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2章 趁亂搶
許楓和柳湘如了稍等了一會兒.許楓身形飄忽.化為一道不引人注意的遁光.開始在狼窟內搜索,就如那個老者所,這狼窟里剩下都是狼崽,還都熟睡之中,毫無威脅可,統統被他們吸收了業障之力.

不過就算如此,也都只是四等境的實力,對許楓和柳湘如構不成威脅.隨著修為的恢複,許楓能使用的術法也多了起來,許楓已收斂氣息.又用了隱身之法.即便是擦身而過.這些低階修士也是發現不了分毫的.而他們毫不知的況下.許楓如法炮制.同樣在他們身上留下了追蹤的暗記.這樣即使人運氣好先發現了神木.自己也可以立刻趕去了.

當然,像這種做法.除了那些比許楓厲害的家伙.也只有像許楓這種神識特別強大之人.才有此本事了,一直悶聲跟著許楓的柳湘如已經是再度對許楓佩服得五體投地了!畢竟,同時感應數名修士的行蹤,可並不輕松,而且還能如此堂而皇之隱匿.

轉眼,數個時辰過去了.許楓依舊一無所獲,狼窟也異常的大,有很多個窩點,許楓找了一處隱秘的地點,打坐恢複靈力.然而剛剛調息了不不到半個時辰.許楓眉頭一挑.緩緩睜雙眸,有反應!

許楓振衣而起,帶著柳湘如化為一道青虹.隨即就不見了行蹤.

在狼窟的一個極其深入的地方,那被稱二哥的老者與胡須漢子正並肩而立.他們面前.是一團青光不定的存在,似乎是一頭強大的青妖狼的魂魄,而那魂魄的背後就是一塊一米長巴掌寬的青色神木.充裕的木靈氣.以青光為中心.向著四周彌漫了開來,極其自然,能被人自然而然的吸收,並提升修為境界!

在狼妖的魂影的面前,還一柄飛叉,一柄劣質飛劍.可惜被無數的青絲困在里面.兩個低階修士的表難看以極.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出了狼崽之外,還有一頭狼王的魂魄,而且還能輕易禁錮他們的靈器?

好在他們人多,其他的幫手也逐漸趕來.從場面上.那狼王似乎還稍占上風.但是它畢竟是沒有實體,要依靠神木維持形態,不能離開神木太遠,老者和胡須大漢很聰明,打不過就往後撤.

只需要等到人多的時候,合力攻擊就足以!

許楓到來的時候.見的就是這麼一副場景.心中大喜,還不趕緊趁著人少動手?許楓伸出手來.虛空一抓.一大團冰霜霧氣憑空出現,翻湧著向大范圍的罩了下來.許楓這突然殺出,邊都是大吃一驚.

"五等境的高手?"老者驚訝的叫了一聲.

眼看寶貝就要到手的兩人,那是驚怒交集,原本想要大聲呵斥,然而鋪天蓋的氣勢.卻瞬間讓他們將到嘴的話咽下.

對方比自己強!

霜霧壓頂,一旦兩人有什麼反抗的念頭,許楓就將他們凍成冰渣!狼王的魂魄自然不肯坐以待斃.只見那青光一陣晃動.又從里面噴出無數的青絲.

此青絲能夠抵擋靈器可面對五行的霜霧.卻沒有絲毫效果.如泥牛入海.被輕易的吞噬了.

"凝!"

許楓一聲輕喝.霧氣落下的速度更快了,不消片刻就將青光完全壓制包裹.封寒凝聚的冰涼,將狼王的幽魂變成了一頭狼王冰雕.

許楓雙手各捏了一道法印,變幻個不停,左手凝聚紫雷,右手掌控冰霜,靈寶飛劍盤旋在頭頂,防備著這兩人的出手.不過許楓是想多了,面對一個境界的差距,他們興不起一個厮殺的念頭.許楓見了,心中一喜,臉上露出幾分笑意,屈指一彈,一片光霞飛掠而出,將那神木給卷了過來,收入儲物袋之中.

通靈神木已被封印收入囊中了!得來可謂全不費功夫,都是這些人的功勞.許楓又伸手在儲物袋上一拍,將一玉匣取了出來,把神木放入里面,隨後手掌一翻,玉匣消失不見.整個過程不過數秒而已,就連柳湘如也都看得目瞪口呆,張了張嘴,最後卻什麼也沒有出來,顯然被許楓這個熟練的手法給鎮住了,不是經常這麼干的人,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弱肉強食,這是異界萬年不變的規矩,許楓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雖然是他倆先發現寶物,可被凝期修士搶走,自然也不敢抱怨什麼.而且許楓懷疑他們能否對付得了這青妖狼王的魂魄,畢竟是擁有六等境的實力.

許楓打量了二人一眼,臉上表驟然陰沉了下來,因為臉容被認了出來.

"前輩饒命,碰見您的事晚輩一定守口如瓶."那被稱為二師兄的老者倒也聰明,立刻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磕頭如搗蒜.

"是啊,前輩,還請您手下留."胡須漢不是傻瓜,臉色一變,也忙大聲求饒了起來.

柳湘如撇撇嘴:"算了吧,許楓,看他們也挺可憐的."許楓見柳湘如求,也就沒有話,袍一甩,大片的霜霧蜂擁而出.兩人臉上閃過絕望之色,那霜霧如何滅殺青妖狼王的,他們可都看在眼內啊!以為許楓要殺他們,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忙駕馭靈器.想要逃開.可惜霜霧之內,他們寸步難移,一下子就被卷入了里面.頭重腳輕,很快就人事不醒.這還是許楓心存仁慈,手下留了.

不殺他們,自然也不會給自己留下後患.剛剛可不僅僅是將兩人弄暈.還施展秘法.抹去了他們最近一段時間地記憶.隨即許楓化為一道灰蒙蒙地遁光.離開了狼窟.隨後等待他們集體出來,最後跟著他們回到了柳家堡的營地!

原來許楓和柳湘如白天走了那麼多路,其實就差一點點就到了營地了,如果柳湘如在堅持一下就能回去,但是天意難料,也正因為柳湘如的撒嬌,才讓許楓得到了神木!許楓問柳湘如道:"二姐,這神木你真不要?"

"不要,我于力量上的追求並不那麼渴求啦.因為我知道越強,就會越多劫難等著我."柳湘如臉色變得陰郁:"我現在有父親保護,日子過得也很開心,我沒有什麼修煉個長生不死青春永葆的志向,我只想平淡的過一生,我不想去殺人,然後吸收他們的力量."

"當然了,別人送給我的,我還是會要的,嘿嘿."

許楓看著露出一排潔白牙齒的柳湘如,聽著她這番話,許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她就像一個仙子,閃耀著萬丈毫光,照耀得他睜不開眼.在這個新異界居然還有像柳湘如這樣純的女子,真是讓許楓無比意外.

柳湘如忽然趁著許楓愣神的一瞬間,親了許楓一口,羞澀道:"今天掉下峽谷時好的,你能救我就獎勵你……那個,許楓明天見!不要外傳喲,不然我爹知道了會殺了你的."

許楓愣神了,摸著臉頰上的濕潤唇印,這丫頭還記得那檔子事啊!

許楓莞爾一笑:"二姐真是壞,要親人也不一聲,等我張好嘴在親嘛,這個不算,下回得跟她再討要回來."

柳湘如這一回來,立刻去給柳夫人報平安.而柳夫人也早就派人四下找尋,幾批次的人回來都沒有任何消息.柳天河和柳蕊更是異常高興,以為他們的計劃成了!光看著柳夫人的擔憂神色他們就洋洋得意.

一旁的老管家安慰道:"夫人,一切都有定數,老夫再去找找吧,夫人莫要心急."

柳夫人焉能不急?只是今天老管家已經為此出動了三次了,老管家是目前所有人最大的仰仗,因為老管家修為在這里是最高的,柳夫人也得為其他人著想,無奈的搖搖頭:"罷了,管家,你先下去休息吧,我堅信湘如會吉人天相的."

正巧這時柳湘如走了進來,奇道:"娘,我什麼吉人天相?"柳湘如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吃了一驚,當然了,有人是驚喜,也有人是驚慌.柳天河而回柳蕊真是驚慌,但是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如果不是記得自己當初是喬裝蒙面,柳天河必然立刻逃離這里了.

柳夫人高興萬分,上前拉住柳湘如,卻是過于疼愛,不忍責罵:"你呀,到底去哪里了?知不知道為娘擔心."

張允文也是上前道:"表妹,表哥也很擔心你,今天來來回回都找了很多遍,都沒有找到你,幸好表妹吉人天相,平安歸來."柳湘如嘿嘿一笑:"多謝大家關心,只是遇到了一些麻煩,我有許楓保護,沒事的."

柳夫人嗔怪道:"許楓那點微末修為怎麼能幫到呢?他要是沒有把你平安帶回來,我還不治他的罪?"

"娘,我很累了,其他事遲些再吧."柳湘如親昵的粘著柳夫人.一旁的柳蕊心煩意亂,又是那個許楓救了柳湘如,柳蕊姣好的面容已經滿是殺意,多好的計劃,卻失敗了.多好的男人,卻不是自己的家丁.

"不行,我要先收拾了那個許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