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6章 雙絕
許楓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沸騰起來了,聯合起來對付許楓,因為許楓太強了!他們都有目共睹,四個服了丹藥,並且有柳天河道法提升到巔峰修為的家丁,被許楓躲掉了所有攻擊,然後一招制敗!如果不先把許楓搞下去的話,那麼神木和其他獎勵都別想搶了,單挑許楓那是不可能的.

柳天河皺起眉頭,這原本是自己該做的啊!柳天河原本想著把最大的對手許楓打敗之後,再獨力挑戰其他人,因為柳天河在妖獸森林也得到了奇遇!不然柳天河常年遭打壓,跟正室的柳元霸修為相比甚遠,沒有依仗,他又如何敢這麼囂張?

柳天河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趁今天柳堡主在,好好表現,得到柳堡主的賞識,一舉沖出常年被打壓這個牢籠.可是這個機會卻是被許楓給奪去了,盡搶自己的風頭,實在氣得他十分不爽.

人逐漸圍攏了上來,柳天河也有些奇怪,許楓到底哪來的自信,就算他已經是七等境巔峰,也不至于能打敗所有吧,無法突破八等境那是做不到的.而全場能做到的人僅有自己而已.柳天河正要動手,忽然看到青木遠遠地站在演武場邊,手持一根頗長的手杖,柳天河頓時警覺起來,心道:"這個柳青兒也是爹的私生女,而且跟許楓關系不淺,得防著她."

二百余人同時對許楓出手,柳天河料定許楓縱然能贏也需要很久,而且也會受傷.只是突然見,大地冷氣彌漫,在所有人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時候,許楓一躍而且,而一直被忽略的青木,手中冰霜權杖輕輕的砸在了大地之上!

一股絕強的冰霜無聲無息,卻又極快的蔓延,七等境巔峰!青木的實力展露無疑,憑借手中的還沒恢複的冰霜權杖,趁所有人不注意,直接以絕強的寒冰之力將他們給冰封住.柳天河卻是一直都提防青木,故而他也僥幸躲過了一劫.

而其他人可就沒有那麼走運了,他們注意都集中在許楓身上,卻是背對青木,加之青木修為也不弱,直接被凍住.整個演武場,看到一個個猙獰冷笑的"雪人",面目栩栩如生.許楓跳了起來之後,手中結印極快,一道道疾雷打了下來,兩百多個靶子,在許楓紫雷轟炸完畢之後,青木的冰霜也是層層爆裂,可以是三重打擊!前後也就數個呼吸的功夫,在冰霜爆裂之後,全場竟然沒有一個人能繼續站起來.每一個人都奄奄一息,再無一戰之力.

許楓給青木揚揚眉毛,後者嬌嗔的努起了嘴,兩人同時看向了柳天河.

這個結果大大出乎其他人的意料,也讓人重新認識了青木,她為什麼這麼強?不過許楓和青木早就聊過這個問題,也有一套辭.

許楓道:"你不是要對付我嗎?來吧."

柳天河心里沒底了!看到許楓和青木兩人兩手,如此輕松的搞定了兩百多人,其中不乏一些七等境巔峰的存在,柳天河自問是做不到的.而且他要短暫的突破八等境修為也是有些麻煩,這里沒有其他人了,許楓可不會給他那個凝結道術提升修為的機會.

"住手吧,你打不過他們兩個的."老管家忽然抬起手,宣判了柳天河的敗北,道:"看看你的背後."

柳天河默然一驚,回過頭一看,看到一團團水珠就在自己的背後,正逐漸的冰霜化,柳天河吞吞口水,什麼時候被控制了?柳天河驚駭的看著青木,這個沉靜如水的女人竟然如此厲害?

水團逐漸凝聚冰霜化,只要青木一個念頭就刺破他的身體!難怪老管家判他輸,人家是看你是二夫人的兒子的面上才饒過你的.柳天河冷汗滴答的落下,自己自信滿滿,卻是連發揮一下的機會都沒有就下場了,真是夠憋屈的.

老管家又道:"就剩下你們兩個了,堡主還沒喊停,你們決出一個勝負吧."

許楓聳聳肩:"不用比了,我昨天才被大姐教訓完,我哪能是大姐的對手.我認輸了."老管家睹了許楓一眼,心道:"這子提升的修為也太快了,而且他剛才那一手紫雷,瞬息間數百道,我恐怕都做不到,這人不得不防."

老管家當即宣布青木獲勝,並遞上一個木盒,青木打開一眼,撇撇嘴:"丹青玄氣木?還是被用作煉器後的殘破品,對我沒什麼用啊."青木看了看周圍,卻是不知道周圍多少雙羨慕和妒忌的目光.

青木走到柳湘如身旁,道:"妹妹,這寶貝就送給你了."青木也不好直接還給許楓,通過柳湘如就最好不過了.

神木最終還是搶了回來,不過許楓卻是憑此證明了自己強大的實力,柳家堡里沒人敢瞧他.眾人見神木有主,都逐漸散去.

柳湘如沖許楓晃了晃手中的丹青玄氣木:"許楓,東西現在可是我的了.你想要回去也不是不行呀,不過,你倒是個,你昨晚把我誤認是誰了?"

許楓虎軀一震,二姐怎麼還記得自己昨天把她誤認為柳蕊的事?這不可能啊!

"還有,你到底和她在妖獸森林發生了什麼事?"柳湘如步步逼近:"你一定以為我忘記了,對吧?嘿嘿,不好意思,我那叫故縱欲擒,讓你放松警惕,諾,東西就在你手中,你要不要?"

許楓歪歪嘴,二姐也變得聰明了啊,但是自己是老油條,許楓可憐兮兮的道:"二姐,我受傷了,能不能讓我先休息一下再跟你詳細."柳湘如驚訝道:"受傷了?內傷嗎?要不要緊,快去醫館找馬大夫看看,馬大夫醫術很高明的."

許楓正得意洋洋的*笑,冷不防青木蹦了一句:"好妹妹,他哪里有受傷,他騙你呢."柳湘如頓時大怒,伸手狠狠地掐了許楓腰部:"許楓,你敢騙我,哼!東西不給你了,本姐自用."

"別啊,二姐,我錯了!"許楓繼續可憐兮兮的道:"你不能這麼殘忍啊,你不是我溫柔可愛,善解人意,熱心腸二姐!"

柳湘如俏臉一:"我有那麼好嗎?"

"當然了,二姐最完美了."

就在柳湘如被許楓調戲的時候,老管家走了過來,道:"許楓,大姐,堡主讓你們過去一下."兩人同時對了以眼神,心道不會是青木的身份被識破了吧?

許楓和青木跟在老管家背後,兩人不敢傳音入密,因為老管家修為不淺,生怕被他東西精神念力,感知了對話.許楓和青木來到大殿的時候,卻是發現柳蕊也在,還有一些剛才參加比試的人,約莫有十多個,他們修為都得到了提升,已經穩穩的八等境了!

許楓不知道這是什麼況,只見一個家丁捧著一盤子遞給許楓,盤子上空空如何,但是細心感應,上面一團無形無質的業障之力,那家丁道:"這是一個八等境的妖獸的畢生修為,堡主賞給你的."

許楓自然是笑納了,這也是那麼多人參加比試的原因啊,直接提升一個境界,簡直是大福利.柳堡主見人齊了,便慢悠悠的道:"本堡主有一件事要你們做,去一個叫做龍淵閣的地方找一個人,那個地方有些特殊,像我這樣的強者,是無法進入的,反而是你們這些低階修士能進出自如,我會在你們身上種下印記,只要到了那里,我就知道那個地方有沒有我想要知道的人."

"嗯危險當然是有,但是不足以要你們的命,你們誰想退出,現在還來得及."

不足以致命?這話只怕沒多少人相信,但是架不住柳堡主的誘惑啊.許楓剛想不去,怎料柳云天比他更快,道:"很好,你們不愧是柳家堡出來的,困難嚇不住你們.事成之後,本堡主絕對不會虧待你們.你們隨老管家出去,他會告訴你們要做的."

許楓跟柳湘如對了一眼,後者有些擔憂的神色,可是她縱然擔心也無法改變柳堡主的話,在這里,柳堡主就是天.

柳云天見眾人離開,又看看大廳內所有人,都是自己的家眷,道:"柳蕊青兒你們過來."青木面色平靜,她不相信柳云天識破自己的身份,因此她極力做好一個女兒的本分.柳云天臉上少有的帶上一絲和藹的笑意,道:"青兒,多年不見,你不見漂亮了,還厲害了,爹很高興."

柳蕊撒嬌道:"爹,人家也變厲害了."

"嗯嗯,我知道,現在呢,有一個更好的事,能讓你們走得更遠,你們一定會高興的."柳云天道:"常年照料我們柳家堡的九華皇朝的七皇子要婚娶,我打算讓你們兩個去參選,如果能被七皇子選中為妃子,那麼你們可就前途無量了."

當柳云天出要把他們送去九華皇朝做七皇子選妃的秀女時,兩人的臉都僵住了,而柳云天兀自當看不見一樣,著選妃有什麼好處,如何風光等等,好像兩女自願的一般.其他人也都只是靜靜的聽著,柳湘如的手忽然被柳夫人握住,柳湘如知道自己是因為有娘親才能有這麼好的生活,而柳蕊和青木則是沒有辦法選擇.

青木淡淡的道:"女兒並沒有意見,全聽爹爹吩咐."而柳蕊則是近乎哭出來一般,她心里掠過一個影子,那不就是許楓嗎?那個碰了自己身子的混蛋.柳蕊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盡管今天起,自己的命運就被安排了,沒有被劫難道安排和什麼人厮殺,卻是被自己的父親隨意的許配給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人.

"爹,蕊兒……全聽爹爹的安排."

柳云天滿意的揮揮手:"都散了吧,嗯青兒,為父許久沒見你了,來,陪為父用膳.嗯另外還有一些事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