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九章 開路
"殺!"

神子開路,他身後的部眾也跟隨而去,一路殺伐而上,舞動的力量排山倒海,不斷的摧毀著密密麻麻的骷髏,生生的在這不斷疊加的白骨之中開啟了一條道路.

其他人見有神子開路,自然跟隨而上.密密麻麻的骷髏在神子轟殺之後,又向著被他轟殺的空地圍攻而來.

無數的玄者不斷的出手,轟開一bo波的骷髏,有著神子開啟的道路,他們對抗取來雖然吃力,但卻面前能抗住這些骷髏的沖擊.

在這一bo波的沖擊下,不少骷髏被化作粉末,生生的開了一條道路出來供這些玄者通過.

一眾聖子在神子之後,一馬當先,各種道痕舞動而出,雖然威勢比不上神子,但是也驚人無比.不斷的舞動著力量,沖擊之間粉碎一bo波的骷髏.

所有人都戰意凜然,和這些已經死亡的骷髏喋血之戰,時不時聽到有玄者慘叫,同樣也有一批批的白骨被摧毀.

在這樣激烈的戰斗中,在這白骨累累的聖尚峰打出了一條路,在這條路上,無數玄者艱難行走,行走間也時不時有著怨靈出來殘殺其中玄者.

在這種艱難下,眾人緩緩的走向聖尚峰頂!

神子在前,聖子一眾人在之後,在經曆的無數激烈的厮殺之後,終于漸漸的tuo離的白骨.沒有了白骨,自然就沒有骷髏.

從清晨sha戮,一路殺伐到黃昏,他們終于登上聖尚峰,此時他們所站立的位置雖然未到峰頂,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而從這里開始,已經沒有累累白骨了.

一眾人tuo離出骷髏的攻擊,都ren不住停下來調息身ti,夕陽的光輝照耀下來,配合著天邊的彩霞,十分的美麗.

在夕陽緩緩落下的時候,簡單調息過的一眾人再次往前行走,很快一眾人就來到了一片殘敗之地,這里寸草不生,完全是一片禿地,只有那經曆了風吹雨打的山石.

再往前,眾人看到了面前有著殘敗的建築,這殘敗的建築很有歲月的痕跡,瓦石到處碎裂,有著裂開的基石.

望著這殘敗的建築,眾人更是感覺到這里的荒涼.

"這是什麼鬼地方!居然寸草不生,看這土壤很是肥沃啊,為什麼會如此?"有著玄者ren不住嘀咕道.

而就在眾ren大大咧咧大罵的時候,突然有人尖叫了起來.

這聲尖叫把不少人的眼神都吸引了過去,只見一個玄者踩著一個尸體,這一具尸體完全被風干了,也不知道怎麼保存下來的,是一具g邦邦的干尸.

"干……干尸……"

這個玄者指著腳下的尸身,猛的跳離開它,面色慘白.

眾人看著這風干的只剩下皮bao骨頭的尸身,也ren不住毛骨悚然.特別是此時,突然有著一股股陰森的鳳吹起來,很多人打了一個寒顫.剛剛從那無數的白骨中殺出來,現在突然看到這一具風干的眼睛都突出來的猙獰干尸,如何不讓他們驚懼.

在發現這一頭干尸之後,很快眾人發現越來越多,幾乎每走幾步,就能踩踏到干尸.

許楓看著這越來越多的干尸,望著這些干尸排列的有致,察覺到四周越來越陰森寒冷,他渾身也有著發涼,面色凝重的看著這些干尸.

就在眾人為之毛骨悚然的時候,許楓突然抓著汪正,猛的向著身後退了出去:"快退!"

在許楓的話語落下,原本毫無生息的猙獰干尸居然猛的豎起來,這些干尸一立起來,這一片對方頓時陰氣森森,寒冷刺骨,宛如zhui落到冰窖中一樣.

干尸每隔幾步就有,這同時豎立起來,居然有著上萬之多.一眼看過去,看著這些風干變得猙獰的干尸,不少玄者寒毛都倒豎起來.

而在許楓和汪正不斷後退的時候,這些干尸風干的突出的眼睛中,居然射出了幽光,這些幽光射出,讓這一片天地更加陰森.同時,干尸腳下踩著的地面也射出一道道道痕,道痕交織,把這些干尸連接在一起,一個由干尸組成的巨大大陣形成,而不少玄者就被gan尸組成的大陣困在其中.

"什麼鬼東西!"不少玄者落在大陣之中,破口大罵.手中的長劍狠狠的劈砍干尸而去,可這一劍劈下,雖然斬進了干尸中,卻只留下一道斬痕,並沒有把干尸斬斷,這干尸因為風干的緣故,居然堅g至極.

這一劍沒有斬斷干尸,這干尸反倒是射出了幽光,眼中的幽光射在這個玄者身上,這個玄者猛的慘叫起來,他被幽光照射到的地方居然開始潰爛了起來,就如同尸身腐爛一般,他身上居然湧出尸氣.

"啊!啊……"這個玄者在地上打滾,卻無法避免這種腐爛,很快一個活生生的人,連骨頭都被腐化.

"嗤……"這讓所有玄者都ren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特別是那些被gan尸困在其中的玄者,更是動都不敢動.這太過恐怖了,剛剛那玄者居然就被一道光芒射到就被腐爛的骨頭都沒留下,這些干尸到底是什麼物種.

許楓身為鬼術士,反應有些快,帶著汪正離開了大陣.可是看著這一幕,還是ren不住頭皮發麻.

同樣在大陣之外的還有神子虛澤,他看著擋在他面前的干尸陣,面色也皺了皺,卻不敢貿然出手.

被gan尸陣困在其中的玄者並不少,他們在這陣中不敢動,這些干尸也不攻擊他們.可是,被困在其中被這陰森森的氣息覆蓋,有人受不了這樣的壓力,ren不住出手向著身邊的干尸攻擊而去,想要從其中逃出去.

恐怖的力量席卷干尸而去,有一人動手,其他的玄者也猛然出手,各種力量bao動,想要一舉破開大陣,沖出這陰森森的陣中.

可是他們錯了,他們不出手還好,一出手徹底的激發了這大陣,這些干尸腳下踩著的道痕瞬間湧上干尸的身ti中,把干尸給bao裹,大陣變幻,干尸變動著位置,幽光如同激光一樣不斷的射出來,蛇蠍如同激光一樣的幽光射到玄者身上,沒有一個玄者能安好的接下來,無一不被腐蝕的連骨頭都沒有剩下.

"啊……啊……"

一聲聲的慘叫,無數的玄者被gan尸幽光射中,之後化作血水滲透進徒弟,原本荒涼的土地瞬間多了幾分xue腥之色.

慘叫不斷,這些玄者在干尸的攻擊下,根本就無法擋得住,被幽光不斷射中,就算達到傳奇境的強者,被幽光射中都堅持不了多久,就化作了血水.

"嗤……"

無數人心中冒著寒意,都瞪大眼睛的看著面前的干尸陣,他們覺得頭皮發麻.這太過詭異陰森了,連傳奇境被他們的幽光射中都變成這樣,這些干尸難道真是鬼神不成?

干尸這種殘ren的sha戮讓在其中的玄者陷入了驚懼的瘋狂,一個個尖叫連連,手中的兵器不斷舞動,把力量舞動到極致,想要對抗這些干尸.

這些干尸確實有一些被他們摧毀,可這無傷大雅,他們破不了陣,干尸射出的幽光覆蓋在他們身上,一個個玄者在驚恐和不甘中,化作xue腥的血水隕落在世間.

這種xue腥的sha戮讓神子虛澤都側目,神冷凝.

虛澤手臂舞動,一道道道痕湧出,在他的gou勒中,化作一柄長刀,長刀有著滔天之力,凌厲而凶猛,十余米的大刀向著干尸陣掃了過去.氣勢如虹,能破天地,天地滲透出來的力量都交織在上面,有著驚天之力.

這樣一刀斬向大陣,這些干尸突然扭轉身ti,眼中射出的幽光彙聚在一起,猛的射向虛澤這一擊.

兩擊轟擊在一起,並沒有震動天地的勁氣bao動而出,而是發生了讓人驚駭的一幕.虛澤bao動的驚天一擊居然被這幽光輕易的給腐蝕,幽光沒有絲毫的阻攔,直直的射向虛澤.

虛澤面色大變,身影猛的騰空激齤射而走.但他離開,他的座駕卻無法顧忌.幽光射中,祥獸和馬車瞬間化作飛灰.

"嗤……"

眾人驚駭的看著面前的干尸陣,面露驚恐之色,這干尸陣未免太過恐怖了,居然連神子都奈何不了,神子一擊它能輕易的破開.

在大陣中的玄者見神子都無法救出他們,一個個奧啕大哭,更是瘋掉了,各自不要命似的沖擊大陣,卻留下了一條條性命.

"聖陣!"虛澤從口中吐出了兩個字,面色帶著凝重之色.這是聖陣,配合著干尸這樣奇異的東西,想要破開極難.這樣的大陣,要是找不到方法,就是十個帝境也奈何不了.

虛澤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身後喊道:"這里有沒有達到帝境的鬼術士?"

這一句話,讓無數人都愣愣的看著虛澤,心想達到帝境的鬼術士,這到那里去找啊.鬼術士本就少,更別達到帝境的了.

看著眾人的眼神,虛澤也搖了搖頭,心中有些無奈,心想達到帝境的鬼術士如何能在這里找到.只是,沒有他的幫助,自己難道動用底蘊破開這干尸陣嗎?為了這,根本不值得!

眾人也一片死灰,心想厮殺而上,居然被一座大陣擋在之外,他們如何心甘.可是神子都沒有辦法,他們又能做什麼?帝境的鬼術士,那里能找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