會被人偷聽。

柳湘如此時還是一身酒氣,十分不悅的皺著眉頭:“許楓,你給我打些水好不好?我想洗一洗。”許楓連翻白眼,我的二小姐啊,你還真是把這里當做自己的柳家堡啊?但是看到柳湘如濕漉漉的身體,衣衫緊裹,胸膛上隆起的雪峰,大腿更是如沒有穿一樣,絲綢粘著肌膚,好不美哉,許楓不禁吞吞口水。

柳湘如也發現了許楓的窘態,腦海靈光一閃,湊近許楓,突然從後面抱住許楓,一邊蹭一邊撒嬌道:“許楓,你就答應人家啦,是不是現在不在柳家堡了,人家沒有爹爹保護,你就嫌棄我了?不把我當做二小姐,不停我命令了?”

許楓突然被這麼一抱,只覺後背兩團軟肉緊貼著都變形了一般,柳湘如嬌聲嗲氣哀求,讓許楓實在難以拒絕,忙道:“二小姐,我怎麼會不停你話呢?你先放開。”

“不放,我就不放,除非你答應人家!”柳湘如肆意的蹭著許楓,這樣抱著許楓,她有一種十分奇怪的安全感,感覺抱著許楓就自己就能得到滿足。許楓道:“行行行,我這就給你去弄大浴桶來,順便給你弄一套云海城丫鬟的服飾。”

“嘿嘿!”柳湘如走到許楓面前做了個勝利的手勢。許楓無奈的笑了笑,這丫頭真是把云海城當做自家的柳家堡啊。

許楓其實勾搭上趙倫倒是一個意外,他原本打算潛入云海城城主府,意外的卻是偷聽到城主私生子趙倫不甘心因為自己是個私生子而是去繼承云海城的可能,加之最近趙景把云海城搞的一團糟,不滿趙景的話語都直接說出來了。

碰巧被路過的許楓聽到,許楓就立刻表明身份,表示和趙倫合作,把趙景搞垮,這樣趙倫就有機會得到城主的青睞,可能改變私生子沒有話語權的局面了。其實許楓之所以看得起這個趙倫是因為他修為不俗,十二等劫難境!

對比柳家堡的二房所生的柳蕊的大哥柳天河,修為那是極低,平時被柳湘如的大哥柳元霸給死死壓著,想要修煉突破簡直艱難如登天。柳堡主對他也不甚寵愛。而這個兆倫不同!如果不是趙景吸收了列老的業障之力,趙景實力還不如這個趙倫呢。可見趙倫在云海城主的心目中地位不一般。

可能是礙于正妻的顏面,才不給趙倫繼承云海城的機會,但是平時修煉所需,肯定不會少。

趙倫聽到了許楓的合作建議後,要求許楓首先歸還庫房寶塔里的東西以示誠意,許楓以先還給一半作為合作條件,待離開後再換另一半。趙倫覺得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就答應了許楓。

故而許楓現在名義上是趙倫的家丁,實際上趙倫也派人監視他。許楓自己是不在意,但是柳湘如修為並不高,不能不在意啊!故而許楓小心謹慎,生怕柳湘如再次落入敵人的手中,遭受欺凌。

好在這次許楓弄出的動靜並沒有立刻遭到趙坤的報複,似乎趙坤也有些忌憚趙倫,許楓順利的吩咐趙倫府上的丫鬟弄來洗浴用的大木桶。正要離開,柳湘如急忙叫住許楓,道:“你別走,我怕。”

許楓納悶道:“你還讓我看著你洗啊?還是讓我幫你?”

柳湘如呸了一聲:“不害燥,誰讓你幫啦。我怕你走了會有危險,你背對著我不就好了。噢,不許用神識!知道了嗎?有你在我才安心。”

“你就不怕我偷看?這麼信任我?”

“我就是信任你,嘿嘿。”柳湘如溫婉的一笑,想起當曰在妖獸森林,這家伙還偷看過呢,後來自己以為他是敵人,就撲了過去,結果身子都被看光了,一想到這,不禁俏臉緋紅,說起來自己其實早就被許楓看光了?只是柳湘如心里就升不起那種厭惡,反而是有些安心。

許楓沒辦法,背對著柳湘如,倒是拿出一些玄技,等會給柳湘如,讓她修習,這樣可以提升她的自衛能力,而儲物袋中還有很多云海城儲存的業障之力,等一下也能幫助柳湘如提升修為了。

嘶,耳邊聽到柳湘如脫衣服的聲音,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了柳湘如寬衣解帶的情景,落水聲,近在耳邊,那麼的清晰,許楓不禁心中默念玄咒,嘀咕道:“最近總感覺心神不甯啊。”

其實柳湘如整個人潛在水里面,許楓就算要看也不會看到什麼。而且兩人之間還有一件屏風阻隔。偏生在這時,貼在門口的符篆動了一下,許楓立刻察覺有人意欲進入,而且還是通過一些小把戲,並非光明正大的來敲門。

許楓急忙出去,之間地上掉落了一張黑色的符篆,上面扭曲歪斜的幾個血色咒文,許楓並沒有放在眼內,這是一張窺視符,能讓施符者看到符篆坐在地方的一切,看來有人對自己帶了柳湘如回來很感興趣。

趙倫嗎?他對自己如此不放心,還妄圖利用自己幫助他打敗趙景嗎?許楓教一下,符篆瞬間被一團念火給燒成了渣。而許楓有所不知的是青木一直隱藏在暗處,看到自己的符篆沒能突破許楓布置的結界,反而驚動了他,不禁有些泄氣:“不就是想看看你們兩個孤男寡女的在里面干什麼嘛,要不要發那麼大的火呀?哼,兩人肯定有殲情,這個許楓,花心蘿蔔一個。”

房間之內,柳湘如已經穿戴整齊,手中把玩著一團無形無質的業障之力,柳湘如道:“許楓,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修煉嘛?”

許楓搖搖頭,柳湘如歎了口氣,把這團業障之力放到一旁,神思似乎飛到了很遠的過去:“我的第一次擁有業障之力就是我的一個朋友那時他是我唯一的朋友,但是他的身份很普通,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我們都還小,只知道一起玩,一起修煉。”

“娘親也沒有在意,覺得我們都是小孩子在玩耍,但是隨著他的實力一天比一天強,他想修煉術法,想要修煉玄技,我就幫他偷家里的寶庫,後來他變得更強了。”柳湘如說到這里,神色黯然,小手緊緊的捏著衣衫:“再後來我被柳天河欺負,他就幫我出頭,打傷了柳天河,結果這事被驚動了我爹,他作為一個普通人家的子弟,在柳家堡打傷柳天河,就注定了他沒有活路,最後爹就把他給殺了,他的力量就轉嫁道我身上。從此我就再也不敢交朋友了,我怕,我怕他們又會因為我而死。”

許楓聽罷,不禁唏噓不已,沒想到柳湘如有這樣的童年難怪她如此排斥修煉。

“每次我看到這些業障之力,我就仿佛能感覺到這份力量的原本的主人,他們是通過怎樣的殺戮,怎樣殘酷的爭奪才能得到這力量。我就十分反感,就不想去擁有這些力量。”柳湘如歎了一口氣:“身邊每一個人整天都在想著殺人,殺妖獸,提升修為,為什麼我要活在這麼一個世界里呢?我常常這麼想,可直到你出現後我就發現你與眾不同了!”

許楓訕笑:“我哪里與眾不同?我不也是渴求力量,渴求變強嘛?”

柳湘如腦袋搖得撥浪鼓一樣:“才不是呢!你跟他們不同,你不會為了力量而濫殺無辜,你不會為了力量而瘋狂。許楓,你會責怪我嗎?會嫌棄我是拖油瓶嗎?我什麼都幫不了你,反而會成為你的累贅。”

許楓搖搖頭:“你有成為你爹的累贅了嗎?在柳家堡,比你厲害的人太多了,可是敢對你不敬的人卻沒有。只要我足夠強大,我就能保護你,哪怕你是全天下最弱的一個,只要我足夠強大,我就能讓你走到哪里都可以橫著!”

柳湘如的心砰然一動,許楓的一番豪言壯語極大的打動了少女的芳心。柳湘如羞紅著臉龐:“你就知道吹牛,你以為變強是那麼容易的麼?這次是僥幸得到了云海城的庫房寶塔啦。”

許楓正要把業障之力收起來,柳湘如卻是突然拉住他的手,道:“留下吧,我要變強,雖然不想,但是我更加不想因為我的無能為力而害了你。”許楓並沒有順從柳湘如的意思,收起了無形無質的業障之力,道:“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你待在這里,我在床邊布置了一個短距離的傳送陣法,你緊急的時候可以傳送走,地點就是你和柳蕊原本在一起的民居那里。”

“許楓,你去哪里?”柳湘如緊張的問道:“你要去救老管家他們嗎?”

“不錯!我有人照應的,你不用擔心我,我不做沒把握的事情。”許楓說完,離開了房間,今晚就是許楓逆襲云海城主府的地牢的曰子,趙倫答應幫助許楓救出老管家等人,只要許楓能把丹藥交給老管家,幫助他恢複傷勢,趙景就基本輸了!

一旦許楓等人逃離云海城,那麼趙景就完蛋了!趙倫將會在云海城主回來的時候取代趙景的地位。而趙景把給云海城惹來這麼大的麻煩,不死也是絕對失寵。

城主府之外,一輛馬車靠在巷道邊上,喬裝過後的許楓來到馬車旁,道:“我來了。”這時,馬車內一個陰郁的年輕人走了出來,一身白色的玄衣,手中握著一根折扇,倒是有些典型的反派氣質。

趙倫道:“聽說你揍了我那便宜弟弟趙坤一頓,打得很好,我素來不爽他,礙于他母親,不敢對他有什麼異動。你放心,我已經用別人的命給平息了這件事,你是安全的。”

許楓一驚,皺眉道:“為什麼要用別人代替我?”

趙倫捏了捏鼻子,對許楓的話不以為然:“哼,笑話,你給我裝什麼仁慈?你我現在要做的事,必須要絕對安全,我可不想因為這些瑣碎事而攪亂了整個布局。走吧,我帶你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