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八章 搶奪
在所有人目光疑惑看向許楓的時候,許楓卻把目光看向礦修天,對著礦修天淡淡的道:"本尊借你令牌一用,多謝了!"

眾人一愣,還未反應過來,就見許楓身影閃動,劃過一條殘影,瞬間道咯礦修天的身邊,一拳直接轟了出去.速度快的讓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包括礦修天在內,沒有誰相信許楓出手就出手,當著接引使的面要搶奪他的令牌.

礦修天倉促的迎拳擋了過去,但很快就被震的倒飛了數步,許楓沒有給對方喘氣的機會,許楓的力量再次卷了過去.

"這子瘋掉了吧?居然在這里對一個聖子出手,他不怕神谷來使暴怒嗎?"

"這子太高看自己了,礦修天畢竟是一個聖子.門戶開啟的時間不過就是一刻鍾,他妄想在一刻鍾就收拾一個聖子,簡直是做夢."

"真是大膽的,居然想搶奪一塊令牌,不過這有用嗎?"

"……"

礦修天沒有想到許楓居然對他出手,他暴怒出手,身體也浮現了各種兵器,妄想擋住許楓.只不過他一開始就被許楓占據先機,加上實力本就比不上許楓,被許楓完全壓制.

這種壓制讓礦修天暴怒,他沒有想到這家伙膽大到這種地步,居然妄想搶奪自己的令牌,當自己是軟柿子嗎?他對著自己帶來的仆人大吼道:"幫我拉下他!"

可是,就在他的仆人出手的時候,汪正也身影一閃,擋在了他的仆人面前,對著許楓大喊道:"許兄,快出手拉下他,我幫你擋住片刻."

汪正也沒有想到許楓做出這樣的選擇,他直接對著一個聖子出手要搶奪令牌.許楓這果斷的動作,讓汪正也慢了半拍,但這不代表汪正不配合許楓,在對方的隨從出手後,他也趕緊出手.

"你的令牌我要定了."許楓盯著礦修天,這家伙一來就冷嘲熱諷的,不搶他的搶誰的.

"你當本皇子是什麼人?想要搶奪我的令牌,就怕你還不夠格."礦修天哼了一聲,他知道許楓很強,但是不信許楓短短時間就能搶奪他的令牌.

"領域!"許楓不廢話,各種力量暴動而出,恐怖的力量彌漫之間,四周的空間瞬間化作領域,領域一出,礦修天的力量就受到壓制.

礦修天並不著急,畢竟許楓有神通難道他就沒有嗎?施展神通破開他領域就是!

可是礦修天還未出手,許楓就舞動各種力量,一道道力量不斷的激射而出,道相凝聚而成,漫天的道意激射而出,沖擊礦修天而去.

道相沖擊而出,讓礦修天面色大變,他倉促的運起神通抵擋.在這領域中他本就受到壓制,加上比不上許楓本命神通,這一擊就轟的他吐血,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

對方被轟的吐血,但聖子畢竟是聖子,趕緊舞動力量,身上的兵器也想自爆擋住許楓.但許楓沒有給他這個機會,速度快如閃電,九疊乾坤訣再次轟了出去,生生的把對方想要自爆的兵器攔截下來,礦修天被震的倉促的後退.

許楓借著這個機會,逍遙游驅使到極致,瞬間趕到礦修天的身後,礦修天倒退就要撞上許楓.他面色劇變,身體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扭轉開來,可他還未完全扭轉,許楓就再次落在他身邊,恐怖的道痕壓制他,身影閃動,頂著他的後輩,手指很快的扣住了對方的喉嚨.

"住手!"許楓扣住了礦修天,對著場中還在打斗汪正一眾人喊道.

"皇子殿下!"礦修天帶來的仆人看到這一幕面色劇變,他們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皇子殿下這麼不堪一擊,居然短短數息之間就被對方擒拿,這在他們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這一幕同樣讓其他人瞪大眼睛,一個個愣愣的看著許楓,這太過匪夷所思了.一個聖子級啊,居然十息不到的時間,就被對方擒拿住,難道對方真強悍到這種地步.

眾人想到許楓的傳,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想就算許楓可戰帝境,但也絕對不可能如此拿下一個聖子吧.

聖子雖然抵擋不了帝境的法則,但是和帝境交手,卻也能擋住一陣.可在許楓手下,礦修天卻輕而易舉的被對方擒住,這未免太讓人不敢置信了.

"如何?把令牌拿出來吧,本尊放過你一命."許楓看著礦修天道,心想這礦修天真夠無用的.相比其他聖子,他更多的是借助的外物,自己原本以為還要廢一些手段,但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收拾了他.

當然,這其中也有自己出手迅猛打他一個措手不及的緣故,自己強他不少的力量配合本命神通,借著逍遙游的速度,讓他根本無法擋住.這才讓他輕易被擒拿下來.

"放開我們皇子殿下."對方玄者怒吼道,盯著許楓怒吼道.

這一句話讓許楓嗤笑道,看也沒有看對方一眼,對著礦修天道:"把令牌借給本尊一用."

"你做夢!有本事你就殺了本皇子."礦修天怒瞪著許楓,眼中帶著幾分冷凝之色,話之間還在咳血.

聽到這句話,許楓手中的指頭猛的用力,生生的扣進了他的肉中:"不要當你是聖子本尊就不敢殺你?本尊連域外許家的少主都不做,可以反下去,還怕你們一個礦族不成?"

血液順著許楓的手指滲透出來,這看的眾人心驚肉跳.他們絲毫不懷疑許楓敢動手殺人,這子顯然是一個瘋子.聽他為了美人連江山都不要,顯然和他師尊一樣,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物.

這樣的人你敢他不敢殺人嗎?

眾人忍不住偷偷看向幾個接引使,心想在他們面前上演這樣一幕,這些接引使就不管嗎?

可是這些接引使卻當做沒有看到似的,守在兩旁等著眾位聖子進去.

"你……"礦修天心中也冒著寒意,許楓的手指直接扣進了他的肉中,再進一些就要碰到他的氣管了.

"哼!"見礦修天不敢話,許楓哼了一聲,讓希達上來打劫了一番礦修天,把礦修天的東西打劫了干乾淨淨.

礦修天帶來的隨從看到這一幕,心中暴怒不已,可是自己的聖子殿下落在他手中,他不敢有所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許楓把他們的皇子殿下打劫.

"少爺!令牌找到了!"希達從礦修天的懷中取出一塊令牌,對著許楓興奮的道.

跟著這樣的主人太他們的幸福了,連聖子都能打劫,這是他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聖子是何等人物?每一個都高高在上,將來要成為古族大宗門之主的人物,這樣的人物是他仰望的存在.可此時,卻任由他打劫.

許楓接過令牌,手上一用力,礦修天的血液再次流出來,許楓煉化出一滴精血,把礦修天力量封印,丟給希達道:"好好抓著,要是有誰不規矩,直接殺了就是."

"是!少爺!"希達興奮喊道.

許楓也沒有看別人一眼,礦修天的血液落在令牌上,門戶大開,他帶著汪正和希達步入其中,希達瞬間把礦修天丟了出去,礦修天隨從馬上接過他們皇子殿下.

看著許楓帶著隨從踏入門戶接受聖子境界驗證,礦修天強忍著重傷,對著接引使喊道:"眾位大人,他們搶奪令牌進入其中,他根本就不是正統的聖子,請大人出手,驅除他們."

接引使看著礦修天淡淡的道:"這不是我等的職責所在,我們只管對方擁有可進入的令牌以及匹配的聖子實力,只要達到這把兩個要求,那就能進去.至于他的令牌怎麼來的,這不是我們能所管的."

"大人!"礦修天沒有想到得到這樣一個答案,心中不甘,可是任由他們什麼,接引使都當做沒有聽到.

眾人也是古怪的看著礦修天,沒有想到接引使會這樣回答.不過想想,也覺得有道理,這不關對方的事,對方何必要管.

"眾位,時間不多了,趕緊進去吧."接引使淡淡的道,"沒有令牌或者實力不到聖子級的,自己離開這里吧.神谷只需要最優秀的人物,其他人不需要."

聽到這句話,礦修天面色漲的難看,可是看著許楓一步步走進門戶,卻無可奈何.

許鑫龍也沒有想到會突然來這一手,而且還成功了,這讓他皺了皺眉頭,他並不希望許楓能進入其中.他原本還奢望接引使能出頭,但接引使卻什麼都不管,他們只管接引各位聖子.

驗證聖子的實力並不難,很快許楓就印證完畢,道痕裹住兩個仆人,從門戶激射進去.誰都沒有看到,在許楓進入的時候,那高高在上的金色神龍印記閃爍了一下.

許楓進入其中,引得無數人側目,同樣不少人同的看著礦修天.

許唯心和纖纖也松了一口氣,心想這家伙果真不是簡單人物,在這樣的況下都能絕地反擊得到令牌進入.難怪族中會讓他在外自行闖蕩了.

無疑,許楓成了這一批人的焦點,這一批人有著十個聖子.原本對許楓有些想法的人,這時候也收斂住他們的想法.開什麼玩笑,連聖子級都在他手中擋不住十息,這家伙絕對強橫的恐怖.

九幽族皇子也不平靜,他當初見到許楓的時候,只不過是任由他捏殺的人物,可是此時卻超越了他.相當當初沒有執意殺了對方,就有些後悔.

在各懷心事中,眾人終于踏入了神谷中,而進入其中,眾人就被面前的一幕給徹底的驚呆,一個個呆滯的看著前面.