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八章 神子出手
聖尚峰,上古時期神谷的墓地,這是一個傳奇之地,曾經有著無數強者想要一探究竟.可是鮮少有活著回去的,這其中包括帝境強者.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自動的遺忘此地,無人再踏足這一地.

可是這一次卻有著驚天之秘從其中傳出來,在這其中居然有著神兵!

原本死寂的聖尚峰,瞬間變的熱鬧了起來.無數的玄者向著這里湧來,這其中包括不少聖子,甚至帝境巨頭.聖子有不少從外界湧進來,也有不少神谷原本就存在的聖子,無數聲名顯赫的人都彙聚在聖尚峰,都把目光集中在這里.

世上的強者並不少,特別是在神谷這樣的神地,更是到底隱藏強者,曾經從未出現,也沒有過任何名氣的人,走出來居然也是傳奇頂峰的層次,更有帝境巨頭.

許楓看著從四面八方不斷湧來的強者,心中咋舌不已,這才明白這神谷到底多強.簡直強者數不勝數,果真是培育出神通境的曠世寶地.

當然,這所有人的都比不上虛澤的風華,他立于虛空之上,所有到這里的人,都要為他投去敬畏的眼神.包括在外界高高在上,自稱皇子的聖子.他們面對這樣的人物,都忍不住自慚形穢!

聖尚峰在短短數天之內,就積累了無數的人,人山人海彙聚在聖尚峰的山腳下.

而作為此次領頭的神子虛澤依舊在靜靜的等待,他並不急上聖尚峰.許楓感覺,他是故意在等待著這無窮無盡的玄者趕來.

在山腳下帶了數天的時間,當趕過來的玄者已經密密麻麻之後,虛澤這才有所舉動,他駕馭祥獸率先向著聖尚峰而去.

定眼向著聖尚峰看過去,只見聖尚峰光禿禿的,白茫茫的一片,除去白色,再無別的色彩.但是這種白色又和雪不同,這種白色如同白骨一樣,能反光.

眾人距離聖尚峰還有斷距離,並不能看清楚這些白色是什麼,可是當眾人靠近聖尚峰不遠之後,一個個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這光禿禿一片白色的聖尚峰,居然上面真的是白骨.

聖尚峰何其之大,雄偉而壯觀,這無數的人群在它的腳下就如同螞蟻一樣,而這樣一座山峰,全部覆蓋的都是累累白骨,可想而知當年這里埋葬了多少生命.

無數玄者都從腳底湧上寒意,難怪在神谷世代相傳,如非必要不要踏足聖尚峰.現在看來,先人留下的警告是對了.這樣的地方,不其中凶險,就單單看著這累累白骨,都會嚇破人膽吧.

眾人落在山腳下,看著這累累白骨,無人敢踏足其中.

虛澤看著這累累白骨,面色也凝重,他取出一件物品,物品纏繞股股道痕,道痕震蕩和天地交織,散發的氣息十分驚人.

"最先登入山頂的玄者,本神子獎勵他一件絕品道器."虛澤淡淡的道,手中的絕品道器猛的丟向虛空,頓時有著驚天的氣勢湧現出來,鎮壓而下,一些實力低微的玄者,被鎮壓的跪倒在地上,神色慘白,驚恐的看著頭頂之上的道器.

"嗤……"

不少人露出了熾熱之色,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盯著虛空之上的絕品道器.絕品道器十分珍貴,有些優秀的絕品道器甚至能堪比聖器.這樣的東西,就算帝境巨頭見到都會眼熱.可是,虛澤居然拿出來獎勵人.

"不愧是神子,好大的手筆,這樣的寶物眉頭都不皺就拿出來送人.果真是財大氣粗."許楓心中嘀咕,但是也明白虛澤只不過是想要驅使這些人而已.

果然,絕品道器一出,無數人都把目光轉移到聖尚峰山頂的位置.他們雖然驚懼這累累白骨,但這有著無數的玄者陪伴,也漲了他們的膽子.

神兵和絕品道器的刺激,讓無數的玄者向著聖尚峰湧了上去.

這上千玄者率先而出,踩著白骨之上,把白骨踩斷,發出咔嚓不斷的斷裂之聲.一行人瘋狂的沖向山頂,路途中不發一些怨靈,可是卻擋不住這些人的攻擊,被他們信手解決.

這一眾人直直的沖上去,在他們興奮的直沖在距離山腳有著百米之高的山腰的時候,累累白骨居然發出沙沙的聲音.原本累累的白骨居然開始蠕動,一些完整的白骨就這樣直直的立了起來,這些白骨有人形骷髏,也有凶獸骷髏.

在第一具骷髏站起來後,聖尚峰上的白骨就起了連鎖反應似的,無數的白骨站起來,在聖尚峰上,是無窮無盡的骷髏.這些骷髏向著千人的玄者沖擊而去.

這千人玄者面色也大變,各自暴動出恐怖的力量,瘋狂的沖擊這些白骨而去.

他們彙聚的力量是恐怖的,轟擊之間,白骨橫飛,無數的骷髏被打散.可是,雖然他們打散了不少骷髏,但更多的向著他們撲了過去.

在白骨堆積而成骷髏撲向他們的時候,從聖尚峰中也有著股股的黑氣湧現出來,這些黑氣沒入到骷髏之中,更是瘋狂的向著千人玄者攻過去.

鋪天蓋地數不勝數的骷髏撲了過去,很快把這千人玄者包圍在中心位置,並且不斷的向著他們夾擊而去.

這千人玄者雖然暴動出恐怖的力量不斷的轟殺著骷髏,也確實有著一大批的骷髏被他們轟散,可卻依舊遠遠不夠,他們這千人大隊還是被這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骷髏給掩埋.

"啊……啊……"

在聖尚峰上爆發出一聲聲的慘叫之聲,慘叫聲響徹天地,淒慘無比,聽著眾人腳底冒著寒意.

在這聲聲淒慘的哀叫中,這千人玄者被這無數的骷髏給殺害,從那累累白骨之中,開始滲透流淌出猩的血液,血腥味彌漫開來,讓無數人面色慘白.

眾人看著聖尚峰上,原本死寂的聖尚峰因為被驚動,那累累白骨不知道組成多少的骷髏,這密密麻麻的骷髏遍布整個山峰,骷髏發出難聽的聲音,讓一個個看的頭皮發麻.就算是螞蟻,怕也沒有這麼密集吧.

同樣,也不少人把目光看向虛澤,這讓他們心生寒意.這上千的人命,就是因為他一句話而送命了.眾人都看得出來,虛澤這完全是讓這些人開路的.

聖尚峰被骷髏彌漫,密密麻麻的看的頭皮發麻,沒有人敢上去,這樣密集的骷髏配合從聖尚峰不斷出現的黑氣怨靈,他們絲毫不懷疑就算自己上去,也只有被其抹殺一條路可以走.

原本因為絕品道器而刺激的人,這時候再次回複了冷靜,一個個把目光看向虛澤,等待著虛澤如何破了這骷髏.

"隨我一起上!"虛澤看著身後一部眾,出聲大喊道.

完,他率先踏步走出,眸光冷凝,射出的寒光能刺穿天地,身體有著股股道痕席卷而出,每一寸肌肉都散發著符文,甚至連發絲都舞動道痕,他站在那里,天地都為他所懾服似的.

一股山崩海嘯的的氣勢從他身體中暴動而出,睥睨四方,傲視天下.

虛澤手臂舞動,五指凝印,勾勒出一道道不清道不明的道痕,道痕化作流光,猛然的化作符篆.這道符篆凝聚,居然化作一頭白鶴,白鶴展翅,隱隱能和天地大道合在一起,有著萬道道痕垂落在白鶴身上.

"去……"虛澤喝了一聲,方圓千丈之內頓時暴動出股股道痕,道痕一條條一道道交織,化作無數白鶴沖擊聖尚峰而去.

"轟……"

白鶴沖擊在那密密麻麻的無窮骷髏身上,頓時有著山崩海嘯,天塌地陷的巨大威勢,狂暴的氣息掃蕩而出,如同在汪洋大海中丟下了一顆炸彈,浪濤席卷整片天地,骷髏如同螻蟻一般,被一片一片的摧毀.

原本密密麻麻的骷髏,居然生生的被打出了一道空地.

在滅殺這一片骷髏之後,恐怖的道痕浪濤再次席卷而開,散發出來,讓無數人感覺到他出手的威勢,無數人察覺到這股氣息,忍不住身體顫抖了起來.

虛澤一擊之後,並沒有停止,再次舞動手臂,手臂勾勒出道道印記,印記化作符篆,符篆又化作蒼鷹,道痕垂落,宛如銀河一般,鷹擊長空,再次席卷聖尚峰而去.

"轟……

道痕震蕩,席卷出無窮的風暴,把數以千計的骷髏都磨滅成粉末,無窮的骷髏和黑氣都被他給撕裂!

在虛澤的兩擊之下,生生的打開了一條上百米的大陸.

每個人看著這一條被掃蕩而出的大陸,都人忍不住震動,露出的驚色.他們第一次看到神子的出手,但這一次出手就讓他們心髒砰砰的劇烈跳動,要沖出胸膛.

"天啊!這就是神子的力量嗎?以不到帝境暴動出如此力量,當真要逆天了."

無數人心中驚懼,都瞪大眼睛的看著虛澤,長大嘴巴,甚至別有人因為他氣息中的聖威而跪倒在地上.

這是一個真正的神之子,聖子在他面前,遜色無比,根本無法和其相提並論!

"這就是神子嗎?"

鳳靈和許唯心一眾人也趕來,正好見到了虛澤的出手,他們見狀後,心中居然都產生了挫敗感,這不是他們能抵擋的曠世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