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七章 規矩破
收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再出現一個神子的消息震動神谷,神子代表什麼他們很清楚,這是年輕一輩的牛耳.這也宣告這神谷兩雄獨尊的時代結束,步入了三足鼎立的年代.整個神谷中年輕一輩中,多了一個許楓.

特別是許楓步入神子的經曆被傳的神乎其乎,讓人震撼呆滯.

相比于神谷之內的玄者,最讓人震撼的還是外來的聖子,他們來這里很大原因是想步入神子!一個個都是心高氣傲的人不遠承認不如人,可是許楓卻在他們之前率先達到了神子.特別是許唯心和纖纖聽到這個消息面色愁苦,但想了想又覺得理所當然.

當然,許楓步入神子消息帶給眾人震撼的同時,還有一個消息帶給眾人莫大的震撼:許楓居然壞了神谷的規矩,毀了二十一谷大片建築,和神子虛澤在城池中動武.

這個消息讓不少人驚歎:"果真是囂張不可一世的人物,這才剛剛達到神子,就闖出了這樣的大禍.他壞二十一谷的規矩,這是要和神谷為敵嗎?"

在眾人驚歎許楓大膽的時候,又一個消息傳出來.虛澤居然動用他的全部部眾滿天下的搜尋許楓和鳳靈兩人,同時二十一谷城主也帶著大批人馬前去搜尋許楓,要找許楓的麻煩.

這個消息傳出來,讓眾人心悸.心想這是神谷的兩個神子要交鋒嗎?

許楓畢竟剛剛步入神子,加上這是在神谷,是虛澤的地盤,不管從哪個方面都不討好.對方神子配合皇之境人同時找他麻煩,這對于他來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二十一城主和虛澤部眾兵分五路,滿天下的找尋許楓和鳳靈,大有不找出許楓就不死不休的意思.

……

但是神谷何其之大,要找出兩個人也極難.即使他們是神谷的地頭龍,但同樣沒能揪出許楓.

"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們兩人給找出來!不管他們之中的誰,本神子都要他們死."虛澤怒吼,下著命令.席卷的怒意讓不少人膽顫心驚.

在虛澤的暴怒下,居然真的有人開始掘地三尺要把許楓和鳳靈給挖出來.

虛澤的這種姿態讓眾人咂舌不已,心想許楓和鳳靈兩人就算避的了一時也避不了一世,所有人默默等待著事態的發展,期待著兩個神子的交鋒.

……

田山,這是一個奇石林立的山峰.這座山峰雖然盛產礦石,但是這種曠世卻並不是很珍貴,對大能一下的人或許有用,可是對實力達到大能之上的人卻沒有一絲的作用.

而此刻這個平常大能者無人問津的山峰,居然有著一批人強悍的人物到來,這一群人實力強悍無比,每一個身上都有著道痕湧動,浩浩蕩蕩有著二三十個之多,為首的更是三個帝境巨頭,這看的眾人失神駭然!

"是神子的部眾來了!傳這次虛澤神子把他所有的部眾都拿出來了!嘖嘖,神子的身份能招攬多少人依附在他腳下,就算是帝境巨頭都能做他的馬前卒,就能明白他所擁有的勢力多麼恐怖了."

"是啊!神子在神谷經營這麼多年,他身邊彙聚的強者何其之多.就單單面前的這一隊人,就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古族.可這只是他的部眾一部分而已."

"嘖嘖!這次神子動用他的底蘊實力,怕真的要把這個剛步入神子的人置于死地了."

"我也聽了,傳這次壞規矩的是虛澤神子,只不過虛澤神子畢竟是神谷之人,二十一城主不敢招惹他,于是把責任全部轉移到新晉神子身上了."

不少人看著這浩浩蕩蕩的強者議論,面露敬畏之色,一個個敬畏,給這一隊人讓路.

為首的三個帝境如同風嘯一樣的掃蕩田山,把田山搜尋了一遍,氣勢如虹前行,霸道至極.

所有人都為之退讓,避開其鋒芒,給他們讓出了大路.這一隊人對于這一切也安然享受,但這一切都被一個身影給打破.

這浩浩蕩蕩帶著無窮威勢的部眾前行的路被一個身影擋住,這個身影並不強壯,卻俯視天下,屹立在這萬丈的山峰之上,眸光如劍,從其中射出凌厲的光芒,直視這一部眾.

如此威勢讓虛澤這一支部眾也停下了前行的步伐,他們怒喝逼視前方的身影:"你是誰?敢擋我等之路!找死!"

其中一個帝境話之間,聲波帶著他的法則力量震蕩而出,帶著恐怖沸騰的力量輾壓,虛空扭曲,讓無數人心驚面色蒼白.

而反觀站在他們面前的少年,卻當做沒有看到似的,就直直的站立在那里,這股聲波震蕩到他身上居然連漣漪都沒有起一絲.這一幕讓眾人看的瞪圓眼睛.

這一部眾也驚懼,其中為首的三個帝境巨頭心悸的看著許楓,心中顧忌至極.能在這樣的聲波攻擊下面不變色的存在,絕對是一個強者中的強者.

"你是誰?"三人看著面前被斗笠遮攔住面容的身體,盡管猜測到對方的身份,可還是忍不住再次問一句.

"你們不是漫天下找本神子嗎?此時就不認得本神子了?"許楓看著對方淡淡的道,神淡然,就直直的站在他們面前.摘下頭頂的斗笠,露出了他棱角分明的臉.

"許楓!"三個帝境得到確認,驚呼出口,但馬上又興奮了起來,"想不到你還敢出現.既然出現了,那你就留在這里吧."

眾人也失神的注視著這個看起來並不出奇的少年,沒有想到他就是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神子.更沒有想到他居然敢主動站出來,難道他不知道對方已經開始滿天下找尋他,想要殺他嗎?

這時候他應該避其鋒芒啊,為什麼還敢站出來面對對方部眾.

"通知神子殿下!告知我等已經找到他了."三個帝境冷眼看著許楓,神冷凝,氣勢如虹籠罩許楓.

而他身後的玄者卻握碎了手中的一塊很奇異的玉片,其中有著股股的道痕擴散出去,顯然是給虛澤神子傳播消息.

許楓看著對方做這些並沒有阻止,反倒是在對方做完之後淡淡的道:"消息傳完了吧?傳完了那輪到本尊討回一點利息了,讓你們那狗屁神子知道本神子也不是好招惹的."

"大膽!神子殿下也是你能辱罵的?今日你必死在此."為首的部眾喝道,怒瞪許楓.

眾人聽著許楓的話,都暗自咋舌,心想這是夠囂張的.這個時候還敢讓主動讓他們把消息傳出去,當真藝高人膽大!

許楓冷眼看著對方道:"就怕你們神子沒來,你們就都死在這里了."

許楓話之間,猛然出手向著其中一個玄者抓了過去.這一部眾早就防范著許楓了,見許楓出手猛的變幻陣法,借助陣法想要攔下許楓.

他們雖然知道神子的恐怖,所以不奢望單打獨斗能勝許楓.可是他們這一部眾也不是弱者,再加上一直以來配合有至,打不過借助眾人之力拖住許楓一陣還不是問題的.

只要拖住許楓一陣,等神子大部隊趕來,他還有活路嗎?

可是他們看了許楓的速度,許楓在他們陣法還未完全凝聚之前,就猛的抓到了一個玄者.這個玄者也不是弱者,是一個實力不如三尊境的傳奇人物.可是被許楓抓住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任由他如何掙紮都擺脫不了許楓這一抓.

"啊……"

在他的慘叫中,許楓的道痕融入他身體內,他的身體爆裂開來,徹底的毀滅.許楓的道痕毀滅力比起未步入神子之前居然強悍了數倍不止.

"嗤……"

在田山的玄者看著以往在他們面前高高在上的傳奇強者居然就如同豆腐一樣被許楓信手捏碎,他忍不住深吸著涼氣.

可是,這震撼還未完,許楓的力量再次掃了出去,帶著毀滅的狂*力量,震蕩而出讓這一部眾色變.

"布陣!"

這些人變幻陣法,把許楓包圍在中心位置,配合的十分微妙,他們的道痕力量運轉,十分嫻熟.舞動的力量也十分驚人,看的讓人心悸不已.

這一部眾在陣法施展出來之後,他們終于松了一口氣,他們知道神子的恐怖.要是有可能的話,他們不願意和神子交鋒.可此刻無路可退,只能盡力攔住他片刻了,等虛澤神子殿下趕來,他自然不是問題了.

許楓看著對方的陣法卻嗤笑了一聲:"一個破陣就想攔住本神子,你們要是能擋住本神子一刻,本神子就等著虛澤來又如何?"

"口氣不,我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在一刻鍾內把我們全殺了."三個帝境怒了,心想對方妄想一刻鍾就把他們全部解決了,這未免太不把他們放在眼里吧.

許楓也不話,猛然向著其中一個帝境出手:"既然你不信,本神子就做給你看,先去你狗命."

許楓霸道的話語讓不由人看向許楓,雖然知道許楓強悍,可是妄想一人一刻之內滅殺這一部眾,未免太托大了.就算是神子,面對這樣的陣營也不可能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