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六章 請人
"本神子作為神谷這一倍最強之人,天地都要隨我而動,本神子之道,當年天道都認可.你如何和我戰?"虛澤怒吼,氣勢不斷的攀升,神色猙獰,瞳孔中射出懾人眸光.

虛澤此時心中積累了驚天的怒火,他這些部眾積累了多少年,可是這一戰就能能勝,也要耗盡他這麼多年的積累了,這如何能讓他受得了.想到這,許楓對許楓的殺意更濃了,只有殺了許楓才能挽回一切.

要是他能斬殺一個神子,憑借著這個名頭,定然能讓無數人趨之若鹜.反之,要是殺不了許楓,那他的威勢就要大打折扣,還有誰願意跟誰他?

暴怒的虛澤舞動的力量更為恐怖,他手持長刀,手臂舞動,頓時有著無窮無盡道痕湧向他自身,整個虛空如同你凝聚天劫一樣,風雷大作,風聲怒吼,無窮無盡的力量沖天際湧向他的長刀.

在這一刻,頓時有著一股壓迫天地間的氣息湧現,這股壓抑讓眾人都要為之窒息,不少人驚恐的看著虛澤,看著那天宇在他舞動力量下破滅.

虛澤手段驚天,以自身之道徹底和天地融合,他能把自身之道發揮到極致,並且和天地融合,這樣的力量鎮壓劈砍許楓而去,而昂許楓側目看向他.

"給本神子死!"

虛澤怒吼,大刀帶著道的規矩,以無可匹敵之勢席卷許楓而去,讓眾人都側目的看向許楓.

許楓面色凝重,望著對方舞動而來的力量也同樣心悸.神子果真不是簡單人物,每一個都是逆天般的存在.他們都手段非凡,打了這麼久.許楓也未能奈何的了他們.這是驚人的,他是什麼人?逆轉天道修煉!他達到聖子的時候,任何一個聖子都不曾放他眼里.

可是神子不同,雖然他也達到神子.但是神子之間卻差距有限,每一個人能走到這種地步都是人中之龍,堪稱當世第一.即使許楓逆轉天道而成,但所強也有限.絲毫不敢有所視,神子的打斗,他要是一個錯誤,也要落敗.

原本自己因為道體的緣故,還有著不的優勢.可是這點優勢因為對方的聖器蕩然無存了,他的大道雖然恐怖,但是短期內也奈何不了對方.

在這種況下,許楓早已經和對方戰的血氣翻滾了.

"當真以為你的道能奈何的了本神子不成?本神子逆轉天道而來,在道上,任何道都在本神子面前占據不了上風."

許楓話的時候,恐怖的力量暴動而出,短杵舞動,橫檔而出,雙臂震蕩有著千萬鈞之力,帶著毀滅大道之神威,當世又有幾個能暴動出如此驚悚的力量.

許楓無法把自身靈魂融入天地之間,但是他卻和自身契合.他走的自我之道,自我之力無窮無盡的湧現出來,精氣神達到極致,有著轟碎星辰之力迎向對方長刀.

"轟……"

天地顫抖,萬物磨滅.在兩人的打斗中心,早已經看不清什麼了,那一片只剩下暴動出來的勁氣和塌滅的萬物了.

"噗嗤……"

在所有人心悸的注視中,一個身影飛了出去,一口猩的血液噴了出來,身上傷痕累累,衣衫破爛,護體的道痕都被擊散.眾人看清楚這個身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虛澤神子!"

而在眾人的震撼未完之間,另一邊也倒飛出一個身影,他同樣亂發飛舞,身上有著血痕,手臂顫抖,顯然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眾人忍不住對比了一下兩人,看著虛澤手中出現一個巨大裂口的聖器大刀,眾人心中得到了一個讓他媽不可思議的答案:在這次交鋒上,又是許楓占據了上風?

許楓看似狼狽,並且身上有著血痕,身體也顫動.可是相比之下,虛澤要強烈的多,而且他被打的吐血.

"空有力,可你比得上本神子的肉身嗎?"許楓冷眼看著對方,壓制住體內翻滾的血氣.

對方這一擊雖然打的他不好受,可是虛澤更難受.剛剛暴動的力量或許兩人相差無幾,但是兩人的肉身強度卻有著明顯的差距.許楓鍛煉的是道體,抗力比起他強不少.

何況,自身的大道也比起他更為霸道,自身力量沖擊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害力要遠遠超過他的力量轟擊在自己身上.

虛澤看著許楓,面色也猙獰無比.感覺到自己的內髒都要移位,他心中卻翻起了驚濤巨浪.一直以來,虛澤都認為自己在帝境之下無敵了.而在許楓未出現之前,也一直是這樣的.

可是面前的這少年卻打破了他的認知,虛澤心中盡管十分不願意承認,但也明白這少年其實強他不少!

首先自己和他交手動用的是聖器,能增幅力量.對方雖然有一把鐵杵能擋住他的鋒芒,可是卻無法增幅他的力量.也就是,對方的力量居然恐怖到和他聖器的增幅力量相當.這是何等的恐怖?他身為神子,他一直以為他這樣的力量已經是極限了,增加一絲都要千難萬難,可是對方卻要強他幾分.

要是在別的玄者身上,同一層次強幾分算不得什麼.但是在神子級上,這強幾分就已經是逆天了.

何況,對方淬煉的道體他是親眼所見,在這點上也要弱對方太多了.

一項高高在上的他,第一次被人比下去.虛澤冷眼盯著許楓,他無法容忍一個能了凌駕于神子之上的人物出現.

"用這樣的眼神就能奈何的了本神子嗎?"許楓冷眼看著對方道,"再戰!你那把聖器長刀要斷了,本神子還是勸你再換一把聖器."

許楓冷哼道,聖器雖然對于別人來珍貴無比,一生不可得.但是對于神子的虛澤來,要這東西並不難.許楓雖然要毀掉了對方聖器,但是許楓相信對方手中絕對還有聖器.

許楓舞動力量,再次欺身向前.和一個神子交戰要激烈的多,戰的他血氣都要沸騰了起來.許楓從來到這個世界戰了不知道多少場,可是沒有一場有著如此熱血.

神子已經強悍到這個層次的極致了,戰到這種地步許楓已經嗜血了,爭雄之心湧現,妄想鎮壓虛澤.

許楓鐵杵橫到而出,千萬鈞之力舞動帶著大道神威,直掃對方而去,妙術武技引動道痕,神發狂,亂發飛舞,不顧身上殘破,掃的天地崩塌.

虛澤看著許楓再次瘋魔一樣戰過來,他也舞動力量如同末世的洪水一樣,直接掃蕩而出,帶著刀光劈砍許楓要害.

舞動的力量震蕩的山脈都搖晃,山脈之中萬獸驚恐,飛禽墜落,全部都顫抖的匍匐在地上,宛如見到主掌世界的神靈一般.

無數遠離這里的人都心血滂湃的看著再次交手的兩位神子,他們看過不少人的打斗,但是任何一場都沒有這麼激烈.神子的強勢超乎他們的想象,打到此刻,這座山脈已經有著大半已經被打塌陷了.

不少玄者因為和一戰受益匪淺,甚至有人當眾而突破,欣喜的陷入了癲狂.

"轟……"再次一聲劇烈的大碰撞,漣漪擴散開來,劇烈的漣漪帶著恐怖的毀滅和殺傷力,把一切夷為平地,天宇混沌都炸裂開來,整個虛空直剩下許楓和虛澤.即使兩方交手的聖陣都已經遠遠避開了這里.

整個天地,舍他兩,再無其他.

這是一種極致的霸道和恐怖,讓人看的心簇搖晃.

許楓立于虛空之上,看著對面再次震的全身顫動的虛澤,此時虛澤手中的長刀聖器已經斷裂成兩半了.許楓顫抖雙臂,傲然于世間,眼神射出冷冽的光芒,讓無數人側目看著這一幕.

"聖器都被他打斷了."眾人忍不住驚呼,呆滯的看著許楓,直感覺心被狠狠的撞擊.聖器在他們眼中是高不可攀的東西,得之一能讓他們瘋狂.可是這樣的寶物,居然被許楓打斷了.

許楓被無數人用著敬畏的眼神看著,他卻不好受受,此時手臂有著血珠滲透出來,整個手都要斷了似的.他雖然一擊斷了對方聖器.可自己也被重創,他看了聖器的恐怖.虛澤的拼命一擊,讓他承受莫大的力量,生生的震的他的手臂滲透出血珠.

"聖器當真恐怖,要想毀掉他,要付出不代價."許楓感覺到手臂疼痛的幾乎不能用,他忍不住輕呼了一口.

虛澤手持短裂的聖器大刀,心中也帶著不敢置信之色.要給聖器打出幾個缺口他還不驚訝,畢竟對方是神子.可是去被對方徹底折斷,這就太讓他震撼了.要折斷聖器的力量,要何其恐怖啊?虛澤都無法想象!虛澤自認做不到,可是面前的人卻做到了.

虛澤知道對方肯定付出了不代價,但是能做到這點依舊讓他震驚無比了.

虛澤看著握著短杵的許楓,輕呼了一口氣,他面色陰沉到極點,對著一個方向喊道:"今日不殺他,他日定成大禍,你當真以為自己能在局外嗎?此時還不出手一起滅殺他,等待何時."

這一句話,讓許楓面色一變:對方還請來了幫手,能讓神子請來的人物,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